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蒙混过关
陈思诚2018-03-29 17:503,471

  潮州会馆内,洪三当着青帮两大亨和数百名青帮弟子口沫横飞地吹嘘自己的光辉战绩。然而他所吹嘘的故事,却跟现场的真相差出十万八千里:“……我屏气凝神就听二鬼的脚步越来越近……棺车猛地被打开!我只觉眼前白光一闪,生死一瞬!我只得扬手发出我洪家独门暗器——万里飘飘雪里红!”

  堂上的张万霖一直眉头紧锁,听到这里却忍不住问道:“那是什么玩意?”

  洪三微微一笑:“张大帅见笑,万里飘飘雪里红乃是我们洪家祖传的暗器。只消一点,就可以破解强敌招数于无形,让敌人方寸大乱。各位老大见多识广,可能看不上这种小玩意,但却是洪三我救命的宝贝。”

  霍天洪显然听出洪三言语不尽不实,却也懒得追问细节,只是顺口问道:“然后呢?”

  洪三道:“那两个杀手顷刻中招,一个被我一脚踢下山沟、一个被我用巨石砸死。我想此际虽暂时安全,但这两个杀手保不齐会有后援。我纵然艺高胆大也是单枪匹马,无须恋战,还是保全帮会的货物要紧。我审慎思索后,决定轻装简骑,把棺车里头的货拆掉绑在自己身上,取了条迂回偏僻的小路走。可是因为不熟悉路,所以用的时间久了些……”

  霍天洪点头,沉声道:“如此说来……这两个杀手都死在你手上了?”

  洪三忙抱拳道:“千真万确!”心中想得却是:“反正他们两个都死了,不可能告诉你是谁杀的他们,这就叫死无对证……”

  堂上的霍天洪不置可否,扭头看看沈达,沈达连忙上前一步,说道:“现场并无杀手尸体,还少了一位我方兄弟。”

  张万霖一瞪眼,指着洪三说道:“小赤佬,我怎么说的?你居然敢撒谎?”

  洪三惊的下巴都差点掉了下来,连忙解释道:“小的绝对没有撒谎!”说着,又举手发誓:“我洪三,男儿一世,行走江湖,信字当头,绝无食言。如若不然,必遭天谴,肠穿肚烂,不得好死……”

  张万霖冷哼道:“那怎么会少了两具尸身?”

  洪三心念一转,立刻猜到问题所在。昨晚事发突然,加上洪三死里逃生之后过于慌乱,以至于没去检查黑鬼的尸体,甚至连黑鬼的真实样貌都没看到。现在想来,那黑鬼所受的一击显然并不致命,只是昏了过去。想到这里,洪三恍然大悟道:“我方一名兄弟在战斗中也不幸跌落悬崖。张大帅如果不信,可以派人下山去查!至于那个黑鬼,八成是我功力不足,用巨石打他没有打死。”

  沈达道:“确实有人跌入山谷的迹象。”

  听到这里,张万霖和霍天洪相视一眼,坐回原位,一时竟不说话。沈达这才问洪三:“这位兄弟,刚刚你说这两个杀手对话中说‘要留一个活口’?”

  “没错。”洪三道:“我当时吓得……不,我当时正屏气运功,所以听得一清二楚!”

  沈达点头,转向两大亨拜道:“霍老板,这二人说要留活口原因不出其二。一,要有所盘问;二,要嫁祸他人。所以,我认为此事事有蹊跷、疑点重重。再者,如今货已寻回,是否等卑职调查清楚后霍老板再行定夺?”洪三一听沈达的分析也觉有理,忙帮腔道:“这位兄弟说得有道理!”沈达又看了看洪三,眼中流出一丝不经意的感激之色。

  虽然货物完璧归赵,案情云破天开,但是霍天洪和张万霖脸上竟没有半点高兴的神色。尤其是霍天洪,阴沉的脸色就仿佛是被人摆了一道,却又哑巴吃黄连没地说理那般。他冷哼一声,对沈达说:“好……三日内,你必须给兄弟们一个交代!”

  沈达抱拳道:“先行告辞!”随即转身离去,一边走一边长长舒了口气……

  大门关上之后,霍天洪脸上才露出一丝看似慈祥的笑意,对洪三道:“洪三,你这次押运有功,自然也该赏。说吧,想要点什么?”

  洪三觉得霍天洪一定会给自己适当的赏赐,便不慌不忙地说起漂亮话:“霍爷,这都是弟子分内之事,无需什么奖赏……”其实他满以为霍天洪会大手一挥,交给他一大笔地盘或者买卖,不料霍天洪只是点了点头,说道:“既然如此,我就不强人所难了!”说完,起身要走。

  洪三见霍天洪要走,这才着急了,连忙说:“赌场!霍老板,弟子虽无耻于赌博,无奈家有老母就爱玩几把骰子、推几次牌九。望霍老板看在洪三的一片孝心,随便赏个赌场什么的玩玩……”

  霍天洪盯着洪三,皱眉道:“你倒真是不贪!”

  洪三脸上挤出一丝谄媚的笑意:“孝感动天!”

  霍天洪微微一笑:“好,就看在你一片孝心,俊林这事你来办!”

