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十六 执念
月下青狐2018-10-15 17:082,658

  鲜血染上剑锋刹那天地失色,祸邪剑本就锋锐无双,如今染上灾厄之血,更是散发出一股让人心悸的气息。鲜血自剑锋之上凝聚,竟化作漆黑纹路爬满剑锋,逸散出丝丝黑气……

  整个萱花谷,都是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给吓到了,浓郁的灾厄气息笼罩着每个人,就好像厄运即将降临。

  “这青书师弟,究竟经历了什么?竟背负着如此可怕的天地怨念。”就连那一向嬉笑待人的楼拜月,神色也是变得凝重起来,看向宋青书的背影充满了骇然。

  而玉辞心,在经过短暂的震惊之后,便化作了同情。

  背负着如此可怕的天地怨念与诅咒,这个孩子的命运,想必不是一般的凄苦;同时这也说明了另一个问题,那就是他的身上,具有连天道也妒忌的才能。怕是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有一天,天道对自己的唾弃会成为自己对敌的资本。

  看着满脸青涩却又无比坚毅的宋青书,古幽月的眼泪,竟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

  她从小便是苍天宠儿,受尽眷顾,所以她无法体会宋青书的心情,不过他一定很难过吧。她不想赢下这局比斗,可是苍天却不允许她输,一者受尽苍天庇护,一者却是被道痕所伤,她输了,便意味着天道输了。

  天道怎么会输,怎么可以输……

  宋青书从未如此渴望过胜利,他并非仇视古幽月,而是这一刻古幽月所代表的是天道,那个将他踩在脚下,让他活不过两年的天道。总有人说众生平等,可这世间的平等,又体现在哪里。

  “古师妹,小心了。”

  宋青书一声清啸纵剑而起,脚踏飞花刺向了那正在发愣的古幽月,剑上黑气横扫而开,将那鸿蒙紫气都是吹散了不少。冷冽的剑光晃得直逼人眼,恐怖剑意斩得土石龟裂,八面石柱纷纷崩塌。

  胜意虽盛,不过青书出手间尚且留有余地,怕是伤了古幽月。

  不过很显然,他的担心是多余的,那剑光势如破竹地破开古幽月周遭鸿运,却在离对方三尺的位置,被无形的屏障给挡住了,再也无法寸进半分。

  感到剑势受阻,宋青书玄功爆发而开,恐怖力量宛若潮水般朝剑中灌入,誓要破开对方防御。

  可是天道之名又岂容他亵渎,饶是他施展出最强的拔剑术,依然无法撼动古幽月分毫。双手十指,都被那壁障崩得鲜血淋漓,手中祸邪剑,发出让人牙酸的叮响,似是难以承受宋青书的执念。

  元功自剑尖炸开,整个擂台土石翻涌,顷刻间化作残亘废墟。

  一剑,两剑,百剑,千剑。

  漫天剑气如刀,丝丝执念相绕,却破不开天道护体的倩影。

  黑暗之中,一双充满算计的眼眸,冷眼关注着这一切,看来血魁宗还是低估了古幽月的力量,不过正好,这样才值得自己亲自出手。

  “别再继续了,青书师兄,你赢不了的……”

  眼见宋青书在天罡之前,被震得浑身浴血,古幽月几乎是啜泣着说出了这句话来;她无意伤害任何人,这天罡之气,自小便与生俱来,连她自己也无法操控。

  宋青书闻言却是瞳孔蓦然一缩,这天道当真不可违逆么,当下收剑入袖,手中疯狂结动着指印:

  “对不起,古师妹,这一战,我非赢不可。”

  话音落下,虚空之上一个古老门庭赫然显现,让人心悸的死丧气息自门中透出,难言的窒息感让所有人脸色骤变。那一刻,就好似被死神镰刀抵住了喉咙一般,连呼吸都是一种奢侈。

  这冥府之门宋青书如今还不能完全打开,不过已经够了,那门庭吱呀一声轻响在谷中久久回荡,漆黑的冥气宛若泄洪之水倾泻而出。不到片刻功夫便淹没了整个擂台,冥息掩映之下,伸手不见五指……

  “这是什么武学?!”

