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天 试验新木马
瓢虫朵拉2018-04-02 20:075,497

  今天早上,妈妈打开电脑,洛笛大大地伸了个懒腰,然后又展了展身体,活动了几下手脚——好极了,身体状况极佳。昨天的好心情还在影响着他:收回了妙妙角街,冷眼怪的跟踪被他发现没有得逞,这使他今天一早就感觉轻松愉快,也并没有急于出去。

  “洛笛宝贝,休息好了吗?”妈妈爱怜地问他。

  “很好,妈妈。”洛笛调皮地眨了眨眼,“我还不知道什么叫累呢!”

  妈妈笑了:“是吗?你钢铁洛笛吗?”

  “是的,妈妈,我是钢铁般的战士,永远不怕累!”洛笛又像是开玩笑,又像是认真的样子。

  突然,洛笛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他急忙问:“妈妈,咱家电脑装的是什么杀毒软件?”

  “噢,咱们用的是万弩杀毒和狼烟防火墙。”

  “有没有及时升级?”洛笛不太放心。

  “放心吧,只要上网,我都要更新、升级的。”

  “千万不能给病毒和木马留下可钻的空子。”洛笛像个大人一样叮嘱着妈妈,“网络里有很多不安全的因素。”

  “我和洛笛真是懂事了不少。”妈妈夸奖道。

  接着,妈妈也像想起了什么:“咱的电脑是没什么问题,但昨天下午我去百购商场购物,在付款时,却遇到了奇怪的问题。”

  “什么问题?”洛笛似乎特别敏感,他好像嗅到了什么,“妈妈,怎么了?”

  “唉!”妈妈叹了口气,“付款时,我用银行卡刷卡。明明已经付款完毕,卡上都有提示,但商场收银台处却显示他们没有收到这钱款。收银员让我再付款,我不同意,我确实已付过款了,为什么还要再次付款?我和他们争执了起来。”

  “后来呢?”洛笛感到这个问题是有些奇怪,也有些严重。

  “后来我让他们看我卡上的提示,又看我卡上的付款记录,他们也纳闷为什么我付了款,而他们却收不到。后来他们把商场的电脑管理员叫来,让他寻找问题出在哪,但他在电脑上忙了半天,还是没有任何发现。”

  “那商场最后是怎么处理付款问题的?”

  “唉,商场最后只得停止用银行卡付款,只收现金。他们还要调查这事。但给顾客带来了不便,有些顾客就不在这家商场购物了。”

  洛笛听后,感到这里面大有名堂。“不行,我得去弄个明白!”他想到这里,便匆忙向妈妈告别:

  “妈妈,我去查查这事。”

  他腾身一跃,跳出了落英口。先往四周看了看,没有人在注意他;再往高处看了看,也没有什么情况。好,现在没有人跟踪,行动吧!

  他先用意识声纳仪联系穿山甲,让他速到百购商场会面,然后箭步如飞,就像一颗绿色流星“嗖”地一下落在百财商场的落英口面前。

  穿山甲也如约赶到。洛笛向他讲了这里昨天发生的事,穿山甲也感到事情有些蹊跷。

  “我们先进来问问这里的电脑管理员,看看他们把问题解决了没有。”穿山甲提议道。

  洛笛点头。两人看落英口是亮着的,便一起走进去,寻找了一会,终于看到电脑管理员,他在显示屏外面,还在电脑上忙着查找问题原因,由于是面对着洛笛他们,因此他们能看到他急得满头大汗。一看他这个样子,就知道他还没有解决问题。

  “管理员先生,我们听说了这里的问题,还没有找到原因吗?”穿山甲关切地问。

  管理员看了一下穿山甲,无奈地把两手一摊:“穿山甲先生,这里电脑的一切程序都正常,防火墙一直开启,杀毒软件也都有。我对整个电脑系统以及银行卡交易程序都进行了查杀,什么问题也没有发现。这可真是太奇怪了!肯定是有问题,但这个问题太隐秘,以前也没有遇到过,以我们现在有的手段恐怕还查不出来。”

  听罢,穿山甲脸上表情越来越严肃,想了一下,他问:“你们这里装的是什么安全软件?”

