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天 乱作一团
瓢虫朵拉2018-04-02 20:075,373

  按照星星盘的预设,今天将是它大获丰收的一天。事实也是如此。“芝麻开门”果真撬开了许多门。

  要让星星盘推迟收获它的果实,它可等不及,这个病毒就是要及时发挥威力,立刻制造出它想要的效果。昨天它就试着接收信息,但信息量很少,说明效果还没显出来,它知道是还没到时候。那么今天,肯定会有好消息了,“芝麻”们一定会传送出它想要的讯息。

  星星盘有些忐忑、有些激动、有些期待地在它的老窝里用它的大花盘接收着来自四面八方的信号:正前方发来三条游丝般的细细的淡黄色光束,它的大花盘一转,给接住了,大花盘中的芯片一闪一闪地冒出淡淡的黄色微光,接收的同时立刻就解读出来了,它不由得心中一喜:“啊哈,有三处电脑已彻底归我了。”一会儿,左面又传过来二条这样的光束,它忙不迭地接住,微光闪过之后,它在心中对自己说:“哎呀,不错,又有两处电脑瘫在那里了!”刚自言自语完,右前方又发送来五条光束,它接收后大喜着就差喊出来了:“我的天!我太满意了!”

  星星盘忙着并快乐着,突然,一条异常的信号波传来,不是淡黄色,而是淡青色。它正高兴着,没多注意,也把这条信号波当成报喜的信息接收下来,大花盘中的芯片闪出微微的青色,它感觉出不太对,细一看,却是冷眼怪发来的:“老兄,收获不小吧!我得恭喜你。”

  星星盘心想:“这个冷眼怪可真是料事如神呀,什么都隐瞒不了它。不过,它这是什么意思?恭喜我?真的还是假的?”

  仿佛看到了它的心思,冷眼怪又发来一条:“是真的恭喜你。你的病毒发挥威力了,你的地盘扩大了,等于我们暗箭联盟的实力增强了,是好事,当然要恭喜你了。”

  星星盘喜不自胜,忙不迭地发出它的回应:“哈哈,咱们兄弟一场,还是你老兄最惦记我呀!只是以后再别罚我就是了。”

  “下回有什么新武器要早吭声。”冷眼怪又发来一条叮嘱。

  “那是那是,兄弟我知道了。”星星盘痛快地回复着。

  这边快乐无限,那边乱作一团。

  按照昨天说好的,洛笛今天一出门就开始巡视了。只不过,他没有想到竟会是这样的混乱情况。

  洛笛出门后没走多远,就感觉到今天网络里的气氛不太正常,明显地冷清。落英口亮着的不太多,说明上网的人比平时少,因此网络隧道里的人就少。

  “今天大家有什么事?为什么不上网?这一路上也见不到多少人,不像平时,这路上总是人来人往的。好奇怪啊!”洛笛一边走着,一边揣测着,一边四处张望着。

  突然,他看到前面路边有一个人坐在那里,他心头一亮,赶快走过去,却看到那人一脸愁容,双手抱着脑袋,眼睛茫然地看着前方,似乎在发愣,好像并没有看到眼前的洛笛。

  “嗨!你好。你怎么了?”洛笛关切地问道。

  那个人回过神来,抬头看着洛笛,眼睛里似乎有泪水。他回答道:“我回不去家了!我家的落英口一直不亮,从昨天晚上一直到现在,我,我回不去了!”他快要哭出声了。

  “你家在哪里?”洛笛心生同情,他很想帮忙。

  “就在这里。”那个人转过身,指着他身后。洛笛扭头一看,后面不远处是有个落英口,但是黑着,没有亮光。

  “以前也有过这样的事情吗?”

  “没有,从来没有过!今天这是第一次,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该怎么办啊?”那人显得是那样地茫然无助。

  洛笛也很着急。他没有遇到过这种事,但一想到如果他也像这人一样回不去家,心里肯定会很难过的。

  “幸好我今天能从家里出来。”他暗想。但随即意识到一个问题:“我今早能从家里出来,说明我家的电脑是能上网的;他回不去家了,说明他家的电脑上不了网……而从昨晚到现在都上不了网,这一定是出问题了。那么,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呢?”他暗自思忖着,一时没有想出答案。

  突然,他想到了穿山甲,“他见过的事情多,没准他会知道如何处理这事。”他立刻对那人说道:“我有一个朋友,也许他可以帮你解决问题。我现在就联系他。”随即,他就用意识声纳仪呼叫了穿山甲,请他马上到这里来。

  一转眼,穿山甲就出现了。不过,他看起来表情有些沉重,眉头也微微皱着。洛笛还没顾得上细看穿山甲,就把这个人的事情给穿山甲说了说,最后问:“这种情况我没有碰到过,我想你应该会有办法解决吧?”

  穿山甲听了,并没有回答,只是深深叹了口气,忧郁的眼神望着洛笛。洛笛马上意识到不对,“怎么?你?……”

  穿山甲点了点头:“对,这不是我一人能解决的,是需要我们大家一起来解决。洛笛,这个人的事情不是孤立的,我想你可能还没有到别处去巡察,其实,跟他相同的情况在别处也出现了不少。刚才我本来也想找你呢!”

