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1 负二楼
关中闲汉2020-03-25 09:514,390

  “老刘,你听到什么声音没有?”

  秦白警觉地向后望了望,瞬间涌起不详的预感。

  刘文化的眼中也掠过一丝不安,不过很快便一闪而过,在扶了扶眼镜后,刘文化淡淡地说:“开关门的声音吧,怎么了,有什么异常吗?”

  “只有开关门的声音吗?难道是我幻听了?”

  秦白摇摇头,有些怀疑自己的听觉。

  刘文化想了想,从背包中取出两把强光手电筒,一把递给秦白,另一把在他手中拨弄了几下,立刻亮了起来。

  惨白色的光束从两人身边射出,向着楼道的尽头延伸、

  “你看除了那道刚刚闭上的铁栅栏,应该没别的了吧。”

  说话间,刘文化右手动了动,光束也跟着缓缓移动,被强光覆盖的地方除了无数堆灰尘和许多看不太清的垃圾,再无别的异常。

  秦白长出一口气,说道:“八成是我幻听了,咱们不管这些,去负二楼看看吧。”

  在说话的同时,秦白也学着刘文化的样子,将握在手中的手电筒点亮了。

  就在手电筒的光束射向楼梯口的一瞬,秦白隐约看到一道身影,一闪而过。

  “谁?!”

  秦白下意识大喊一声。

  然而空荡荡的楼梯口,除了冷风穿过墙壁缝隙时,发出的诡异鸣叫,再无别的声响。

  “也许是老鼠或者别的动物吧,毕竟这里也荒废了很长时间。”

  说完这句,刘文化将手电筒的强光由楼道转向楼梯口,同时伸出手在秦白肩头按了按。

  熟悉的按压感,让秦白紧绷的神经稍稍有所缓和,他勉强挤出一丝笑意,回头说道:“不管了,下楼吧,楼下藏着大把真相呢!”

  “走吧,这里应该能够找到一些有用的资料。”

  说完,刘文化毫不犹豫地踩在向下的第一块木板台阶上。

  随着承受到力量,整个旋转楼梯十分明显地摇晃了一下,同时,手电筒的光束中无数的灰尘腾起。

  “呸呸!这个鬼地方!”

  秦白扇了扇扑面而来的灰尘,不敢在耽搁,也迈出了第一脚。

  “咔嚓,嘭!”

  不知道什么地方,传来了断裂的声音,刘文化和秦白两人赶忙停下脚步。

  等了大约十分钟左右,感觉楼梯也没出现裂缝、窟窿之类的变化,两人继续提心吊胆地向下走去。

  同一时间,陈天石开着那辆失而复得的小货车,载着罗家兄妹五人行进在通往临江区的道路上。

  “小红,小星,小玉,你们三个给我听好了,以后有谁再敢欺负你们,直接打陈大哥的电话,陈大哥保证随叫随到!”

  说话间,陈天石有意指了指右耳外廓,带着得意的表情,对着后视镜笑了笑。

  罗聪只看了一眼,立刻明白,陈天石这是在炫耀新买的通讯设备,于是半站起身子,趴在座椅靠背上,好奇的问:“陈大哥,你这是最近新出的Neptune27吗?果然是与皮肤实现了高度融合!”

  看着后视镜中罗聪那羡慕的眼神,陈天石不屑地说:“Neptune27算个屁,咱这是天眼通,只要在银河系,就没有联系不到的人,牛吧,哈哈。”

  陈天石的笑声还没落尽,罗云眉毛一扬,不咸不淡地说:“牛个屁,联系到你又能怎么样,还不是一样被人掳走?”

  不等陈天石反应,罗聪立刻回头说道:“云云,你不要总是这样,要不是陈大哥他们在全城推送寻人启事,小玉他们也不会这么快回来的!”

  “没错,我们应该感谢大秦事务所的人,可是眼前这个头脑简单的家伙似乎并不值得感激啊。”

  “云云,你,哎”

  罗聪叹息一声,不再说话。

  陈天石笑着说道:“罗云就像一只可爱的刺猬,要想靠近她的人,必要能承受住她身上的刺,是吧,我这句话说的,哈哈,太有道理了!”

