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天 朋友与敌人共存
瓢虫朵拉2019-01-29 16:435,705

  这一天,当我们的洛笛准备从电脑中出发时,忽然发现他的四肢变得更粗壮有力了些,体型也似乎大了些。为什么呢?他想了想,明白了,原来每天晚上妈妈让他回来补充能量,就是为了使他变得越来越强壮有力,体力越来越充沛。他充满感激地回头看了一眼显示屏外面的妈妈,就一头冲进了对他有着无限诱惑的网络隧道。

  他与芭蕾见面之后,芭蕾提议还是先去等待今天代表们协商的结果,这也是洛笛最关心的事,于是,他们一同来到了团锦大厦。代表们还没有来齐,来了的已进入会场,而穿山甲正在外面等待其余代表。洛笛注意到穿山甲身旁有一个他没有见过的人,哈!他竟然有如此引人注目的外表,以至于让洛笛都忘了与穿山甲打招呼:

  一身柔软的淡蓝色的长毛,而腹部却排列着整齐又有规律的青灰色的鳞片——他靠这鳞片的收缩来快速滑行。最奇特的是他的外形像是一条跃动的大白鲸,头部也像大白鲸,有着灰白色的光滑的硬壳;嘴角的弧度钝钝的,两唇之间的缝隙向脸后延伸得很长,并微微上翘,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他都像是在向你微笑。看着这张笑模样,洛笛也忍不住冲着他笑了。

  穿山甲和芭蕾在一旁互相打过招呼后,看着面前的这两个笑着的人,也都笑了起来。

  “洛笛,我们的装备精良的新朋友。”芭蕾把头往洛笛方向一侧,先进行了介绍。

  “海无忧,国际互联网总部外交事务协调员,从美国来。”穿山甲拍了拍海无忧的后背,做了简短的介绍。

  然后两个新认识的人握住了手——洛笛注意到海无忧的手很像鱼的前鳍,也感到了这手上传递出来的力度,这力量似乎说明他们之间可以把一切见面的繁文缛节尽数省略。两人虽然没有多说话,但却像已彼此了解。

  “期待今天的协商能取得令大家满意的结果。”芭蕾言归正传。

  穿山甲面色凝重起来:“我会尽力的。走吧,人都到齐了,我们进去吧!”他和海无忧一同走进了会场。

  这一次的会议直入主题,但不一会,会场内就形成了各自为营的局面。如果昨天聚会时大家还只是在心里轻视对方并自以为是,那么在今天,则演变成了地道的口水战。不知是哪位代表率先出口不慎,流露了自己真实的自大的想法,紧接着,其他人不甘示弱,口水战上演:

  “防火墙坚不可摧,我们可以在任何角落发挥巨大作用,是保卫网络的万里长城,我方成为盟主是众望所归!”

  “但你们不灵活,只宜守,不宜攻。要想彻底消灭病毒、木马,必须靠我们这些敏捷能干的杀毒战士来领导!”

  “口出狂言、目中无人!你们虽然能杀毒,但只是有勇无谋之辈,真正能够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是我们安全卫士。这盟主非我方莫属!”

  ……

  每一方都在极力申辩自己的作用,挑拣其他人的毛病,争得面红耳赤,甚至连以前表面的和气也顾不得了。此时会场内局面显得有些失控,穿山甲和海无忧几次想重新理顺和组建协商秩序,却未果。

  于是一气之下,穿山甲大喝一声:“请大家冷静!这样争吵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各方代表一怔,只听得穿山甲又大声说:“你们想过没有,我们越是这样争论不休,越是这样不团结,我们的敌人就越发高兴、网络中就越发不安全?”

