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扒料
金繁漪2019-04-18 06:073,050

  (肆)扒料

  易知追问我为什么要去帮这个放纵生活的房东,我说,我就是好奇,悬而未决的失踪案,变成了死尸案,我特别想知道事情的真相。

  他说,“其实,真相是什么,不一定能真的查出来,除非作案人自己愿意讲出来。又或者是意外,自杀什么的。”

  “对,你说得对,但我还是想做一回侦探。”

  易知架不住我一哭二闹的女人架势,我们再次找到了江华。

  “我叫易知,是唐微的朋友。”

  他平时和我说话,虽然死板,语气还是很温和的。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和其他男人对话,纯粹是交易的谈判,甚至带着敌意。

  江华为了自证清白,尽快把自己从这个该死的官司脱身出来,回答问题老实得不像本来的他。

  “我是通过微信附近的人认识王佳颖的,她是C大教育学专业的研究生。喜欢时尚旅游,虽然我们交往了半年,但我并不是完全了解她,毕竟每周我就见她一次。”江华努力回想关于死者的信息,也就这么多。

  “她老家是哪里的?”

  “好像是四川的,家境应该不错,从来没有和我谈及过经济问题。至于其他的,我真的不清楚。”

  易知在凯瑟琳大街走得飞快,我紧跟上,“要去哪儿?”

  “C大。”

  “为什么?”

  “信息不够。”

  他走进C大的教学大楼,摩挲起下巴,“就在这大厅,你去联系学生会,办个关于死者的募捐活动。”

  “什么?募捐?”

  “对,募集钱,最重要的是线索。”

  “另外,为什么让我去?”我瞪着怀疑人生的眼看易知。

  我有些半懂不懂,只好硬着头皮去申请活动。

  活动开始,有不少华人女生看到就撇开头绕道,我追上去问,“我们都是华人,能为死者提供帮助吗?”

  “不…算了吧。我们捐的这点钱估计死者也看不上。”摆手就离开。

  “看不上?”我这才回想起,王佳颖粉色行李箱中的奢侈衣物。

  “就算我把钱仍到大街上,也不会給她。”有女生小声嘀嘀咕咕。

  我打开脸书,查询王佳颖的社交账号,上面果然许多她的秀照。

  自拍照有尼加拉瓜大瀑布,也有国家公园的露营,LV包包,普拉达衣服和三星美食。

  我把这些图片推給易知,有个猜想。

  [会不会,她整天秀,等江华离开后,劫匪就出来对她实施抢劫,然后将她推进冻河里?]

  他很快回复了我。

  [说不通,有几个疑点。一,冬天的河边风硬,零下二三十度,哪个劫匪会愿意花大量时间去跟踪目标,最后只抢了手机和钱包?二,她手腕的表是卡地亚的,少说值几万,劫匪不可能不识货。三,劫匪的目的是抢劫,不是杀人。为什么要多此一举把她推到河里溺死?]

  我反映弧很长,想了足有五分钟,才感叹到,他不仅是神棍,而且还有智商。

  那就只剩下三种可能,自杀,意外或者有人处心积虑的故意杀人。

  自杀,可能性很小,没有发现遗书,死者也没有抑郁的倾向。

  意外或是故意杀人的可能更大。

  “所以,如果警方有了足够的物证,定会起诉江华。如果没有,定会以失足落水结案。”

  我打开募集箱,从纸币堆里翻出来一张纸条。

  纸条上有字,打印体。

  易知抢过去看,是个网址,[www。lovezone。cc]

  “这是什么?”我问。

  “不知道。”易知沉思片刻,拿出手机在浏览器Safari尝试输入这个地址。

  页面显示了出来,我惊叫,“真的有这个网站!”

  “这个网站是做什么的?像是交友平台。”我看到了男女在酒吧约会的图片。

  “这是专门为海外华人设计的,高端的交友约会平台。”易知仔细看了介绍,翻到入会须知的页面,“看,会费要好几千美金。”

  “不太明白。”我傻子样晃头晃脑。

  “就是表面意思,有人在暗示我们,死者王佳颖生前很可能是这个会所的会员。”

  被易知提点,我果然灵光乍现。

  “难道凶手是来自这个会所的某个会员?”

