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狱中戏码
小狮子同学2018-04-03 19:093,468

  一切打听清楚了,这一天马文斌又来找丁瑶,告知了部分真相,要丁瑶一起去县里找人。丁鸿礼听后,质疑要跟。马文斌不想看见他,但怎奈丁瑶也希望自家三叔一起,没办法,马文斌只能让他同行。

  众人在这一天的晚上来到长沙县警察局。下了车,马文斌神色自然地往里边走,而丁瑶、丁鸿礼二人心中有事,则显得谨慎得多。

  来到前厅,有文员招待。这文员见了马文斌,便问来做什么。

  马文斌只道,我们来找局长说话。文员听后,又问马文斌什么来历,马文斌便道,我们是县里开药铺的马家,我叫马文斌。

  文员这才稍稍露出了笑脸:“既然如此,你们暂且稍候。”

  这话说完,这警察局里的文员便将马文斌几人领到了一间小屋道:“你等在此不要走动,我去去就来。”说完就将马文斌等人关在了屋中。

  时间一过便是许久,丁鸿礼开始有些坐不住,望着马文斌道:“马少爷,你这几分薄脸在县衙里不管用啊。”

  马文斌听后一笑,也不生气,直言道:“你行,你现在就去喊人。”

  丁鸿礼只能闭嘴。

  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忽然,一群举着驳壳枪的警员从门外冲了进来,口中高声喊道:“大胆贼人,竟敢侵门踏户,闯到我局里来。今日看我等不将你们几个全部拿下!”

  丁鸿礼神色一慌,下意识往腰间摸索,一名警员快速上前,不给他施展的机会,一枪托下去,将丁鸿礼从座椅上扑倒下来,叫他跪在地上,好几把枪同时对准了他。

  另外一边,马文斌也是一脸惶恐,不明所以。直到马少爷看见了今日领队抓捕之人正是自己往日一起喝酒的兄弟时,这才放下心来,低头一笑,然后装出一副惶恐的模样,求饶道:“诸位,诸位,我爹马武,我是马文斌,你们怕是抓错人了吧!”

  警察领队听见这话,瞪了马文斌一眼,亲自上前,将他手上向后扣押,高声道:“你小子老实点,老子捉的就是你。”

  这领队说完,用力将马文斌手臂一拧。冬天里,马文斌穿得多,领队这一扳,颇有些讲究,看起来架势颇大,里边马文斌手臂却不曾受半点伤。

  饶是如此,马文斌还是“哎呦、哎呦”地喊叫起来。

  一抬眼,马文斌见到了伸手往背后精钢伞上摸索的丁瑶,立刻出声喊道:“丁姑娘莫要冲动,枪口无情,别误了大事。”

  丁瑶一听,眉头皱了起来,一时倒也没真的抽出精钢伞与警员争斗,只是一脸慌乱地望向了自己的三叔。

  此时,丁鸿礼跪在地上,被许多枪口指着,望着丁瑶求助的脸,自己丧气地低下了头。

  这个时候,马文斌挺身而出:“你们抓人可以,对丁小姐客气一点。”

  领队一听,明白了马文斌的意思,随即道:“你们几个让开,叫后边几个女的过来抓人。”

  房间中,丁瑶一时也放弃了抵抗,只是心头仍旧恨恨的。当两位女警上前将丁瑶束缚起来时,丁瑶眼眶一红,滴下了泪水,神情相当沮丧。今日自己原本是来搭救同伴的,没想到人没救成,反倒把自己搭进去了。

  就在丁瑶自责之际,地上的丁鸿礼被人架起,首先走出了房间,丁鸿礼从马文斌身边走过,颇有些气急败坏,瞪了马文斌一眼,气愤道:“娘的,老子误信了你,自投罗网了。”

  此言一出,身后立刻有人喝止他道:“安静点!”

  马文斌和丁瑶一起被带了出去,走在路上,警察领队对马文斌道:“马兄弟,今日这局我给你做得如何,一会到了拘留所,你且随意些,里边的人到时候自然会找机会把钥匙给你,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你知道该怎么办。”

  马文斌听见这话,嘿嘿地笑了一声,偷偷道:“改日我请你们喝酒。”

  接着又奇怪道:“此案不办了吗?”

  领队道:“马少爷要保的几个人无罪,今夜就可以直接带走,只因先前刘伯有所说法,所以我等给你安排了这一局。”

  马文斌听后,不再多说什么,只在心头道,小爷我平日哪里都去过了,就是不曾往监狱里走一遭,今日里也算是得偿所愿了。

  从局里到拘留所,前后不过只隔着一道墙。民国七年,这长沙县的临时拘留所,仍旧用的前朝建筑,走进其中,便只觉一股阴森之意扑面而来。

  马文斌在大楼入口看见一虎头之像,这虎头是龙九子之一,叫做狴犴,狴犴平生好诉讼,威风凛凛,急公好义,因此神州各地县衙牢中都见得到它。

  丁鸿礼是荒野中追踪上古凶兽的猎者,见到这狴犴之像,不免心生凄凉,暗暗为自己叫屈。

  来到大牢里,马文斌等便有见到了一帮面色凶恶的狱警。

  马文斌三人被扣押着,绑在了三个木制十字架上,警察领队并狱头来到跟前,往了三人几眼,脸上露出不善之色。

  狱头手中举着鞭子,问马文斌三人道:“诸位,我这牢中有个规矩,叫做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如今你们既落到了这里,便都是犯事之人。如今小爷我好生劝你们有什么话不要藏在心底,省得说错了话,便要受皮肉之苦。”

