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篇 为网络而生的洛笛 第一天 初识网络世界
瓢虫朵拉2018-04-02 20:065,297

  序篇:为网络而生的洛笛

  有一阵网上流行养宠物,于是妈妈也在互联网里养了一只小宠物,可是,却始终没设计出这个宠物的模样。她不愿意让它长得像人,像娃娃,或是像某个毛绒动物,因为那太常见了,玩具商店里多得是,任何一个小朋友的家里也多得是。她想让这个宠物既有古怪精灵的模样,又能说会跳聪颖能干。想啊想,好几天过去了,也没拿出主意来。

  有一天,妈妈去书店买书,在琳琅满目的书架上偶然发现了一本画着小甲壳虫的故事书,一只威风凛凛的小甲壳虫是那样的惹人注目,吸引了妈妈,妈妈灵机一动:对了,我的小宠物就应该像这个样子。回家之后,妈妈迫不及待地打开电脑上网,着手设计这个小宠物。慢慢地,这个小宠物的模样清晰了:薄而透明的菱形玻璃背壳,折射着光线的翡翠般的颜色;同样颜色的网眼状的羽翼伏贴地拢在背上,必要时也可展开助他飞翔;玻璃四肢修长有力,骨节突出,弹跳力极好;两只后脚上蹬着一双带轮的黄色皮靴,使他行动敏捷、奔跑如飞;头是暗绿色的球形,外面罩着一层幽绿的玻璃外罩,两根黑色触角从玻璃外罩里伸出,可以3600转动,接收来自四面八方的信息,捕捉、感知一切声光电讯号。他走起路来咔咔作响,每一个关节的运动都会使身体发出敲击玻璃一般的脆响。他可以在网络隧道中奔跑、跳跃、滑行、飞翔,可以从这台电脑窜到那台电脑中,随意穿行和跨越,不受地域限制。而且,妈妈还送给他一样厉害的武器,平时插在他的皮靴里,如果有必要,就会用它来杀敌和防身,这就是他的光电剑,可以发射出光和电。他的名字叫——洛笛。

  可是,如果它的能量消失了,它的生命就结束了,就会化做玻璃碎片被清理到网络回收站里。

  好了,一切准备就绪,洛笛的生命历程就此开始了。

  第一天 初识网络世界

  洛笛有生以来第一次睁开它透明的绿色眼睛,此时的它不知道自己在哪儿。隔着电脑显示屏,它看见了妈妈就在它的对面,长长的头发,一张和善的脸上透着暖暖的笑意。突然,她开口说话了:“你好呀,我的小洛笛。”声音像叮咚的泉水,清亮而又柔和。洛笛一愣,马上用它那脆响的嗓音问:“你是谁啊?你认识我?我叫洛笛吗?”

  “你是我的小宠物,我是你网上的妈妈,洛笛是你的名字”。妈妈笑眯眯地说,“现在你是有生命的小动物,网络世界就是你活动的天地,我的电脑就是你的家,当你玩累的时候就回家休息休息。”

  洛笛一下子高高地蹦起来,头顶撞到了显示屏上面的边框:“啊!我可以想到哪里玩就去哪里吗?”

  “是呀,你可以自由地去玩,但不能做坏事。”妈妈的语调有点严肃,“你是个好孩子。如果你做了坏事,你就会永远地关在我的电脑中,再也出不去了。”

  “知道了,妈妈。”洛笛一蹦一跳地就要跑开。

  “记住,每天必须在我下网的时候回来补充能量,否则你就会丧失生命、粉碎在网络中!”背后,妈妈的声音刚刚消失,洛笛就已迫不及待地弹射出去了。

  兴奋的洛笛沿着网线冲了出去,前方的网络隧道无限延伸,曲折而又光怪陆离。它一下子停住了,想定一定神,好确定自己往哪里去。“对了,我要给自己家门做个记号。”它倒退几步,又回到妈妈家网线的落英口——在网络中,每台电脑与互联网连接的端口处都统一称做“落英口”,取意网络世界中缤纷的落英(即丰富多彩的互联网生活)由这里撷取,举起它嫩绿的小手,在落英口按下了它的一个枫叶般的小手印。手刚刚拿开,这个刚印上去的小手印就发出了幽绿的光,在暗处一闪一灭,犹如一盏指路灯。这下他放心了,迈开大步,伴着咔咔做响的脚步声,带着满怀的好奇走入梦幻般的网络隧道。

