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十五 苍天庇佑的少女
月下青狐2018-05-08 15:072,553

  就连宋青书也没有料到,与自己对决之人竟是古幽月,那个初次见面还有些羞怯的少女。

  他倒没有小瞧对方的意思,而是这样柔弱娇羞的少女,会令人不禁生起保护欲,哪里忍心出手敌对。那古幽月轻轻牵着玉辞心的衣袖,腼腆地朝宋青书一笑,“请青书师兄多多关照。”

  在这个少女面前,连谷中的百花也黯然失色。

  宋青书第一次见她时,便觉得她似乎与其他人并不一样,可是究竟哪里不同,却又说不出来。

  步香尘也是察觉了少女的不同之处,抬手一指点上眉心,睁眼之际,竟看到古幽月身边气运红中透紫;红紫之气凝聚成型,隐隐有着龙凤合鸣之势,当下阖上慧眼倒抽了一口凉气。

  饶是以他麒麟才子的眼界,也是不由暗生几分妒忌,这古幽月集天地气运于一身,乃是上天的宠儿。

  而那宋青书的气运则是一片漆黑,隐隐中,透出几缕微不可察的紫气;这二人,一者是受苍天庇护之人,而另一者,却是受天道诅咒之人,接下来的比斗还真是让人期待。若宋青书知晓,这古幽月是上天宠儿的话,怕是会不惜一切代价将其击败,因为他,是被苍天遗弃之人,两者之间的境遇判若云泥。

  武斗的地点是萱花谷北面的云湘台,按照之前的安排,第一场应该是玉辞心对战步香尘,第二场才是古幽月与宋青书。

  不过,在宣读事宜之后,玉辞心却是走上台去,说道:

  “这一场,本该由辞心与步香尘公子对决,不过步公子既破了我萱花谷的迷魂阵,这一局小女子便认输了。”

  此言一出全场沸腾,想看麒麟才子出手的萱花弟子,纷纷惋惜不已,不过却也表示赞同。毕竟步香尘是以计谋蔑视天下,以武相斗,到底是有些欺人太甚,能如此轻易破掉谷外的桃花阵,已经让她们惊为天人了。

  宋青书一时间也是苦笑不已,本来他还想着通过玉辞心,看看步香尘的深浅,却没想到时态竟会这样发展。

  不得不说玉辞心很聪明,步香尘身怀麒麟之才,若是手下没点儿真章岂能活到如今。说是拜服于对方的奇门之术,实则是给了自己台阶,即使认输,也不会堕了萱花谷的名头。

  那么青阳门与萱花谷的高下之争,便落在了宋青书与古幽月身上。

  宋青书指节紧了紧,青阳门名誉是师尊誓死守护的东西,就算为了师尊自己也必须获胜。之前还想着,若是步香尘能够拿下一局,自己便可以对古幽月放水,可现在看来却是不行了。

  玉辞心的心思,自是瞒不过步香尘,不过却也没有点破,对于这些虚名他并不在意。

  纵身一跃执剑上场,宋青书轻提袖袍,礼待古幽月入场。

  如今宋青书正式晋入仙桥之境,心境早已不可同日而语,站在台上就如同一把锋芒内敛的剑。狮子搏兔亦尽全力的道理,他自然明白,无形的剑气以其为中心,暗自扩散而开。

  古幽月面若桃霞,背着一把古色古香的玉琴,提裙上台而去,整个萱花谷内立刻发出了阵阵声援。

  宋青书脸色渐渐凝重了起来,因为随着古幽月上场,他的剑气领域竟然被寸寸逼退,那剑域覆盖到她周身五丈的范围,立刻就会土崩瓦解。

  青书眉头一皱,难道古幽月也领悟了法则之力,并且在自己之上?!