  说完,狱头便举着长鞭,往地上重重地一砸,马文斌一听那爆烈之声,便只觉得那鞭子仿佛打在了自己身上,一时便忍不住缩起了头,闭上了眼,一副胆战心惊模样。

  牢中的警察见后,皆哈哈大笑起来。

  马文斌这才恢复了镇定,骂道:“好好的,你们吓我做甚。”

  几个警察却不理他,狱头望向了丁鸿礼道:“我问你,前日我等追捕养鼠的贼犯,你是不是也在其中!”

  丁鸿礼瞪了问话人一眼:“我不是贼犯。”

  狱头点点头又笑道:“你不是贼犯,那鼠如何在你们身边。”

  丁鸿礼道:“那鼠是我们从马家抓的,现在正主就在这边。”说完,丁鸿礼拿眼去看马文斌。

  马文斌瞪了丁鸿礼一眼:“这关我什么事。”

  狱头看看马文斌,又看看丁鸿礼。

  “现在我问你们一句话,那老鼠到底是谁的?”

  丁鸿礼道:“马家的。”

  狱头便又看向了马文斌道:“是你家的吗?”

  马文斌见狱头身后的警察领队眼底带着一丝笑意,于是点了点头:“对,是我家的,怎样?”

  狱头一听,赞扬道:“好,马家大少爷果然敢做敢当,令人佩服。”

  马文斌会意道:“这鼠既然是我的,是不是要叫我领回家?”

  狱头道:“若是查明无事,自然叫你领走。”

  马文斌连声说好。

  丁鸿礼一听,立刻又道:“那鼠是我们的,你领走干嘛?”

  狱头抓住这话,挥起鞭子便往丁鸿礼身上打去:“好家伙,刚才还说那鼠不是你的,如今你怎么认了?”

  丁鸿礼常年在荒野上行走,身强体壮,狱头这一鞭子打下,并没有伤到他的根骨,可是这些年来,丁鸿礼何时受过这样的侮辱,一时间,这二十七八岁的青年人恼羞成怒,气得满脸通红,破口大骂起来:“娘的,你有种打死我,不然早晚叫你好看。”

  狱头听见这话,倒也不客气,挥动长鞭,便往丁鸿礼身上又狠狠地抽动了几下。

  这时,丁瑶在一旁急切道:“求求你们别打了。”

  狱头望向丁瑶,冷言道:“你也是个贼犯,该打。”说完,挥起长鞭,便要向丁瑶打去。

  一旁,马文斌连忙出声:“娘的,打女人算什么好汉,你们有种的打我!”

  监狱中诸位警察听见这话,皆是一奇。

  先前那名警察领队笑嘻嘻道:“马少爷你是认真的吗?”

  马文斌见这警察领队眼神中藏着猫腻,心下一慌,暗道这小子莫非是想捉弄我,刚想改口,可是当着丁瑶的面,马文斌心一横,不想姑娘受罪,当即便又道:“当然是真的,你们几个,打女人算什么,有种冲着我来!”

  诸位警察又是一愣。

  好一会,狱头收住自己心头的笑意,望向马文斌道:“马少爷,这女人和你什么关系,值得你这么护着她?”

  马文斌道:“没什么关系,就是我喜欢她。”

  狱头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哦”了一声,又问:“马少爷,您当真愿意为了这女子挨上一顿打?这可不是你的性格啊?”

  一旁丁瑶听着,也觉得马文斌不是那种受得住鞭子之人,连忙开口道:“诸位,我们真没犯事,马公子更是无辜,你们饶过他吧,要打……就打我。”

  十字架上,马文斌正暗暗地揣测着狱头这一顿鞭子会不会真的打在自己身上,猛然间听见这样的言语,便只觉得自己像是吃了十几斤的蜜糖一般,心头又暖又甜。

  接着,这马少爷便道:“你们几个,要是敢打女人,我同你们急眼。”

  监狱之中,几名警察却又哈哈大笑起来,搞得马文斌心中更加无底。

  这时候,狱头问丁瑶道:“小姑娘,我问你,假设在你这同伙和马少爷之间,你只能选择一个人放走,你会选哪里一个?”

  丁瑶想也没想便道:“你们放了马少爷吧。”

  马文斌听后,心头又是大暖,谁曾想丁瑶却又道:“我留下来,和大家共进退。”

  马文斌一听,十分尴尬,开口道:“丁姑娘不走,我也不走。”

  狱头于是道:“既然如此,那你们就全都留下吧。”

  说完,便道,时间差不多了,诸位将人压下去吧。众人将马文斌等从架子上解下来,一名狱警悄悄将一把钥匙放在了马文斌手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兽志:民国奇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兽志:民国奇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