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丁蛮入狱
小狮子同学2018-04-03 19:093,398

  长沙县,这一年正月十九。马文斌他爹药蛮子此番回家,在家里住了不过两日,便带着一帮人马,往西北草丛赶龙刍而去了。

  这龙刍,传说是上古时期的马料,马匹吃了它,便可日行千里。当年穆天子在东海岛龙驹川放养骏马,喂的便是龙刍草,赤骥﹑盗骊﹑白义﹑逾轮﹑山子﹑渠黄﹑骅骝﹑绿耳等上古宝马。

  药蛮子离家,马文斌顿时便又活脱起来,当日便驾车离了县城,往长沙县西边的山头而去。上午时分,马少爷进入了山林,带着几个下人四处寻觅打听,却没有丁蛮等人的消息。

  失落之际,马文斌一行走进一间面馆,却见丁瑶和她的三叔丁鸿礼正在其中。

  见到丁瑶,马文斌立刻露出笑脸,直道:“好呀,原来你们几个躲在这里,这一路可叫我好找。”说完,马文斌便在丁瑶二人的八仙桌旁坐了下来。

  丁瑶二人见到马文斌,也是惊奇。

  丁鸿礼微微皱着眉,冲着马文斌道:“马少爷,多日不见,你别来无恙啊?今日我二人在这里略进点食,果一果腹,可招待不起你啊。”

  马文斌“果腹”二字,心头一奇:“你们又没钱了?”

  丁鸿礼冷哼一声,别过半个身子,不再理会马家少爷。

  于是马文斌便笑嘻嘻地望向了丁瑶姑娘。

  丁瑶此时也在仔细地打量着马文斌,见这马少爷面色红润,嬉皮笑脸,丁瑶便知道这马少爷当日受的伤已无大碍。这本是件好事,只是这马少爷伤口愈合的速度太快,倒是叫人感到惊奇了。

  好一会功夫,还是马文斌先开了口。

  “丁小姐,多人不见,小生甚是想念啊。”

  丁瑶微微眯眼,眼带笑意,回道:“马少爷见笑了。”

  马文斌马上又问:“你们两个怎会独自在这面馆之中,丁老头呢?”

  丁瑶这才道:“马少爷有所不知,自从和你分别之后,这两天我们遇到了一些麻烦。”

  马文斌一脸惊奇,忙问是什么事。

  丁瑶道:“此事皆因犰狳而起。前日里,我们捕得犰狳,一路来至山中,谁知就在当晚的时候,便有几条猎犬带着巡逻队尾随在了我们后边,将我们的车给控制下了。”

  马文斌皱起眉头:“你们犯了什么事?”

  丁瑶道:“马少爷可还记得当日我们在仓库中所见的鼠人?”

  马文斌点了点头。

  丁瑶声音似水:“事情便要从这鼠人身上说开,原来,这犰狳控制生人,已不是一两天的事情,前段时间,县中莫名有人失踪,县城里的警探便一直追着这事。前夜里,鼠人异动,暴露了踪迹,引来了无数的警探。这些警探见我等逮住了犰狳,不容分说,便只道我们是制造鼠人的贼寇,要将我们压往县大牢关押。”

  “自古以来,民不与官斗,我丁爷爷他们略作反抗,便弃了手,只有我和三叔跑了出来,如今正在寻求解救之法。”

  丁瑶说话的时候,马文斌听得十分仔细,一边说,还一边瞧着丁瑶的嘴唇,以及她那白皙的脖子。

  待到丁瑶说完时,马文斌只是愣愣地发呆。

  “马少爷?”

  丁瑶轻轻的呼唤,将马文斌的神识拉了回来。

  马文斌这才回过神来,恍然大悟道:“这么说来,你们这是遇到官兵了?”

  丁瑶认真点头。

  马文斌“嗯”了一声,低眉思索。这丁蛮等人虽是江湖异人,可在荷枪实弹的官家面前,却也不好太过造次。长沙县警署、县牢那些人的手段,自己还是知道的,面对江湖异人,县中自然也有一些手段对付,丁蛮等人若是没个准备,眼下只怕是吃了大亏了。

  正如丁瑶方才所说,自古以来,民不与官斗,是有道理的。

  这个时候,丁鸿礼转过身来,颇为不快地望着马文斌道:“马少爷,那鼠人最早是在你家仓库发现,这些天不见你现身,感情你也被抓到县里去了?”

  马文斌呵呵一笑,心头却道,我家是县里的大户,便是老子真的杀了人,县里那几位也不会大阵仗的来家里找,发现几个鼠人,这算得什么大事。这两天里,马文斌之所以没露面,不过是因为老爹在即,自己不敢造次而已。

  面对丁鸿礼的无礼态度,马文斌并不想说话回答。

  好一会,这马少爷才道:“大侄子,这些天你叔叔我的确是被关住了,只是我虽被关,消息倒也还灵通,这两天里,怎么不见你们来寻我呢?”

