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考验
森文2018-07-01 13:215,635

  天海浑然,幽冥充沛。

  至那日海中遇龙又过去半月,而今行经水域,耐人寻味,天空浓郁幽暗,海面阴沉死寂,不时刮过来的冷风,回旋着鬼哭嚎叫般的声音,令人毛骨悚然。而看似平静的海面,则挤压出蒸腾的气泡,散发着硫酸的气味,刺鼻腥口。

  无灵人在其间,仿佛置身于地狱的缺口,随时都可能随着木筏流进无尽的深渊,他不免心生胆怯,连同瑟瑟发抖的小烈焰不由自主的向平时尽量疏远的天魂月靠拢,而水精灵却若无其事,只是对污秽的海面显得有一丝抵触。

  无灵忍不住问道:“爷爷,这里是什么地方,怎么这么阴森恐怖?”

  天魂月淡淡道:“我也不知,静观其变。”转而道:“孙儿放心,天下虽大,却没有几个你爷爷我不敢去的地方。”

  无灵心中不免有了些许底气,心想自己并没有像在“竹竿海”时,身体出现状况,而水精灵看似也基本如常,或许真是他大惊小怪,他抚摸了抚摸鸡毛倒竖的小烈焰,以示安抚。

  就在这疑神疑鬼的气氛里,木筏行进了一天一夜,好在没出什么状况,只是在海风的吹残下,无灵几乎没合上眼过,直到临近清晨,他才好好补了一觉,等醒来已日上三竿,可诡异的海面依然看不到终点,倒是出现了些令他不安的东西。

  不知何时,海面间多出了些透明雾状,来去自如的幽浮,随着海风的吹拂,忽左忽右,宛若活物的自由盘旋,甚至在漂浮体形似人脸的上端有空洞的鼻眼,深邃无神。

  无灵望着越来越多,这些形似幽魂的东西从海面凭空出现,不由紧张道:“爷爷,这些都是什么。”他不由联想到一个字,那就是“鬼!”。

  虽然人间传说有鬼怪,可有谁见过?

  天魂月注视着海面,没有慌张,反道:“孙儿,你相信这世上存在鬼吗?”

  无灵尚未答话,一头鬼魂似的东西贴着木筏右侧划过,无灵没有防备,不由向后猛然一退,虚惊出一身冷汗,直至那庞然大物消失在远端,才喘过口气,回道:“爷爷,我不知道,可这些又是什么?”

  天魂月道:“这些——”他眉头微皱,眺望远端。

  无灵不明其意,正自疑惑,却闻海面间传来一个真实可怕的声音,令他汗毛乍起,本能向后一缩,只闻道,“哈哈哈哈……可怜的人畜……竟敢冒然闯入幽冥鬼海,难道不知有来无回!”

  无灵四下张望,却不见人影,不由道:“谁在说话?”而天魂月始终一言不发。

  只闻那可怕的声音似又从四面八方传来,道:“哈哈哈哈……可怜的小娃不必找了,汝等已羊入虎口,还不自知?也罢,我就在海域深处,等你们主动上门!已好久没见过这么鲜活的人肉,真是怀念,哈哈哈哈……”

  无灵心生忧恐,不免道:“爷爷,刚刚是谁在说话?”

  可天魂月却道:“孙儿,你怕了?”

  无灵眉头微皱道:“嗯,孙儿的确有些害怕。”

  天魂月叹道:“还记得我跟你说过,这个世上一切未知的事物都是有来由的?”

  无灵摇头道:“记得……可是这些……飘在空中的是什么东西?那可怕的声音又是什么?”不止是他,连同小烈焰在内,闻声之时,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天魂月道:“人对未知总是充满恐惧,可一旦你勇于面对,就会发现那些可怕未知,并没有想象中那般无法面对。”又道:“我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没有鬼怪,但是我所遇见的,被世人视为鬼怪的东西都不能算是纯粹的鬼怪。”

  无灵有些六神无主道:“那又是什么?”

  天魂月道:“拿你眼前这幽魂为例,不过是受这阴海中幽冥之气,长年累月,滋养孕化而生,并非虚无缥缈,无根可寻,只要懂得方法同样可以灭杀。”

  无灵懵懂道:“竟是这样?那岂不是说它们同生灵万物一样,会生老病死?”

