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归来
金繁漪2018-07-20 04:191,474

  (肆)归来

  第二日下午,周婉在洗浴室服侍疲惫劳顿归家的沈之尧沐浴。

  “婉儿,此去江南,在苏州赵家花园见到一株牡丹,白里透粉的柔瓣,清香宜人,主人取名为[赵粉]。可我脑子里闪现的都是你的模样。”沈之尧扶着木桶的边缘抬腿迈出,周婉背着身递给他干爽的新衣。

  “扭过来。”他有些不高兴,强硬的扳过她的身,挑起她的下巴, “就是这样迎接你的夫君归家吗?”

  周婉一直隐忍着。

  “你乌黑的眼都沁出了水。”他就喜欢看她这楚楚的模样。

  他应是心情不错,是个好时机。便想借此提及十年前戴家的旧事。

  谁知沈之尧提前开了口,“你进过我的书房。”

  趴在他胸口的她身体一僵,他粗燥的掌纹摩擦起她因害怕变得苍白的小脸,粗大的指结不断刮擦着。

  “不该过问的你不要过问。取悦相公,教育止儿才是你该做的。”他靠在床头,一边亲吻,一边教育他的妻。“那封来自东北的信,我已经处理了。不该看的以后也不要看了。”

  周婉咽了咽口水,他知道了,但她不能就此作罢。“殊哥哥还等着她来救。”

  这是她生平第一次鼓起勇气质问他,忤逆他的意思,“为何不给戴家减刑?”

  沈之尧的脸开始现出阴云,教训道,“婉儿,此事已经有了决断,你要听话!”

  她的眼眸开始黯淡下去,看来,从自己夫君这里营救殊哥哥的路子是行不通的。

  他独断专横,朱批一下,除了皇帝,谁都不能改变。

  周婉又低眉顺目下去,想着还有什么其他办法,殊哥哥一家和福儿姐姐还在受苦,这是她欠他们的,竹马的情,青梅的爱,她记在心里十年,却是一样都没有做到。

  下一日,他去上朝了。

  她也偷偷穿戴整齐,从侧门招呼了车马,进了宫。

  “太后万福。”周婉欠身行礼。

  “快过来尝尝,都说岭南偏远穷苦,可这荔枝却是极甜的。”太后翘起镶了红蓝宝石,掐了金丝景泰蓝做的长长护指招呼她。

  “是。”周婉乖巧地坐在太后膝下,亲手剥了一颗荔枝,递到太后嘴边。

  太后接了,边咀嚼边说,“这些命妇们,只有你最乖巧时常来看哀家。”

  “婉儿,今日有事求老佛爷。”她突然行了大礼,五体投地跪趴在太后的绣花凤鞋旁。

  太后一个小小的眼神,侍女皆退出内堂,放下珠帘。

  等她回到府,沈之尧还未下朝归来。

  朝云帮她除去这进宫的繁复穿戴,换做方便休憩的软绸。然后往豆青釉双耳三足香炉添做一小撮安息香,退出了内室。

  她睡得极不安稳,梦中的戴殊没能熬到谕令下达的那天,死在了宁古塔。

  “殊哥哥!”她伸出手向前够着,叫喊着。

  被吓醒的周婉捂着胸口床上起坐,汗水润透了她身着的清凉绸衣。

  “婉儿…”沈之尧的声音。

  她侧过身,他弯下腰,狰狞恐怖的脸在她眼前缓缓放大,眼中布满红色。

  “啪啪!”两声清脆的巴掌,分别打在周婉的左右脸。

  力度之大,瘦弱的她跌落在床下,嘴角渗出大片鲜红的血。

  “去太后跟前告我的状!你就这样对待亲夫的吗?”他气极了,抓起她散落的头发往床沿磕去,“你还想着他!与我十年了,生了止儿,你的心还在他那里!”

  周婉没有哭,只是用力抿着嘴巴,瞪着圆圆的眼,恨恨地瞅着他。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的婉儿,从前的她在他面前总是一副顺从的姿态。

  静默了好半天,沈之尧突然俯下身,将趴卧在地的周婉抱在怀里,声音颤抖着,“我是怎么了,怎么打了你。”拿衣角擦干了她嘴角的血,然后抱起她,“果然我离京几月,你瘦了。”将她置坐于塌上温言道,“去用饭吧。”

  门板关合的声音之前,又传来他叮嘱的话语,“整理好仪态,不要让止儿看出来。”

  神情呆滞的周婉稍微动了动手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虐心文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虐心文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