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天 厉害的病毒
瓢虫朵拉2018-04-02 20:075,651

  这一夜过得非常宁静,在热闹的赛事之后,网络隧道归于平静,网络居民们也静静地休息了。兴奋了一天,所有的居民都带着满意的心情回家,他们盼着明天的到来,想知道到底是谁能拔得今天比赛的头筹。

  夜深了,可是,还有一些人并没有休息,也不想休息,它们正在它们隐秘的会所激烈地争论。

  白天,冷眼怪在去找暗箭联盟其它人的时候,顺便留意在网络隧道中有没有其它人的什么活动,但它没有发现它们有任何行动。“难道真的只是星星盘一个人在做事?或者其它人已知道,但独独没有告诉我?”它心里这样猜想着,很快就飞到了蜗牛壳隧洞。

  这里没人——当然,事先不召集的话,它们也是各忙各的;只有当联盟内有事需商议时,大家才到这里聚议。冷眼怪飞进洞内,熟练地按了一下墙壁上的某个按钮,墙壁上的那面大显示屏亮了起来。接着,它又按了几下旁边的几个按钮,屏幕上就同时出现了几块方格,每个方格里都有一个暗箭联盟的人——这是它们召集人的方式,想叫谁过来时,便打开这个显示屏,输入对方的身份码,显示屏上就会显示出对方在哪里以及在做什么;既可以一次显示一个人,也可以同时显示多人。然后,再按动某个按钮进行呼叫,对方就都能接收到这讯号,很快就能赶过来。

  这一切都做完之后,冷眼怪靠在椅子上等待,同时把它那一只眼睛闭上了。它不像是睡觉,看起来它更像是在冥想,事实上,它也确实是在冥想。它预感到今晚可能会引发什么矛盾,今晚这次聚会也许会不那么愉快。它不想发生这样的局面,它心里决定要控制好大局,不能乱由内生。

  几个人虽然在不同的地方,但都在同一时刻接到了召集的讯号,都觉得有些纳闷:今天都快过完了,没听说有什么大事啊,还要过去干什么?搞什么名堂!它们再没有多想,分头往蜗牛壳隧洞赶去。

  星星盘不太情愿过去。它忙活了一天,这会刚刚放松下来,它什么也不想干,也不想见什么人,只想安安静静地等待明天的到来,等待它预期的好消息的传来。但是它能猜到现在召集大家,肯定是与白天的大赛有关,为这,它就更不想去了,它不想把自己做的事弄得满世界的人都知道。它觉得这是它自己的事,没必要向什么人通报或解释。

  可是它必须得去。它很清楚这是它们暗箭联盟的规矩:它们是一个整体,不能允许完全的个人行为,排斥单打独斗;如果有召集,也必须要去,有事大家商议,不能借故不来。它们是一条绳上的,谁都需要谁的帮扶。它清楚这层关系,所以,尽管心里不想去,但还是毫不犹豫地动身了。

  不过,它并不心虚,它也没有认为自己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它做的都是它该做的,有什么好避讳的?

  不一会,其它人陆陆续续都来了。

  “冷眼怪,你这葫芦里又卖的什么药?都这个时候了,怎么还把我们叫来?”满龙刚一进来,它的大嗓门也就随着响起。它一屁股坐在冷眼怪对面的座位上,看着没有言语的冷眼怪。

  “既然是冷眼怪叫咱们,肯定是有事。咱们谁也不要瞎猜了,你就快告诉我们吧!”黑筋一边捏着它自己的钢钩手,好像在活动手指,一边在冷眼怪身旁坐下,并伸手拍了一下冷眼怪。

  这一拍,冷眼怪的的单眼珠开始转了转,发现星星盘还没来,它慢吞吞地说:‘“急什么,主角还没来呢!”

  “嗯?”其它人闻言都有小小一惊,“今晚还有一个主角?我们都不是主角?”