  那楼拜月眼见虚空之上,突然出现了如此可怕的门庭,脸色骤然一变将目光砍向了步香尘。这冥气不但具有恐怖的腐蚀性,还会迷失人的心智,让人失去活下去的希望,比起那深夜的血气还要可怕。

  步香尘只得无奈地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也不知道,不过有一点,他却是知道的:

  宋青书要反击了。

  现在场上的情况受到瘴气遮挡,完全看不清楚状况,所以一时间所有人都紧张了起来。几息之后,一道倩影蓦然飞出了冥息范围,落地踉跄数步,一口鲜血自口中喷了出来。还好玉辞心眼疾手快,这才及时将其接住没有倒地。

  看清模样之后,整个萱花谷的弟子都是倒抽了口凉气,飞出来的竟是古幽月。

  “这怎么可能?”

  楼拜月看着受伤的古幽月一脸骇然,对方的道气有多强,她可是亲自试过的,绝对不是宋青书这般修为能够破开的。原来那冥气,不是为了对付古幽月,而是用来掩人耳目的,他究竟用什么方法打败了师妹。

  几息之后虚空门庭消失,台上的画面,在众人眼中也渐渐清晰了起来。

  宋青书单膝跪地,右肩之上的衣物已经完全炸裂而开,露出了溢血的肩膀,勉强用剑拄地才没有让自己倒下。抬头想说什么,却是张口喷出了一口鲜血。

  步香尘一拍紫檀木椅,自下方站了起来,惊骇得无以复加。

  别人没看明白那瘴气中发生了什么,却怎能瞒得过他的一双眼睛,宋青书动用了六式,这才遭受到了如此强大的反噬之力。不止是六式,那一瞬间,他似乎在瘴气中还感知到了另一个存在。

  在这人间,六式可是被称为禁忌之式,被天庭禁制修炼。

  一旦发现有人修炼六式,立刻会被判以违逆之名,招来仙人就地格杀。这也表现出了,仙人对于六式的忌惮,他们绝对不会允许凡人修炼六式,那将会让他们如同芒刺在背。

  那禁忌之法,可是被冠以了诛仙之名。

  屈指自袖中弹出一颗丹药到宋青书手中,步香尘这才又款款坐了回去,他非仙庭之人,自然不会多管这些闲事。不过若是被有心人知晓,宋青书必将面临仙庭无穷无尽的追杀。

  结果步香尘给的丹药服入口中,宋青书脸色终于露出了一抹惨淡的笑意,虽然六式的代价非常沉重,不过他到底还是胜过了天道。

  所谓天,并非无法战胜,无法战胜的,只是自己。

  “你赢了,宋师弟。”

  玉辞心并未因为古幽月受伤而怪罪与他,而是打心里底为其感到高兴,师妹至今为止都过得太顺,总该有人为她敲响警钟。宋青书以己之力与天道抗衡,正好为她树立了一个很好的典范。

  “你赢了,青书师兄。”

  古幽月双手捂脸,眼泪却是禁不住地自指缝之中溢出,贝齿紧咬着红唇几欲滴血。

  她并非因为失败而痛苦,而是已然知晓眼前少年,余下的生命已经屈指可数。与他的背负的苦难相比,自己这点儿伤势又算得了什么,这一刻,她突然很庆幸自己可以败在这个少年手中。

  整个萱花谷死一般寂静,不过片刻之后,又爆发出了一片山呼海啸般的呼声。

  就在诸位弟子都在为宋青书的胜利而欢呼时,一道血色邪光却是破开虚空逼向古幽月,身影骤然显现在其身前三尺位置,五指朝其香肩之上抓去。

  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得众人措手不及,还好玉辞心反应如电,玉手抬掌与那五指轰到了一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狐仙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