  “装的是莫邪剑毒霸和隐形盾牌安全卫士。”

  “定期更新和升级了吗?”

  “是的,经常在升级,只要电脑中有升级提示,我就会立即升级,从来没有延迟过。”

  “那应该不会有漏洞啊!”穿山甲自言自语。

  “你最近一次升级是在什么时候?”洛笛突然插嘴问道。

  管理员看了一下这个陌生人,想到他能与穿山甲在一起,应该也是与网络安全有关的人,便回答说:“哦,大概是在四天前了。这两个软件我都升级了,都是最新版本,功能最强。”

  “四天时间算不算长?这期间莫邪剑和隐形盾牌会不会出了新版本,而他却没有跟上升级?”洛笛把头转向穿山甲,问道。

  “这个……”穿山甲一时无法回答。

  “这几天我上来看,没有最新版本的提示。四天前的版本绝对是最新的。”管理员肯定地说。

  “走,我们去找冰致极和摆垛问问吧!”穿山甲开口道。

  出来后,穿山甲说:“我能肯定这事与暗箭联盟有关。它们不知又在捣什么鬼。”

  “我猜也是暗箭联盟干的坏事。但是,它们由几方组成,做这事的会是病毒呢,还是木马呢,还是黑客呢?”洛笛判断这事只能由一方来做,所以他想摸清到底是谁做的。

  “是的,这确实是个问题。”穿山甲说,“等我们先问完他们两方,再做判断吧!”

  两人先找到了冰致极,说明了原委,询问他们莫邪剑毒霸最后一次更新的时间。冰致极查了一下数据表,说是在四天前,并说最近这几天没有最新版本出来。

  闻听此言,穿山甲与洛笛互相看着,眉头似乎都皱得更紧了。

  他们没有多停留,马上又赶到隐形盾牌集团,找到周不漏。无暇寒喧,他们说明了来意。周不漏一听,不假思索地就说:

  “你们是我们集团问最近的更新呀?是在昨天中午更新并发布的。”

  “什么?”穿山甲和洛笛同时叫起来,“你没有记错吧?”

  周不漏觉得有些好笑,他说:“你们也不想想我是干什么的。昨天才刚刚发布出去,这么近的时间,怎么会记错呢?而且这是我一手更新的,不会错。”

  穿山甲和洛笛沉默了。他们明白了,百购商场昨天没有跟上隐形盾牌的更新升级,形成了安全漏洞。而且,能钻隐形盾牌安全卫士的漏洞的,只能是木马,也就是说,百购商场的电脑是被马花撒袭击了。

  周不漏见他们二人不说话了,意识到问题可能挺严重,他说:“不过,就算百购商场用的是四天前的版本,那也是很厉害的,能有效阻止各种木马的侵入。我们昨天中午发布的更新只不过是稍有改进,给通过网上的各类交易多上了一把安全锁。”

  “如果没有升级到昨天中午的版本,会有什么后果?”洛笛迫不及待地问。

  “一般情况下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前后的版本之间没有太大的差别。只不过前一个版本是试验版,稳定性不如昨天这个版本。”

  听完周不漏的介绍,穿山甲和洛笛心里都凉丝丝的:四天前的版本和昨天中午的版本只相隔了三天,功能基本一样,但由于存在些微的差别,就能被马花撒利用并得手,对手实在太厉害了,这厉害的程度超出了他们原先对马花撒的估量,怎能不让他们心里充满凉意。

  “我和你们一起去百购商场看看吧!”周不漏想亲自去查查这个厉害的木马。

  三人一起来到了百购商场,周不漏向电脑管理员详细了解了情况。管理员愁眉苦脸地说:“现在还是不知原因,商场的银行卡交易还是不能开通,严重影响了我们商场的经营,老板已开始责怪我办事不力。唉!”