  “嗯,这个比喻太对了!”罗聪绷着的脸,顿时融化开来,他想了想,补充道:“这只刺猬目前处于狂躁期,请大家主动躲避,呵呵。”

  罗聪说完,笑的前仰后合。

  随后,罗玉三个也跟着起哄道:“刺猬姐姐,刺猬姐姐!”

  听到哥哥和弟弟妹妹们久违的笑声,罗云的心中一酸,竟然有种流泪的冲动。

  就在这时,车窗外突然传来,狂按汽车喇叭发出的刺耳声响。

  陈天石脸色一变,随手按下玻璃,正想朝着对面的豪车大骂几句。

  然而在陈天石将准备好的脏话骂出口之前,对面豪华跑车的顶篷缓缓掀起,驾驶座上出现了一道靓丽的身影。

  “怎么是她?!”

  陈天石心中一惊,立刻狂按开关,试图尽快将车窗关上。

  坐在跑车驾驶座上的梅芳菲早已猜中他的心思,在车窗升起来之前,立即大声喊道:“死胖子,你干嘛呢,怕见到本小姐吗?!”

  “谁说的,我,我”

  “别给我装结巴了,小白呢?他最近有没有疯狂地想我啊?”

  梅芳菲咯咯一笑,故意将跑车凑到小货车跟前。

  陈天石表情愈发古怪,好在这时车窗差不多已经升了起来。

  “他很忙,忙着帮你找水景广场呢!”

  丢下这句话后,陈天石猛踩油门,小货车眨眼间没了踪影。

  望着路面上扬起的灰尘,梅芳菲暗暗地想:“小白真的很忙吗?还是他和那个女的”

  一想到这里,梅芳菲也是一脚油门,疾驰而去。

  临江区,万花筒右侧走廊深处,秦白和刘文化已经走下了楼梯。

  不知是不是因为处于地下的原因,这里不但漆黑无比,而且处处散发着霉腐的味道。

  “老刘,接下来怎么走?”

  秦白晃动着手电筒,四处看了看,发现下了楼梯之后,是一个幽深的走廊。走廊两侧的墙壁以及头顶上的天花板上,似乎曾经刷过油漆之类的涂料,但是由于年代久远的关系,布满黄褐色水渍和霉斑的墙面上,只有很少的几处仍旧保留着涂料的痕迹。

  “能怎么走,当然是向前,要是遇到房间的话,咱们就进去看看,兴许那里面存放着资料。”

  说着话,刘文化在墙壁上摸了摸,朽坏的墙壁,一经他手指碰触,立刻掉下来许多水泥、沙土,同时,墙壁上也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窟窿。

  “这楼怕是不行了,咱们一定要快,这里多待一分钟都会有危险。”

  刘文化补充说了这么一句,再一次抢先走入黑暗中。

  “吧嗒,哎”

  就在刘文化走开的一瞬间,秦白忽然听到类似于雨水滴在地面的声音,随后便是一声若有似乎的叹息。

  秦白身子一震,汗毛立刻倒竖起来,他小心翼翼地用手电筒向着刚刚走下的楼梯方向照了照。

  落满灰尘的楼梯板上,有两行脚印向远处延伸,一架老式木质旋转楼梯,在从裂缝中灌入的冷风吹拂下,时不时掉落下无数灰土。

  除此之外,再无它物。

  “又幻听了?”秦白自我安慰一句,摇摇头,收回光束的同时,对远处喊道:“老刘,别走的那么急啊,等等我!”

  也许是听到了秦白的呼喊,刘文化停在了原地。

  秦白不敢多耽搁,立刻加快速度,朝着刘文化那边走去。

  可是走着走着,秦白突然发现刘文化似乎不太对劲。

  “老刘,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没,没,你快过来!”

  刘文化结结巴巴,语气中分明带着几分惊恐。

  秦白预感到即将有什么事情发生,脚底下也快了许多,三两分钟后,来到了刘文化站立的方向。

  “老刘,你没事吧?”

