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23 孩子丢了
关中闲汉2020-03-25 09:513,627

  “因为西京市很有威望的一位老先生曾经说过,最快毁掉这些书籍的方法就是重建和搬迁,具体是什么意思,你自己琢磨吧。”

  说完这句,刘文化习惯性地扶了扶眼镜。

  秦白想了想,摇摇头,也不再说人们。

  两人又查阅了一阵资料,刘文化忽然抬起头问道:“秦白,有没有查到点有用的东西?”

  秦白无奈地撇撇嘴,回答道:“我这边只是些风土人情变迁情况的介绍,基本没什么收获,你呢?”

  “这边是一些技术和艺术方面的介绍,收获也不大。”说完这些,刘文化低下头,继续翻看起了手中的资料。

  时光流淌,红日西斜,房间中渐渐暗了下来。

  “咕”秦白的肚子很响的叫了一下。

  刘文化抬起头,微微一笑,正想说话,就听到吴教授在不知道用什么在地板上很响地敲了敲,然后提高嗓门喊道:“时间差不多了,该走人了!”

  “知道了!”

  秦白很响的回答了一句,然后压低声音对刘文化说:“怎么样,老刘,有看上的书没有,我帮你顺回去啊!”

  “你可真敢想!”刘文化恋恋不舍地合上手中书籍,望着一脸贼笑的秦白说:“这里的书你根本带不出去,更别说偷回家了。”

  “为什么?”秦白不知道刘文化说的到底是真话还是假话,不禁问道:“难道有什么机关不成?”

  刘文化淡淡一笑,回答道:“这里的书籍都和这个地方的地理坐标做了绑定,只要书籍和地理坐标相差超过50米,书籍就会自燃的。”

  “这也太好吧,算我想多了。”说话间,秦白将手中的一册资料仔细翻了翻,也没看出什么门道,于是悻悻地问道:“老刘,这技术就没什么破绽吗?”

  “有!”刘文化果断给出答复,然后走向窗边,一边拉着窗帘,一边不紧不慢地说道:“可惜我不告诉你。”

  “晕,有你这样做兄弟吗?!”秦白实在无语,想了想,讪笑着说:“老刘,你那封书信,嘻嘻,是不是也会嘭,化为灰烬”

  “谁说的,这封信我刚才检查过了,应该是最近放进去的,根本没有与这里的地理坐标绑定。”说话间,刘文化下意识地在胸口摸了摸,确定书信还在怀中后,这才松了一口气。

  “行,算你运气好!”秦白本想挖苦几句,突然想起刘文化说书信是最近放进去的,立刻疑惑地问道:“要是没记错的话,你早上刚跟那个吴教授说你的女神没了,怎么,她最近还偷偷来过这里?”

  “应该不是她。””刘文化停在原地,沉默了片刻,接着说道:“她已经去世五年多了,这个情况我是知道的。”

  “那就是有人故意将书信夹在资料中等着你发现了?可是那人怎么这么肯定你一定会来这里翻看资料,并且还会翻到那本书呢?这道理讲不通啊!”秦白越想越头大,下意识仰起头看了看天花板。

  刘文化深吸一口气说道:“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缘分吧。”

  不等两人再聊下去,楼底下的吴教授再次敲了敲地板,同时高声喊道:“再这样耽误老头子的时间,下次就别来了!”

  “好,不会的,我们马上下来!”

  刘文化答应一声,赶忙拉好窗帘,带着秦白在一片漆黑中,摸下了楼梯。

  吴教授抬起头瞥了他们一眼,阴沉着脸说道:“你们两个鬼鬼祟祟的,到底在做什么?想要搞破坏吗?告诉你们没门,想也别去想!只要我有我老头子在,谁也别想动这些东西,咳咳”

  几句话还没说完,吴教授剧烈地咳嗽起来。

  刘文化赶忙紧走几步,轻抚着吴教授的后背,真诚地说道:“吴教授,您放心,我们只是想找西京市一处失落的建筑,没有搞破坏的意思,再说,我又不是第一天来,以前我什么样,您还了解吗?”

  “是啊,老刘说的没错,我们是真心想帮别人的忙,要不我们两个大男人怎么会一整天,忍饥挨饿地待在二楼那间小屋子中呢!”秦白也趁机解释了一句。

  吴教授缓了缓起,瞪着眼睛问道:“真的是要找失落的建筑?”

  “嗯,没错!”刘文化和秦白同时重重地点了点头。

  吴教授想了想,幽幽地说:“找西京市的建筑啊,楼上根本没有,我给你们说个地方,你们去试试吧,兴许能有些收获。”

  听到这句话,刘文化和秦白的眼睛同时一亮,正想追问具体在哪里,就听吴教授习惯性的晃了晃佝偻的身子,絮絮叨叨地说道:“今天的时间也不早了,就到这里吧,下次吧,下次你们来,只要老头子还能记得这个件事,一定会给你们说那个地方的,哎,回吧,回吧,我困了,要睡觉去了”

  话音落尽,吴教授已经转过身,走进了黑暗之中。

  秦白两人对视一眼,各自无奈地摇摇头,然后一前一后离开了万花筒。

  环湖区,大秦事务所内。

  葛红袖和辛西娅有一句没一句地聊了一下午,眼看着窗外彻底黑了下来,葛红袖实在坐不住了。

  “姑娘,你忙着,我先回去了,估计那帮小饿狼马上就回来啦,我得帮他们弄点吃的了。”

  说完,葛红袖笑着对辛西娅点了点头,然后站起身,走向房门。

  辛西娅似乎一直沉浸在某种遐想中,此时听到葛红袖要离开,赶忙站起身说道:“大姐,秦白他们就要回来了,您不见他们一面再走吗?”