  周不漏细细检查了这些电脑上的隐形盾牌安全卫士的程序,拧着眉头思考了一会,才缓缓地说:“这个木马的针对性极强,它并不破坏和干扰别的程序,它非常隐秘,甚至电脑的安全软件都无法侦测到它,它就像一颗蒲公英的种子,轻轻地,不惹人注目地落地生根,在一个小角落暗暗地生长,而这个角落就是银行卡的付款程序。你点了付款,钱是从你帐户里出来了,但却没到商场的帐户上,而是流向了它指定的帐号。”

  “这种情况以前遇到过吗?”穿山甲问。

  “从来没有遇见过。这绝对是一个新木马。”周不漏肯定地说。

  “那么,也就是说,还没有办法有效地拦截或查杀它?”穿山甲虽然这么问,但还是希望能听到有效的办法。

  “昨天中午发布的新版本可以拦截,但这里没有跟上更新。现在这个木马已在里面了,并已开始发挥它的作用,已不存在拦截这一说了。”说到这里,周不漏感到自己公司的安全软件在功能上还是有很大欠缺,容易让坏人有机可乘,他微微有些脸红了——他觉得这是他的责任。

  洛笛想到了一个问题,马上问:“你们隐形盾牌安全卫士只能拦截而不能查杀?为什么不能一边拦截新木马,一边杀死隐藏在电脑中的木马?”

  “因为,”周不漏简直有些惭愧了,“只要跟上版本的更新,木马就进不来了,电脑就可以是安全的。”

  “但是会有跟不上更新的用户。他们的损失就源自于对这些安全软件的信任。”穿山甲的语气非常沉重,每一个字仿佛都敲在周不漏的心头,让他痛。

  “那现在怎么做才能解决这里的问题?”洛笛想缓解周不漏的尴尬,让他自己拿方案以弥补损失。

  周不漏耸耸肩:“这个木马藏在电脑的哪个区里都无法得知。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把全部电脑格式化,重新装程序。”

  屏幕外面的电脑管理员一听,急了:“全部格式化?我们这可是一个大商场啊,可不是家里的一台电脑,而且里面还有许多商场内部的资料,那样就全都没有了!如果要先转移这些资料,那将是个很大的活儿。”

  “我帮你吧!”周不漏决定这么做了。

  出来后,穿山甲说:“这是一个新情况,暗箭联盟开始涉足金融,说明人类中有人有这个需求。我得去向互联网总部反映和汇报一下这个情况。这样吧,这里你先待一会,看看周不漏是否需要你的帮忙。等这里处理好了,你告诉我一声。”

  洛笛答应了。

  昨天成功截取了许多用户银行卡上的钱后,马花撒并没有沾沾自喜,因为这只是它的一个试验版,它要通过具体的运作来检验这种木马,以发现这种木马的长处和需要改进的地方。它想看看这种木马能在电脑中隐藏多久而不被发现,想看看这种木马有没有克星及克制它的方法,更想看看哪些安全软件是它可以攻破、可以利用的。它选择了百购商场做为试验点,密切关注着通过这个木马流出来的资金,一开始还源源不断,但后来却逐渐停了——这说明,木马被电脑使用者发现,从放进木马到停止流出资金,才半天时间!

  它对这个结果不满意,它希望时间更长一些,或者说最好能不被发现。但好在这次是试验,而且这次试验也能看出这种木马的厉害,如果再把它完善,那将是能派上大用场的。所以它并没有急躁,它还要再等待。

  今天,它知道商场一定会处理这事,那么,他们是怎么处理我这个木马呢?嗯,现在去看看吧!

