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诱饵争夺
小狮子同学2018-04-03 19:093,722

  自古以来,人类和绝大多数的野兽一样,都有着趋利避害的本能。当触碰到火光或者发现凶猛的捕食动物在自己周围徘徊的时候,人类会本能地感到害怕,毛发炸起,小心翼翼。

  地牢之中,马文斌等人大概就是这样的心情,只是由于那地牢外出现的鳖脸实在太大,牢中绝大多数的人都已惊呆。马文斌双目在水中不住地眨动,马少爷确信,眼前的老鳖一张嘴能够吞进好几辆马车。

  一道猛烈的吸力来袭,马文斌便只觉得背后有一股巨大的力量在推动着自己往鳖嘴中进,水里迷茫着弥天的河物腥臭之气。多亏耶律楚灵控制住了马文斌,在耶律楚灵抵抗水柱侵袭的时候,马文斌牢牢地抱住姑娘的腰身,马文斌这才保住了性命。

  不远处,丁蛮吃惊地望着面前的一切,水中那老鳖的眼睛实在太大,而众人又实在太过渺小,这老鳖双眼足以洞察地牢中的一切,这使得丁蛮不敢轻举妄动,但这丁蛮似乎还没有放弃抵抗之心。

  一声咆哮继续传来,地牢中无数水泡,冲击众人身体,马文斌感觉自己的心脏像是要被水中巨力撞击出来一般。另外一边,池田丽子与县长侯有德紧紧地贴住墙壁,池田丽子身上一条诡异的软绳将她和县长绑在了巨石之中。

  老鳖仍旧在撞击着地牢建筑,上下颚抬起之间,便有许多的石头落下来。

  面对着近在咫尺的威胁,地牢中所有人都感觉到了自己的渺小。在过去,人类屠宰牲畜、家禽以供使用,如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众人深刻地体会到了自己任人宰割时那无助的心情。

  马文斌憋着呼吸,嘴里一嘴的腥臭味,心头暗自焦灼,默默念着,我的妈呀,今天小爷要葬身鳖腹啦。一股如芒刺在背的恐惧之情在马文斌身上蔓延。

  马少爷双目瞳孔紧缩,一脸惶恐。

  这马少爷在湘江边生活了这么久,却从来都不知道这江中竟生活着如此巨大的老鳖。若是早知道,他马文斌也早就不在湘江边走动了。

  白眉老者仔细地盯着面前的滔天巨兽,心跳很快。老者与异兽打交道多年,能够从老鳖的双眼和嘴巴活动的频率看出这鳖对特定食物的极致贪欲。知道这异兽是冲着大牢中被关押了十几年的耶律楚雄而来,老鳖的注意力完全锁定了耶律楚雄,但眼下白眉老者却不能抛弃他。

  当年这长沙县中究竟发生了何时,以至于小寨主会被关押于县大牢之中当做诱饵。如今,小寨主诱饵之势已成,而江中的老鳖也已经现身,那么此时此刻,当年这湘江边的布局之人又是否已经现身?

  白眉老者警惕地望着马文斌、侯有德等人,思忖着自救之策。老者相信,今夜里长沙县大牢中发生的一切绝非偶然,在自己和无数人的背后,一定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推动着。

  只是由于自己身处局中,白眉老者无法看清眼前的一切。老者相信自己一定忽视了什么。乱局之中,老者开始回忆起自己和小当家等人离开鹰寨,一路来到长沙县的过程,企图从这其中找出长沙县大牢今夜必然下沉的可能性。

  可是不论白眉老者如何思索,今夜一切在他看来都更像是偶然,而非必然。白眉老者想不出来,在最近一段时间里,究竟有哪方势力在偷偷地关注自己和身边诸位同伴,也无法明确,今夜这湘江地势的变化背后究竟有没有现场之外的其他人参与。

  老者不知道的是,实际上小寨主耶律楚雄成为诱饵,早在大清覆灭之后,一些相关认识消亡之际便已经成为死局,否则如今这县里主事的侯有德也不会不知道县中地牢的存在。

  当然,老者也不会知道,这长沙县大牢的倾塌,其实也是早晚的事情,只是今夜里因为有一条异蛇的出现,使得一切忽然提前,使得所有的偶然背后,多了一个必然的因素,那就是肥遗。

  值得一提的是,今夜之局虽然不是因当年的耶律楚雄风波而起,但是今夜里长沙县巨大的变化,却也引来了多方注意,便是当年曾涉身于耶律楚雄时局中的一些人马此夜也悄然出现。

  不久之后,民国禁忌江湖之上,将再度上演腥风血雨的波澜!

  今日这县大牢倾塌,显然是异蛇肥遗惹出的惊天局面,上古异兽出世,必造格局,这是千百年间中原江湖术士所给出的铁律。

  当然,关于肥遗之事,鹰寨众人眼下并不知晓。

  为了脱身,白眉老者始终在思考对策。许久之后,白眉老者抬起眼来,双目望向耶律楚雄,心跳加速间,暗暗惊叹,今日之局来源久远,若想知道答案,一切还要等待小寨主恢复意识!

  是的,耶律楚雄就是今夜县大牢倾塌中的关键之人,白眉老者想要自救,就必须唤醒耶律楚雄,通过他的回忆,还原今日之局的全貌,一旦耶律楚雄恢复意识,众人将更有把握面对今夜的时局,而今日之局背后若还有其他无形之手在推动,也会因为耶律楚雄的关系而逐渐曝光开来。

  白眉老者似乎寻找到了一个正确的方向,可是眼下这耶律楚雄身上散着诡异的血性气息,老鳖之气将其牢牢锁定,这件事又该如何终结?

  吼,吼!

