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离弦灭影诀
森文2018-07-03 08:123,439

  月黑风高,冷风习习,天魂月如一道漆黑残影在夜空中疾行,他目光凝重,神态萧然,心想若是那两个老头发现他在屋中的灵气波动一直一成不变,定会起疑,必须立即赶回,他不由加快步伐,尽量隐藏气息,飞驰而去。

  “天海楼阁”的夜景静逸飘然,令人神醉。摇曳的木门嘎嘎作响,天魂月望着无灵孙儿酣睡的模样,声音低沉的呵呵一笑,道:“臭小子,竟会给老夫找麻烦。”也不知这“麻烦”指的是什么。

  夜尽天明,无灵揉着眼皮从缥缈离奇的梦境中醒来,望着天魂月宛若铜钟的坐于床前,不由吓了一跳,道:“老头,难道你从来不会躺着睡觉?”

  天魂月微微睁开双眼,望着旭阳高照下的孙儿,嘴角呵呵一笑,道:“臭小子,真是越来越没大没小了。”他微微站来,骨骼里拼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不绝于耳。

  无灵嘿嘿一笑,也爬了起来,穿好衣服,随口问道:“爷爷,昨晚你去哪了?”他呃了一声,想到此事不该问,便又道:“爷爷,我们还要在这待多久?”

  天魂月目光含笑,语气神秘道:“想待多久就待多久,不过这几日爷爷我要出去办一件事,你好生在这待着,饿了自有人来送饭,烦了就出去走走,累了就躺着歇息,就当放个假,可要好好珍惜。”

  无灵苦笑道:“好吧,不过你可得早点回来。”

  天魂月道:“放心,说不定很快。”

  无灵见天魂月已走,也吃过早饭,便寻思着如何休息才算对得起自己,他望着手背上较昨日已浅化少许的碧草仙印,心道不知能不能叫出“小树仙”来,反正爷爷也不在,也管不着那什么莫测之力,他意念一动,果然一道绿光直喷天顶,异域神秘,他望着漂浮在光晕之中的幼草虚影,喜道:“太好了,你还在。”

  可他不晓得在他瞩目观赏时,这股绿光中蕴含的澎湃之力却沿着周游山的轮廓层层向外扩散……

  一处平台高楼中,一对金光明慧的眼睛猛然睁起,苍老的声音令人觉之枯槁,道:“这股陌生之力好生古怪,莫非是——”他神思一动,心中惊道:“不好,此人要走!”

  他喝道:“来人,速传秋乔两位长老,拦住那大汉!”

  只见一个目光黯淡,神态冰冷的束发男子走进不见光线的屋阁,道:“徐夤遵命。”

  此时人在天海楼阁的无灵仍不知已给爷爷惹来了祸端,仍望着幽绿光芒,沾沾自喜,可他总算有所收敛,心道:“爷爷总是说我这碧草仙印有股莫测之力,我还是先收起来吧。”

  只见绿光渐渐收拢消散。

  而踏着流云飞舟,行至山门的赤衣大汉正欲出山,却被两个道徒拦住去路。

  赤衣大汉露出一脸恼怒之色道:“你们这是何意?”

  其中一个道徒昨日曾吃过大汉暗亏,不由显得惮忌,道:“前辈,您有所不知,我山自从禁入以来,同样也不许山中之人外出,还请前辈见谅。”

  赤衣大汉一脸不悦,粗声道:“老夫又非你山中之人,用不着守你这山规,快快让开,否则小心老夫的拳头!”他比划了比划粗壮的拳头,怒眼一瞪,在配上那虬须,着实令人心生敬畏。

  那道徒脸色忽红忽白,踌躇道:“前辈这——”

  正待此时,天空中传来一声清冷之音,道:“前辈暂请留步。”

  赤衣大汉不由转头,望着来者脸上不由露出一丝意外之色,道:“哦?原来是昨日的两位道友,不知有何贵干?”

  正是秋乔两位长老。

  下方两名道徒连忙面有难色的行礼道:“秋长老,乔长老。”

  秋长老点了点头道:“此事我自会处理,你们不用管了。”她转而望向赤衣大汉,道:“九月前辈,自从炉火坛斋戒以来,我方丈山便下令不得外人入内,更不许一人在此期间出山,想来以前辈之精明,不会不晓得其中原因。”

  乔长老双手叉肩道:“就连神尊使者也不过是破例让他进入圣山而已,至于出去,也得等一切稳妥之后。”

  赤衣大汉冷笑道:“我管那神尊使者是何鸟蛋,与我有和关系?”

  谁知天空中传来一道冷声:“好大的口气。”

  只觉空气中凝结出一股蕴含着冰冷寒意的死气,一道凌冽异常的白色气浪直奔赤衣大汉而去。

  吱的一声,大汉与疾来的气浪间闪起一道灵力波动的光影,光芒极速升华。

  乔长老看在眼里,惊道:“离弦灭影?”

  秋长老则喝道:“徐夤师弟快快住手!”