  “很有可能。死者私下很可能在这个平台惹到了什么人。”

  他也踟蹰思索起来。

  “不过,那怎么样才能找出这个人呢?要不,我们把线索提供給警方?”

  我出着主意,说得都是废话。

  “没用。这个网站的后台数据并不在北美。不过……”

  “不过什么?”我看到他兀自坏笑起来,并且把我从上到下打量着。

  “我确定里在打我的坏主意!”真想狠狠戳他。

  “是。但这并不是坏主意,是给你一个提升自己形象,扩大交际圈的机会。”易知终是忍不住笑起来。

  “啥?”

  “加入他们。”

  “你说啥?”我怀疑自己听错了。

  “你去Lovezone做卧底,我看特别合适。”他走到我身边,围着我转了一圈。“好好学学怎么穿衣搭配,别整天打扮得和买菜大妈似的。”

  “你是大男人,你咋不去?叫我一介女流去?”我翻他白眼。

  他把手机屏幕举到我眼前,挠挠鼻翼,“网站写着呢,女士免费。而我,只是一个卦师,很穷。”

  “行行行,我去。最好让我也遇到那个凶手,把我也推河里去。”我和他置气,怎么都要扳回一局。

  易知吓得脸黑,“那就别去查了,还是我去算卦吧。”

  我再次給他白眼,竖起中指。“本大姐去定了!”

  我下载了APP,先是语音照片验证,再是提交申请表,验证我的真实信息。后来就被拉到了一个群里,群名叫一年级七班,有百来人。我明白自己是来调查的,不是来真的交友约会的,所以我一直在潜水,默默翻看群里每个人的基本资料,希望能所发现。

  [救火。]有美女发出了这两个字。

  我不太明白救火的意思,不敢造次。

  [我报名。]有个叫Alex的人发言。

  [这么踊跃…我也报名个?]

  [这么踊跃…我也报名个?]

  …队形真齐,不过这报名是个什么意思。

  [Cathy怎么很久没来了。]有人转移话题。

  [不知道。]

  Cathy?本着好奇的态度我找到了她的头像,瞬时我瞳孔放大。

  头像怎么和王佳颖那么像!什么?王佳颖就是Cathy,Cathy就是王佳颖。

  我窃喜调查方向没有错,死者果真是这个平台的会员。

  [我也很久没来了,怎么没人想我?]又一条消息,是个叫Peter的人发的。

  我盯着他的头像看,突然有种直觉。这个叫Peter的人,应该是认识Cathy的。

  于是,我抱着试试看的态度給他发了小窗消息。

  [你认识Cathy?]

  [不算熟。]他好半天才回复,过一会又问我,[新会员?第一次见。]

  [是。]我谨慎得答。

  [你好。我身材180,体重75kg,28岁,爱好健身游泳,六块腹肌。有兴趣约见吗?]

  我再次仔细放大看了他的头像,贼拉拉帅,侧脸像朱一龙,正面像杨阳。我的口水就顺着滴下来,弄湿了手机屏幕。本着调查的纯洁目的,我爽快的答应了与他的面基。

  “刚才群里有女人喊救火,是什么意思?”我问Peter。

  “Emm…就是那个…”

  “哪个?”我白痴追问。

  “见面了再告诉你。”

  接着,我給易知打电话。“有进展,王佳颖果然是这个平台的会员,里面也有人认识她。”

  “然后呢?”

  “然后,我要去约见帅哥了。”

  “时间?地点?”易知急着追问。

  “不告诉你,休想打扰我。”隔着电话线,我都想吐舌头給他看。告诉他,姐儿也是有帅哥可以面基的人。

  “不许… ”我还没听完他的话,就赶紧把电话挂断了,暗笑不止。

  见面的时间是在明晚九点,酒吧Le Cheval Blanc。翻译过来,叫做白马。

  我翻箱倒柜找合适的衣服,猛然想到。

  这个Peter会不会就是杀害王佳颖的真凶。

  “啊!”我的整个头盖骨都在不由自主地发麻,背后凉飕飕。

继续阅读:(伍)故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虐心文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