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午夜噩梦
金哥2018-12-31 15:263,342

  就在两个蒙面人杀死周毅浩的时候,地安门里的洪剑辉家院子,跳进来一个不速之客,就是秀王府里抱走小阿哥的那个戴头套的人。

  洪家院子里有五间正房带三间西厢房,此时所有房间的窗户都是黑着的。

  戴头套的人抱着孩子四处看了看,小心翼翼地将孩子放在房门口。沉思片刻,又脱下自己的上衣盖在孩子身上,就从院墙跳了出去。

  半个时辰后,小阿哥醒了。他看到四处都是黑的,吓得大哭起来。

  他的哭声惊动了住在正房东西屋的洪剑辉和侄女洪秀楠,两人披上衣服打着哈气,睡眼惺惺地来到院子里。

  两人看见地上的孩子都很吃惊,不明白他是怎么到了这里的。

  洪剑辉是个年轻的郎中,相貌英俊身材挺拔。他急忙跑到门口,发现大门仍然紧闭,心里更加疑惑。

  洪秀楠是个豆蔻年华的美丽少女,她抱起男孩子:“你叫什么名字?从哪来的?”

  男孩子边哭边说:“我叫叶山,我要找娘……我要找娘……”

  洪剑辉看着孩子,沉思片刻:“楠楠,我抱他到附近的邻居家问一问,看看能不能有人知道这孩子的来历,你先回屋歇着吧。”

  洪剑辉说着话,抱着孩子走出了大门。对这个来历不明的孩子怎么处理,让他很犯难。乱世之中,怕招惹来麻烦。

  。

  黎明前夕,在西直门外的破房子里,黑斗篷站在地中间,点头哈腰地和一个穿着灰色斗篷的蒙面人说话。跟丢了两个蒙面人,他很自责。一直弓着腰低着头,十分谦卑。

  灰斗篷的声音很低沉,好像是捏着嗓子:“你的行踪没被人发现吧?”

  黑斗篷急忙点头:“绝对没有。不过我发现林槐也在跟踪他们两。”

  “什么,林槐也在跟踪他们?!”这话让灰斗篷很吃惊。

  “他应该是无意的。好像是喝醉了,走路跌跌撞撞的,被他们给打昏了。”

  “你确定那两个人往东走了?”

  “是的,可是小的无能,在东直门外跟丢了。”

  “跟丢了?”灰斗篷沉思片刻,又问道“你说他们找没找到宝贝呢?”

  “要是找到了应该来领金条才对。依小的拙见是没找到,怕被……被灭口,所以……”

  灰斗篷突然冷笑:“哼!有道理,知道得太多的人,总是让人不放心。”

  黑斗篷突然有了不祥的预感,很紧张地看着他:“小的一定把他们抓住,让他们永远闭嘴!”

  灰斗篷笑着拍拍他的肩头:“这件事就不麻烦你了。”突然把刀插进他的前胸 ,讥讽地问道“你不觉得自己也应该永远闭嘴了吗?”

  黑斗篷惨叫着,哆哆嗦嗦地指着他:“你……连我都杀……你好狠啊!”

  灰斗篷把刀用力搅了几下:“狠?你这个笨蛋坏了我的大事儿,不但没找到宝贝,连个人都跟不住!”

  黑斗篷倒了下去,大睁着眼睛。

  灰斗篷蹲下身子,把刀在他身上蹭了几下,装进怀里。又从他怀里掏出小布包,打开看了看里边的金条。

  灰斗篷把金条揣进自己的怀里,把手放在黑斗篷的脸上,帮他闭上了眼睛:“辛老六,当初你帮我杀了老会长,是唯一知道我底细的人,你活着我睡觉都不踏实!放心,每年的清明我都会给你烧纸,你在那边不会缺钱花。”

  灰斗篷从怀里掏出一瓶煤油,倒在黑斗篷身上,点了一把火,起身开门出去。

  。

  在京城的雍和宫附近,有一座很显眼的高墙大院,这是富商林生的家。

  第二天上午,林生的女儿林雪珊在房中为周毅浩绣一块绸缎的手帕,上面的鸳鸯戏水绣得栩栩如生。她对昨夜周毅浩在别的女人家里遇害一无所知,一想到再有两天就要做他的新娘了,心里就对他充满绵绵的情意。

  她拿着手帕仔细端详,笑着自言自语:“毅浩,你说这两个鸳鸯哪个更好看一些?哪个是你,哪个是我……”

  她的话还没说完,父母就阴着脸怒气冲冲地推门进来。她感到非常惊诧,因为父母这样的情绪还从没有过。

  她小心翼翼地问道:“爹,娘,出什么事儿了?”

  当父母说出周毅浩和表妹杏儿偷情被害的消息时,她的脑袋瞬间一片空白,什么都不会想了。

  片刻之后,她歇斯底里地叫喊着:“不,不可能!人们是乱说的!”

