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江中老鳖
小狮子同学2018-04-03 19:093,591

  这是怎么回事!

  地牢之中,耶律楚雄一声莫名咆哮震动鹰寨众人内心,同一时刻,白尾鹰身上猛烈地颤抖着,浑身肌肉、羽翼呈现出了高度紧绷的状态,双目之间,诡异非常。

  白眉老者摘下黑色面罩,企图接近,可眼下,耶律楚雄浑身散着血红光芒,衣袍之下鼓着刚劲之风,白眉老者一时也不敢轻举妄动。

  年轻少女耶律楚灵捂着胸口,诧异地望着面前的一切,黑暗中一道无形之力压迫而来,耶律楚雄一身血气高度流转,身上气息形成冷雾,竟呈散功之状。

  耶律楚灵颤抖道:“地牢内有一道诡异正在压迫哥哥的身体,他的修为正在退散!”

  白眉老者听闻此言,赶忙守住心神,默默感受地牢中的变化,好一会,白眉老者神色惨然,惊叹道:“好可怕的一股地气,不好,这个地方有异宝出世!有外力正在企图控制小寨主神识!”

  地牢内众人一听,神色各异,有人心生惶恐,满脸凄惨,而有人却面露欢喜、眼带贪婪!

  虎威山鹰寨作为一支混迹山海关外的江湖帮派,自明末袁崇焕抗击后金起,便在关外极西之地开山,数百年间,于雪山高崖之上驯服各类神鹰,涉及不少江湖事宜,积累了无数寻秘探宝之法。

  地牢中白眉老者只是稍一感应,便察觉到了长沙县大牢的地气不凡。一股莫名的地气起于微末,在白眉老者等人进入地牢之前,尚未形成规模,可是就在白皮虫舔噬耶律楚雄身上的铁链时,那地气却瞬间爆发开来,袭击大牢各地。

  耶律楚雄久困地下,身形疲乏,神志有缺,在地气冲击之下,立刻变得狂躁起来。直到这个时候,虎威山的众人终于明白了今夜大牢倾塌的真相。

  这长沙县大牢看似是因虎威山爆破而塌,实际上,这个爆破只是个引子。县大牢之所以会塌陷,最主要还是因为这湘江地下的地气变化而成。就算不是在今天,这一两年内,县中稍有气象变化,这座大牢也必定沉于江中。

  白眉老者和耶律楚灵此时皆牢牢地盯住小寨主。

  就在这个时候,大江之下,传来一阵低沉吼声。这吼声好似鲸鱼,又好是鳖兽,众人一听,心头不由得一颤,不管这声音的主人究竟是鲸,还是鳖,总而言之,这江中发出声音的主人是个大家伙!

  白眉老者眉头紧锁,掐算起来,好一会,面色凝重对耶律楚灵道:“小当家,我们快走,小寨主十余年前就已身在异宝出世局中,小寨主和白尾鹰将军是前人用来钓江中巨兽的诱饵!”

  “什么!”此言一出,耶律楚灵身上剧烈一颤,一双星眸之中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胸口一阵一阵地起伏!

  一道莫名威压降下,整座地牢极细微地颤抖起来,落下许多灰尘。

  白眉老者神色更差,望着耶律楚灵便道:“小当家,我们快走,没有时间了!”

  耶律楚灵冷冷地漂浮在寒水之中,难以置信地望着白眉老者。

  很快,耶律楚灵面色坚定起来:“不,我不走,我一定要将哥哥救下!”

  这时,队伍中也一男子道:“师傅,我们真的要走吗,这异宝出世,可不正是我鹰寨翻身崛起的大好机会。”

  白眉老者望向男子,正色道:“此地气息诡异,江中异兽亦非善茬,如今我们处在风波中心,距离异宝最近,却也最有可能被吞没。”

  白眉老者的弟子名唤李旭,是一名汉人孤儿,眼下这李旭不似白眉老者能够感应地气变化,听得师傅此言,只是冷冷一笑,认为这是危言耸听,同时,李旭心头暗暗发痒,只想着异宝出世,自己辉煌腾达的机会到了。

  于是李旭继续开口说道:“师傅,小寨主就在眼前,我们如何能舍他而去,难道你要我等做不忠不义的忘恩之人吗?”

  白眉老者听得弟子此言,眉头又是一皱,抬眼见地牢中众人皆没有离开之意,白眉老者道:“时间不多了,我等速战速决。”

  说完,老者从怀中掏出一串带着钉子的诡异铁链,望向耶律楚雄道:“小寨主,老者多有得罪了!”

  说完,这铁链带着血红之光,快速地往耶律楚雄身上缠绕而去,铁链缠住耶律楚雄,钉子立刻沿着穴道渗入耶律楚雄骨肉之中,一时,耶律楚雄一身功体全被禁锢!

