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女狱卒惊魂
金哥2018-12-31 19:083,464

  冯艾青来到林家,把林雪珊被抓一事说了以后,林家马上就炸了锅。林太太哭得背过气了,林生急得老泪横流!因为有林槐的教训,他们对监狱有着特殊的恐惧。

  他们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平日里恨不得含在嘴里,舍不得受一点委屈。现在居然让那些粗野的警察们用绳子捆着,抓到了警察局的监狱。还不知会不会受刑,会不会被人欺辱?

  冯艾青劝慰道:“姐姐,姐夫,现在不是哭的时候,当务之急是想法子先把人救出来。”她心里深深自责,要是当时在林雪珊身边,应该就不会惹出这个大麻烦了。

  林生明白当务之急是把人救出来,自己绝对不能乱了方寸。他尽量平静下来,沉思片刻,告诉林太太:“给我准备3千大洋,今晚拿给沈局长。”

  冯艾青觉得不妥:“姐夫,要我说5百就行了,别把他胃口弄得太大了。”

  林生苦笑:“他今天抓雪珊就是为了敲诈我的钱。不然的话,洪秀楠已经救过来了,她叔叔也把你们那个医馆给砸了,本不该再抓人了。先备着吧,少了恐怕不够用。”

  林太太哭着说:“别管花多少钱,都要快点把闺女救回来。她哪受过这样的委屈呀,想想就心疼死了。”

  冯艾青骂道:“姓沈的就是个王八蛋!”

  “都别着急了,他今晚一定会来找我。”林生站到窗前看着外面的天色。

  “姐夫,你怎么知道他今晚会来?”

  “我要是去找他的上司,他就赚不到这笔钱了,放心吧,雪珊明天一定能回来。”沈局长既然知道他和上面的关系,林生断定他的目的只是要钱,不会太为难女儿。

  林太太一听就急了:“啊,明天才能回来?那今晚怎么办呀?”

  林生冷笑:“我想他为了要钱,绝对不能太委屈咱闺女。”

  。

  林雪珊被送到林槐住过的单间牢房。

  女狱卒送来一套干净的被子,放到干草上,冷冰冰地说:“这是林槐住过的房间,你要是不想走他的老路,就在这好好想想明日怎么招供吧。”她的话虽然不多,但是话里话外都透着威胁,林雪珊心知肚明。尤其是沈局长把她送到这个房间,其中的深意傻子都能明白。

  看见女狱卒出去了,林雪珊一下子瘫坐到被子上,打量着四周。房间里光线昏暗,除了地上的一堆干草没有别的。黑乎乎的墙上挂着几处蛛网,一片片血迹和污秽混杂在一起。地上的干草中还不时地爬出不知名的小虫子。

  她从小到大都是在养尊处优的环境里,从没见过这样可怕的地方。因为恐惧浑身不停地颤抖,一边流泪一边用双手抱住了自己。

  忽然墙上的几个褐色大字,映入了她的眼帘“冤枉!我不是杀人主谋!”她想起了爹爹说过,叔叔曾经在墙上写下了这句话。

  她的恐惧感立刻被愤怒代替了。叔叔就死在这堆干草上,临死前不知要忍着怎样的心痛写下了这几个字!每一个字都在提醒她,要报仇,为他洗清冤屈!

  于是,她不再害怕,反而觉得能住进这个牢房,也许是一次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开始仔细思考怎么利用这个机会,弄清叔叔冤案的真相。思前想后她决定用异能!在这里用异能有很大的风险,万一被人发现了,除了姨妈那些顾虑外,还可能被加上其他的罪名。但是为了叔叔,她顾不得许多了。

  。

  林雪珊走后,沈局长坐在桌前一支接一支地抽烟,烟灰缸里堆满了烟蒂,他在冥思苦想向林家要多少钱。

  他把手里的烟蒂狠狠地按进烟灰缸里,心里想:“林家是一块肥肉,血出少了觉不出来疼。”

  这时钱副局长来了。

  沈局长一看见他心里就堵得慌,眼皮都没抬:“有事儿呀?”

  钱副局长举手敬礼:“报告局长,听说您将林生的女儿收了监?”

  沈局长讥讽地一笑:“收了,你还有什么指示吗?”

  “瞧您说的,卑职也就是这么一问。不知林小姐犯了什么事儿?”他知道林雪珊是冯艾青的外甥女,所以特地来打听一下。

  沈局长脸一板:“这个案子不用你插手,我亲自审理。”

  钱副局长还想说什么,被沈局长生气地打断了:“钱副局长!”故意把副字咬得很重。

  钱副局长明白,他什么都问不出来了。于是不再说话,举手敬礼后出去。

  沈局长小声骂道:“总把自己当盘菜,以为从政府下来的就高人一等了。到什么时候副职就是副职,放屁都不带响儿!切!”其实他心里对钱副局长妒忌得要命,很怕他篡了自己的位置。

  。

  晚饭时分,女狱卒送进来一盒白米饭和一份炒菜。

  女狱卒把饭盒放到地上,讥讽地说:“有钱真好啊,有钱不光能使鬼推磨,还能让人犯成祖宗。这是局长亲自安排给你买的,快吃吧。”

  林雪珊摇摇头:“谢谢,我不饿。”她真的没有心思吃饭。

  女狱卒眼睛一瞪,大声吼道:“别不识抬举!想绝食呀?”