  她根本就不相信父母的话,因为在她心里周毅浩是个谦谦君子,岂能做出这样苟且的事情!她不顾父母的阻止,一定要到凶杀现场一探究竟。

  父母理解她的心情,他们刚刚听到这个消息,也和她一样,根本就不相信是真的。他是他们千挑百选的女婿,怎会如此看走眼?可是当林生看到那两具赤身裸体的尸体时,气得差点晕了过去。

  当时周毅浩的父母都在场,他们向他哭诉了事情的原委。说杏儿不是周毅浩乱搞的情人,而是他的结发妻子。两人深知自己罪孽深重,不该为了得到四宝斋,就对林生隐瞒儿子已经娶亲的事实,犯下的罪过不可饶恕。林生尽管生气,但没有时间理会他们。因为他不知该怎么对女儿说,才能让她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

  林生送女儿到了杏儿家里。

  两具尸体还并排摆在床上,尸身上盖着沾满血迹的白布,上面还订了几只苍蝇,周毅浩的父母趴在床沿上痛哭。他是他们的独子,杏儿肚里还怀着孩子。一家三口就这样没了,这比要他们的命还痛苦。他们看见林生拉着女儿进来,都止住了哭跪下给他们磕头。

  林生拉开了白布,露出了周毅浩和杏儿已经擦洗干净的上半身。他们果然都是赤身裸体,杏儿的脑袋还少了半边。林雪珊只看了一眼,就大叫一声昏死过去,林生愤怒地将周毅浩父亲踢倒在地,抱起女儿匆匆离开了。

  林生在京城是有名的富商,他经营的“林氏商贸公司”下面有十几家大买卖,在人前很是尊贵。像林雪珊这样金枝玉叶般的千金小姐,许配给周家本身就是下嫁了,受到周毅浩这样的羞辱,对她的打击是致命的。回来后一整天都水米不进,只是默默地哭。她实在是想不通,周毅浩为什么要如此对待她?既然爱别人为什么要答应娶她?答应娶她了为什么又要偷情?

  。

  当天晚上,林雪珊哭累了就躺在自己那张考究宽敞的大床上睡着了。月光从拉开半幅的窗帘透进来,使得房间里有了一片微弱的光亮。

  这时她梦见周毅浩和几个年轻女人,都满脸血迹龇牙咧嘴地站在床前,冲着她发出怪异的笑声。

  她被笑声惊醒,睁开眼睛看见他们,吓得魂飞魄散,惊叫着坐起来:“啊!鬼!你们快走……啊……”她觉得使了很大的劲儿,其实只发出了微弱的喊叫声,极度恐惧已经把她吓得不会叫了。

  周毅浩把脸凑到她眼前,狞笑着:“我爱的是她,从来就没爱过你,今天我要把你带走,给她赔罪!”他的两只眼睛,在黑暗中闪动着狼一样幽幽的绿光。

  林雪珊哭喊着:“你不要欺人太甚!你马上就要和我成亲,却背着我和她偷情,有罪的是你们!”

  “当初要不是因为你,我怎能休了她?要是不和她偷着约会,又怎能死在她家里?都怪你!”

  “你既然不爱我,为什么要答应娶我!”

  周毅浩裂开嘴狞笑,两只獠牙显得格外长:“不是我答应的,是我爹娘硬逼着我娶你!要是没有你的出现,就没有现在的一切!说到底还是你害死了我们!你要跟我走!”他说着话,上前抓林雪珊的手。

  林雪珊一边惊叫着一边躲避:“别碰我……救命啊……别碰我,救命啊……”

  周毅浩和几个年轻女人一块伸出长长的利爪,一边狞笑着一边抓她。她一边哭喊一边挣扎。最终还是被周毅浩抓到一个无盖的棺材前面。林雪珊壮着胆子往棺材里看了一眼,立刻吓得瘫坐到地上。因为她看见一个满脸是血,缺了半边脑袋的年轻女人从棺材里慢慢坐起来。这个女人就是周毅浩的表妹杏儿,林雪珊见过她的尸体。

  林雪珊吓得不会动了,呆呆地看着杏儿从棺材里走出来。

  杏儿走到她面前,狞笑着:“姓林的,你抢走了我的男人,害得我们不得不偷偷摸摸地见面,就为这丢掉了性命!你这个杀人犯,拿命来!”说着话尖叫着抓住了她。

  林雪珊一边挣扎一边哭喊:“我没抢你的男人,是他自愿的!我不知道你们的事儿!”

  “你是不知道,可是你要是不出现,他怎能离开我?我要杀了你!”杏儿突然伸出利爪扒开了她的前胸,把心脏抓出来,举着狂笑。周毅浩和众鬼也狂笑不止。那颗心脏还在不停地跳动,挤出一股一股的血来。她的胸前全是血,一部分内脏从里面掉出来。

  林雪珊觉得喘不过气来,就要窒息死了,用尽力气挣扎哭喊:“救命啊……放开我……”她闭着眼睛躺在床上,一边哭喊一边用双手在空中乱抓。

  哭喊一阵,她终于清醒过来。睁开眼睛,坐起来打开了灯。她浑身抖成一团,心里害怕极了,还没从刚才的噩梦中回过神来。惊恐地四处看看,然后把被子蒙到头上,缩卷到床角。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夜之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夜之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