第八章
白羊座张文君2018-08-11 12:152,321

  于谦心中仍有疑虑,他从警生涯没怀疑过自己的判断,这是第一次,他吞了一口咖啡,却觉得异常苦涩,道,“你怎么推翻那些有利于他的证据,要知道,即便他亲口承认杀人,没有证据,他就是无辜的。”

  张文君挺了挺胸,清了清嗓子。

  “根据已知的调查结果,王翰墨的居住地就是电视台附近,离公园只有几个街区的某高档小区,五年前,他就住在那,原先是他父母的房子,现在,他一个人在住,公园这个抛尸地是他早就选好的,”张文君咳嗽了一下,“后面的让荣叔来讲。”

  于谦和老马面面相觑。

  公羊荣整了整情绪,慢条斯理地娓娓道来,“虽然他完美的不在场证明,确实难以推翻,但嫁祸于吴思远的几个证据却过于明显而显得粗制滥造。”

  “那可都是决定性的证据,”老马支吾道。

  “从这三起案件中,我们应该对凶手应该有初步的了解,此人做事非常严谨,冷静,是个理性、小心的人,只有刻意摆放尸体留下犯罪标记这一点过于感性(感情用事),但仍然没有留下任何证据,”公羊荣顿了顿,说,“可第三起案件却如此草率、留下这么多痕迹,不像是我们已知的凶手。”

  “你也说了,凶手有一部分感情用事,人哪有永远理性的时候,毕竟再冷血也是感情动物,”老马说,“折叠自行车可以故意留在案发现场附近,可要从哪弄来吴思远的精液,大晚上到他家把他灌醉了,给他打飞机?”

  “事实上,这是最简单的事,”公羊荣撇了撇嘴,看了看老马,旁边还站着女孩子呢,话不要说得太露骨,而一旁的张文君完全不当回事,也对,人家早就不是黄花大闺女,见过世面,我这是瞎操心,遂转头,道,“吴思远是一个好色之徒,有性虐倾向,说白了就是有性瘾,他个子高,人不丑,说不定还有固定的情妇,而且肯定经常光顾发廊、KTV等娱乐场所,凶手只需在他常去的地方蹲点,看清楚再下手,拿到他遗留下的避孕套应该不难。”

  “这么说,在公共厕所故意放水也是做戏?”

  “我问你,如果你要强奸一个人,是事先戴上避孕套,还是完事之后再费力地想办法消除痕迹简单,”公羊荣说,“凶手的心思缜密,不可能犯这样低级的错误,他有强奸苏果,否则无法解释死者的肛裂,但做的时候有带避孕套,事后替换了自己的精液。”

  于谦一句话泼了几个人一盆冷水。

  “没人能证明。”

  “你们应该都记得王翰墨完美的不在场证明,在没起案件发生的时候,他都出现在人群拥挤的公共场合,第一起,他开车闯了红灯,被拦下,第二起,他在棋牌室打麻将,有二十几个人可以替他作证,第三起,他在朋友家过夜。”

  老马白了一眼,吹起了口哨,望向窗外。

  于谦厌烦地摊了一下手。

  “你别说,越说我越不相信他是凶手。”

  公羊荣嘴角挂着漫不经心的微笑。

  “以上观点,我也只是推测,明天大家按今天说的去查一查,如果没有结果,一样都对不上,那就是我错了。”

  老马嗫嚅道,“说的倒是好听,浪费我们宝贵的时间。”

  第二天下午,张文君叫醒公羊荣,他在于谦办公室的沙发上睡午觉,早上看过吴思远的尸体后,他连吃中饭的胃口都没有,身中五枪的吴思远死后眼睛都闭不上,不过,他不是为这才睡不着。

  张文君手里拿着苹果,问他吃不吃,削好皮了。

  “苹果不用削皮,”公羊荣说,“营养都在皮上,难怪你胸那么小,跟湾仔小馒头似的,营养和补营养都分不清。”

  张文君牙齿咯噔咯噔地响,“荣叔,我手上有刀。”

  “飞机场也有飞机场的好处,不得乳腺癌,”公羊荣怂了,吞了吞口水,如果说再复杂的案件,他不怕,再危险的罪犯,他也不怕,他仍然有害怕的,小时候是鬼,现在是张文君,他对她有一种莫名的感觉,怕失去,他自己搞不清那是什么,“老马,回来啦。”

  老马没注意二人之间的打情骂俏,一脸地严肃。

  “嫁祸的事你说对了一点,不过,凶手没那么猥琐,在垃圾桶找避孕套,”老马继续说,“我们找到了一个在夜总会坐台的小姐,吴思远是她的常客,大约一个月前,有人找到她,出五千块买吴思远剩下的避孕套,她没理由不答应。”

  公羊荣从沙发上起身,披上衣服。

  “这么说,我们有证人了。”

  “恐怕还是没有,据她说,那个人是一名男性,他是在凌晨她回家的必经之路上找到的她,对方穿得特严实,把身材全包裹住,还戴着帽子和口罩,声音也非常模糊,事情一交代完,放下钱就离开了。”

  “不是还有身高吗?”

  “比王翰墨略高五厘米左右,可我们无法判断是不是和黄晓明一样穿了增高鞋垫,所以说,这条线索也断了。”

  公羊荣听完却一步都没有慌乱。

  张文君嘟着嘴,在一旁继续削着苹果。

  “这些结果我也也猜到,不打紧,只能用最后一招了,”公羊荣眯起眼睛,询问道,“你们做警察的,和记者都很熟吧?”

  老马不情不愿地回答,“熟是熟,说说你想干嘛。”

  “他应该没跑,晚上把他抓起来,例行调查,先扣押四十八小时,找熟识的媒体爆个料,爆的时候最好喝点酒,假装不经意透露出来,”公羊荣说,“酒钱,你们于队肯定会报销。”

  老马一头雾水,说,“你想让我跟他们说什么?”

  “特别简单,就说这三起案件是三个同伙作案,第一是吴思远,第二是王翰墨,第三个人知道名字,正在积极抓捕中。”

  “你的意思是,这起案件是两个人作案,王翰墨的不在场证明是另一个凶手促成的,”老马说,“他也许不是凶手,到时候怎么收场?”

  公羊荣咂咂嘴,道,“福尔摩斯说过,Whenyouhaveeliminatedtheimpossible,whateverremains,howeverimprobable,mustbethetruth。(排除一切不可能的,剩下的即使再不可能,也是真相)。”

  张文君补上一句,“荣叔常说,谎言的屁股后面就是真相。”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蒙太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蒙太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