  她的一声吼,让林雪珊心惊胆战,急忙拿起饭盒:“谢谢,我吃。”一边哭一边往嘴里塞着饭菜。

  女狱卒笑了:“这就对了,年轻人要学会审时度势,在哪山唱哪歌。在这里就不能摆你千金小姐的架子。把饭都吃了,不许剩下!”这是局长给她下的命令,林雪珊要是不吃饭,她就得挨罚。所以她对林雪珊憋着一股火,尽管不敢发出来,态度也不是很好。

  林雪珊在她的监督下,吃完了一盒饭,女狱卒拿起饭盒要走,林雪珊悄悄把右手中指咬破了,捂着肚子呻吟起来:“哎呦……肚子好疼啊……哎哟……”

  女狱卒有些吃惊,停下来问道:“是吃饭吃的吗?”她知道林雪珊是千金小姐,平日里吃东西一定精挑细选。吃了这些从外边买的东西,难免不出问题。

  林雪珊抱着肚子在被子上翻滚:“哎呦……我不知道……”突然大声尖叫“哎呦……”

  女狱卒急忙走过去蹲下来:“只是肚子疼吗?”沈局长特地交代过,这个林雪珊不能有一点闪失。看见眼前这个情形,她心里有些害怕了。

  林雪珊突然用血手指抓住她的手:“这地方也……”话没说完。两人都睡着了。

  。

  林雪珊做了一个梦,梦见林槐站在牢房中间,抓住女狱卒的手问道:“你说,那两个歹人的供状是真是假?”

  女狱卒一边要挣脱他,一边说道:“我不知道……”

  林槐发怒了,更紧地拽住她的手:“这么大一件事,你怎么会不知道?你要是不说实话,别怪我不客气,我是个屈死的鬼,绝不能饶了你!说!”

  女狱卒一下就跪到地上:“林先生……我说,我听刑审的人说,那两个歹人到死都没承认你就是黑斗篷,受刑不过咬舌自尽了。人死后他们后写的供状……”

  “那份供状是假的?”

  “应该是。你想啊,要是招供了还能自杀吗?”

  “他们为什么一定要陷害我?谁的主意?”

  “我听说是在歹人藏身的金百合饭店,发现了你的钱夹子,你才被怀疑上。他们还说你跟踪凶手,一定是黑虻会的人。这都是沈局长的主意,别人也没这么大的权力呀。”

  “他们就没打我哥哥林生的主意?”

  “他们认定你哥哥也是主谋,夜明珠就在你们林家,不知为什么后来就不提了。我就知道这么多,饶了我吧,你的死和我没关系……”

  这时一个路过的男狱卒看见门开着,就往里边看了一眼,发现林雪珊躺在被子上,女狱卒坐在她身边,上身伏在她身上,两个人好像都睡着了。他觉得特别奇怪,这怎么可能呢?大白天的女狱卒会睡着了?于是就进来走到女狱卒身边,一边推她一边喊道:“喂,醒醒……怎么回事儿呀?醒醒……”

  他这一喊,把林雪珊和女狱卒同时喊醒了。

  林雪珊睁开眼睛,看见女狱卒已经坐了起来,正惊诧地看着她和男狱卒。

  男狱卒问道:“你怎么回事儿呀,大白天就睡着了?”

  女狱卒还在想着梦中的情境。听了男狱卒的话,一边揉眼睛,一边嘟囔着:“真是奇了怪了,我怎么能睡着了,还做了个梦……啊!不好了!”她站起来,拉着男狱卒就往出跑,边跑边喊“不好了,林槐回来了!林槐回来了……”

  男狱卒拉住她,小声说道:“别胡说了,当心让人听见。”

  女狱卒用手捂着心口,小声说:“真的,我没骗你。刚才我睡着了,梦见林槐……”她把要说的梦境中的话咽了回去,因为这些话要是传到沈局长耳朵里,她的饭碗就端不成了。

  “那是因为林槐死在那个牢房里,他侄女又住了进来,你就想多了。这事儿到此为止,再也别说了。你把门锁上吧,别让人犯跑了。”

  女狱卒走到林雪珊牢房门前,拿起锁头要锁门,忽然发现手上沾了很多血!

  她脸色骤变,哆哆嗦嗦地把门锁上了,把手举到男狱卒眼前,小声说道:“我没胡说,你看……我手上的血,这绝不是无缘无故的!对了,他当时和我说话的时候,就是抓着我的这只手!”

  男狱卒拿起她的手,仔细看上面的血,大惊失色,小声说:“真的!看来林槐真是屈死的,他真回来了……半夜咱们偷着给他烧点纸,好好求求他,这事儿和咱们没关系。”两个人走了几步,男狱卒说“咱们对他侄女好一点,也算是积点德。”

  女狱卒已经吓得面无人色,急忙点点头:“对,我也这么想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夜之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夜之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