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叁)施舍
金繁漪2018-06-28 05:561,543

  (叁)施舍

  这个边陲小城易守难攻,周边哪里有了不太平,他便会去带兵打。

  他总是胜利,然后第一时间再回到这里。

  或是给她带上一枚外国人迷恋的钻戒,或是给她带来漂亮的洋装,偶尔还会给她讲讲外面的人。

  她想问他,文晟好不好。可不敢。

  慕望带兵又出去了。阿瑶发现了一个定式,就是他出征从来不带副官元卿。

  元卿也不像个会拿枪杀人的人,他更像个读书人。

  这日,阿瑶偷偷在小厨房熬药,那种配了藏红花,吃了可以不用生孩子的配方。

  突然,元卿出现在她的面前,吓得她来不及考虑就将熬着药的陶罐护在身后。

  “啊!”她的手背一下子被烫红了,忍不住在空气中哗哗甩着。

  药罐被元卿发现了。

  其实,元卿早就发现了。

  “你别害怕。”他语气很冷很淡,却很温柔。

  然后蹬蹬踏在木梯的脚步声越来越远,又越来越近。

  他拿起她的手,轻轻涂上烫伤清凉膏。

  “我不会告诉慕帅的。”他还是那种很平淡的语气,不带任何感情,就像一个木头人。

  “只是,你还是少用些吧,伤身体。”

  “哦。”她的手就这样被他拿着,时间似乎凝固了下来。

  “慕帅很喜欢你,他是个细心的人。”元卿继续劝慰她,“你得慢慢体会。”

  不出几天,慕望又是凯旋而归。时下正是青黄不接的三四月份。

  慕望骑上一头高头红血马,向阿瑶伸出了手。

  她向元卿看去,元卿向她点了点头。

  她战战兢兢伸出手。“啊!”的一下,阿瑶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拉到了马背上。

  慕望将她的双手放在他的腰上,“抱紧。”

  然后,双腿一夹,他便带着她向山上的林间驰骋起来。

  她吓得闭上了眼,牢牢抓住了他的军服,只听见风在呼呼地讲话。

  好半天,马停了下来,停在一个悬崖峭石边。

  阿瑶小心地睁开眼,向下一望,顿觉眩晕,脚底生了怯,被慕望一把拉入怀中。

  “有我在身边,你别怕。”他不是会甜言蜜语的人。

  “你看,这大片山河是黎民故土,我只想守在这里,给他们带来安康。”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睛眺望着远处,她能看得到他为民的心。

  那一刻,她有点感动,也有点动摇。

  他,不是只会残暴的人。他善良的心,是掩藏在枪口下面的。

  他带回来许多的米面,携着她的手,在这个小城最繁华的街道,施粮惠众。

  这一天,她冲他笑了,第二次如暖阳般和煦的笑。

  夜里,他拉着她的手,放在他的胸口。

  阿瑶感觉到了悸动,她摸向自己的心,差不多的节奏。

  “知道你爱吃话梅,他从军装护心的口袋中掏出一个纸袋。里面装着据说是当年慈禧太后爱吃的。

  阿瑶的心是肉长的。她看向他长期征战磨损破旧的衣裳,藏着她最爱吃的小食。

  那一瞬间,她有了背叛文晟的情感。

  即便,她努力克制着,努力不承认。

  她还是照旧不配合他床上的亲热,照旧睡觉的时候,给他一个背身。

  可她居然偷偷流泪了,在他没有欺负她的时候。

  第二天,她拾起他的衣裳,一件件亲自浆洗,缝补。焕然一新。

  慕望感觉得到,她对他,和以前不一样了。

  他又要去打仗了。她开始焦虑。

  他知道她是舍不得他,不断摩挲着她光滑细腻的手臂,“在家里,等我回来。”

  “嗯。”她点点头。

  然后望着他往一辆小汽车走去,越来越远。

  她就好像有未卜先知的能力一样,觉得,他这一去,就再也回不来。

  她向他的方向跑了起来,越来越快,以她能跑到的最快的速度,抱住了他的后背。

  慕望扭过头,拇指擦干她眼角的泪痕。“傻姑娘,以前我出去那么多次…”

  阿瑶不住地摇着头,“不,不,这次不一样,不一样。”

  的确不一样了,她的心境不一样了。“你要答应我,一定平安回来。”

  “好。”他最后重重给了她第一个拥抱,亲吻了她的唇角。

  “我的心都在你这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虐心文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虐心文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