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
森文2018-07-01 11:083,611

  “臭老头,放我回去……”

  “你再不答应,我就跳海了?”

  流连碧波之中,一叶枯筏之上,对峙着一老一幼。

  老者目光如炬,一身黑衣,迎风而坐,白发飘扬;孩童脚悬筏尾,身着黄裳,一脸稚气,目光明亮。

  老者望着孩童,看不出喜怒。

  “孙儿,如今已不知行了多远,过了前面,便是无尽浩瀚汪洋,此时才想回去,未免有些晚了。”

  孩童眼圈泛红。

  “我不管,总之我不走!臭爷爷,你就会欺负我!”

  “我何时欺负过你?倒是教了你不少修武之法。”

  “你是教了我不少三脚猫功夫,可是你居心叵测,用心不良!”

  老者脸色一板。

  “臭小鬼,不要乱说话。”

  “我才没乱说!”

  “你虽教了我一大堆修武之法,但是练成之前,每多出一日,就要给你当一个月的苦力,如今掐指算来已不知多少时日,岂不我要给你当一辈子的苦力?而且……而且……”他心到而今虽已至碧波海末端,但一想起再也无法见到母亲,以及昔日那些朝夕相处的小伙伴,心里的痛楚就越发难受。

  老者却不以为然。

  “而且怎样?”他不待孩童回答,“总之我是不会再返回去的,何况你母亲也早已答应让我将你带走。”

  孩童憋红着脸:“你!”

  “我怎么我?要不是我这几日教会你‘打渔指法’,你小子岂不早已饿死在这无边大海?”

  孩童怒道:“这还都不是拜你所赐?总之我就要回去,你若拦我,我就死给你看!”

  老者笑道:“好啊,我倒想看看你怎么死给我看,我绝不拦你!”

  孩童气道:“你!你还不是我爷爷?”

  老者气道:“我不是你爷爷,谁是?”

  孩童哼道:“可世上哪有你这般无情的爷爷?”

  老者也哼道:“说的就是,世上又有哪个孙子敢管他爷爷叫臭老头?”

  孩童闻言脸色微红。

  老者板着脸道:“要不是你是我孙儿,我早一巴掌把你扇到天边去。”

  孩童见老者真的有些生气,连忙退回木筏,哀求道:“爷爷,我错了。”

  老者不以为然:“你错了?就这么没骨气?”

  孩童泪眼巴擦的摇头道:“嗯。”但他随即又道:“可爷爷,你能不能放我回去?我真的舍不得母亲。”

  老者翻了翻白眼:“难道你爷爷我还比上你母亲?”

  孩童连连摇头,解释道:“不是,不是,爷爷和母亲在我心中份量是一般重的,就好比大山大海一样,只是我舍不得那些跟我朝夕相处的小伙伴们……”

  老者闻言心中怒气渐消。

  “可孙儿不是爷爷我不通情达理,只是你可知道,我当初为了接你,不但把通天殿的护法得罪了,还拆了那红鼻子老道的执法堂,更跟你母亲大打了一场,我若再回去,岂不是自找不快?”

  孩童眼圈泛着泪光。

  “可是……可是……爷爷,就凭他们那两下子,也不是你的对手呀?你要是想走,我母亲也拦不住呀?”

  老者闻言心中大悦,道:“那是自然!”转而道:“不过你就不想跟爷爷我学会这一身本事,等学有所成再回那破地方,岂不风光?”

  孩童不住摇头:“爷爷我想回去,何况你不是说不教我修炼之法?”

  老者板着脸道:“不行!大丈夫说话算数,说不回去,就不回去。何况当初是你自愿跟我走的!”

  孩童急道:“可我是被你逼走的!爷爷,求你了!放过回去吧!”他猛晃老者不动如山的身躯。

  可老者硬是不答。

  谁知正待孩童灰心丧志,天边忽然响起一声惊雷,紧跟着海面就由碧青转为青黑,海风更呼啸而至,简直是一副山雨欲来的洪荒之景。

  老者望着满天压境的乌云,不惊反笑:“看来老天都是有意,让你随我回往中土!”他指着前方道:“你看过了这里,就是溟海、碧波、苍耳的交汇,我会带你顺着苍耳水道,直下汪洋!”

  孩童望着豪气干云,意气风发的老者,顿觉心灰意冷,了无生趣,望着膝下的金丝包袱,不由泪珠盈眶。只见包袱里摆着一个木偶,一块垫着香囊的玉珏。

  那木偶描刻的栩栩如生,惟妙惟肖,一颦一笑都似在发生变化;而玉珏触感冰凉,造型奇异,突出的一角雕琢着三个蜿蜒小字,不易察觉;至于垫在其下的香囊,手工精细,皮质坚韧,背面形似一块龙鳞,火红如墨。

  他正自失神,忽觉胸口涌来一股热流,转而冲入四肢百骸,其变化之快,变化之迅猛,难以想象!

  他心口发痛,难以喘息,那澎湃热流竟又陡然加剧。他不由闷哼一声,只觉一股惊天火灵自他身躯直喷天际,宛若一根耀眼的擎天火柱!

  老者望着眼前一幕,不由大惊失色。

  “孙儿!”

  只见孩童周身火灵渐渐质化,红光攒动更是气势惊人,周遭海水宛若被披上一件大红绸,可孩童似尚有一丝意识,只闻他声嘶力竭的喊道:“爷爷,救我!”

  老者闻言急道:“孙儿,你可吃过什么天材地宝?快告诉予我!”