  会场终于安静下来,谁也不再开口。海无忧本来的笑模样此时换成了一副忧愁的样子:“国际互联网今天派我来是想促成联盟的成立,促成各方的精诚团结,以钳制日益嚣张的暗箭联盟。今天与会各位都是举足轻重的人物,都是网络中不可缺少的中坚力量。”他说得很诚恳,目光在每一个人的脸上扫过,“但是,看来很明显各方之间还没有找到一个恰当的平衡点,也许此时成立联盟时机还不成熟。”

  他把头转向穿山甲:“不如等大家冷静下来之后再找机会商议。”

  穿山甲表示同意:“我们需要把情况向互联网总部汇报。”

  又一次的努力以这样的方式和结局告终了。

  芭蕾和洛笛一直在外面等候着。今天来的人并不太多,所以周围不很吵闹。芭蕾对洛笛显示了极大的兴趣,她一遍又一遍地打量着洛笛,她心里认定洛笛不是个一般的人物——很多情况下,人的外表往往能透露出一个人内在的很多信息,这种气息像体味一样散发出来,吸引同类,这也是她要与洛笛结交做朋友的直觉原因。

  “洛笛,你来加入我们宠物沙龙吧!”她很希望洛笛与她能够成为有更深一层意义的朋友,“在我们沙龙里,你会找到更多好朋友,不再会孤单。”

  显然,这个芭蕾眼光很厉害,善于洞察人心,并且很能抓准切入点,她知道人最怕孤单。

  “什么是宠物沙龙?”洛笛第一次听说这个陌生的名称。

  “就是由许多电脑宠物组成的一个团体呀!”芭蕾笑眯眯地解释,“你可能还不知道,在网络中每一个人都必须有一个容纳自己的团体,这样在他遇到困难时会有人帮,在他被坏人袭击时会有人救,在他与别的门派发生矛盾斗争时会有人站在他身后成为他的后盾。而且他不会再孤单,因为团队中所有的人都会视他为兄弟姐妹。”

  芭蕾有意把话说得温情又温暖,她觉得这些话足以打动洛笛这个涉世不深的小伙子的心。当然了,其实后面还应有这样的介绍:“如果你背叛了团队,或者想脚踩几只船,那么对不起,你不仅会被扫地出门,而且还会马上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只不过,这些话现在不用告诉洛笛,等这个单纯的小伙子进来之后,时间一长,摸清了门道,自然就会知道了。

  洛笛还是有些疑惑:“如果我不加入,我就会依然孤独吗?我就会没有朋友吗?”他想起了穿山甲,想起了刚才一面之交的海无忧,还有第一天认识的小狮子丹威,他在心里对他们有一种特殊的感觉,已把他们视为朋友了,他喜欢他们,难道他们不能或者不愿意与他成为朋友吗?

  “唉!”看着这个虽然涉世不深,但待人真诚透明的洛笛,芭蕾在心里不禁叹了口气。说实话,她很喜欢洛笛,从昨天见第一面起,她就感到他的坦荡、友善和正义,她是欣赏这样的人的。但是网络中的现实是很残酷的,而洛笛现在对此所知甚少,她明白洛笛现在有着一腔热情,她想帮洛笛,不想使他初入网络就受伤害。让洛笛加入到她的沙龙中来,至少暂时会比较安全。

  “噢,洛笛,你先听我说。”思忖了一下,她决定是还是简单地向洛笛介绍一下网络中的情形,“刚才我对你说过,在网络中,每一个人都有他自己的团体,不仅有我们宠物沙龙,还有其他的许多团体,比如昨天和今天来这里开协商会的这些团体,他们在网络中具有某些方面的决定优势。除此之外,像QQ企鹅岛、网游迪斯尼、网购旺旺角、下载雷人组、媒体播放阵营、网银阵营、浏览器之家等等、等等,这些规模小一些的团体多得数不清。还有最值得一提的,哪怕是暗箭联盟,它也是由一些分散的团体组成的,它本身就是一个大团体,如果你还没有加入某一团队,暗箭联盟也会来找你的,因为每一个团体都想尽量增强自己的实力,扩大自己的阵容和地盘。所以,洛笛,没有人能身在网络中却又游离于网络。”

  听完这一席话,洛笛不由得对网络的复杂性感到惊叹,同时也使他隐隐感到,门派如此林立的网络是一盘难奕的棋,难怪这两天的协商会议能引起那么多的人关注,吸引那么多人来这里;也难怪它开得很不顺利,很难达成共识。

  想到这些,洛笛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明明是一个躯体上的器官,却要各行其事;明明有着共同的目标,却要互相掣肘。不对,这里面一定有哪个环节出问题了。

