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太平间里的团聚
金哥2018-12-31 19:053,293

  洪秀楠和吴成洋在湖边的灌木丛前边坐下,还是追问他那天晚上为什么夜不归宿。

  吴成洋非常紧张,但是眼里含着泪,向她乞求着:“楠楠,别问了,行吗?”

  这样的回答让洪秀楠不高兴:“那天晚上你究竟做了什么,不能对我说吗?”

  吴成洋瞬间泪流满面:“我不能说。但是我发誓,绝没做对不起你的事儿。”

  “发誓有什么用?”

  吴成洋看着湖水,沉思片刻:“你可以考验我……我不会游泳,你假装掉进水里,看我会不会下去救你。”

  洪秀楠脸上有了笑容:“你会救吗?”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洪秀楠笑了,突然站起来,快速朝湖边跑过去,一纵身跳进了湖水里。因为她知道湖边的水不深,不会有危险。

  湖水果然只到洪秀楠腰部,她站在水里朝吴成洋做鬼脸。

  吴成洋站在岸边掏出一个香囊,举起来大声朝洪秀楠喊:“楠楠,我要对你说的话都在这里!我要是上不来,你一定替我照顾爹娘!”给洪秀楠鞠了一个躬,把香囊和一支钢笔放到地上。走到水边,一纵身也跳了下去。

  洪秀楠站在水里等着吴成洋,可是吴成洋并没从水里站起来,而是在湖水深处出现了,起伏几次就没了踪影,只是在水面上留下了一串气泡……

  。

  吴家得到这个噩耗是在黄昏以后。

  夫妻两在教会医院太平间看到儿子的尸体,哭得几次昏死过去。他们只有这一个儿子,儿子就是他们的命!

  洪秀楠来到太平间,却发现一件奇怪的事儿,吴成洋的左脚心不知何时有了一只纹绣的黑虻。

  几个人因为悲痛并没太在意,洪秀楠哭着喊了一声:“吴叔叔,吴婶婶……”就跑过来和吴成洋母亲抱在一起痛哭。

  哭了一会儿,洪秀楠突然给两位老人跪了下去:“吴叔叔,吴婶婶,我对不起你们,是我害死了洋哥哥……”说完话就使劲抽自己的耳光。

  她的话让吴家夫妻惊呆了,她害死了儿子?!

  吴成洋父亲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洪秀楠跪在地上,一边哭一边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原原本本说了一遍。她的话音一落,吴成洋母亲就哭喊着:“是你害死了我的儿子呀!你给我儿子偿命!”过来抓住她的头发,使劲儿撕打着。

  吴成洋父亲流着泪指着她:“你把我儿子害死了,打算怎么办?”

  “我给你们养老送终,做你们的女儿。”洪秀楠说的是真心话,可是这番话更加刺激了吴成洋父母的情绪。他们本来有人养老送终,有个贴心孝顺的儿子!都是因为这个女人,让他们断子绝孙了!

  吴成洋父亲突然从地上抓起洪秀楠,双手掐住她的脖子:“我让你爹娘也尝尝失去儿女的滋味!”

  洪秀楠被掐的直伸舌头,被吴成洋母亲抢下来。

  她指着洪秀楠骂道:“你滚出去吧,我们永远也不想见到你!滚!”

  洪秀楠走了,太平间里只剩下吴家夫妻。两人看着已经阴阳相隔的儿子,心都疼碎了。儿子没了,他们活着的希望也没有了。当天晚上,夫妻两在教会医院附近的树上吊死了。他们的尸体被抬到了医院太平间,和儿子的尸体摆在了一起,一家三口用这种残忍的方式团聚了。

  第二天早晨,洪家才得到了吴家夫妻上吊身亡的消息。洪家夫妻在上医院的途中,先把洪秀楠送到了洪剑辉家里,避免她再受刺激。

  洪剑辉看到洪秀楠精神不是太好,就给她配了点中药喝。可是从那天晚上开始,她就噩梦缠身,总是半夜被吓醒。在悔恨和痛苦的折磨中饱受煎熬,几乎没有了活下去的勇气。

  。

  洪秀楠一边回忆一边哭,亲手害死了最爱的人,就算不是故意的,良心怎能不受到鞭笞和拷问:“我每天晚上都噩梦缠身,几乎没睡过一夜踏实觉。洋哥哥和他父母都被运回老家安葬了,我想祭奠却没办法过去,因为他们家族的人都知道我是凶手,对我恨之入骨。那天他走了正好一百日,我只能到太平间去……他死的前几天我一直和他耍脾气,一肚子的话都没来得及说……可是再也没有机会了……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他……”说到最后,她忍不住失声痛哭。