  洛笛大吃一惊,他一下子就想到了刚才一路上没见到什么人,“刚才我巡察时,看路上不如平时的人多。”

  “是的,有的人是无法上网了,而有的人是不敢上网了。”穿山甲解释道。

  “那么,这也就意味着……”洛笛自言自语似的,沉思着,又停住了话。

  “无法上网的电脑是中了病毒。”穿山甲接上了他的话。

  “暗箭联盟果真没有闲着!这帮坏蛋,不放过任何一个做坏事的机会,太可恶了!”洛笛气愤极了,忍不住大声说道。

  “现在可以肯定的是,暗箭联盟趁着前天邮件传送大赛的时候,散布了它的病毒,有一些电脑中毒了,而今天,这些病毒的危害开始显现了。”穿山甲说出了它的判断。

  话音刚落,只见芭蕾风风火火地赶来了。一见到他俩,她着急地说:“我正到处找你们呢!你们知道不,今天网络中的情况有些乱,你们快跟我来,我带你们去一个地方。”

  洛笛急忙回身对刚才的那人说;“你先不要急,我们会尽量帮你的,现在你就在这里等着,先不要乱跑,小心有危险。” 说完,三人就急速地离开了。

  芭蕾这是要把他们带到哪里去呢?

  原来,今早出门后,芭蕾想先去看看他们宠物沙龙中的几个朋友。她来到他们平时见面的地点,发现有几个人在,而且,还有人在小声地哭泣。她感到非常吃惊,正想开口询问,却见哭乐乐也在其中,不等她开口,哭乐乐带着哭腔说开了——这一回是真哭,而不是脸上一贯的哭的表情:

  “芭蕾,好像不太妙,好像真的出了什么问题。我们这里有几个人回不了家,你看,他们几个是昨晚没回家的。这到底是怎么了?可真让人着急呀!”

  芭蕾一看,那几个人确实是他们宠物沙龙里的人,他们眼泪汪汪的,难过得快不能说话了。

  “是真的吗?”芭蕾觉得实在很意外,竟有些不敢相信。

  “是真的,我昨晚想回家时,发现我家电脑没上网,我进不去。我就一直等,但直到现在也没有上网。可 是,以前从来没有过这样啊!我都不知道怎么办了。”其中一个人抽泣着说,显得很可怜。

  “是的,我也是这样。”其他几人都跟着说。

  “那么你呢?”芭蕾问哭乐乐。

  “我家电脑没事,我昨晚回家了,今早也出来了。可是,为什么他们有事,我却没事呢?”哭乐乐很是不解。

  芭蕾一听,心想:“对呀,我也是今早出来的,我家也没事呀!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芭蕾,哭乐乐,你们都能回家,我们却有家难回。这是为什么啊?为什么啊?”几个人大声发问,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边哭边说:“要是再不回家,我们的能量就用完了,我们的生命就要结束了!呜……”说这到,就哭得更伤心了。

  这下芭蕾真是急出了一身汗,她知道他们宠物回不了家的严重后果。怎么办?怎么办?情急之中,突然想到了洛笛。她马上对哭乐乐说:

  “你先在这陪着他们几个,别走开,我这就去找洛笛和穿山甲。”

  于是,她才急急忙忙地找到了洛笛和穿山甲,并火速把他们带到了这里。

  几个人来到之后,哭乐乐像见到救星一样赶快迎过来,那几个回不了家的人也围了过来,眼巴巴地看着穿山甲和洛笛,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一双双眼睛中有太多的话,太多的期盼。

  芭蕾把情况介绍了一遍,穿山甲听后,长叹一口气,说:“情况都一样,还是这个病毒。这个病毒威力很大,看来我们需要立刻行动起来了。”

  见芭蕾等人不解的样子,洛笛说:“很可能是前天邮件传送大赛时,暗箭联盟借机散布了一种新病毒。现在不只是你们,在网络中,已有不少人是这种情况了。”

  那几人听后更急了:“那我们怎么办?我们彻底回不了家吗?”

  洛笛看着穿山甲,忧心忡忡地说:“是该行动了,但不知道这个问题能不能尽快解决。”

  穿山甲说:“按我们昨天的安排,今天我们要到各处去巡视。现在你们接着巡视,多了解一些情况,我回互联网大本营团锦大厦,把情况汇报一下,然后再商量办法。”

  芭蕾对这几个回不了家的人说:“既然你们没地方可去,就在这里先呆着,等候我们的消息。”

  正拔腿要走,哭乐乐突然大声说:“可我是与粉妆妹妹搭档巡视的,她今天怎么没有出来?难道她家电脑也中了这个新病毒吗?”

  话音落地,几个人都停住了将要迈开的脚步,回过身来,互相看了看,每个人的脸上都显出一些紧张来。是啊,今天没见粉妆妹妹,刚才还真的把这事忽略了。

  一种不太好的预感在洛笛心中升起,他小声说:“粉妆妹妹没有出来,该不会是她家的电脑也中了病毒吧?”