  天魂月道:“那也未必,只不过并非无中生有。”

  无灵恍然道:“看来我对生灵还是一知半解,多谢爷爷赐教。”

  天魂月淡淡笑道:“用不用我教你猎杀它们的方法?”

  无灵心中一喜,可转而道:“算了,我又不吃它们,杀它们有何意?不过要是学一些防身手段,倒也可以。”

  天魂月不以为然,取出一道殷红如血的符箓,仿佛看得久了,其上刻画的密文都似血脉般蠕动流淌,材质更是看似柔韧,却极为坚硬,绝非凡物。

  但无灵一见之下,就不由打怵。

  只闻天魂月道:“这道‘驱鬼符箓’是我从‘驱鬼派’的一个老道手里赢来的,今日就送给你了。”

  无灵疑道:“驱鬼派?”

  天魂月道:“嗯,千年前的一个小门派,以后如有机缘,你自会晓得。”

  无灵愕然。

  天魂月道:“不过鉴于我不得传你道术,你只能自行摸索,这些符纸丹青,你先拿去练习,等你熟络了这道符上的密文,我在教你如何收炼。”

  无灵点头道:“好。”他拿起笔来,照猫画虎的在符纸上,描绘着‘驱鬼符箓’上刻画的密文符号,久而久之,反而忘却心中恐惧,渐入佳境。

  只是小烈焰依然如惊弓之鸟,好在天魂月给它施了一道安神符咒,无灵这才静下心来,专心修炼。

  时过半日,无灵已基本画出了轮廓。

  天魂月满意的点了点头道:“能画至如此,已是不易。”

  可无灵却摇头道:“但我却一点也画不出符箓的神韵。”

  天魂月笑道:“我之所以让你描画,只为让你对这张符有所了解,而非让你去学什么道术,你修习的那‘六息灵窍诀’应为神识之术,待时你滴上一滴精血上去,运转法诀,行走符路。”

  无灵闻言照办,咬破食指,在符箓间滴了一滴精血,运转六息灵窍诀,游走其间,渐渐明晰那股奇妙难言,似有似无之感。

  这一切都尽收海域深处那道阴影的眼底,只不过那深邃的目光却透着一丝玩味。

  之后数日,那可怕的声音没有再发出人声,只是时断时续的传来桀桀怪音,令无灵寝食难安,仿佛那声音有意将他们领入一个不归的航线,可天魂月却仿佛没有改变方向的意图。

  随着小筏渐渐驶入海域深处,无灵和天魂月也宛若迷失于紫郁雾都。

  这一日,放眼鬼气缭绕,雾气深深中,无灵发现一块巨型石堆拔地而起,屹立在前端海域,宛若雾中石魈。他目光扫去,发现数十丈外,也有一根类似的突兀石柱,根深蒂固于海底。他不由目光大睁,眼中微芒闪动,待得片刻,心神大震。

  在这片海域深处,朦胧雾气中,他共发现二十八根大小不一的石柱石堆,宛若默然注视的巨物等待着复苏,其中每连成一片的七根,必有一块断成两半。

  无灵心生蹊跷,正欲提醒。

  却闻石阵中陡然传出桀桀怪音,只不过这回清晰可闻,令人闻之发抖。

  无灵急道:“爷爷,不可在进!前方定有古怪!”

  天魂月站于筏头,神色淡然道:“孙儿放心,我胸中有数。”

  无灵只好点头应是。

  只见二人渐渐驶入石阵,却不觉有何异常,更无怪音踪影。

  无灵不由戒备扫视四周,发现残破的石柱间似隐刻着某种线条,可忽然浪声大作,桀桀怪音更是如针针作响。

  “尔等竟真敢行至此处!”