  冷眼怪那只独眼看懂了大家想什么,它也只是浮起一抹说不明的笑意,眼睛不由得转向了门口。然后,随着它的目光,星星盘就出现了。

  因为来得最晚,所以大家的目光都在看它,这让星星盘心里有点不舒服,它不愿意让自己成为镁光灯下的演员似的被观看,尤其是在今天。

  马花撒突然以一句玩笑话打破了这暂时的沉默:“主角给我们带来了什么?”

  一句玩笑,却让星星盘听了觉得很刺耳,它一下子就明白“主角”指的是什么,以为刚才它还没来的时候,大家已在议论和声讨它今天做的事。它心里有些气,但没有表露出来,只是用不满的眼睛盯着马花撒。

  “你别介意,它是无意说的。是我把大家叫来的,我有事。”什么都逃不过冷眼怪犀利的眼睛,它一见星星盘眼神不对,马上解释。冷眼怪这人虽说狡诈又敏锐,但对暗箭联盟,它却是一百个用心。很多时候,它就像一个纽带,把相关的几方有效地联结在一起,既能不碰触双方棱角地让大家合作共事,又能兼顾彼此的利益,尽可能让每一方的利益都最大话。所以,在暗箭联盟中,它是很有地位的,大家都服它、信任它。

  星星盘立刻做出笑脸,开玩笑说:“兄弟们太抬举我了。我只会当咱们联盟的马前卒,主角那可不是我能干得了的活。”说完,它也坐下了。

  在座的人都不说话了。既然冷眼怪说它有事叫大家来,它们现在都想听听到底有什么事。

  冷眼怪说话倒也开门见山,只不过语调有些尖锐:“你们也都知道了今天的邮件传送大赛吧?在这个大赛之前,我们应该聚一聚,议一议。但是很遗憾,我们偏偏是在它结束之后才聚到这里。为什么我们中没人提醒这件事呢?”它像是在责问别人,也像是在责问自己。

  其它几个人搞不懂冷眼怪为什么要问这个:网络里每天会发生那么多的事,谁有可能把每件事都要关注,都去筛选,都要聚议呢?如果每件事都要这样去操心,它们干脆都不要做别的事了,天天坐在这里分析情况吧!它们觉得这是很明显的道理啊,冷眼怪怎么会不明白呢?它们互相看了看,一时竟不知如何开口回答。

  但是星星盘心里又有些不爽了。它感到自己做的事马上要被提出公示了,“那样的话,还不如我自己来解释吧!”它这样想着,把身子往前挪了挪,话到了嘴边,却被冷眼怪的话截住了。

  冷眼怪从大家不解的神情上看明白了它们几人确实在大赛中没有什么举动,那就只有星星盘一人!它心中一下子蹿出一股火,但它强压着,用它的冷眼看着星星盘,眼中还是隐隐有火苗:

  “你老兄怎么不提醒我们呢?多么可惜!”

  星星盘把刚才已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它听出来了,这个“可惜”既是指大家浪费了一次可利用的好时机,也是指它违反了盟规是件很不值得的事。可是它心里并没有怯——有什么嘛!至于这么兴师动众吗?

  它回答道:“我也是临到比赛时才想起可以做点什么,那时正在比赛,没来得及与各位商议。偶然为之嘛,又不是故意的,下不为例就是了。”它说得轻描淡写,因为它想尽量把这件事淡化,避免激发别人的不满。

  “什么?有这事?你做了什么事?”满龙一听就咋唬开了。只要是有利可图的好事,它是一件也不愿意落下的,它更不愿意看到有人瞒着它独吞好果,独享利。

  “就是的,我也想知道你散布出去的都是些什么?有什么作用?”冷眼怪接上满龙的话,这也确实是它很想知道的。

  所有人都盯着星星盘,到了这个时候,它不说也不行了。

  “哦,这个……这是我的一种新型病毒,我给它起名叫‘芝麻开门’。它的隐蔽性很好,附着在电脑用户发出的邮件中,一旦邮件被人接收而又没被查杀,它就植入在接收者的电脑中,使用电脑的人很难察觉它的存在,就算察觉了也很难查出它在电脑的哪个盘区。它专门抢占计算机的内存,干扰电脑系统的运行,减缓计算机的运行速度,并对电脑的工作状态进行监视。最后,当内存完全被它占领后,整个计算机系统就会彻底瘫痪。”

