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钱副局长赔罪
金哥2018-12-31 15:263,471

  已到夜半子时,沈局长没有一点睡意,坐在办公桌前一支接一支地抽烟。他已经在局里住了两夜,不为别的,就是想静下来想两件事儿,一是发生秀王府血案时那个戴头套的人;二是夜明珠的去向。案子虽然悬起来了,可这两件事儿他始终没放下。并不是他这个人对坏人嫉恶如仇,而是就这样把林生摘了出去,断了他的一条财路,实在是心有不甘。

  那个人是个穴道高手,一出手就把秀王爷摸死了,还抱走了孩子。按理说他要是和秀王爷有仇口,应该斩草除根才对,难道他和这个孩子有什么渊源?还有一点,他对作案时间怎么拿捏得那么准?这边刚一动手,他就出现了?

  这个戴头套的人身上谜团太多,他百思不得其解,不过有两条线索还是很有用的。一是那个人会穴道,这就把范围缩小了许多,毕竟会穴道的人不多;二是那人抱走了小阿哥。只要有孩子的踪迹,就应该能找到他。

  夜明珠一直没露面,他相信两个歹人的话,他们在秀王府并没找到它。到底能在哪呢?他怀疑还是被戴头套的人拿走了。虽然两个歹人没看见他找东西,但不能排除他早就知道夜明珠在哪,不用翻找就能拿到手的可能。

  他端起茶碗喝了一口茶,把嘴里的茶叶沫子吐到地上,自言自语道:“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戴头套的的家伙,我一定要找到你,看看你到底是哪方神圣,和林生到底有没有瓜葛!

  。

  自从林槐出事儿冯艾青就没回去,一直住在林雪珊的闺房。

  这天早晨她从熟睡中醒来,已是天光大亮。看见林雪珊也醒了,两个人就没急着起床,躺在床上聊天。

  冯艾青说:“雪珊,你家里都正常了,我今天要回去了。”

  “您已经好多天没出马了,患者肯定急死了,回去吧。”

  冯艾青无意中看见林雪珊的手指又长出了小血痂,就把她的手抓起来:“雪珊,老天爷不会无缘无故做一件事。他给了你异能,就会给你派上用场。”

  “这几天我也在想这个问题。师太临终前叮嘱我,要用此功夫行善助人,惩恶治奸,让它发挥应有的作用。通过给婶婶治病,我有了一个想法。我既然可以随心所欲地入别人的梦,那就不仅可以治心病,还可以破案啊,也许能找到真凶为叔叔洗冤。”林雪珊说出了这些天一直萦绕在心头的想法。

  “这应该就是老天爷给你异能的目的。”

  说得兴奋了,林雪珊突然坐起来:“姨妈,治病救人和破案都需要有个对外的窗口,都要接触人,不能像我现在这样窝在家里。我在英国学过心理学,开个心理医馆作掩护怎么样?

  冯艾青也坐起来:“这个想法好!我支持你!可是你爹爹是不会同意的,他不会让自己的女儿抛头露面。”

  林雪珊觉得姨妈说得有道理。

  冯艾青沉思片刻,想到了一个办法:“这样好不好?我开个神婆医馆,你就以散心的名义过来帮忙,你爹娘保证不会拦着。到时候我跳我的大神儿,你破你的案,两不误。”

  “我也要跳大神吗?”

  “不用你跳,但是你必须学会了备着。万一有人一定要你跳,你也不能草鸡了。”

  “可是我不会唱京韵大鼓。”

  冯艾青笑了:“嗨,谁也没规定跳大神只能唱京韵大鼓……你不是会说洋文,会唱几口京剧吗?那你就先嘟囔一些洋文,反正谁都听不懂。然后再唱京剧,想一个好听点你还会唱的,自己往里边加词儿。”

  林雪珊觉得这倒是个好主意,故弄玄虚可以增加可信度。

  两个人还商定,要准备一块广告牌,上面写“神婆医馆仙姑出马,对于心病顽疾疑难杂症、心神难宁消灾看事的心诚意定者,有求必应”。再选个黄道吉日正式挂匾开张。

  冯艾青又提醒道:“还要先去印些卡片,用来介绍医馆。”

  林雪珊自报奋勇:“这事儿交给我吧,我知道市场那边有一家印卡片的铺子。”

  。

  冯艾青走后,林雪珊去印卡片。

  经过路边市场时,忽然停住了脚步,她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人满头白发身材高挑瘦削,穿着一身农夫的衣服,蹲在路边卖菜。因为不好意思,一直不敢抬头,只是低头看着自己的菜篮子。

  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个卖菜的人就是周毅浩的父亲!他是四宝斋的经理,怎会到这里?