  没有想到,看着细细窄窄的一条网线,进去之后里面却是一个热闹非凡的世界。丝丝缕缕的网线就像一条条宽阔的隧道,或平坦笔直,或七拐八弯,均通向无穷的未知处;隧道里面时而安静,时而喧闹;这里没有白天和黑夜,像笼着一层薄薄烟晕的五颜六色的灯光在四面八方交替辉映,使得这隧道看起来更像是笼罩在淡雾中的迷宫,但是洛笛看不到这么多光束是从哪里来的;隧道里有许多稀奇古怪的精灵在来来往往,没有一个人的模样是重复或相近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像名片般独特的容貌。洛笛好奇地看着他们,路过他身边的这些精灵也好奇地看着洛笛。洛笛想说话,想跟谁打招呼,但他又谁都不认识,好几次话都到了嘴边却又咽了回去。那些模样奇特的网络居民们似乎都有自己的事,谁也没有停下脚步,他们最多是以惊奇的眼神瞥一眼洛笛,然后又匆匆走了,有的还从洛笛身边擦身飞过,好像要去办什么重要的事。

  洛笛忽然觉得有点孤独,这种感觉他很陌生,他不清楚这是一种什么感觉,但却能清晰地感受到。他不知该往哪里去,也不知该去做些什么,于是他停靠在一条隧道的边壁,四处张望着,一张脸上写满了初入世界的好奇、激动与迷惑。

  “嘿,看啊,这儿有一个新面孔!”一个声音劈面而来。可是,仅凭这异样的声音,洛笛就隐隐地感到了一丝不安和不快,因为这声音透出一种类似猎手发现猎物时情绪的意外高涨,或者久觅不得而突遇心仪目标时的瞬间得意。同时洛笛还敏感地察觉到了语调中的不善——他的感觉和感触都相当灵敏,他的心和他的头脑就像一台特殊的接收器,不仅能广泛接收各种信号,还能对其进行过滤、取舍、分析和洞察;刚才他还看到许多来来往往的网络居民都无暇顾及他,但此时这个声音却专门注意到了他,因此这声音使得他立刻警觉起来。他不禁循着声音的方向望过去,想找到声音的来源。

  可是根本不用他寻找,这语音刚落,在五彩灯光的投射下,二道身影已立在他面前,使得他只能在这两个叠合的暗影里打量这两个不速之客。但只一抬眼,就令洛笛倒吸一口冷气,因为正对着他的,是一只眼!一只斜着竖立、会说话能行走的眼睛,一只眼白多而黑眼珠少的眼,而且真的只是一只!只是这眼中透出的冷气令人不寒而栗,任何人只要被它一瞥,浑身就似挂了冰霜,好像会被冻凝在这只眼的面前——这真是只令人过目难忘的眼。现在,这眼中的凶煞之气真真切切地传递到洛笛的感官中,事出突然,洛笛毫无防备,竟一时无措。

  “嗯,这个绿头绿脑的家伙看起来装备不错,应该能派上用场。”另外一个声音在一旁响起,粗粗的,似乎还有翅膀的扇动声,看来这声音的主人正在细细审视着洛笛。洛笛不由得把目光移动了几度,竟然看到了两片枯黄的叶片——不,确切地说,应该是一对枯叶形状的翅膀。这对翅膀有着秋天树叶枯黄萎缩后的条纹和皱褶,甚至还能看到上面的脉络。静止不动时,两片翅膀就合拢,而说话或飞翔时,翅膀才会打开。而刚才,这只眼就是乘着这对翅膀在隧道中巡游时发现了初来乍到的洛笛。