  丁鸿礼不快道:“县里人多眼杂,我们一露面,便要被朝廷的鹰犬盯上,因此没有消息给你。”

  丁鸿礼生于前朝光绪年间,说话时,带着前朝的口气。

  马文斌不理这家伙,而是看向了丁瑶。

  丁瑶这才接话道:“马少爷,这两天我们被县里警署的人马盯上,行动的确不方便,不过,今日里,若是您没来找我们,我们也是要想方设法跟您联系的。”

  接着丁瑶又道:“马少爷您说,这两天里,你也被关,却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您如今既然能够脱身,却不知道能不能设法找到我丁爷爷等人,将我们的同伴放出来?”

  马文斌听得丁瑶主动求上自己,心头自是乐开了花,可马文斌转念一想,这到县府中救人,却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若是事后人家不念自己的好,却又如何。于是马文斌道:“帮忙救人可以,但你却要答应我一件事。”

  丁瑶这两天来,为了搭救同伴等事,费了不少心思,如今眼见马文斌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丁瑶便知道这事能办成,因此也没多想,一双大眼睛望着马文斌,轻轻地一眨,同时仔细地点了点头。

  马文斌喜悦之情跃至脸上,丁瑶见后,颇有些羞涩地低下头。

  这个时候,马文斌道:“我可以帮你救人,事成之后,你要答应陪我一天。”

  啊,听见这话,丁瑶脸上一红。

  丁鸿礼也是惊讶,冲着马文斌骂道:“马少爷,你这要求未免过分了些,我家丁瑶,可是还未嫁人的黄花闺女?你要她如何陪你?”

  马文斌一愣,见这丁鸿礼将“陪”字念得极重,心头暗暗笑道,未嫁人的黄花闺女怎么样,小爷我也还是个雏儿。怎么的,这年头,吃个饭,逛个街竟也是犯法的事了。

  一会,马文斌赔笑着望向了丁瑶,接着才道:“丁姑娘,我对你是真心实意,绝不敢有半点亵渎之意。”

  丁瑶听见这话,这才知道马文斌说陪他一天,不是陪睡侍寝的意思,只是对与马文斌眼下这话,自己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只能愣愣地点了点头道:“马少爷,丁爷爷等人的事,就麻烦你了。”

  马文斌拍拍胸脯道,没问题。

  谈话间,店家里上了面,众人胡乱吃着,便又开始商讨下一步举动。马文斌道:“两位被困在县外,也不是办法。如今你们既然遇到了我,那我自然便要带你们进城,寻个角落,安顿下来。”

  丁鸿礼二人一听这个安排不错,也没反对。

  众人驱车来到县城口,便见城门方向有人巡逻,丁鸿礼与丁瑶不免紧张起来。再看马文斌,这马家少爷却是一副超然姿态。

  西洋车放慢了速度往城里面开,几个巡逻的卫兵上前看了几眼,并没有多说什么,便放了马文斌通行。

  车内,丁鸿礼暗自惊叹,骂了一声,如今这当官的全是些狗玩意,这两天来,自己和丁瑶为了能够进得城中,不知道做了多少准备,甚至连更改面容,改换气味的衣物、香膏都已准备好。可谁曾想,这些江湖上惯用的手段,却比不上这有钱人家的车马。

  马文斌带着丁瑶等人进了城,在靠近马家大宅外边寻了一处巷口,将丁瑶二人安置在了一处空屋之中,另外一边,自己则安排人手,沿着鼠人这一条线索,去寻丁蛮等人的下落。

  不过小半天的功夫,刘伯找到了马文斌。

  开口便道:“少爷,关于鼠人一事,小的们大概查清楚了。这件事要从年前说起。腊月时候,我县中码头上丢了几个船工,家人四处大闹,惊动了省城,因此上面发下话要,要县中限时破案。”

  “前日里,咱家药仓出事,出了几个鼠人,正是当日码头上失踪的几个。当夜少爷离开之后,便有几名警署里的人过来,将那鼠人带走。只是后边警署之人追踪犰狳,找到丁老先生等人,倒是有些出乎我们的预料,毕竟警署里的人并没有与我们为难。”

  马文斌听见这些话,仔细想了许久道:“那是因为县里的人将我们当做鼠潮的受害者了,当夜这个家伙若是追踪鼠人而来,可能也是遇见了鼠潮,当夜只怕也是被吓得不轻。”

  刘伯听后点了点头,又疑惑道:“若是如此,那他们为何又要抓捕丁蛮等人?”

  马文斌嘿然一笑道:“这事必然落在‘限期破案’之上,警署里这是不分青红皂白,乱找好人充当替死鬼呢。”

  刘伯一听,恍然大悟,连忙又道:“少爷说得有理,若是如此,那要不要我送些钱去打点一下,这警署里的人两天功夫都不曾露面,这只怕便是要等我们亲自上门了吧。”

  马文斌一听也觉得有理,仔细一想又道:“你先去打点,然后就在那边等着我,我带着丁姑娘去领人,到时候,你且叫警署中人配合着些,好叫丁姑娘知道我们也不容易吧。”

  刘伯眼前一亮,会意地点头离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兽志:民国奇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凶兽志:民国奇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