  她怕被他发现难为情,就绕着走了过去。但是心里非常不好受,不用说他一定是受了儿子的牵连,被父亲赶出了四宝斋。她急忙上了一辆黄包车,要赶回去替他向父母求情。发生了一连串的变故之后,她把一些东西看淡了,已经不再怨恨他们。

  。

  冯艾青刚到家,钱副局长就来了。一见到他,冯艾青这个能说会道的神婆,竟然紧张得手足无措。

  倒是钱副局长首先打破了这种尴尬,说自己是来赔罪的。

  冯艾青很是吃惊:“钱副局长,这话是怎么说的?您何罪之有啊?“

  “我答应救林槐出来,可是他却……我食言了,对不住您。”

  冯艾青眼圈红了:“这怎么能怪您呢?都是那个姓沈的做的孽!”

  钱副局长掏出一张报纸:“沈局长是有些过分了,您看看着报纸上都写了什么呀!”

  冯艾青接过报纸,只见上面写着醒目的标题“林氏商贸公司老板胞弟林槐畏罪自杀,疑是黑虻会成员和两宗血案主谋,夜明珠下落成谜。”

  冯艾青气得浑身发抖,指着报纸:“报纸怎么能胡说八道呢?警察局都出了没罪的证明,怎么就成了……畏罪自杀,黑虻会成员,还有什么血案主谋……这些孙子都不能得好死!这个黑虻会是干什么的?”

  “我以前在政府工作的时候听说过,这个黑虻会是专门向洋人倒卖皇室珍宝的组织,属于黑帮。闭着眼睛都想得出来,林家怎么能和黑帮扯上关系?冯太太,别和这些小人一般见识。报纸这东西,就为了吸引眼球,没人会放在心上,过几天就忘了。说到根上,有些话还是从沈局长那出去的。”

  冯艾青愤怒地将报纸撕碎:“姓沈的真不是东西,不就是想踩着别人的脑袋升官吗?也不怕那些冤魂找他算账?”

  “他这个人啊……算了,不说他了,我该回去了。冯太太,您的脸色不太好,一个人很不容易,多保重。”钱副局长的话充满温情和关心。

  冯艾青的脸又红了,心里暖暖的,感激地施了一个礼:“谢谢!”

  钱副局长突然红着脸问道:“我……我还能来看您吗?”

  冯艾青羞答答地:“您得空了就常来坐坐。”

  钱副局长笑了:“谢谢!我走了啊。”

  。

  第二天上午,林雪珊买了好多补品来到了周家,她要把父亲的决定告诉他们,希望能用这个好消息,为这个不幸的苦难家庭减轻一点痛苦。

  周家住在东直门附近的小胡同,一个三间房子的小院。林雪珊拿着父亲画的路线图,找到了这里。她在胡同口下了车,徒步走了进去。

  她一走进胡同,就看见周家的院子大门紧闭,旁边坐着几个拿着针线笸箩缝补衣服的女人,一边眉飞色舞地说笑,一边不时地朝着周家大门一撇嘴。凭着直觉,林雪珊猜想他们一定在讲周毅浩的事儿。

  在民国那个封建时代,周毅浩和杏儿不光彩的死法,注定会成为很多人饭后茶余的笑料。林雪珊要为周毅浩证明清白,她不能允许人们肆意践踏他的尊严和名声。

  几个女人看见林雪珊走过来,停止了说笑,上下打量着她。她的穿戴打扮和气质,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她们在心里对她已经高看一眼。

  林雪珊走到她们身边停下来:“请问这是周家吗?”她故意要找个由头和她们说话。

  一个胖女人抢着说:“对呀,这就是周家……不过,他们家的儿子刚刚死了,听说是和一个女的偷情时,被人杀了。”

  一个年轻女人接着说:“你来找他们家呀?自从儿子死后,就没见有人进他们家,谁会和那么不要脸的人家打交道啊,想想就恶心死个人。”

  林雪珊听见这些话,心里很难过。她能想得出来周家承受着怎样的压力,过着怎样的日子。她要帮他们摆脱这些流言蜚语带来的伤害,于是冲着女人们微微一笑:“你们都错怪他了,那个女人是他的结发妻子,何来偷情一说?”

  女人们不相信她的话,看着她等着下文。

  林雪珊说:“我是他的未婚妻,这事儿最清楚。”

  女人们震惊了,又一次上下打量着她。她们无论如何也不相信,眼前这个高贵美丽的女子,会和周家这样住在胡同里的普通人家有什么瓜葛。

  胖女人问道:“既然有结发之妻,你怎会是他的未婚妻?”言外之意就是不相信林雪珊的话。

  “正因为我是他的未婚妻,才能如此详细地知道整个事儿的来龙去脉。周家为了娶我,把他的妻子安排到别处,想等我们成亲后让她做二房。他去看她是我同意的,因为她已经有了身孕。”林雪珊的话合情合理,女人们相信了。

  年轻女人说:“如此说来,小姐高贵俊俏,那周家公子也是一表人才,一桩好姻缘,真是太可惜了。”

  林雪珊眼泪汪汪的:“都是命中注定的事儿,谁也奈何不了。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还请你们对周家多一些关照,儿子死了他们的痛苦不是外人能体味的。”

  得到了女人们的承诺后,林雪珊敲开了周家的大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夜之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夜之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