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抓心挠肝啊
侵略兵2019-05-21 00:381,064

  唇上的触感,酥酥麻麻的,一直麻到她手心。不是那种心动的酥麻,而是那种抓心挠肝的麻。她身体先一步做出了反应。双手捏住陆闻之的肩胛,像拎小鸡似的把他拎起来,用力甩到了墙壁上。

  做完这些还不够,上前朝他的肚子狠踹了过去。

  这下心里头那股子酥麻才消了下去。

  陆闻之被揍的理智恢复了不少。

  他指着地上的麻绳对严黎说:“我身体不对劲,用绳子把我绑起来。”

  严黎盯着他那红透了身体,乖乖照做,拿麻绳将他捆的结结实实的。

  捆完之后,严黎忍不住问:“我现在还要做什么?”

  陆闻之大概清楚自己身体怎么回事了,他眸子微沉:“门被人锁了,看来一定是别人要害你。我们必须想办法出去。”

  出去?

  那还不简单。严黎走到门前,在陆闻之的注视下,一掌就把木门给劈开了。

  行为宛如野兽,粗暴直接!

  严黎扭头询问:“门开了,然后呢?”

  陆闻之微惊,似乎不确定,重复了一边:“门开了?”

  “恩,被我劈开的。”严黎老实回答。

  外面的雨还在下,有几滴溅到她裤脚了。

  沉默了许久,陆闻之喑哑出声:“里屋有伞,你先离开这里。”

  “既然有心人设的计,必定有后手,三更半夜孤男寡女,容易让人误会,现下你最开尽快离开这里。”他补充道。

  严黎点头表示认同。她敛下眸子,进了里屋找了把伞。

  走之前她余光瞥了陆闻之一眼。

  他今日穿的是白色的上衣,地上的灰土将白色破坏了,加上之前自己的几脚,白色彻底被覆盖了。再看他那不正常的红晕,显然是被人喂了东西,好在他这人最是擅长忍耐,就算这样了,还咬着牙关让自己走。瞧瞧,发梢都因为忍耐而湿透了,紧紧贴着脸颊,盐渍糊了一脸……看上还真是狼狈不堪。

  严黎收回视线,心情极其复杂。原来前世的这个时候,他什么都没做。

  她拨开伞,冲进了雨帘。布鞋马上就被雨水给浸染了,深一块浅一块。

  陆闻之听见脚步声渐远,才松了牙关,呻吟出了声。尽管外面的雨越下越大,可心底的火还是烧的越来越旺。他爬到了里屋,吃力的拿起柜子里放着的剪刀,想也没想,一剪子往大腿根扎了过去。

  这头严黎才刚跑出院子,她就停下了脚步,眼底挣扎之感渐强。

  尽管知道前世开枪杀了自己的人是陆闻之,可刚才看见那般狼狈的陆闻之,她那颗心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握伞柄的手慢慢收紧,严黎双眼一闭,再睁眼,她调头往回跑了。

  陆闻之看着去而复返的严黎,忍不住出声:“严黎,你怎么回来了。”

  “我……”严黎张了张嘴,没说出个所以然,倒是闻见屋里的血腥味了。

  烛火往里一照才发现,陆闻之大腿一片深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揍你,我不是故意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揍你,我不是故意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