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血凤道姑
金哥2018-12-31 13:453,195

  泡子在京城的西边,是个四面环山的小湖泊。

  车夫将林雪珊送到泡子北山的路上,收下了双份的车费,就拉着车回去了。

  此时在北山的山脚下,美丽俊俏人到中年的血凤道姑身穿粗布的道服,头上挽着道姑的发咎,正坐在草丛里面对湖水闭目练功。她练幻虚功已经三年,基本练成了。此刻她将气息缓缓收入丹田,睁开眼睛。

  突然传来女子伤心的哭声。

  血凤道姑朝哭声看过去,只见林雪珊一边哭一边从进山的路上走过来,朝湖边走去。

  在这个地方见到一个伤心的女孩子,血凤道姑有了不好的预感。她刚一站起身,就听见林雪珊大叫一声:“哎呀!”坐到地上。

  血凤道姑快速走到她身边,把她扶起来:“姑娘……你怎么了?”突然死死地盯住林雪珊的脸,这张脸如此熟悉,似曾相识。

  林雪珊哭着指着自己的腿,小腿上两个黑色的小洞:“蛇……一条大蛇……”

  血凤道姑收回目光仔细查看林雪珊腿上的伤口,只见伤口隐隐约约的已经红肿,边缘处有了小水泡,不禁大惊失色:“不好,这是剧毒的眼镜王蛇!”

  血凤道姑撕破了自己衣服的前襟,用布条绑在了林雪珊伤腿的伤口上方,防止蛇毒蔓延得速度太快,抱起她就走。

  。

  血凤道姑把林雪珊抱到了自己的临时住处,西便门里的一个严严实实的小院。

  她把林雪珊放到紧靠着墙角的床上,林雪珊闭着眼睛不停地呻吟着。左小腿上的伤口肿成了一片黑褐色,边缘一大圈水泡。

  血凤道姑用一块白布擦拭伤口,小声地问道:“闺女,有什么事儿这么想不开,命都不要了?”

  林雪珊只是哭,不说话。她不想把心事告诉这个陌生女人。

  “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血凤道姑换了个方式问她。

  “我叫林雪珊,今年18……”

  血凤道姑惊叫:“你叫林雪珊,今年18……你父亲叫什么名字?!”

  “我爹爹……叫林生。”道姑的失态让林雪珊心生疑虑,但犹豫片刻还是告诉了她。

  血凤道姑站起来,再次惊叫:“你父亲是林生?!”由于激动,她白皙的脸涨得通红。林雪珊的脸为什么看着似曾相识,她终于找到了答案。

  林雪珊突然呻吟起来:“哎呦……疼啊……哎呦……”

  林雪珊的呻吟声使血凤道姑冷静下来,她知道当务之急是为林雪珊解除蛇毒!可是没有蛇毒的解药,谈何容易!

  林雪珊又痛苦地呻吟起来:“哎呦……疼死了……我不想活了……”

  血凤道姑看着林雪珊,眼里闪动着泪花:“你不能死!我就是豁出命来,也要把你救活!”

  林雪珊突然呕吐起来,脸上扭曲出可怕的表情。出现了这样的症状,说明已经危在旦夕!

  血凤道姑看着她沉思片刻,心里已经想好了主意。她在林雪珊头上的百会穴上点了一下,林雪珊立刻不动了,进入昏睡状态。她又拿来一个小盆,用匕首将林雪珊腿上的伤口割破,放出黑色的血。她用右手中指对着林雪珊的心脏发功,小盆里的血越来越多,伤口处的血流颜色渐渐变浅了,最后完全变成了红色。

  血凤道姑把林雪珊的伤腿拉起来,放到被子上,把右手中指咬破对准她的伤口再次发功……没有蛇毒的解药,她只能用换血的笨办法,挽救这个女孩的生命。

  血凤道姑把林雪珊身体的毒血全部放出,把自己的鲜血补充给她。林雪珊已经没有性命之危,她却心血耗尽奄奄一息。

  她支撑着把林雪珊扶起来坐着,用被子倚住。她自己靠着床头的墙壁,把双手伸开对准林雪珊的后心发功……

  。

  夜半时分林雪珊醒来,腿上的伤口已经消肿,恢复了本来的肤色。

  血凤道姑倚着床头的墙壁闭着眼睛,脸色苍白面容憔悴,嘴唇变成了灰白色,上面裂出一个个小口子。只有半个夜晚,她满头的青丝就变成了白发,人苍老了几十岁。她一直在暗暗地调整气息,让自己多活几个时辰,等待林雪珊醒来。

  林雪珊翻了个身,慢慢睁开眼睛。就着昏暗的灯光,打量着四周。

  血凤道姑听见动静也睁开眼睛,有气无力地问道:“你醒了?伤口还疼吗?”