  说完后,一片寂静,没有人出声。

  “厉害!”冷眼怪听后感到心头一震,那只大大的独眼似乎被震得不会转动了。

  “厉害!”有人也说出了同样的话,是黑筋。它的钢钩手又捏得发出硬梆梆的冷硬的声音,但随后的语气也更硬:

  “老兄,看来你很清楚这次比赛大可利用,但你却把这个难得的机会只留给了自己。那么,我们算什么?”

  “就是,我手中也有厉害的家伙,如果你想到我们,我也可以在这次比赛中大显身手,这是多么好的时机!唉,真的是太可惜了!你自己偷偷摸摸地做,安的是什么心?”马花撒气鼓鼓地,说起话来一点也不客气。

  满龙也嚷嚷开了:“星星盘,你这样触犯盟规,以后我们还怎么合作?以前我们没有人这样做过,现在你开了个坏头!”

  星星盘见大家都对它有怒气,知道触犯了众怒是不值得、不明智的。它马上做出一副诚恳的样子,用悔恨的语气说:“都怪我做事考虑不周,没有顾全大局,伤害了兄弟们的感情,我认罚!”但心里却在说:“我的病毒宝贝们早已安家落户,难道你们还能把它们清理出来?!哼!”

  “既然它说认罚,我看我们就罚它吧!”冷眼怪不希望它们内部没完没了地互相指责,同时也想借这事给所有人敲个警钟,避免今后再出现类似的事,“我们就按盟规办,把触犯盟规的人一半的地盘分给其它人,你们同意不?”

  “同意!就得按盟规办事!”其它人都喊起来。

  星星盘好心疼,它的地盘是这几个人中最多的,是它花了大量心血得到的,现在要拱手让出一半,真像是割了它的一大块肉。它心里恨恨地想:

  “现在让出去的,我马上会翻倍地得回来,你们等着瞧吧!”

  聚会就这样不欢而散了。

  洛笛在早上见到他的妈妈时,时间已经不早了。妈妈今天有些事,没有及时打开电脑,后来一拍脑门:“我的洛笛是不是急着要出去呢?”马上就打开了电脑。她不知道网络里发生的事,还是把洛笛当成一个只属于她的宠物,当成一个只知道玩耍,不知道一切烦忧和纷争的孩童。所以,当她想起洛笛的时候,就想着赶快让他出来玩。

  洛笛一吸气,蹦出了他家的落英口——他现在的体形超出以前了很多,出门时要深吸一口气,让自己收缩一点。

  刚出门,头顶的意识声纳仪就接收到了一条信号:“洛笛,我是穿山甲,有情况,到海淘湾来。”其实,这条信号在今天一大早就已发出,只不过洛笛没进入网络隧道时,他接收不到。现在他接收到的,已是穿山甲第四次发出的了。

  他即刻赶到了海淘湾。他猜想可能是昨天的邮件传送大赛出了什么事,会不会是统计结果出不来呢?他知道参赛的网络居民们都在盼望着早点见到比赛结果,最好是今天就能知道。他也一样,他的妈妈参加了比赛,他也好希望他的妈妈能获胜,也迫切地想知道比赛结果,看看大奖究竟会花落谁家。

  在他抬眼看到穿山甲的同时,也看到了海无忧。

  “嗨!”他大声地打招呼,“有什么事?昨天的邮件传送大赛你们观看了没有?真是一场精彩的赛事。”

  “是的,它很精彩。但是,”穿山甲接上洛笛的话后,又停顿了一下,似乎想用这个经过他强调的“但是”引起洛笛的警觉。

  “噢?”洛笛很敏感,立刻听出了什么,眉毛向上一扬,看着穿山甲,等待他的下文。

  “但是,可能还有另外的精彩,这是当时我们所不知道的。”穿山甲说完后,眼光转向了海无忧。

  海无忧说:“穿山甲,你把情况具体给洛笛说说吧!”