  但它只是站在商场落英口外,因为它看到落英口是黑的,说明网络已断开,也说明里面有人正在处理问题。

  不好,有人出来!它急忙闪到一边,远远地看着。

  洛笛和穿山甲出来了,然后穿山甲又走了,洛笛一个人在那里,似乎在等着谁,等着什么。“哼哼,你等的也就是我等的,我们一起等吧!”马花撒心里对洛笛说。

  过了好久,周不漏从里面出来了,有些疲惫的样子。他走到洛笛身边,看着洛笛那期待的眼神,先点了点头,表示完成了,然后说:

  “全部格式化的工作量实在是太大了,但现在电脑里干净了。剩下的工作管理员说他们自己可以做。我把昨天中午的新版本给了他们,不会再出这样的问题了。”

  洛笛拍了拍周不漏的肩膀,算是安慰他。

  不远处的马花撒全都听到了。“全部格式化?这可是个头疼的事儿,哪个木马和病毒都架不住。我怎么就没有先想到呢?这是个最简单又最有用的办法。看来,只能做得更隐蔽一些,尽量延长在电脑中的时间;还有,得让资金的外流不被人发现才行。”它心里的想法一波又一波。

  突然,周不漏身上的警报器“叭叭叭”地响起。

  “不好,周围有木马!”他的警报器对木马很是敏感,他急忙告诉洛笛。

  两个人同时用目光扫视着周围,又同时把目光定格在不远处的马花撒身上。

  马花撒实在没料到周不漏还能感应到它的存在,猛地一下被发现,令它自己也大吃一惊。已没退路,应战吧!

  而洛笛和周不漏也没有料到会在此时遭遇马花撒,他俩并肩站着,准备迎接这突然到来的战斗。

  两方一开始都没有动,双方对视着。马花撒已暗暗准备打开它腹下的机关;洛笛也暗暗准备抽出他的光电剑;周不漏的盾牌在手,越握越紧,随时准备出击。三个人就这样剑拔弩张地对峙着,刹那间,空气都凝固了。

  洛笛最先打破这僵局。他一跃而起,腾身飞上隧道顶,边飞边抽出了光电剑。随后又一个急转身俯冲而下,剑锋直指马花撒。

  马花撒不会飞。它抬头向上看洛笛时,周不漏不失时机地靠近过来。马花撒感到形势对自己不利,紧退几步,既避开了空中的洛笛,又与周不漏拉开了距离。随即,它腹下的开关“哗”地一声打开,密密的小炸雷纷纷向上、向前贯去。向前的,撞在周不漏的盾牌上,炸出火花,发出爆响;而洛笛此时已冲下来,并顺势骑在马花撒的背上,那些向上的小炸雷没有碰到他,只是碰到隧洞顶,发出很响的爆炸声。

  马花撒被洛笛骑着,气不打一处来,它拼命晃动身体,并开始奔跑,想把洛笛晃得颠得掉下来。洛笛坐在马花撒颠簸起伏的背上,根本没机会用剑。一个没抓住,他的剑“咣当”一声掉在地上。周不漏正在追赶马花撒,他见状赶忙捡起洛笛的剑,又接着追。

  马花撒的背是光滑的,洛笛无处可抓以固定身体。他尽量伏低身体以减少震动,双臂向下想抱住马花撒的脖子。但还是经不住这样剧烈的颠簸,只消一会,就力不从心,掉下来了。

  周不漏及时赶到,迅速把剑递给洛笛。洛笛接剑之后顾不得爬起来,急忙用剑锋指向迎面而来的马花撒。马花撒本想趁势冲过去踩死倒在地上的洛笛,但光电剑的电流弯弯曲曲地射出来,击在已冲得很近的马花撒身上,它“嗷”地一声惨叫,连连退后,又连蹦好几步,跳得离洛笛远远的。

  趁着这个空当,洛笛“呼”地一下站起来,瞪眼望着马花撒。马花撒仇恨地盯着洛笛,那目光令人再也忘不了。然后它飞速转身,撒开四蹄,像一道闪电般逝去。

  洛笛的心还在狂跳不止。他感激地看着周不漏,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网风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网风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