  ……

  另外一边,地牢中气息的变化引来了马文斌,侯有德等人的关注。

  一声异兽咆哮,使得侯有德等人停下了前进的脚步,仔细倾听。一群带着水炮的警察来到了侯有德的面前,侯有德立刻将他们抓住,通过一个竹制的水下传声筒,询问警察,这地牢中究竟是怎么回事。

  几名警察见到县长大人,亦是震惊。

  领头之人手中握着一把江湖人时长使用的探龙针,回答侯有德道:“县长大人,方才大牢之中地气忽然出现剧烈的变化,这湘江地下,似乎有什么东西要冒出来了。”

  侯有德一听,眼前立刻大亮。

  几个月前,几名东瀛人来到长沙县找到了自己,说是要和县里合作,开采江底的沙石,当日便给出了高价。侯有德听后十分心动,立刻按照东瀛人的意思将审批的手续送了上去,不曾想,半个月之后,上边传来消息:“你地江底地质结构复杂,不易开采。”简单几言,否定了侯有德的动议。

  见到批文,侯有德心也就凉了下来,不曾想这那几名东瀛人却是不死心,仍旧缠在侯有德身边,要他想尽一切办法,在湘江边做些工程。

  侯有德见东瀛人如此热心,渐渐便起了怀疑,一日酒席之上,侯有德借着酒劲,厉声询问这群家伙到他长沙县究竟要做什么。不曾想这东瀛人却也不慌张,反倒十分坦诚地对侯有德道,说是一年多以前,他们从前朝一户官家口中得知了一些关于长沙县的秘闻,得知了江底有秘宝出世的消息,因此众人才会在此等候,来找县长大人采沙。

  侯有德听闻秘宝消息,心中大喜,非但没有斥责这东瀛人贪我华夏之宝,反而十分欣喜的和东瀛人秘密合作起来,过些日子,甚至纳了二十多岁的东瀛女子池田丽子为妾,一时好不快活。

  前段时间里,侯有德将怪羊、奇龟、犰狳等抓获关在大牢之中,实际上便是东瀛人的主意,东瀛人认为烹食异兽能强健根骨,更能壮阳、养生。

  在过去的几个月间,侯有德虽在池田丽子等人的指点之下抓了些异兽,可真正的秘宝终究没有见着。今日,长沙县大牢莫名倾塌,陷入水中,侯有德也不曾将此事往异宝出世方向猜想,现在听得守备警察的言语,侯有德总算来了精神,知道自己的等待即将迎来收获的时刻。

  一旁,马文斌虽然没有听清侯有德在同警察说些什么,仔细观察侯有德的神情,却见这县长大人眼带笑意,似有什么好事发生,于是马文斌一下子也好奇了起来,心中急切地想知道这水面之下究竟发生了什么!

  众人继续前进,见到了那被虎威山鹰寨之人爆破倾塌的石墙,这石墙之上,隐隐还有狴犴的气息,只是侯有德、马文斌等皆是俗人,面对这石墙,看不出任何端倪。

  越往下,水中的地动之意越深。马文斌等人又一次听见了那来自江底的异兽之声,只是这声音听起来缥缈而不真切,马文斌等人并不像白眉老者那般如临大敌地对待它,甚至压根就没重视。

  长沙县大牢面积不大,随着马文斌一行人的深入,该碰面的,终究会碰到一起。

  马文斌同县长等人进入了地牢之中,对于这个地方,侯有德亦感惊奇,作为县长,侯有德从未听说过这县牢里还有这样的地方。

  几名警察举着水下的探照灯继续前进,逐渐发现了鹰寨等人的活动痕迹,心头顿时紧张起来。

  大概三两分钟,随着一名黑衣人出现在探照灯下,鹰寨之人的行踪彻底暴露,两边人马相互见了,皆是震惊。

  地牢水道之中有呼吸空间,众人下半个身子浮在水面之上,面对一众黑衣人,侯有德愣了许久,在池田丽子反复的拉扯之下,侯有德这才反应过来,再看不远处被铁链束缚的耶律楚雄,县长猜到了这群人的来历。

  当即大喊:“大胆贼子,夜闯大牢,闹出天灾,罪在不赦,你等还不乖乖伏诛!”

  听见这话,几名警察反应过来,立刻抬起手中武器,将几枚水炮对准了鹰寨之人。

  远处正急于解救耶律楚雄的鹰寨众人面对如此变化,皆是震惊,众人虽有些江湖奇术,却非刀枪不入之躯,面对黑黢黢的水炮枪口,鹰寨众人一时并没有轻举妄动,而是各个集中精神,等待白眉老者的招呼。

  白眉老者此刻既要关注地气,又要注意耶律楚雄身上的气息,实在是分身乏术,望见侯有德等人,白眉老者道:“我们的时间不多了,赶紧都放倒吧。”

  说完这话,地牢之中飞出一只怪鹰,怪鹰翼下,散出阵阵迷烟。

  鹰寨之人迅速行动了起来,少女耶律楚灵望着马文斌和丁瑶方向快速来袭,就在耶律楚灵抓住丁瑶的时候,雾气中突然多了一名神秘老者,与耶律楚灵对峙,这来人正是丁蛮。

  短暂瞬间,丁蛮与耶律楚灵交手数十回,耶律楚灵占不到便宜,转移目标,望向了马文斌,一把将这马少爷控制住。

  丁蛮救回孙侄女后,同时急切地望向耶律楚灵和马文斌。

  就在此时,地牢之中又传来一阵剧烈的震荡,众人皆立身不稳,左右摇晃,忽然,牢中石墙倾塌下来,大量的河水倒灌,占满了整个地牢空间,众人隔着冷水往石墙破洞处望去,却见到了一张黑黢黢,根本看不清楚的巨大鳖脸!

  那鳖一对冷眼望进地牢之中,大嘴往石墙上一碰,掀下不少砖石,口中发出龙吟般的声响,张开大嘴,冲着牢内鲸吞起来,一时,地牢内水柱翻涌,不少警察飞将出去,落入鳖嘴之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兽志:民国奇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兽志:民国奇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