  夏俊林躬身领命:“是。”

  霍天洪、张万霖相对一望,各自摇了摇头,起身便要离开。洪三见状连忙追问:“霍老板,那我现在算是正式的弟子了吧?”霍天洪回身看了洪三一眼,连嘴唇都不动,硬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含含糊糊的字:“算。”说完,同张万霖大步迈进后堂。

  洪三大喜过望,笑嘻嘻地搓着手,脸上乐开了花。夏俊林目送两位大佬走进后堂,这才走道洪三面前,皮笑肉不笑地说:“听你的谈吐,倒是读过好些书?”

  洪三自认肚子里的墨水不多,也不敢做作,实事求是地说:“不瞒师爷,字也识得不多!”

  夏俊林点头:“哦?那你这伶牙俐齿从何而来啊?”

  洪三“嘿嘿”一笑:“从小就听我老娘评弹讲书,听多了,词自然也就多了……小的也看不出师爷一派斯文,居然也是什么十三煲?”

  “十三太保……”夏俊林纠正道。

  洪三点头哈腰道:“对对对,十三太保的大高手啊!哈哈,那我事情也办完了。可我那兄弟……”

  夏俊林斜眼看了看洪三:“今晚你去仓库领人便是。”

  洪三笑得更加猥琐:“那霍老板,刚刚……那个……赌……”

  夏俊林也不废话,从腰间摸出一把黄铜钥匙扔给洪三,漫不经心道:“武夷路上,四海赌坊,归你了!”

  走出潮州会馆后,洪三也长长地舒了口气。 刚才在大堂那番对峙虽然并没有武斗肉搏,却也耗了他大半精力。他面对的毕竟是青帮两位大亨,两人在上海滩的势力就算谈不上称王称霸也足以一手遮天。那种情势下,但凡洪三说错任何一句话都有可能死无葬身之地。然而洪三还是凭着自己一条三寸不烂之舌,在属于别人的棋盘下杀出一条血路,直擒主帅并全身而退。

  想到这里,洪三甚至有些飘飘然起来。任凭下午的阳光暖洋洋照在身上,他不由自主地伸了个懒腰。正舒服的时候,忽然听到背后“呼”的一声。正要转头看时,一只大手不知如何已经按在他腰眼上。

  洪三刹时间只觉得全身酸麻,再也用不出半点力道。想要回头看时,那双大手却已经将他拦腰拖起。洪三只觉得一阵云里雾里,紧跟着,右手硬被那人倒扣悬空,整个身体不由自主的靠在一面冰凉凉的砖墙上。

  她何时见识过如此精妙的手段?显然别人只是随随便便露了一手,就把洪三捉弄的像小鸡一样无所适从。正惊讶间,整条右臂已经被人反关节死死扣住,再也挣扎不得分毫。剧烈的疼痛让洪三忘了刚刚得到赌场的喜悦,连忙扭头求饶:“大爷,大爷,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那人冷哼一声,立刻放开洪三。洪三揉着几欲脱臼的臂膀,回头看时,竟然是刚才堂内见过的沈达。沈达看来有三十岁出头,身材较之常人高出半个头。棱角分明的脸上微留缁须,锐利的眼神在不苟言笑的神态下显得极为严肃。

  在洪三看来,沈达似乎有些严肃过分。但沈达这样的神态,却给洪三造成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洪三清楚地记得:大哥严华也有这样的表情和眼神。所以洪三是愿意跟这种人的交往的,这也是他在堂上一直为沈达说话的原因。像沈达、严华这种人,你可以说他食古不化、冥顽不灵,也可以说他刚正不阿、一身正气。但谁都不可否认,他们天生就有着侠者风范,只要你肯把他们当兄弟,他们也一定会把你当兄弟。想到这里,洪三已经完全没了戒备心理,只是揉着肩膀,茫然问道:“你……”

  沈达冷冷道:“法租界巡长,沈达!”洪三点了点头,立马嬉皮笑脸起来:“沈大哥啊,大家自己人,有事好说嘛!我这手都被你掰断了……”

  沈达一脸诚恳地道:“我先要感谢你刚刚在堂上两次为我帮腔。”

  洪三笑道:“应该的,你说得有道理嘛!”

  沈达皱起眉头,“可我要问你,昨晚的事情到底如何?”

  洪三一愣:“刚刚我不是说得一清二楚的吗?”

  “就你这身手,觉得我会信吗?”说着,沈达指了指洪三的肩膀。

  洪三讪笑道:“其实,小弟身手确实……主要是我家的独门暗器……”

  “雪里红?”

  “是万里飘飘雪里红!”

  “哼。”沈达摇了摇头:“不过是掺了硫磺的辣椒面!”

  洪三伸了伸舌头:“……沈大哥果然明察秋毫,小弟刚刚在堂上确有吹嘘之嫌,但主要的都是真的!”

  “我只想问你,那两个杀手确实是一黑一白的装扮?”

  “千真万确!”

  沈达想了想,拍了拍洪三肩膀,缓缓道:“这事不简单,你要注意自己的安全,如有什么事情就去法租界巡捕房找我!”洪三茫然点头,还想要说什么的时候,沈达却早就转身大踏步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远大前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远大前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