  无灵紧张的望向天魂月,见其脸色如常,不由想起之前天魂月告诫他的那些话,于是正色道:“装神弄鬼,说大话也不怕闪了舌头。”

  而可怕的声音却不以为然道:“此地乃幽冥之海阴气重中之重,我占尽天时地利!何来说大话?倒是你们深入虎穴,而今插翅难飞,就且留下性命吧。”那桀桀怪音陡然加剧!回荡八方。

  无灵只觉耳畔嗡鸣大作,宛若魔音佛曲,险些晕厥,眼前二十八根石柱更是紫光暴起,纷纷浮现奇文异符凝汇于顶,再无半分平静。

  可天魂月依旧神色如常,泰然自若。

  而二十八根石柱纷纷散射出的醒目紫光,看似神圣,却处处透着阴森,宛若无形铁链禁锢在天魂月周身,越发刺眼。

  天魂月淡然的神情也渐渐转为凝重。

  无灵见形势不好,连忙祭出连日来对付幽魂的驱鬼符箓,挡在天魂月身前。

  这时阴沉海面砰然掀起一道巨浪,只见一头身形庞大的紫色骷髅浑身攒动着幽冥鬼气从海底冒出,气势惊人,神情乖张,洞张着深邃巨眼,张牙舞爪的涌向木筏。

  无灵望着这袒露半部身躯,搅动着巨浪,迎面扑来的紫色骷髅,不由脸色泛白。

  而此时天魂月虽面不改色,可周身禁锢的紫色锁链却越发紧绷。

  紫色骷髅空洞眼底尽收其容,上下牙床摩擦出诡异的得意笑声。

  情急万分,无灵咬破指尖,一道血珠洒进符箓,渐显殷实,转眼海面红光大作,鬼气逼退。

  扑来的紫色骷髅气息一滞,正欲迁怒,却闻耳边传来一声巨喝:“鬼畜,休得张狂!”

  只见二十八根石柱怦然破碎,紫光符文巨闪而逝。

  紫色骷髅浑身一颤,气息混乱,心神大鄂。它明明借幽冥法阵束缚住老者怎会如此?

  只见漆黑身影飞至上空,周身枷锁尽数崩裂。

  无灵闻声望去,顿时大喜,喝道:“爷爷!”

  天魂月一直暗藏修为,以防打草惊蛇。此时他人至上空,宛若黑夜神明,道:“孙儿放心,这鬼畜机关算尽,阴险狡诈,殊不知,我不过是将计就计!”

  紫色骷髅闻言惊悔交加:“你竟懂得隐藏修为之法!”它见天魂气势惊人,不由萌生退意。

  天魂月冷声一笑:“现在想走,为时已晚!”

  紫色骷髅闻言大怒:“我有何惧!”它气势暴涨,佯装攻向无灵,却随即下沉。

  却不料天魂月技高一筹,疾声道:“区区鬼怪也敢在我面前班门弄斧,给我收!”只见一道虚空巨掌从天而降,宛若一座大山压住紫色骷髅,紧接虚空大手一张,便将紫色骷髅吸离海面,兜在掌中宛若玩物。

  紫色骷髅左突右冲,却挣脱不开霸天诀凝成的巨手,反越是挣扎,越是无力。

  只闻天魂月怒喝一声,虚天大手猛然一攥,竟以摧枯拉朽之势,将紫色骷髅周身骨架拆的七零八落,分崩离析,化为一堆骸骨。

  只见天魂月回落木筏,望着虚惊不已的无灵,谈吐如常道:“孙儿,这口恶气出的可还满意?”

  无灵望着天魂月,一时难言。这一切不过是瞬息之事。

  可天魂月浑然不觉的目光却忽然一动,喝道:“哪里跑!”只见他袖口一扬,一道虚空手印向漂浮于海中的骷髅废墟罩去。

  只见霸天诀凝成的虚空手印一挪一收,一颗紫气缭绕的小骷髅头便被扯了出来,状貌滑稽,可周身萦绕的紫气,却邪中透正,颇为古怪。

  无灵不免哑然,天魂月却朗声大笑:“我竟看走了眼,原来你还是只器灵!”

  极力摆脱束缚的小骷髅头,出口成章:“臭老头,快放开我,不然本尊——”

  天魂月闻言一喜,可随即脸色一沉:“不然怎样?”他空着的手掌朝着骨堆随意一吸,一溜骨沫,顺着手心滑入海中。

  小骷髅头见之,顿时气馁:“我……我……”

  天魂月闻言朗声一笑,转身道:“孙儿,今日我就破例送你一枚‘戒子’,虽不知优劣,但能生出器灵,品质应不差,就当是这些日子对你苦练的奖励。”

  无灵闻言诧异:“戒子?”

