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初见跳大神
金哥2018-12-31 13:413,281

  冯艾青和林太太是同父异母的姐妹,长得和林太太有几分相像,也是远近闻名的美人。六年前男人突然得急症死了,没给她留下一儿半女,只留下了临街的五间门面房子。起初她把房子租出去了,靠着房租维持生计,过着平平淡淡的日子。

  四年前一个老神婆租了她的房子跳大神,就此改变了她的命运。

  跳大神是流传于北方的一种封建迷信的骗术,借助于鬼神妖魔的附体转世之说,为人算命预测治病免灾,目的就是蒙人敛财。在清末民初的封建社会里,很有市场。

  老神婆跳大神的时候,冯艾青闲着无事,就在旁边帮衬着。一来二去,两人相处得和母女一样。老神婆无儿无女,就收她做了徒弟。两年后老神婆生病去世,她像对待亲娘一样买了上好的棺材,选了风水不错的墓地,把老神婆很像样地发送走了。

  老神婆死后,她开始自己出马。出马是北方人对跳大神的习惯叫法。

  老神婆在世的时候,没有招牌,生意都是靠熟人之间互相转告。她觉得效果差了点,但是不好说什么。现在她把房子重新装饰一番,在院门上挂着一根红带子,旁边一块大牌匾,上面写着“仙姑出马,有求必应。”这个招牌果然有效果,不管生人熟人,只要走过路过都知道这里跳大神。

  她年轻貌美脑袋又好使,再加上和老神婆学会了针刺放血拔火罐,一般的小病小灾都是手到病除,出马后生意好得不得了。林雪珊到这的时候,她的房里刚好来了一位病人。

  。

  这是一个患了胃病的年轻男人,叫小宝。来的时候被父母搀扶着,捂着心口窝边走边呻吟。冯艾青一看他面黄肌瘦,又说心口疼,就明白了他的病在胃上。于是让他躺在床上。

  正在这时,林雪珊进来了。她用眼睛示意外甥女坐下等着,林雪珊心领神会地坐到角落里,默默地看着。

  冯艾青头上扎了一个红布条,腰间扎上一条拴着小铃铛的围裙。在桌上放了一个装着五谷的小香炉,在里边插上三支点燃的香。冲着香火鞠了三个躬,然后拿起一面小鼓,坐到正对着床的椅子上。

  房间里边很静,几乎连呼吸声都能听到。林雪珊和患病的夫妻三人都紧盯着她。

  只见她突然打了几个哈气,双眼紧闭站起身,浑身微微抖动起来,双手在小鼓上轻轻敲打着,脚下跳着前后来回挪动的舞步,腰间的小铃铛发出悦耳的撞击声。鼓点声越来越急,她浑身抖动的速度和脚下的舞步也越来越快,腹部就像跳肚皮舞似的颤抖着,铃铛声也响成了串儿。

  一阵急促的鼓点过后,她嘟嘟囔囔地说唱了一些谁都听不懂的话,然后用京韵大鼓的韵调唱着:“我是西山一蛇仙,养心修行几千年。忽听此处哀声起呀,救苦救难到人间啊……”她的声音柔和甜美,最后的声调拉得特别长。

  林雪珊暗暗吃惊,姨妈什么时候学会了唱京韵大鼓?还唱得字正腔圆。

  小宝母亲急忙给她跪下,一脸虔诚地连磕了三个响头,然后乞求着:“既然是蛇仙下凡,还请发发慈悲救救我儿子。”

  冯艾青又接着唱道:“救他不是不可以,你们都要听仔细,初一十五把香上,孝敬神佛要诚意啊……”

  小宝母亲急忙答应着:“请蛇仙放心,我们回去后一定照办!”又磕了三个响头。

  只见冯艾青放下小鼓,拿起一根粗粗的银针,在小宝的胃部扎了几针,挤出了几颗血珠儿。然后在一个大号的泥罐子里边放了一些点燃的纸,将罐子扣到男子胃部的针眼上。

  她又拿着小鼓冲着小宝边说唱边抖动身体跳着舞步。

  林雪珊看得目瞪口呆。

  她还是第一次看见姨妈跳大神,虽然她的说唱和抖动身体对病人没有什么作用,但是后面的针刺放血拔罐子,确实是很有用的中医治病疗法。

  大约过了十分钟,冯艾青停止了说唱和抖动,将泥罐子从小宝的胃部拔下来。只见罐子里有很多黑色的血,小宝的胃部留下又大又圆的一个黑紫色的罐子印儿。她用破布擦掉血迹,又拿起小鼓敲打着。

  她抖动速度和挪动的舞步越来越快,嘴里嘟嘟囔囔地说唱着听不懂的话。当鼓点达到了最快时,她突然大叫一声:“我去也……”一屁股坐到地上,闭着眼睛好像昏睡了。

  小宝母亲急忙抱住她轻轻摇晃着:“蛇仙……蛇仙……醒醒啊……”

  冯艾青突然打了个哈气,睁开了眼睛,从地上站起来,走到小宝身边:“这会感觉怎么样?”