  林雪珊看看腿上的伤口,坐起来:“一点也不疼了,这是哪呀?”

  “这是我的住处。”血凤道姑拉住了林雪珊的手“闺女,你白天中了眼镜王蛇的剧毒,我已经把你的毒血放光了……”

  林雪珊惊叫:“把我的血放光了?!”她使劲儿揉揉伤腿,看到上面充足的血色,对道姑的话有些质疑。

  血凤道姑看出了她的怀疑:“现在你的身体里全是我的血。”

  林雪珊再次惊叫:“您把血都给我了?可是我不想活了。”说着话眼泪汪汪的。

  血凤道姑更紧地拉住她的手,有些激动了:“我把身上的血都给了你,就等于把命也给了你,你却说不想活了,对得起我吗?”说完话无力地闭上眼睛。

  林雪珊难过地流泪了:“对不起,我不该这么说,可是……”她知道刚才这句话有多不通情理。

  “人的生命不仅是自己的,也是亲人的!你这样走了,你的爹娘如何活?你的亲人如何活?就算为了爹娘和亲人,也为了我,你必须好好活着!答应我。”

  “我……”林雪珊迟疑着。

  “不管你曾经经历过什么,从现在起你的身上就背负着我们两的两条命,所以你必须活着!答应我……”血凤道姑虽然无力,但是语气却非常严厉,说完话潸然泪下。

  林雪珊被她的神态吓坏了,哭着点头:“我答应您。”

  血凤道姑睁开眼睛,笑了:“好孩子。我是个道姑,为了办事近期才来到京城。我们相遇,也是前世的缘分。我练幻虚功三年,已经能随意入别人的梦境。我已经把功夫给了你……”

  林雪珊第三次惊叫:“给了我?那您的功夫就费了?”

  血凤道姑苦笑:“何止是白费了功夫……你从现在起,就可以进入和改变别人的梦境了。但你不会控制意念,只能用你的血沾上别人的肌肤,才能成功。你要用此功夫行善助人,惩恶治奸,让它发挥应有的作用。”

  “我可以做到这些吗?”林雪珊觉得道姑的话就像天方夜谭。

  “只要想做就一定能做到。”血凤道姑掏出一个镶嵌着三只昆虫的三色戒指,递给林雪珊“我现在就求你一件事,马上回家把这个交给你爹爹,让他快些来见我,晚了就来不及了。”

  林雪珊更加震惊:“什么,您认识我爹爹?”

  “认识。你马上就回去,越快越好。但是要单独对他说,这事儿千万别让别人知道。切记,切记!”

  林雪珊下地,给她跪下磕头:“多谢师太的救命之恩,雪珊这就回去。”

  林雪珊说完话就出了门。

  血凤道姑看着被关上的房门,泪如雨下。她还要用最后一丝力气调整气息,等待林雪珊回来。尽管这样会加速死亡,可是她别无选择……

  。

  已经过了夜半子时,林家客厅却灯火通明。

  林太太和冯艾青坐在椅子上小声哭,林生在地上来回度步。

  几个下人小心翼翼地站在房门口。

  林生走到下人面前问道:“你们都找遍了吗?”

  傍晚不见林雪珊回来,他就有了不祥的预感。让王贵把冯艾青找来了之后,就把下人们都撒出去寻找。

  王贵小心翼翼地回答:“回老爷,小的们不敢怠慢,整个四九城都找遍了。”

  林太太哭着问道:“有没有跳水和上吊的人啊?”

  还没等王贵回答,突然门开了,林雪珊风风火火地进来。

  所有的人都惊呆了,随后马上爆发了一阵惊叫声。

  林太太哭着惊叫:“闺女,你可回来了,娘都快急死了!”

  “雪珊啊,你上哪去了?怎么不给家里捎个信儿?”从傍晚到现在,林生在众人面前一直硬撑着,显得很沉着冷静。可是此刻见到了女儿,泪水却禁不住夺眶而出。

  冯艾青上前抱住林雪珊,泪流满面:“雪珊,姨妈吓死了,还以为你出事儿了。”

  下人们齐声打招呼:“小姐回来了!”林雪珊的出现,让他们也松了一口气。

  林雪珊顾不上和众人多解释:“对不起,让你们着急了。爹爹,我有话要单独对您说。”说着话,拉起林生的手就往出走。

  林雪珊把林生拉到自己的卧室,哭着讲完了和血凤道姑相遇的过程。

  林生很是感动:“是她救了你的命。”

  林雪珊把戒指拿出来:“爹爹,师太说让您马上去见她,晚了就来不及了。”

  林生把戒指拿过来,仔细看着,突然惊叫:“是她!快带我去见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夜之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夜之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