  “洛笛,你是知道的,我是负责互联网网络安全的。我既然是网络安全巡察员,在昨天比赛的时候,当然是不会闲着的。在比赛时,我没有像网络居民们那样去观看比赛,而是在网络隧道中四处巡视,看是否会出现一些意外情况,因为我担心暗箭联盟会同时有所动作。”

  听到这儿,洛笛不由得对穿山甲心生敬意,他心想:“惭愧,昨天我还真是只看比赛,没有多想别的。”

  只听穿山甲又说:“可是总体来看,昨天并没有出什么意外,大赛顺利进行完了。只是,我感到有一点点不对劲:它们真的是按兵不动吗?于是,在比赛完后,我还是没有离开,继续巡察,结果,无意中发现了星星盘的身影。”

  听到这里,洛笛急忙插嘴:“它在做什么?”

  穿山甲神情严肃:“不,它没有在做什么,我只是看见它正在离开,至于离开前做了什么,我不知道。”

  “这也就是需要我们今天去调查清楚的事。如果它没有做坏事,那当然最好,但这不像它;如果它做了坏事,我想我们应该尽快弄清楚它做了什么,不要等结果出现了再去应对,那样就被动了。”海无忧补充道。

  “刚才我已在网络隧道中巡视过两次,没见到有什么特别的事。”穿山甲又说,“但是,我还是不太放心。洛笛,叫你来,就是为了分头在网络隧道中多巡视,多观察,看能不能早发现什么苗头,最好能搞清楚星星盘昨天到底有没有行动,或者它到底做了什么。”

  洛笛点点头:“好,就这么办。我去多找几个人,大家分头行动,有什么情况就互相及时通报一声。”

  出来后,穿山甲和海无忧各朝一个方向去了。洛笛马上联系了丹威和芭蕾。

  几个好朋友见面了,芭蕾还带着粉妆妹妹和哭乐乐。几个人一合计,就这样分工了:丹威、洛笛、芭蕾各自一人去巡察,粉妆妹妹和哭乐乐是两人一组。于是,谁也顾不上言笑,纷纷动身了。

  洛笛放慢了脚步,在隧道的中间,边走边四下里看。他在心里推想着:“星星盘出面了,如果它做坏事,那一定会是与病毒有关。如果与病毒有关,那么网络居民的电脑会不会因中病毒而出现故障呢/?”

  想到这儿,他决定要调整一下策略:“我应该多听听来自网络居民的消息,或许能从他们那里获取一些有价值的信息。对了,也要让丹威多留意有关网络居民的电脑是否中病毒的消息。”

  他马上通过意识声纳仪把他的想法告诉了丹威,丹威回复他说:“你想的很对,从这个角度也许真能有所收获。”

  经过了大半天的巡察,眼看时间不早了,穿山甲发出了信号,让大家回海淘湾。

  人都到齐之后,海无忧让大家说说。可是,大家带来的消息竟然会令所有人有些泄气,谁也没有发现什么重大情况,

  “什么情况都没有发生?什么事都没有?不可能吧?”穿山甲有些不相信地自言自语道,“那星星盘出来干什么来了?”

  芭蕾说:“我没发现什么异常。在路上时,我遇到一个我们宠物沙龙的姐妹,她说她家的电脑很烦人,玩游戏时速度太慢,让她着急。再就没听到什么了。”

  “玩游戏时速度慢有很多原因,这个就先不管它了。”丹威接上说,“我也遇到我们万弩杀毒的一个老顾客,他见到我就拉住我,与我聊了几句,说到他的电脑今天运行有些慢,我说等有空我去他那儿看看,帮他调整一下。其它再没有什么事。”

  穿山甲又看了看洛笛,洛笛肩膀一耸,把两手往前一摊,意思是什么也没有。穿山甲见状,只好搔了搔他的头皮,说:“那,各位,今天就到这儿。明天不需要我们再召集,大家还是去多打探消息吧!有情况就马上通报。”

  “好吧!”大家异口同声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网风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网风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