  洛笛正要开口,却突然发现芭蕾不再说话,也不再看着他,而是两眼紧紧盯着前边不远处的一个小企鹅,小企鹅也发现了芭蕾正看着它,就停下脚步,迟疑着,犹豫着该不该继续往前走,它似乎都不知道该往哪里走了。

  洛笛也不禁好奇地注视着这个小企鹅,突然,耳边传来芭蕾低低的提醒声:“注意看它的脚印!”这令洛笛感到这个小企鹅是有点来历的。

  但是小企鹅停在那里不走了,洛笛和芭蕾同时感到这样明目张胆地盯着它看似乎很不妥,会令它更谨慎的。

  “我们别再盯着它看了,假装看别处,你悄悄注意它的脚印!”芭蕾低声说道。

  然后他俩把目光收回,装做闲来无事随意散漫的样子,好像刚才盯着小企鹅看,也只是目光偶然扫过而已。

  那边的小企鹅见无人注意它了,便长长舒了口气,定了定神,稳住了自己的心跳,小心翼翼地拔腿就走。洛笛和芭蕾虽然看似漫不经心的样子,但眼睛的余光却始终不离那小企鹅的脚。果然,等那小企鹅脚一离地,地上立刻呈现了一个奇特的脚印,但这脚印只停留大约一秒钟就转瞬即逝,就像一道浅浅的湿痕很快就在空气中蒸发了一般,如果不紧紧盯着,你根本就不会发现。

  小企鹅左脚右脚交替走着,脚印也交替呈现和消逝。这下芭蕾看得明白了,她悄声对洛笛说:“看到没有?它的脚印是只木马的形状,它是暗箭联盟中电脑木马的头领马花撒的手下。”

  洛笛点了点头,表示明白,芭蕾随即又补充道:“是不是暗箭联盟的成员,以后你只要看脚印就行,根据脚印就可以判断它是哪一方的人。而我们正常人是不会有任何脚印的。”

  “我们现在怎么办?难道不该去抓住它吗?”洛笛有些着急,他觉得既然是坏人,就不应该把它放走。

  芭蕾急促地说:“现在里面正开着协商会议,暗箭联盟肯定派了不少暗探来打听消息,当然不能把它放走,它会去通风报信的。快,追上它!”

  话音刚落,他俩就像离弦的箭一样奔了出去。刚才那个小企鹅本来就不放心,现在回头一看两个人向它追来,也立刻撒腿就跑。这小企鹅也算是有些本事之人,网络隧道光滑无比,使它能像在南极雪原上一样飞速滑行,它的两只小脚甚至不用离地,全靠滑行,速度极快,肥肥胖胖的的身躯并没有显出丝毫的笨拙。

  洛笛的带轮的皮靴此时发挥了优势,他已领先芭蕾,离小企鹅越来越近。而芭蕾也不甘示弱,她脚下有两个喷气装置,平时轻易不用,此刻被她开启,使奔跑中的她看起来似喷射的火箭一样,赶上了洛笛。洛笛不由得在心中暗暗称奇,但此时顾不得多说,两人并肩齐追,耳旁只有风声呼呼而过。

  前面的小企鹅东拐西绕,但洛笛和芭蕾也都机灵无比,让它始终甩不掉他们。眼看两人就要追上了,忽然,只听得前面一声刺耳的呼啸,同时似有东西伴着这声音袭来。

  “不好,马花撒的暗器!快趴下!”芭蕾大喊一声,扑向洛笛,两人重重扑倒在地,头顶哗啦啦地飞过几只螺旋状的风车齿轮。好险,如果被它的齿轮击中身体的任何部位,就会让你成为零件不全的残废。这齿轮虽然不大,但上面布满粗大的尖齿,杀伤力很大。

  此时,马花撒已出现在他们的视线中,这只邪恶的木马放开四蹄,准备冲过来了。

  “快跑,我们不是马花撒的对手!”芭蕾一把拉起洛笛,冲进旁边的一条隧道中。这迷宫般的网络隧道虽然有时给坏人提供了有利的场所,但此时对他们的逃跑却也是极为有利的。隧道弯弯曲曲,他们的身影一会出现,一会隐没,马花撒发出的很多暗器都没有派上用场。

