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白羊座张文君2018-07-31 09:502,295

  在刑侦专业中,内行的专家永远是炙手可热的明星,而没做过刑侦的统统被视为外行。于谦做了二十年刑侦,老资历,人脉也广,局长都不敢驳他面,他听说市局给他弄一个没搞过刑侦工作的外行侦探,埋汰人,虽说公羊荣是有名的神探,可是一个没经过专业培训的天才也无法和经验丰富的老刑警相提并论。

  于谦心知肚明,肯定是老郭在市局里打自己小报告,市局的领导哪个不是爱听马屁的下三滥,把公羊荣找来就是羞辱自己的。

  他手下人都眼明心亮,纷纷贡献智慧,要给这位外来侦探一个下马威,告诫他,像他这样的业余爱好者还是专心去抓奸,别碰这样的刑案。于谦嘱咐他们,不要做得太过分,小小惩戒就行,不能影响破案。

  大家摩拳擦掌,纷纷欲试。小张说他们下午到,大家就先忙自己的事,两名死者的身份已然确认,比前一对野鸳鸯还小,都是安庆医大的在校学生,黑的那个是别克车车主,今年二十岁,叫徐哲,女方十九岁,比他小一届,叫甘茂茂,据说二人是情侣,处了有三年,一直遭到父母的反对。根据邹法医的说法,二人要么不是来野战,要么事情还没发生,经检测,男方还是处男,女方有堕胎记录,死前却没有人与她强行发生关系,生殖器上没有外伤和擦伤。

  但这些情况,没有人想直接告诉他。他不是神探么,让他自己来分析。

  时间到晚上七点,他还没有来。大家都看着小张,他也慌了,急忙给公羊荣打手机,显示关机。都这个点,还不来,太傲慢了,于谦喊来小宋,给大家弄些盒饭过来,忙了这么久,肯定累了,吃完,他来不来我们都继续我们的工作。

  八点半,郭局领着一个一米七八的光头汉子进来,大家只听说,却没人真的见过他。真他妈魁梧,虎背熊腰,跟斯科特阿特金森似的,打MMA都行。

  “小于,这位是市局来的同志,你们应该都听过他的名字,神探公羊荣,中国的赫尔克里波洛,”给郭局面子,大家都一齐鼓掌,“人我就交给你了。”

  郭局在局里是最大的官,工作范畴是管理,刑侦工作的一把手永远是于谦,郭局一走,于谦吩咐大家都坐下,却没有请公羊荣入座。

  公羊荣并没有显得尴尬,而是自己拉了一把椅子坐下。

  “第一起案件我已经看过档案,您的分析都是对的,第二起有什么线索吗?”

  大家都一致摇头。

  “死者的身份还没有查明,一点线索都没有,”小张演得特别逼真,眉头紧锁,以这样的表演拿奥斯卡小金人都行,“能不能请你帮帮忙?”

  “我?”

  “都说您看一眼就知道对方的身份,大伙儿也想长点见识,”小张起哄道,“大家想不想看神探给我们小警察上上课?”

  “想,”大家异口同声地说。

  于谦坐山观虎斗,也在一旁附和。大家一齐往法医室赶,浩浩荡荡,法医助理罗玉凤看得目瞪口呆,无助地用眼神向老邹求救,老邹无奈,摆摆手,一副随他们的态度。

  小张来到老邹身边,示意他不要透露案情。老邹摇摇头,不好说什么。他死盯着这位传说中的神探,大概他心里也有看的欲望。

  公羊荣表情冷漠,从罗玉凤那拿来口罩和手套,他先翻男孩的牌,此人全身虽黑,其实看上去很健康,身材也很标准,他先打开口腔,再翻眼皮子,又仔细打量了一番手指,最后把全身都翻了个遍。

  于谦看着他的动作,心里寻思,手法专业,看来是同道中人。

  他鼻子一哼,继续查女性,动作和之前如出一辙,除了隐私部位,其它地方都查了。大家都盯着他看,谁也不说话。

  等他停下手,摘下手套和口罩,小张就问他发现了什么。

  “安庆没有几所大学,对吧,”公羊荣说,“大龙山附近有安庆大学和医大,这二人看年龄和明显的特征,应该是医大的学生。”

  大家哗然,听他接着讲。

  “为什么是医大?”

  “很明显啊,男孩是学医的,他身体健康,可是手指缝里有最近注射过特殊化学用品店痕迹,而且只有右手上有,我们做实验不都是左手拿实验工具吗,”公羊荣继续说,“他们不是安大的学生,这种试剂只有医大才有,普通的大学用不上。”

  “女孩手上并没有试剂残留啊?”

  “女人大都学的是护士,没有也很正常,你看她右手的血管,有许多处被针扎的痕迹,再看她的手心处也有同样的痕迹,你该懂了吧,她在练习扎针,但由于不熟练,所以经常扎到手,如果是单纯的病人,能让护士扎这么多次?”

  大家也都点头,开始讨论起来。于谦忙叫停,询问公羊荣对案子的看法,他看过第一起案件,郭局肯定也跟他介绍过第二起,但只是大概,想凭这点线索根本得不到任何消息。

  这时,从外面走进来一位小萝莉,大家纷纷投来好奇的目光。她绕过众人,来到公羊荣身旁,对着他耳朵说了几句话。

  “很显然,这是一起谋杀案,加上之前的那个,是两起,也就是连环杀人案,可以并按案调查了,”公羊荣没有看大家,自顾自地说,“你们觉得呢?”

  “您是怎么推断出来的?”小张问道。

  “座椅。”

  “我们检查过,座椅没问题,两起案件中都是男方开车,座椅的高度也符合两名男性的身高。”

  “就是因为太符合,才奇怪。”

  “我不太懂。”

  “我看过第一起案件,那个叫杜淳的男子,他的右脚大脚拇指有些偏,应该是近期受过伤,没人知道,但应该很痛,没办法踩油门,试问这样一个人,要怎么开车,如果是女方开车,座椅就是错的,仍然说明有人在事后调整了座椅。”

  于谦瞪了小张一眼,眼神凶狠,传达的含义很明显,这么重要的线索,你他妈怎么没发现,小张默默低下头。

  公羊荣向大家鞠躬。

  “这是在下的拙见,还请大家指点一二。”

  “这么说,您是自己去调查了?”

  公羊荣点点头,微笑着。

  “为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助手,张文君。”

  张文君眯起眼睛朝大家看过去。

  “你们好,多多指教,我是张文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蒙太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蒙太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