  小宝笑着问道:“我能起来说话吗?”

  冯艾青扶起他:“起来吧,我估计你心口儿这会儿不能怎么疼了。”

  小宝转身下地,给冯艾青恭恭敬敬鞠了一个躬:“谢谢仙姑,您真是神仙转世啊,我的心口一点也不疼了。”他用手抚摸着胃部,一脸笑容。

  冯艾青很得意地说:“仙家总是慈悲的,只要他们出手没有治不好的病。你的病根太深了,一回去不了根儿,要来三回才行。”

  小宝母亲说:“仙姑,那两回什么时候来?”

  “隔一个礼拜。”

  “好,记住了,谢谢仙姑。”小宝父亲从衣兜里掏出两块袁大头,双手捧着递给冯艾青“仙姑,我们不是有钱人,儿子刚到警察局当差没多少薪水,多少就这点心意,还请您笑纳。”

  冯艾青接过袁大头:“钱不在多少,看的是心意,我收下了。回去后别吃冷的硬的东西,别喝凉水。下次来的时候,不用带钱了。小宝,对你我要多说几句。你既然当了警察,那是个什么差事自然心知肚明。切记少做恶事多成全人,善良为本方能保全自己。

  小宝父亲:不瞒仙姑,我们穷人家的孩子,干那个差事就为了挣口饭吃。小宝,快谢谢仙姑的提醒,要记在心里。

  小宝急忙跪下磕头;“谢仙姑,小宝一定谨遵教诲,多做善事,不与恶人同流合污。”

  小宝一家三口再次给冯艾青跪下磕头,然后高高兴兴出了门。

  。

  林雪珊看完了姨妈跳大神的全过程,简直佩服得五体投地:“姨妈,手到病除,真有两下子!您这分明就是借着跳大神的名头,用中医给人治病。”

  冯艾青拉住她的手,坐下:“姨妈这点小把戏都让你看穿了。等得着急了吧?你今天怎么有空了?”

  “自从周毅浩走后,我每天晚上都做噩梦。今天爹娘陪我到教会医院,那个洋郎中说我精神有了问题,心里特烦就想和您唠叨唠叨。不过,我是头一次看见您跳大神,真了不起!”

  “傻丫头,你还不知道啊,跳大神就是蒙人的,姨妈用这个混口饭吃,有什么了不起的?”冯艾青仔细打量着林雪珊“别听那个洋郎中胡说八道,你这不是好好的吗?精神怎么会有问题?”

  一提这事儿林雪珊眼圈就红了:“我……”

  她本想把心里的痛苦对姨妈排遣一下,还没把话说出来,外面就有个老年女人喊冯艾青:“冯仙姑,在不在呀?”

  冯艾青冲着外边喊着:“我在,进来吧。你一来,给我带来了好生意,我出去看看,你先坐着。”生意一忙,她对林雪珊的心思就没多想。

  林雪珊见她又来了生意,知道没机会说什么了,就起身告辞。

  冯艾青也没留她:“也好,明天你再过来,咱们好好说说话。”

  。

  从姨妈家出来,林雪珊没有坐车,一个人在路上慢慢走着。

  她心里还在想着刚才在医院的事儿:“在世人眼里,我就是个克夫的望门寡,一辈子都要忍受着羞辱,成为别人的笑柄。这还不算,精神还出了问题。精神病严重时的模样,我在英国姑父的诊所里见到过。太可怕了,我宁可死也绝不那样毫无尊严地活着!”

  如果说医院走廊两个男人说的那句望门寡像刀子一样刺痛了她的心,洋人女医生说她的精神出了问题,等于在她的心上又捅了一刀,她的精神真的崩溃了。

  这一刻,她打定了主意,要离开这个世界,彻底从痛苦中解脱出来。可是怎么个死法,她还没想好。

  于是,她坐上一辆黄包车,让车夫拉着她无目的的瞎转悠。

  转了半天,车夫忍不住问道:“小姐,想好了上哪吗?咱不能总是这么满大街转悠啊。”

  林雪珊眼里含着眼泪,想了想说出一个地名:“泡子。”

  车夫一听就停下了脚步,心里非常吃惊。泡子这个地方荒草丛生芦苇遍地,很少有人迹。一个哭哭啼啼的女孩子上那去,该不是要寻短见吧?他决定阻止一下:“小姐,泡子可不是一个人去的地方,您还是换个地方吧?”

  林雪珊一边哭,一边很坚定地说:“就上那!”

  车夫迟疑着:“小姐,要不您换辆车……那地方我……”

  “车费加倍,可以吗?”

  “好嘞……”面对双份车费,车夫不再多言语,拉着车直奔泡子而去。

  林雪珊做梦也不会想到,她的这个冲动的决定,会改变了几个人的人生轨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夜之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夜之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