  江中老鳖发出惊天的怒吼,鲸吞着地牢中的江水,一时之间,牢内众人皆难以维持状态。

  年轻的耶律楚灵被马文斌牢牢抱住,想要出手将这“登徒浪子”从自己的身上移开,却怎奈何地牢之中,水潮变化极快,自己也不敢轻举妄动,害怕一不小心,自己便葬身鳖腹。

  “娘的,今夜里咱们难道都要死在这了吗?”

  马文斌感受到了耶律楚灵的不悦,却害怕地不肯放开她!

  在这兵荒马乱的局面中,马文斌身体紧紧地贴着耶律楚灵,一股莫名的血脉喷张感使得马文斌感受到了温柔的甜蜜。再看这耶律楚灵修长的细眉,流盼妩媚的双眼,秀挺的瑶鼻,微微泛红的玉腮,马文斌便只觉得自己像是见到了梦中的情人。

  不行,不能就这样死在这里!老子还没娶妻!

  马文斌开始伸手往自己腰间的百宝袋中摸索,首先摸到了一把毛瑟枪。这毛瑟枪是德国产的装备,一子弹下去,能够将一名修为不差的江湖人士打个半死,可是一见到远处那老鳖巨大的头颅,马文斌便一把将这毛瑟枪放了回去,马文斌相信这毛瑟枪一枪下去,根本就擦不掉老鳖脸上的一块皮。

  一时,马文斌又摸到了汉阳钢铁厂巧匠仿制的上古翻天印,一摸那砖头,马文斌又忍不住发出冷笑,这砖头拍晕一个壮汉或许可以,若想拍晕老鳖,那根本就是螳臂当车般不自量力的笑话。

  就在这马家少爷即将绝望的时候,马文斌抓到了一颗蛇蛋,下意识地将它从百宝袋中拿了起来。

  令人惊诧的一幕出现了,马文斌手中的蛇蛋一出百宝袋,立刻就绽放出了七彩的光芒,放入当日肥遗出世,天降异象一般。这七彩的光芒一下子便吸引了地牢内的所有人,当然,这其中也包括了地牢外的老鳖。

  这长沙县大牢眼看就要彻底倾塌沉入江中。

  蛇蛋一出,丁蛮眼前一亮,仿佛抓住了机会一般,一仰手,一道迷烟放了出去。马文斌望向了丁蛮,却见他在水中不住比划,好像在对他说:“马少爷,我们快走!”

  马文斌一见,立刻将手向丁蛮摸去。耶律楚灵大吃一惊,下意识将马文斌的手臂拉住,就在这个时候,一条异蛇凭空而出,沿着耶律楚灵手臂而上,往耶律楚灵胸口之处重重地咬了下去。

  耶律楚灵顿时气绝,没有了意识。

  马文斌对于这意外之事同样始料未及,赶忙一伸手,又将这小美人带在了自己身边。

  大江之下,黑水滚滚。迷烟之中,场面乱做一团,此时此刻,马文斌等人不曾意识到,一场跨越了几百年,曾被无数江湖术士关注,布置的时局,因为肥遗的忽然出现而变得不同了。

  肥遗出现在地牢之中后,很快便感受到了老鳖的气息。但是,在这地牢之中,却还有另外一股气息让肥遗更加兴奋,那便是耶律楚雄身上散发出的诱人血气。一切正如白眉老者所料,耶律楚雄早就被人布置成为了凶兽诱饵,而这诱饵除了对江中忽然现身的老鳖存在致命的诱惑之外,对于上古凶兽肥遗来说,也是如此。

  肥遗身体轻巧,不似老鳖一般厚重。

  就在老鳖还没有办法完全破开江底大牢,将爪牙伸进牢中取走耶律楚雄的时候,肥遗早已如一道白练流星一般向着耶律楚雄快速奔走而去。

  白眉老者正游离在耶律楚雄的身前,面对这突如其来的白色身影,赶忙伸手去挡,奈何在这水底之下,老者的动作终究慢了半拍,那肥遗早已从黑水之中轻快地游走过去,来到耶律楚雄身边,望着这鹰寨小寨主的脖子便是一口!

  轰隆,轰隆!

  地牢中,肥遗的吸吮动作极快,牢外老鳖见此,发出不甘的咆哮,身体撞击地牢的速度更猛,一时间,整座长沙县地牢破碎开来,牢中众人随着无数的水柱冲击而散,老鳖张开巨口,冲着牢内众人鲸吞而来。

  马文斌等人顿时陷身鳖腹了!

  ……

  长沙县城,巳时中,西洋时间,上午十点,此时天色本应大亮,但整个长沙县城却仍旧陷在恐怖的阴霾之中,江上起了大浪,十几米高的浪涛将江中渔船抛起抛下,江水不住地侵袭两岸,不少沿江的房屋中进了大水。

  整个长沙县的居民听着巨大的浪涛声清醒过来,意外地惊觉湘江边被划出了一道数百米宽的警戒下,里边一应居民全被迁出。

  所有人都在好奇江边究竟发生了什么,有自警戒区而出的渔民信誓旦旦说他们在江上看见了比渔船还大的黑色老鳖,还说这老鳖便是历史上记载的,在蒙古军进到长沙一带时,曾现身帮助宋军的那一位,但是这样的消息很快被省城里来的人彻底封锁!

  没有人知道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江边警戒区外,刘伯等人带着一众家丁着急等待,因为他们的马文斌马少爷自从昨夜里进入县警察局之后,就一直没有回来,众人今天早晨听得县中内部消息,说是县里的大牢塌了,滑入了江中,而自己的马少爷当时似乎就在县大牢里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兽志:民国奇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兽志:民国奇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