  这时,眼睛又说话了:“你是初来的!在这网络世界中没有我不认识的,我有过目不忘的本领,任何人只要在我面前出现过一次,他就会永远留存在我眼中的底片中,在众人中我可以毫不费力地一眼把他认出!”说着,它摆了摆身体,似乎对自己的介绍很满意。“跟我们走吧,有个地方需要你。”

  此时,洛笛已从刚才的吃惊和短暂的思维短路中回过神来,他的直觉明白无误地告诉他:不能跟这两个家伙走!“哦!不必了。”洛笛的语调中没有温度,也没有亲疏,“我还有自己的事。”

  眼睛并不意外,也不气恼,语气反而更加柔和,但这柔和中却传递出一丝威胁的气息:“小兄弟,在这个网中,孤身一人可是过不好的。你很幸运能遇到我们。来,我们做个朋友吧!”眼睛发出了软中带硬的邀请。

  洛笛实在没兴趣多理会它俩,而且,他也并不知道这俩的来历,再加上刚才对它俩第一印象的难忘,心中早已莫名地升腾出一些排斥,当然更不会冒失地跟它们走。可是该怎样摆脱这俩的纠缠呢?他的脑瓜快速地转动着。

  “快来!冷眼怪在这儿,它一定又在害人!”一道激愤的声音突然间炸响,吓了所有人一跳。“快来抓住它!还有那只枯叶蝶!”

  话音未落,杂沓的脚步声已近。冷眼怪和枯叶蝶神情一紧,暗想:“怎么又是你们?哼,没想到又在此处狭路相逢!”但只略一迟疑,冷眼怪便已飞身落在枯叶蝶的两片翅膀中间,很明显,这二位的策略是好汉不吃眼前亏。眨眼间,这怪异的翅膀就已载着两团不甘的愤愤之气腾空升起,略显慌张地从洛笛眼前消失了。

  “又让它们跑了!”来人已冲到了洛笛的前方,望着变得遥远的逃遁的身影,正欲奋力去追,一个声音阻止了他:“慢,来日再与它们较量!别忘了这里还有一位新朋友呢!大家不想认识一下吗?”

  言毕,前面的三个人同时转过身来,看着还在诧异中的洛笛,而洛笛也终于看清了令刚才的那两个坏蛋闻风色变的这三位不速之客:他首先看到还想追赶坏人的、此刻站在最前面的那位——也是这三人中最引人注目的:一只威风凛凛的红棕色的小狮子,大大的脑袋上披着稠密而又柔顺的鬃毛,眼中放射出机警的光芒,四肢健硕有力,显出一副正义的武士气派。洛笛注视他的目光中不由得带着一丝欣赏。

  小狮子看到洛笛的目光,立刻回应道:“嗨!你好!我是万弩杀毒集团的丹威,专门负责查找网络世界中形形色色的病毒,并要把它们彻底消灭干净。刚才我正在执行任务的途中,碰见冷眼怪,但可惜让它跑了。以后你可要当心,这个网络世界并不太平,坏人无处不在,刚才你就处于危险之中,你知道吗?”

  “刚才是我先发现那个冷眼怪的,幸好我们及时赶到,否则还真不知它们想把你带到什么地方去呢!”一道声音打断了丹威,这声音叽叽喳喳的,说得飞快。原来,是丹威背上停着的一只鸟,此时已跳到了丹威的头顶上,红嘴,白背,灰肚,蓝尾。看到洛笛没有注意到它,使得它急于出来亮亮相了。它叫卫灵,是丹威的贴身随从,整日与丹威形影不离,是个机灵的小家伙。

  “非常感谢!我叫洛笛,今天很高兴见到你们。”洛笛说完,又把目光转到了丹威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那个人身上。这个人也终于开口了:“对了,丹威,你还有任务,不能在这儿耽搁太久。洛笛是咱们网络世界里的新朋友,现在先把他交给我,你放心去吧!”

