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狴犴撼地动
小狮子同学2018-04-03 19:093,612

  县大牢之中,随着一阵迷烟飘来,潮湿的地下,一些蛰伏已久的异兽开始躁动起来,沿着无烟的方向奔跑。

  兽牢外,丁蛮发出警告之声,众人顿时紧张起来。

  因知马文斌身手不好,丁瑶像那日在三号仓库一般,本能地护在了马文斌身边。

  马文斌紧张起来,疑惑道:“这是怎么回事,难道真有怨鬼来啦?”

  丁鸿礼瞪了马文斌一眼,然后谨慎地对身旁的长辈道:“大伯,莫非是我们的越狱之举被官家察觉了?”

  丁蛮神色凝重地摇了摇头:“不可能,这兽魂烟是关外的,这长沙县城的官兵就算再有实力,也不至于用这样的奇物来围捕我们。”

  丁蛮这话有理,丁鸿礼不再多说。

  这时药汤公补充道:“那日在山中追击我们的怪犬此时没有出现,烟雾中来的人,绝对不是官兵。”

  “那……”马文斌颇为不解地望着众人。

  许久之后,马文斌似乎想到了什么,大惊失色道:“我的天,劫狱啦!”

  此言一出,众人神色皆是一变!

  马文斌这话不是没有道理,大半夜里,莫名的诡氛印证着他的猜测!

  丁蛮等人神经一下紧绷起来,要知道在这劫狱可是比越狱还要严重的罪,若在前朝,劫狱之人一旦被抓获,至少连诛三族。

  这个时候,丁瑶开口说话,轻声问马文斌道:“是你们的人来了吗?”

  马文斌摇了摇头,如今自己虽然被关在大牢之中,可这县里没治自己的罪,明白事情由来的刘伯也在家中,他马家之人没道理来牢中劫狱——再说眼下他三个姨娘只怕还不知道自己在县大牢里呢。

  可是,如果不是来救自己,这烟雾中又会是谁?一下子,马文斌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这是一场真正的劫狱,今夜之后,长沙县怕是要不平静了!

  很快的,马文斌开始招呼众人道:“快走快走,歹人劫狱和咱们无关,咱们没必要蹚这趟浑水。”

  丁蛮等人向来不愿与官府打交道,听见马文斌这么一说,也都各自精神起来,相互招呼着连忙奔走起来。

  众人如此逆着兽潮来的方向前进了一二十米的距离,突然之间,黑暗中闪过几个凌冽的身影一闪而过,马文斌还来不及反应,立刻就被人控制了起来。

  “是谁?”

  黑暗中,丁蛮赤手空拳与人搏斗,奈何对方身形诡谲,又有迷烟相助,三两下的功夫,丁蛮几个全都被人束缚。

  丁蛮被人压住胳膊,一脸惊骇,自己行走江湖多年,虽然也曾遇见过不少强手,可自己从未不曾像今夜这般不堪一击,丁蛮眼眸一低,知道今夜大家遇见善于偷袭的强手了!

  另一边,身穿黑衣的鹰寨等人擒住丁蛮一行之后,也是颇为惊讶,万万没有想到,这大半夜中,长沙县的大牢里还有这样一大群行动自如之人。

  很快的,一名白眉老者开口问丁蛮等人道:“你们是谁?”

  丁蛮被人所俘,心中憋着顾气,一时没有回答。

  马文斌一见情况如此,害怕丁蛮的江湖脾气连累自己受罪,连忙开口说话:“诸位别动手,自己人。”

  白眉老者是虎威山鹰寨的人,今夜带着一众小辈进入长沙县大牢寻找小寨主耶律楚雄的下落,不曾想众人刚一进牢中,就听见了马文斌等人的动静,为了稳妥,鹰寨之人点燃了兽魂烟,引发了兽潮,自己几个又偷偷地藏在暗道里,等待马文斌几个的出现。

  如今,马文斌等人避开了兽潮,轻而易举地来到鹰寨之人的面前,此举触动了鹰寨众人的内心,所以方才黑暗中老者眼一动,一落眉,黑暗中众人便立刻动手,将马文斌等几个一一擒下。

  当听见马文斌说“别动手,自己人”的时候,白眉老者微微一愣,暗想这些人既然有手段通过兽潮,想了也是同道中人,莫非自己多疑了?

  想了一想老者道:“诸位,今日我等至此有要事至此,不巧碰见大家,多有得罪。却不知道几位是什么来历,若是朋友,我等便赶紧将大家放了,若不是朋友,诸位便暂且受俘吧。”

  马文斌立刻道:“这位强人大王,我们没什么来历,就是这县里的惯偷,今夜里刑满释放了!”

  白眉老者望向马文斌,见这小子神情急切,态度轻浮,忍不住便发出了冷笑,冲着马文斌道:“这位朋友,你怕是把事情说得太简单了。”

  马文斌一听,心中暗道不好,这贼人不上我的当。

  转念,马文斌换了个思路,便将丁蛮等人如何寻找犰狳,如何被官家所抓,自己如何前来救人等事一一说了出来。

  这马文斌话中七分真,三分假,白眉之人一时倒是听住了。

  一会,白眉老者:“没有想到几位原是江湖上猎杀凶兽的异人,既是如此,咱们倒也算是通道中人了。”

  马文斌一听,笑嘻嘻答道:“老先生说得有理,既是如此,你们赶快去忙,我们也好先溜。”

  白眉老者“嗯”了一声,并不言语。

  这个时候,黑衣人中一男子开口道:“师傅,这群人认得我们的声音,不能就这样放他们走!”