  不过很快他就发现,对方的领域之力并不具备攻击性,只是被动瓦解了自己的攻势。如此一来,倒让宋青书松了口气,抬手一式拈花,剑气如同箭矢一般朝古幽月穿射而去。

  当初宋青书在黑石镇时,拈花剑便差点儿秒杀了那邪修,如今突破仙桥境威力更是无法同日而语。

  剑气所过之处,空中花影弥漫,看上去美轮美奂却又杀机凛然。

  谁知那古幽月不闪不避,未见有任何动作,那剑气轨迹却是徒然一转,避开了她的方位朝后方穿射而去。那张略显青涩的小脸之上,甚至没有半分仓皇之色,似是那剑气有意避开她一般。

  一招试探,却是石沉大海。

  宋青书甚至没有看明白,那古幽月是如同挡开了自己的剑气,明明不见她有任何动作。下方步香尘眼见此景,却是惊案而起,方才他可是看得明白,古幽月并没有出手格挡剑气,而是那剑气自动改变轨迹避开了对方。

  瓦解宋青书剑域的力量,也并非是法则,而是因为在天道庇护下,任何手段都无法对其造成伤害。

  “若我上场,这小子尚有万一的胜算;让幽月师妹上场才是真正的欺负人吧,师姐。”下方楼拜月见此一幕,顿时杂了咂嘴,话语虽是在为宋青书鸣不平,脸上却是一片喜闻乐见的神色。

  眼见剑气无效,宋青书抬手凝指为剑,直接朝那古幽月空门点去。

  既然对方可以挡住剑气,那自己便以力破之,身随指动破空而去。古幽月眼见对方剑指探来,玉手一抬,只得以掌相对……

  看似柔弱无骨的一掌,电光火石间,便与宋青书锋利指剑撞到了一起。想象中玉手鲜血横流的场面,却并未出现,反倒是宋青书喉咙一甜,宛若断线风筝般在掌力之下倒飞而出,手指被崩得鲜血四溢。

  踉跄数步稳住身形之后,宋青书面色惊骇莫名,刚才两式交汇那一刻,他的剑意被瞬间崩散。那古幽月的掌式如有神助,宋青书感觉自己仿佛与神魔对了一掌,那股力量,完全是摧枯拉朽般的碾压。

  “青书哥哥,你没事吧。”

  眼见宋青书被自己一掌所伤,古幽月眼中,顿时露出几分自责之色,关切地询问道。

  她身具道心又受苍天庇护,掌力之中蕴含了恐怖道力,可以将简单的招式发挥到极致。所以,宋青书才会感觉对方的掌力,宛若神助一般。

  现在他总算明白,为何楼拜月会提醒自己全力以赴,这古幽月的实力,简直恐怖到让人发指。

  心知若是再留手今日必输无疑,当不顾血淋淋的右手,缓缓握住了青锋剑鞘。这剑乃是剑南幽借予自己的祸邪,剑刃尚未出鞘,整片虚空之中已经有道道剑意一闪而过。

  台下观战的萱花谷弟子,只感觉脸颊刀割般疼,身上衣物竟出现了道道切痕。

  虚空中之上,片片樱花飘落美轮美奂,狐族拔剑术配合手中神锋,足以瞬间秒杀仙桥中期的高手。就在所有人都沉醉在美丽的画面中时,惊鸿一剑,却是瞬间朝古幽月透体而去。

  这剑意快若闪电,根本避之不及,可是在离古幽月尚有三尺范围之时,却是自动剥离为七道剑意绕过了古幽月,然后再度汇合成一道荡开。

  宋青书惊掉了下巴,这也可以,你特么在逗我呢。

  神锋归鞘,磅礴的剑意如同潮水般倒卷二回,依然是绕过古幽月,连对方裙角也未掀动半分。而宋青书,也开始明白了对方的身份,所有攻击都会自主避开她,那古幽月,显然是有鸿运庇护之人。

  手中长剑一横,宋青书将指上鲜血抹上了剑锋,就让我这天妒之血来破了你的气运。

继续阅读:章十六 执念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狐仙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