  听了这话,小狮子丹威对洛笛说:“我们的新朋友,现在我有任务在身,就让穿山甲先带你熟悉一下网络世界吧!他是大名鼎鼎的互联网网络巡察员,负责巡访、调查、收集网络世界中的各种非法和犯罪行为,为互联网总部的各项决策提供第一手的资料。在网络世界中,他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那些坏蛋们对他又恨又怕。你在他那儿会学到很多。我们后会有期,再见!”

  丹威说完,与洛笛匆匆握了一下手,就转身飞奔而去了,洛笛只隐约看到他后背上的卫灵随着他的奔跑而上下起伏的身影。

  目送着丹威走后,穿山甲转过身来,与洛笛握了握手,风趣地说:“欢迎你误入网络世界!”洛笛饶有兴致地看着这位新朋友:长得有些像穿山甲,但头明显要大些;一身金光灿灿的铠甲,可以抵御任何坚硬武器的攻击;每一片铠甲都像阳光下的鳞片那样折射着耀眼的光芒,使整个人看上去威风凛凛,有着不可挡的锐气——但是,我们的读者,你们千万不要以为他只是一介武夫,事实上,他最出色之处却是他的头脑,这一点,以后就知道了,此处暂且不说。

  “谢谢!”洛笛也同样风趣地回应道:“既来之,刚安之,我就住在这网络里世界不走了!”说完,两人相视哈哈一笑,一种相识即是知音的认同感同时在两人心中漾起。

  “洛笛,你初来乍到,千万不能在这网络世界中乱闯。”穿山甲沉思了一下说,“这个世界虽然是虚拟的,但每天依然在上演着各种喜剧、悲剧和闹剧,它既是纷繁多彩的,同时也是危险丛生的。它有它的各种规则,明的和暗的,新人如果不明就里,很容易被恶势力拐骗和利诱。”

  听了这话,洛笛不禁一怔:“恶势力是指什么?就是刚才纠缠我的那两个怪物吗?”

  “那两个呀,确实不太好对付。”穿山甲眉头皱了皱,“冷眼怪是臭名昭著的网络世界中暗箭联盟的首席眼线,它整日在网络中游荡,为暗箭联盟寻找新生力量,来壮大它们的队伍,并借此扩大暗箭联盟的地盘。”

  “暗箭联盟?”洛笛颇感不解。

  “你刚来这里还不知道它,以后你会经常与它打交道的。”穿山甲解释说,“这是一个联合体,由各种网络病毒、木马、电脑黑客等一系列分散的恶势力组成。简单来说它们的共同点就是破坏网络中的正常秩序,侵蚀互联网的健康。”

  说到这里,穿山甲却停顿了一下,笑了笑:“有关它们的事可多了,今天说不完。不过你不用怕,世上万物都是一物降一物的。谁又能肯定你不会是它们的克星呢?”

  一种义愤在洛笛心中油然升起,他说:“刚才我就察觉到它们来者不善,原来它们果真大有来头。”

  正在这时,洛笛头顶上的两个触角突然“滋滋”地响起来,原来是接收到妈妈要关电脑的讯号。

  “我需要每天回去补充能量。”洛笛解释说。

  “今天时间不早了,我还要赶回总部。明天网络里有个大型集会,你来参加吧!”穿山甲发出了邀请,“我经过你家时会发出信号,我带你一起去。”

  “好,一言为定。”两个人互拍了一下手,就此散开。

  洛笛迈开大步,滑着他的带滑轮的靴子,沿着来路飞快地滑行,很容易就找到了那个路标似的手印,回到了家——妈妈的电脑里。妈妈在电脑显示屏外面看到了他,轻舒了一口气,点击了一下能量补充按钮,关了电脑,离开了。

  洛笛此时才感到了一丝疲惫——他的能量已消耗了许多,是该补充一下了,明天还要出发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网风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网风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