  天魂月尚未答话,被手印勒的紧紧的小骷髅却怒道:“休想本尊会臣服!”

  无灵不由看向目光狰狞,面貌扭曲的器灵。

  却闻天魂月声音苍老道:“鬼畜,你若不服,我就用世上最残忍的方法,折磨到你听话!”他随即冷冷一笑:“老夫正有几种折磨器灵的手段没地方使,今日不妨给你一一演示。”

  鬼火闪动的器灵顿时气道:“士可杀不可辱!有胆量就此灭了我!今日栽于你手无话可说!可若让本尊臣服这毫无根基的毛头小子,异想天开!”

  天魂月道:“骨头硬的我见得多了,我倒想看看是你嘴巴硬,还是骨头硬。”

  小骷髅头闻言怒哼一声,心到可恶,偷鸡不成蚀把米,老子莫非要阴沟里翻船,晚节不保!

  无灵隐隐听出弦外之音:“我毫无根基不假,那你呢?”他心想这些日子来被你桀桀的折磨的好惨,还没说要不要收利息呢。

  小骷髅头目光一睁道:“本尊在这幽冥之海蛰伏上千年,你说我何等根基?”

  “上千年……”无灵闻言微微有些动容,可这般表情流露进小骷髅头空洞的瞳孔却是不屑。

  天魂月看在眼里,哼道:“上千年又如何?难道你还欲倚老卖老?”

  小骷髅头吃瘪道:“我!”

  无灵掸了掸身上的灰尘,淡淡道:“的确没什么了不得的。”他心到不说爷爷,就是昔日在岛上也见过比它强得多的得道高人。

  小骷髅头闻言气的笑了,道:“随你们怎么说。”

  无灵心道:“这小骷髅头分明就是个奸诈之徒,却一副天生的牛脾气。”他随口道:“可你如今性命都掌握在我爷爷手中,难道想就此陨灭?”

  小骷髅头惆怅一笑道:“生死有何惧……”

  无灵闻言一叹,心想刚刚还不可一世的“幽冥之主”,如今却成了阶下囚,真不知该感叹,还是该说变化快:“你倒是有几分骨气,可你为何要对我们下手?”

  小骷髅头轻哼一声:“人鬼殊途,你来我往,有何不对?”

  无灵闻言一叹,难道就因人鬼殊途,就要厮杀到死吗?

  他道:“我们打个赌,如果你赢了,我就放了你,如何?”

  小骷髅头闻言神色一振:“什么?放了我?”

  无灵点了点头,又补了一句:“不是放了你,而是打个赌。”

  小骷髅头眼中鬼火一转:“此话当真?”

  无灵道:“当真,不过你若输了,当如何?”

  小骷髅头不屑道:“开玩笑?我会输?”

  无灵道:“你若不会输,也不会落入我爷爷手里。”

  小骷髅头闻言不悦:“哼,如果我输了,我就心甘情愿臣服于你,可我怎么知道你们不会耍赖?”

  天魂月冷冷一笑:“骷髅小儿,你现在还有讲条件的权利?若不是我孙儿,我早已让你灰飞烟灭。”

  小骷髅头气息一滞。

  无灵淡淡道:“我爷爷自不会耍赖,你大可放心。”

  小骷髅头看在眼里,心想别以为你们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我就会感激!

  它哼道:“好!我答应!不过赌的方式须我来出!”

  无灵爽快道:“好。”

  天魂月眉头微皱道:“孙儿。”

  无灵回头道:“爷爷放心,我心中有数。”

  小骷髅头看在眼里,坏坏一笑:“想让我臣服的条件很简单,只要你能经过我三个考验,我就甘愿服输。”

  天魂月皱眉道:“三个?不要得寸进尺!”

  小骷髅头气息一滞。

  无灵道:“爷爷没关系,三个就三个。”朝着小骷髅头道:“不过你也要言而有信。”

  小骷髅本有些忐忑,此刻闻言大悦:“那是自然。”它沉吟半响,望着无灵自信满满的样子,心中暗到休想得逞,大不了玉石俱焚!

  它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道:“鉴于你尚且年幼,本尊自不会出那刁难与你的题目,但也绝非常人所能做到的。”

  天魂月闻言不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问道仙侠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问道仙侠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