  “啊?不要!不要!不是的!”哭乐乐一听就开始大喊,马上就要哭了。

  穿山甲马上接上说:“这也不一定,你们先不要急。今天在网络中,有些电脑没有上网,是因为它们的主人知道了有这种厉害的新病毒而不敢上网。也许是她家的主人今天因得知了情况而不敢上网了呢?”

  这样一说,大家的心里稍微好受了些,但总感到不能把心完全放宽。芭蕾虽然也在担心,但她尽量让自己往好处想,她对大家说:“现在我们先去巡视吧!也许一会儿就能见到粉妆妹妹了。”

  就这样,大家带着一颗悬着的心出发了。

  穿山甲火速赶往团锦大厦,其他人各自散开去巡视。洛笛边走边在想着粉妆妹妹的事,凭直觉,他感到有一丝不安,这种不安像一片乌云罩在他心头,挥也挥不去。

  “如果她今天真出不来,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她家电脑中了病毒,一种是她家主人不敢上网了。而如果真中了病毒,她还能好着吗?她还能出来吗?她会不会就……”一想到这儿,他赶快中断了想法,摇了摇头,暗中提醒自己:“千万不要这样想,也千万不要出这种事。”

  走着走着,洛笛接到了丹威发来的讯号:“洛笛,今天网络中有情况,你知道了吗?你还在巡视吗?”

  洛笛这个时候才想起丹威来。是啊,今天的事情很意外,也很让人头疼,刚才还真的是没有想起丹威有没有遇到今天令大家都感到棘手的情况。

  他赶快回复道:“丹威,我正在巡视,今天情况很不好,你到我这来吧!”

  丹威急速赶来了。两个朋友一见面,互相说了说自己见到的情况,原来都是大同小异。然后洛笛说:

  “穿山甲已到互联网总部去了,我们还要接着巡视,来弄清楚今天网络中电脑受损的实际情况,为我们下一步的反击行动做准备。我们一起巡视吧!”

  两人没走多远,就见前面有一堆人,闹哄哄地聚在那里,人人都显得情绪很激动,嗓门也很大。两人赶紧走近,听到大家正在气愤地七嘴八舌:

  “我回不去家了!我要找谁去?!”

  “今天是我们网络最黑暗的一天,那么多人回不了家,也有人不敢上网,这事到底有没有人管?”

  “我猜,这一定是一种厉害的病毒,要不,电脑不会上不了网的。”

  “病毒?那难道是暗箭联盟做的坏事?难道没有人能管得了它们吗?它们太猖狂了吧!”

  “我们要找谁来消灭这个病毒?再照这样下去,网络就会乱套了!”

  所有人都在发表着议论,没有人看到洛笛和丹威就站在一边。听着这些话,两人心里有说不出的难受,他们想说点什么,但又不知该如何说。后来,有人侧头发现了他俩,并认出了丹威,他大喊一声:“丹威,你也来了?”

  所有人停止了吵闹,转过来,把洛笛和丹威围在中间。而他俩呢,在众人目光的注视下觉得无比惭愧,感到没有脸面见这些人。尤其是丹威,他的职责就是查毒、杀毒,而今天,所有人都知道了有新病毒,有很多人都受害了,而他却没有办法查杀。不是他不想查杀,而是这种新病毒在他们万弩杀毒的病毒库里根本就没有,他根本就没有见过,当然也就谈不上查杀的方法了。想到这一点,他深深地自责着。

  这时,有人对着大家说:“太好了,大家看,这是万弩杀毒的丹威,病毒的克星,有他在,我们的问题可以解决了!”

  “噢,太好了!太好了!”周围的人欢呼起来,“丹威,你快啊!我们等着你给带来好消息!”

  丹威迟疑了一下才回答说:“你们先不要吵闹,我们正在想对策,很快我们会给大家一个交代的。”

  一听这话,所有人都炸开了锅:“现在不可以吗?要等到什么时候?你们杀毒集团为何不能早动手?”

  “负责网络安全的不是还有很多集团吗?现在他们为什么不出现?他们都到哪里去了?”

  看着又急又气的人们,洛笛感到不能让大家这样人心惶惶,必须要让大家安定下来。他大声说:

  “你们听我说,丹威刚才说的是对的,我们马上就会有对策,请大家给我们时间!”

  人群一下子静了下来,大家看着洛笛,不太明白他的来历。

  丹威赶紧介绍说:“这是洛笛,网络中的英雄战士,今后所有的人都会知道他、认识他。”

  洛笛身上正气凛然的气概令大家过目难忘,也令大家的吵闹声停止了。他们信了丹威的话,也信了刚才洛笛的话。

  当洛笛和丹威又往别处巡视时,不忘给穿山甲发送了讯息:“下一步怎么做?我们必须马上行动了!”

  穿山甲回信:“还在总部商议,明早我们聚议。”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网风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网风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