  白眉老者一时惊觉,瞪了马文斌一眼道:“好小子,我险些着了你的道。”

  这个时候,一个动人的声音开了口:“白老,我们时间不多了!”说话的正是小寨主耶律楚雄的妹妹,耶律楚灵,不远处马文斌听见这声音,心头一痒,眼前一亮,饶有兴趣地冲着耶律楚灵看了过来。

  白眉老者听了小当家的话,微微皱眉,连忙道:“对,咱们正事要紧。”

  说完这话,老者身形快速动了起来,一双干瘪的老手向着丁蛮等人脖子下边的穴道点去,一时,丁蛮等人体内气血淤阻,昏了过去。

  此间事了,白眉老者忙对身边一众黑衣人招呼道:“咱们赶紧行动,找到小寨主再说。”

  这时,队伍中一人惊讶道:“白老,白皮虫在这监狱下边发下了一座水牢,这水牢之中鹰煞之气极重!”

  白眉老者一听,眼睛一抬,招呼身边众人道:“快走!”

  ……

  虎威山鹰寨之人快速离开。

  兽魂烟之下,黑暗中仍有无数的异虫、怪鼠仓皇爬行。由于马文斌身上带着肥遗气息,这些爬虫来到此地,倒也惶恐,全都匆忙地让了过去,在马文斌等人身边形成了一条鲜明的无形界线。

  只是,众鼠怪害怕肥遗气息,一些没有魂魄、神志不全的低等之物,却是不怕,这其中便包括了令猎兽人谈之色变的绿毛蟑螂这种当世凶兽。

  一群沾着油水的绿毛蟑螂稀稀疏疏地从远处爬过来,绿绿的幽光将整个通道照亮,很快便有一只小蟑螂越过了无形界线,沿着马文斌的衣角往上爬。

  不久之前,这群蟑螂在县牢的门口遇见了五六名昏迷不醒的狱警饱食了一餐,如今那些狱警已是脑壳空空,甚至连眼珠子也没有了。

  一只蟑螂来到了马文斌的耳朵边,望见洞口,就要往里面钻。

  就在这危机时刻,白色肥遗吐着蛇信,发出“斯斯”声响,不紧不慢地来到马文斌的身边。

  绿毛蟑螂不怕肥遗气息,不是因为肥遗没本事,而是作为当代凶兽,它们根本就不知道肥遗的恐怖之处。

  肥遗来了,缓步地往马文斌身边而动,一群绿毛蟑螂注意到了它,并且对于这肥遗侵犯领地的举动感到异常愤怒,纷纷高举前臂,张开獠牙要与肥遗干架。

  面对绿毛蟑螂的进攻,肥遗身上不为所动,仍旧缓缓前行,蟑螂们的撕咬对于异蛇来说,不痛不痒,肥遗偶然烦躁了,便张开大嘴,将一只只肥大的蟑螂肚子咬破,吞进肚中,渐渐的,一众蟑螂开始意识到了肥遗的可怕之处,也逐渐记住了肥遗的气息。

  蟑螂之间,各种恐惧讯息相互传递,不多时,这恐惧被无限放大,绿毛蟑螂们开始瑟瑟发抖,在它们面前,肥遗威压如山一般,对于它们来说,肥遗就是主宰。

  于是,在肥遗一阵不耐烦的吼叫之后,一众蟑螂逃也似的纷纷退开。

  肥遗来到了马文斌身上,很快就在他腰间的百宝腰带中感应到了蛇卵的下落。这蛇正要往蛇蛋里钻,忽然之间,异变再起,整个地牢突然陷入一阵天崩地裂之中,地面之上,巨大的青石砖破碎开来,无数水柱冲天而起。

  黑暗中,一头老虎形状的凶兽泛出红光,发出了阵阵咆哮,踏地而行。

  受到水柱冲击,丁蛮等人身上血液流通稍微通畅,穴道稍解,渐渐苏醒过来。大地仍在震动,地下冰冷的黑水很快便将马文斌、丁瑶等人淹没在了其中。马文斌口中呛水,咕噜咕噜了几声,很快也醒了过来。

  无处不在的天地晃动使得马家少爷头晕目眩。

  轰隆一声巨响,县牢通道的一扇墙壁倒塌下来,墙壁后边犰狳、怪羊等被汹涌的大水冲将出来,和马文斌等人一起,全部漂浮在寒水之中。

  “丁姑娘!”

  马文斌在水中见到了丁瑶,赶忙游动上前去牵住她的手。

  就在这个时候,大水涌动起来,将马文斌等人快速地往前推,不多时,马文斌见到了方才在甬道中偷袭自己那群黑衣之人。

  此时此刻黑衣之人亦淹没在大水之中,他们面前,是一道倾塌了一半的巨型石墙,石墙之上画着狴犴画像。

  不久前,鹰寨之人离了马文斌等,一路向前寻找地牢,遇见了狴犴石墙,察觉到了小寨主耶律楚雄的气息就在石墙背后,多番摸索间,鹰寨决定采用爆破方式推开石墙,却不知道,这县衙中的狴犴画像乃是以上古异兽之血绘制而成,上面蕴藏着无数凶犯怨魂之气,长年累月下来,不知不觉间,已养出了狴犴正形。

  寒冷的黑水中,凶兽狴犴因受虎威山鹰寨等人爆破石墙的侵袭,悍然现形,咆哮示警,撼得地动。恰逢这些年里湘江地下改道,这县牢下边的沙土已被掏空,大水瞬间倒灌至此,狴犴一撼,大牢就此倾塌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兽志:民国奇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兽志:民国奇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