  “哼,两个小人物而已,不用追了,今天先放过你们。”马花撒停下了脚步,自言自语道。那只小企鹅此时也赶过来了,恭恭敬敬地站在马花撒身边,头也不敢抬。

  “这是你干的好事!自己差点把命都丢了!我交给你的任务完成了没有?”马花撒扯着它那嘶哑又凶悍的嗓音吼道。

  面前的小企鹅早已战战兢兢,它语无伦次地回答:“我很小心的。会议还没有开完,不过好像不会有结果了,他们太乱。这两人不知怎么就盯上我了……”

  马花撒不耐烦地打断了它:“继续干你的,不准泄露自己。记住了,少给我惹麻烦!坏了我的事你知道是什么下场!”说完转身离去。

  它径直去了蜗牛壳隧洞,刚才的一场插曲耽误了它的事,当时它本来正在去隧洞的路上。另外几位已在里面等它了。与昨天不同的是,现在这几位面露喜色,神情欢愉,正在热烈地说着什么。马花撒一进来,就发现了这喜悦的气氛,不禁问道:

  “看来是又有好消息了?说来听听。”

  “老兄,不用担心,我就说过,他们折腾不出什么好戏来。哼,简直是一场闹剧。”满龙面露轻蔑之色,但仍难掩喜色。

  “量他们也不敢来与我们直接较量,这两天只不过是他们在虚张声势罢了。”黑筋的两只钢钩手伸展开来,一副放松的样子。

  冷眼怪虽然也很高兴,但依然谨慎和小心,它说:“这一次他们参加的成员非常全面,如果他们齐心合力,以后的事情还真不好说。我们还是需要密切关注他们的一举一动。”

  星星盘终于发言了:“冷眼怪说得对,我们也不能只顾高兴,还要看到对手无处不在。今天这只是一个暂时的结果,以后的事情还不好预料。但很明显,他们目前是一盘散沙,这对我们是非常有利的。”

  马花撒提议说:“让我们为今天的结果干一杯!也为我们无往不胜的暗箭联盟干一杯吧!”

  隧洞中发出了酒杯碰撞的叮当声。然后,它们相继散去,消失在忽明忽暗的隧道中,冷眼怪也乘坐着枯叶蝶飞走了。

  洛笛和芭蕾摆脱了追赶后,又来到了会场外面,见到了已出来的穿山甲和海无忧,双方各自把情况说了一下,四个人对会议的结果都感到很难过。

  “为什么马花撒的手下会是一只企鹅?它应该是QQ企鹅岛的成员啊!”洛笛说出了他的疑问。

  芭蕾正色道:“洛笛,这没有什么可奇怪的,在网络中,任何一台电脑如果中了病毒、木马,或者是被黑客袭击了,那么这台电脑中所有的组成部分就都会变成病毒、木马或黑客的人。也就是说,今天我们是朋友,也许明天就是敌人了。这种情形每天都在发生,你可能不会有永远的朋友,网络世界中,朋友与敌人是共存的。”

  洛笛听得诧异无比,他把困惑的目光转向穿山甲和海无忧,希望得到求证。毕竟,他觉得这太残忍,太无情,一时间无法接受。

  海无忧正视着洛笛,点了点头,一字一顿地说:“洛笛,这就是现实。而且我还需要补充一点,朋友可以转换成敌人,而敌人却绝对不可能转变成朋友,要么你把它消灭掉,要么,你变成它的同类。”

  最后的话语他说得很重,字字都像敲在洛笛的心中,并在他心中激起了巨大的波澜。

  但是现在没时间再多说,穿山甲和海无忧分别要赶回自己的总部,芭蕾需要处理宠物沙龙里的事情,他们让洛笛先回家,明天还有事相商。

  洛笛闷闷不乐地回到了家。没有结果的会议、马花撒手下的小企鹅、遭遇马花撒的经过、芭蕾和海无忧的话,今天的这一切都令他心绪难平。

  妈妈发现洛笛情绪不佳,她按下了补充能量的按钮,和蔼地说:“洛笛宝贝,好好休息,这世上没有过不去的事,你要做自己的主人哟!”

  嗯,好吧,今晚好好休息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网风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网风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