  谁知那疾来的气浪非但没有减弱,反而由上持续加力,越发惊人。

  下方赤衣大汉怒目大睁,顿时喝道:“找死!”他气息一动,冲来的灭绝气浪竟砰然炸裂,而那上方隐现的身影跌跌晃晃,连退数步,而大汉始终纹丝不动,气息如常。

  秋长老连忙搀住退到身旁的男子,道:“师弟,你可没事?”

  蓝衣男人脸色泛白,摇了摇头。

  秋长老神色一正,朝着大汉忙道:“这是误会,还望前辈见谅。”她见大汉面有杀气,又道:“我这师弟为太上长老之徒,平时极少出门,不知前辈来历,又是天海神尊的子侄,因而才无意中冒犯,还望恕罪。”

  赤衣大汉冷哼一声道:“老夫今日不与他计较,如若再敢造次,休怪老夫手下无情。”他转身朝着来路,扬长而去。

  秋长老没想到事情竟然发展自此,望着平时不苟言笑,今日却莽撞冲动的师弟,不由微微摇头,道:“徐音,你这是何意,莫非——”

  蓝衣男子微微站起道:“秋长老,我还要回去禀告,就不多聊了。”他转身便走。

  乔天意望着徐夤渐渐远去的身影道:“这小子真是古怪,连声谢谢也不会说,刚刚还以为他那招是乾长老年少时的成名绝技,现在看来应是一记虚招,但没想到如此出其不意的一击,那赤衣大汉竟也能如此巧然应对,看来功力已非我等所能比拟。”

  秋长老却没他这般心思,望着远端渐渐泛起的一抹红云,目光忧虑的叹道:“总之这是一个多事之秋,你我还是多加留心。”

  赤衣大汉眼光明锐的踏着流云,在回去的路途上,心里笑道:“小丫头,你以为摆出什么太上长老,天海神尊,我就惧怕了?只不过现在还不是计较之时,但没想到你们能来的这么快,本以为还要闹腾闹腾,想来是我那孙儿干的好事,那莫测之力果然还是若有若无的搅了局,不过好在懂得了收敛。”

  阴暗的楼阁内,蓝衣男子脸色不佳,道:“长老,我已按你的吩咐照办。”

  枯槁的声音有丝意外道:“是吗?你觉得此人功力如何?”

  蓝衣男子神情不动道:“恐怕只有宫主大人可与之一较高下。”

  枯槁的声音淡淡道:“哦?”

  蓝衣男子低头道:“徐夤不才,虽受长老细心调教,却一直未能突破至通神境,但那一击在偷袭之下,即使是通神修士也会露出破绽,而他却能轻描淡写的化解,功力自非旁人能及。”

  枯槁的声音隐有赞同道:“‘离弦灭影诀’虽较其他通神法诀逊色不少,却无花哨,如蓄势得当,却少有能与之相匹,而那赤衣大汉竟能不露声色,巧然应对,实力自是不同凡响,但较宫主大人还差了些,不过今日你做得很好,我这里有一颗疗伤金丹,你且服下,他日再说。”

  蓝衣男子缓缓拿起凭空出现在地面的绸丝锦盒,恭敬道:“多谢太上长老,徐夤告退。”

  待他离去,仅有一丝光线的楼阁内传来一个暗淡的声音道:“乾兄,你怎么看?”

  枯槁的声音道:“那赤衣大汉竟能在突袭之下,应变得当,不显山露水,的确令我有一丝意外。”

  暗淡的声音笑道:“你觉得如若换是宫主大人,硬接之下,能如此轻易?”

  枯槁的声音沉默半响,道:“不能。”

  暗淡的声音道:“那你为何还要?莫非还是不信任这徐夤小徒?”

  枯槁的声音叹道:“此子虽资质不凡,可毕竟与那海天神尊攀亲带故,总还需要提防一二。”

  暗淡的声音道:“也不知那海天神尊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竟把青衫道人那个宵小派了过来,若非可能有助于炼化异宝,早将其撵出山门,听说这厮体内还含有天书残片一记印法,也不知是真是假。”

  枯槁的声音冷笑道:“恐怕是那初阶石碑,碰上那东西还真是福祸相依,可我看来他似乎还没炼化干净,是否挨过第三轮都不好说,就敢出来招摇,实是托大。”

  暗淡的声音叹道:“可就是这天书残片搞得我方丈山今不如昔,想当年九丈——”

  枯槁的声音打断道:“兄弟,难道忘了此话乃你我终身禁言?”

  暗淡的声音仿佛瞬间苍老许多,道:“是我太过感情用事,唉,是我不好。”

  枯槁的声音惨笑道:“我方丈山如今搞得不伦不类,先是那天书残片,现在如若这‘芝草一事’谈成,恐怕也要沦为当世的修真之徒了。”

  暗淡的声音叹道:“算了,此事不提也罢。”

  枯槁的声音道:“也好。”

  暗淡的声音转而道:“那股莫测之力,你可察明?”

  枯槁的声音犹豫道:“不清,可能与那大汉身边孩童有关,总之你我在异宝出世之前,一切都需格外留心,如若那赤衣大汉能坦诚相助,那是最好,如若不然,他那‘离火之精’就当是开炉的点心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问道仙侠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问道仙侠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