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被挑衅(3)
懒且困2018-06-19 19:381,023

  “你的意思是凶手利用高压水枪将骨与肉进行彻底的分离,并且清洗掉血迹。”

  陆清言明白了冯俊所表达的意思,不过他没想到这次的凶手手段这么残忍。其实想想也对,哪个下得去手杀人的人不是残忍的。

  “我这边大概只能分析出这么一些东西,具体的报告还要些时间才能出来,出来了我第一时间联系你。”

  每一个法医都是重要的证人,他们能够提供直接并且有效的证据。

  “行,谢了。”

  陆清言礼貌性的道谢。

  “不用,这是我的职责,祝你们早日破案。”

  冯俊一本正经的样子让人觉得有些好笑,但是想到他的职业又让人笑不起来。

  “那我先走了!”

  陆清言转身要走,发现邢语正盯着台上的骨架发呆。

  “想什么呢?走了!”陆清言拍了拍邢语,脸上露出笑意:“你不会是害怕了吧?”

  “怎么可能!”

  邢语强装着回答陆清言,但是他脸上的表情已经出卖了他。

  邢语听冯俊一分析,便能给想到当时的情景。一个人带着一个口罩,先是拿一把剔骨刀慢慢讲人身上的肉一片一片的切下来,然后再用削皮刀一点一点的将骨头上的碎肉清理下来。最后再用高压水枪洗骨头,说不定还加入了洗衣粉。

  以邢语目前的经历来说,他有点接受不了。

  两人出了解剖室,一边走一边分析案情。

  “凶手到底跟被害者有多大的仇才会用这么残忍的方式来报复他?”

  陆清言不禁感叹。

  “队长,你为什么觉得他们是有仇,而不是单纯的为了报复社会?”

  这时候新人与老人的差异就凸显出来了。

  “这不很明显吗!只有对死者有巨大的仇恨的人才会用这么特殊的方式来进行报复。你想想,如果是报复社会,那么凶手的着重点应该放在哪里?”

  邢语有些明白,但是还是有些模糊。

  “报复社会的人,他们希望用一件或者几件事情来制造关注,造成的轰动性越广,对社会的伤害越大,他们越是兴奋。因为他们的目的达到了。这样的人,要么是生活的失败者,要么就是精神病。”

  陆清言说得头头是道,邢语也听得很认真。但到底听进去多少,只有他自己知道。

  “疯子也有可能啊!”

  邢语想反驳陆清言说的话,年轻人总是有些冲动,急于证明自己。

  “疯子不是神经病?”

  陆清言毫不留情的反问邢语。

  “有时候神经病比疯子更像一个正常人,小语啊,你还有得学。”陆清言语重心长的对邢语说。

  “知道了。”

  邢语有些不忿,但又无话可说。

  “走吧,去召集大家开一个简短的会议,你去叫一下李局,不然到时候又得挨骂。”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黑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黑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