  林雪珊虽然在流泪,但是一副愤怒的表情。

  洪秀楠没注意林雪珊的情绪变化,还沉浸在悲痛里边:“我爱他胜过我的生命,真的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明知道吴成洋不会游泳,还逼着他下水救你,这还不是故意的?虽然他父母没追究你的法律责任,可你就是故意杀人!你不但杀死了他,还间接地杀死了他的父母!他那么爱你,你对得起他吗?!”林雪珊边哭边质问。她为吴成洋抱不平,忘了自己的身份和初衷。

  这些话正好戳到了洪秀楠的痛处,使她本已脆弱的神经瞬间崩溃了。她站起来痛哭:“我是对不起他,也对不起他的父母……我死有余辜!”边哭边开门出去。

  冯艾青正要过来看看她们谈得怎样,和洪秀楠迎面碰上。她看见洪秀楠的神色不对,还边走边哭,急忙拦住了她:“楠楠,怎么走得这么急呀?”

  洪秀楠没理她,继续哭着往路边走,拦住了一辆黄包车,坐了上去。

  看见洪秀楠走了,林雪珊瞬间清醒过来,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她急忙追出门去,可是洪秀楠已经坐车走了。

  冯艾青迎上来问道:“她怎么了?情绪不对呀。”

  林雪珊把事情简单说了一遍,冯艾青一听就急了:“你好糊涂啊!你正好戳到了她的痛处,她现在的情绪本来就不好,你这样一刺激,万一想不开,可就捅了大娄子!”

  林雪珊更加着急了:“姨妈,那怎么办呀?”

  冯艾青想了想:“你不是知道她的住处吗?我们到她家里去看看吧……”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见王贵从一辆黄包车上跳下来,朝着她们边跑边大声喊:“小姐,冯太太,不好了……”

  林雪珊和冯艾青听见王贵的话,都大惊失色。两个人一块迎上去,林雪珊问道:“出什么事儿了?”

  “太太突然上吐下泻,老爷让我告诉您快点回去。”王贵一边扶着膝盖一边喘息着。

  “啊!我娘从来不生病,怎会病的这么重呢?”林雪珊快急死了,顿时乱了方寸。

  冯艾青拉着她的手:“现在就回去吧!”冲着王贵“快去拦车。”

  洪秀楠回到家里,进来就锁上了门,躺到床上。

  她一边哭一边回味着林雪珊的话,越想越觉得她说得对。自己本来就是杀人凶手,不管是不是有意的。每日里饱受痛苦的煎熬,晚上噩梦缠身被恶鬼追杀……这样的日子早就过够了,还不如死了痛快!一死百了,死了就再也没有痛苦和悔恨了……

  想到这里,她憋屈了多日的心里就像开了一扇窗,看见了光亮。

  她起身去拿来纸笔,写了一封遗书:“爹娘,你们对我的养育之恩,叔叔对我的关爱和照顾,都只能来生再报答了。就像神婆医馆的林小姐所说,我是个杀人犯,而且是故意杀了最爱的人,理应用死来赎罪!我每晚噩梦缠身,白天时时刻刻在悔恨中饱受煎熬,这种日子生不如死!我太累了,爹娘,叔叔,永别了。”她边写边哭,不知不觉中泪水把纸张打湿了一大片。

  她把信放到枕头旁边,出去洗了脸,然后仔细梳妆打扮一番,不仅涂了一点胭脂,还找出了最喜欢的衣裙换上。

  这一切都准备就绪,她来到了叔叔的东屋,把他那把锋利无比的剃刀拿过来。

  。

  洪剑辉到一个团长家出诊,出诊的地方离地安门不远,开了药方后就直接回家了。今天早晨轩子和安嫂上哥嫂那边了,家里只有洪秀楠一个人。他到了院子门口看见大门没锁,知道洪秀楠在家,就上前敲门。

  敲了半天没动静,就使劲喊道:“楠楠,是我,开门呀!”

  喊了半天还是没动静,他心里有了不祥的预感。人在家里却没动静,不会是出什么事儿了?想到这里,他绕到了东屋的后窗户底下,把窗户纸捅破了,打开窗户跳了进去。

  他一进去就直奔西屋,一推门发现从里边锁死了。他的神经立刻极度紧张,飞起一脚把门踹开了,看见洪秀楠盖着被子躺在床上。原来她睡着了,他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他转身往出走,忽然感觉有点不对劲儿。停下来回到床前仔细打量着洪秀楠,发现她的脸色特别苍白,呼吸好像特别微弱。他轻轻推推她:“楠楠,楠楠……”

  见洪秀楠还是没有任何反应,他心里有些紧张。突然看见枕头旁边有个信封,他把信封拿起来,打开仔细看着。

  信还没看完,他就惊叫起来:“楠楠!”一下掀开了被子,发现她的右手腕上一条正在流血的血流,把被子血染红了一大片!

  他把手放到她的口鼻处试了试,发现她还有呼吸,含着泪惊叫着:“楠楠……你这是干什么呀!”

  他把她抱到自己的卧室,给她止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夜之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暗夜之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