  可孩童神志恍惚,竟似未觉。

  老者脸色之重,无以复加,心想此地乃三焦汇脉,天地灵气混乱不堪,若是稍有差池后果不堪设想!而眼前这灵力之强,堪比天人,如是他孙儿母亲知晓,定会在出海前,告知于他,不会拿孙儿性命开做玩笑,必另有蹊跷。

  他正欲上前查看,谁知那灼热气流竟将孩童缓缓拖入高空!

  只闻孩童断断续续道:“爷爷,我……好热……好热……”那招摇的火芒迎着冷冽的海风,蒲扇流转,冉冉而起,宛若一颗耀眼的大火团!

  老者仰望上空,心如火烧,暗道:“此地离溟海已不远,如是惹来……”他望着红光萦绕的孩童,心意一决,沉声道:“孙儿我这就来救你!”

  谁知这时孩童体内竟悬浮出一颗晶莹翠绿的虚影,那虚影如一朵奇美绝丽的花朵绽放而开,散射出万缕翠绿光芒……

  空灵的色彩给躁动的海面平添了一分柔和,也令欲有所动作的老者气息一滞。

  奇幻幽暖的光波倒映着刺骨冰冷的海水,凌盖过木筏,辐射至远方。

  老者神情变幻,沉思不动道:“这是何物?为何连我的气息也受到牵制?”

  而这万缕柔光似在缓解孩童体内痛苦,闪烁之间,竟嵌入龙吟狂舞的火灵,如情人般轻柔拂动,弱化着火灵威焰。

  密布的乌云摇坠的把持着天关,碧黑的海水饥渴难耐的搅动着汪洋,两股不同的力量,相互牵制,在海面间竟引动出深邃黝黯的漩涡,洞张在孩童悬空脚下。

  谁知这时又一颗乌黑的虚影趁机而出,牵动着一条条紊乱的黑丝顺着孩童左手手臂蔓延至手心,浓黑的流烟趁势喷涌而现;几乎同时,孩童的右手手背,一道凝之欲出的法印弹射开一道碧绿青光,直冲天际。

  叠叠异状,频频上演!

  人在下方的老者,蹊跷丛生,心乱如麻。

  这滔天的魔气又从何而来?如若再任凭这般,恐孙儿性命堪忧,可若横插一手,难保不反噬其身,适得其反。

  正待他斟酌不定,受到牵制压迫的火灵遇见那挣脱而出的魔烟,竟似遇见天生对头般,死磕不放,无论魔烟如何避让,火灵都紧追不舍,誓要将这股尚未成形的魔气吞噬个干干净净,被激怒的魔烟与罩来的火灵顿时纠缠一处,张牙舞动,互不罢休。

  可怖的海面映衬的越加诡异,而孩童的脸色更几欲崩溃,苍白如纸。

  老者见势岌岌可危,不再犹豫,直冲云霄,脚下木筏一泄千里,不知所踪。

  他周身气息流动,磅礴霸绝,竟与眼前这数股力道,形成对峙。

  天海断流,乌云翻滚,至黑的深渊在老者脚下持续扩张,不时闪动起凌厉的耀眼电光。

  可老者刚毅的身躯,飘逸的白发,犀利的目光,更令人心悬目颤。

  虚晃之间,摇颤的震动从天际引来无数电闪,窜动在老者虚空脚下,噼里啪啦的不停作响,而他整个人宛若雷光绕身,闪烁不定。

  而当空对面,乌黑虚影似受到翠绿虚影的责难,竟开始收缩拉拢黑色魔烟。

  腹背受敌的魔烟执拗不过咄咄逼来的火灵,只好节节败退,发出不甘的哀嚎,嚎叫中竟也似有对临岸老者的淡淡挑衅。

  受到威严挑衅的老者却不以为然的伸直双臂,滚滚电流沿着他周身蔓延,似在酝酿着惊天动海的一击。

  而饱受蹂躏的孩童早已陷入昏厥。

  老者隐于天地间的那对精灵凝望着力量交错的幼小身躯,神情渐显夸张。

  而竭力缓解孩童痛苦的翠绿虚影,仍在绽放着和煦的光芒,可没了对头的火灵反似在光芒下得到滋补,更显活跃。乌黑虚影只好又放开关卡,催出懒惰无力的黑色魔烟与滚滚火灵相互抗衡,以毒攻毒,僵持不解。

  混乱之际,浩瀚的天空,忽然雷声大作,天海齐啸,电闪轰鸣。

  漆黑苍老的身影驱使着漫天的霹雳电芒,直轰而落,洞张的漩涡直接被惊天之力劈成两半,如静止的时空断裂开流。

  而闪动的电光似永无枯竭的击打在孩童脆弱的身躯,毫无章法却暗含韵律的引导着孩童体外纠缠的力量回归体内,自然运行。

  萎靡的魔烟补充着隐而未显的精乌影子,精乌影子连接着翠绿虚影,燃烧的火灵则被无尽电芒压缩成千千万万个精微至极的小点收拢进孩童体内,直至孩童体外再无一丝灵气波动,这不知击打了多少下的电花才渐渐消散。

  身体空乏至极的孩童直坠无底静止的洞渊,老者快若电闪的疲惫身影,一把捞起悬空的孩童,如一道流星划向远端。

  抬眼望去,方圆百里的海面竟罩着一层遮天气网,直到此刻才不堪重负,崩溃殆尽,纷纷洒洒的裂成碎片,闪落下一道道美丽异彩的流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问道仙侠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问道仙侠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