  “不用了,有的是机会。”葛红袖回过头温和地笑笑,突然想起什么似的,认真叮嘱道:“秦白这人真心不错,我劝你还是要好好把握把握。”

  再次谈到这个话题,辛西娅脸色微红,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这种事情哪能勉强呢,是吧”

  “哎,好吧,希望你不要错过。”

  说话间,葛红袖随手拉开门把手,正要跨出门外。

  没想到一抬头正看到陈天石,带着罗聪和罗云从一辆货运卡车上跳了下来。

  “聪聪,云云,你们回来啦?”

  罗聪母亲笑着走上前。

  而罗聪和罗云,突然看到母亲,两个人同时一愣,然后各自低垂下了脑袋。

  “怎么啦,瞧你们没精打采的模样,是不是小广告贴的不顺利?没关系,河东区就是那个样子,风大,什么都贴不住,更别说有人看了。”说着话,葛红袖走到两人身边,下意识地四下望了望。

  不等她问话,陈天石赶忙开口道:“大姐,有件事情我必须和您说,咱们屋里谈吧。”

  “好,什么事情,搞得这么正式”罗聪母亲,边走边说道:“哎,对了,聪聪,小星,小玉他们呢,怎么不见跟你们一起回来啊?”

  陈天石想也不想,赶忙接口道:“大姐,您别问他们了,孩子们忙了一天都累了,有什么事情,您问我,我什么都知道!”

  “好,好,问你,问你”

  几人回到大秦事务所后,葛红袖屁股刚刚粘上座椅,马上问道:“陈兄弟,我们家小玉、小星他们三个呢?”

  “妈,他们,他们丢了”

  说出这句话后,罗云终于忍不住哭出了声音。

  葛红秀听到这句话,脑袋翁的一声响,险些晕厥过去。

  与此同时,辛西娅也是一震。

  “葛大姐,事情是这样的”

  陈天石趁着葛红袖意识还算清醒,赶忙将自己如何带着罗聪和罗云去张贴小广告,回来后发现小货车不见了的事情一五一十说了清清楚楚。

  听完陈天石的讲述,辛西娅想了想,问道:“你们没有四处找找吗?也许是车子出了什么故障,把孩子们带走了。”

  “找了,大姐姐,我们所有的地方都找过了,可是,可是”罗聪说完这几句,也是一脸的伤心。

  “这就奇怪了,河东区荒芜人烟的,不会有什么人除非,除非”

  不等辛西娅再想下去,陈天石迫不及待地问道:“除非什么?快说啊,急死人了!”

  “我想说除非你们被什么人给盯上了,他们趁着你们离开的机会,把孩子们抓了,然后就用孩子们要挟你们”

  “对,大姐姐说的没错,一定是白银战甲的那帮恶棍,他们欺负不了我们,就偷偷地对我的弟弟妹妹下手,真是卑鄙无耻!”

  罗云泪流满面,无助地蹲在地上,除了默默流泪,只剩下将牙齿咬的咯噔响。

  陈天石望了她一眼,叹息一声,破口大骂道:“什么狗杂碎,有种冲我叉烧陈来啊,绑架小孩子,算什么本事!下次千万别让我碰到,要是让我碰到,一定打得你”

  “好了,别在这里耍横了!”辛西娅摆摆手,蹙着秀眉说道:“现在当务之急是要想办法把孩子救回来,至于报仇什么的以后再说吧!”

  话说到这里,辛西娅转头问道:“秦白呢,你赶紧联系他啊,大家一起出门去找人啊!”

  “联系,怎么联系?”陈天石摸了摸脑袋,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们三个没有通讯工具,要想让他帮忙,只能等到他回来。”

  “啊!你们三个也太抠门了吧!”辛西娅像看怪物一样看着陈天石,同时想到秦白曾经带着陈天石向自己推销过Neptune27,忍不住追问道:“就连普通的通讯设备也没有吗?”

  “真的没有!”陈天石老实地摇了摇头。

  葛红袖低声啜泣了半天,突然站起身,扑通一声跪倒在陈天石和辛西娅的面前,带着哭腔,激动地哀求道:“陈兄弟,辛西娅,大姐求你们了,小星、小红和小玉真的不能出事,要是他们有个什么闪失,我怎么对得起他们刚刚过世的父亲啊呜呜”

  “大姐,您放心,只要有我陈天石一口气在,一定不会帮您找回他们的!”陈天石心里也不是滋味,不等葛红袖再说下去,赶忙搀扶起了她。

  辛西娅有些不知所措,转头望了望罗聪和罗云,深吸一口气说道:“大姐,这件事情我替大秦事务所接了,要是找不到失踪的孩子们,我们直接关门不干了!”

  话音未落,紧闭的房门突然被人推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未来迷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未来迷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