  秦白走上前,在刘文化肩头拍了拍,也就是在这一瞬间,他清晰地看到,在两只手电筒光束交叠的地方,竟然躺着一具尸体。

  这具尸体他们极为熟悉,正是指引他们下二楼的吴教授的。

  吴教授的尸体半趴在地面上,他的后脑正对着秦白两人走来的方向,也正是后脑右侧位置,似乎遭受了某种钝器的袭击,让吴教授在一瞬间脑浆崩裂,丢掉了性命。

  望着吴教授脑后那滩黑褐色血迹,一呼一吸间,不可避免地嗅到逐渐被霉腐味遮掩的血腥味,刘文化单薄的身子,微微晃了晃,突然干呕起来。

  “呼吸,呼吸,深呼吸”

  秦白见情况不对,立刻搀扶住刘文化,同时帮着他调整呼吸。

  许久,刘文化胸腔中的翻涌终于平静下来。

  “秦白,吴教授不能躺在这里,我们要带他出去”

  说完这句,刘文化竟然挣脱秦白的手,瘫坐在地上,无法抑制地痛哭起来。

  秦白不明所以,自顾自跳到尸体的另一侧,借着手电筒的光亮,仔细察看了一番。

  吴教授瞳孔放大,嘴巴微张,酱紫色的面庞上,纵横的皱纹紧紧绷起,表情和视线似乎定格在了某一刻。

  秦白本身也不擅长勘验尸体,对此只是觉得有些奇怪,此外再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

  大约半个小时后,刘文化擦了擦眼泪,站起身说:“今天先不找资料了,我们还是先处理吴教授的尸体吧,毕竟他在这里默默待了这么多年,还是值得人敬佩的,是吧?”

  “行,都听你的!”秦白满口答应,同时在刘文化肩头重重地拍了几下。

  刘文化摆摆手,弯下腰,试图背起吴教授的尸体。

  然而由于死前保持的半趴姿势,刘文化试了几次都不能顺利的背起来。感受着手底的冰凉和吴教授毫无弹性地皮肤,秦白的心神又是一阵恍惚。

  “算了,咱们两个一起抬出去吧。”

  提出这条建议后,秦白将手电筒叼在口中,弯腰抬起吴教授的两只脚。

  “看来也只能这样了。”

  刘文化幽幽地回应了一句,赶忙收起心思,将手电筒夹在腋窝后,小心翼翼地抓住吴教授僵硬且冰凉的手腕。

  “起,起!”

  两人同时发力,终于将吴教授的尸体抬了起来。

  好在吴教授骨瘦如柴,尸体也没多少份量,没过多久,就被两个人抬到了通往地面的旋转楼梯口处。

  “哎”

  刘文化叹息一声,向着走廊深处回望一眼。

  看到这一幕,秦白的头脑中突然灵光一闪,已经踩上木质楼梯板的左脚,立刻收了回来。

  “老刘,你等着,我去去就回!”

  丢下这句话后,秦白趁势将吴教授的后半个身,斜放在楼梯板上,也不等刘文化反应过来,从自己嘴里拔出手电筒,飞跑着回到了发现吴教授尸体的地方。

  强光照射下,那摊黑褐色的血水,像极了一朵盛开的牡丹。

  秦白走到“牡丹”的同一水平线上,伸手摸了摸两侧的墙壁。

  这两侧墙壁和负二楼其它地方一样,潮湿、朽坏,在秦白的碰触间,掉下许多灰土的同时,很快出现了两个凹槽。

  “墙壁很容易被掏空,是吧”

  秦白自言自语,站定原地沉思了片刻。

  随后他慢慢蹲下,再次仔仔细细看了看那朵盛放的血色“牡丹”。

  “他的眼睛,眼睛”

  嘴里嘀嘀咕咕念叨着,秦白的脑袋不停地变幻着角度,整个身子也开始慢慢地躺卧在地面上。

  “应该不是这样,也许,也许”

  这么说着,秦白将侧躺的身子缓缓抬起,与此同时,眼睛实现也一再调整。

  大约五分钟后,随着“嘭”的一声闷响,秦白的身形终于定格下来。他两手伏地,趴在地面上,双腿微微曲张,半张脸紧贴着地面,而他的脑后正是那朵盛放的“牡丹”。

  “这个姿势,就是这个姿势吧,他想隐藏什么,还是想暗示什么?”

  时间一分分流逝,秦白好像石化了一样,趴在地上一动也不动。

  刘文化一方面等的不耐烦了,另一方面也担心秦白,于是对着远处喊道:“秦白,哎,你没事吧!”

  安静了片刻,秦白回答道:“没事,再给我点时间!”

  “角度,角度,角度”

  嘴里梦呓般念叨着,秦白不断地变化着脑袋与地面接触的角度。

  又过了十几分钟,当地面上黑褐色血水,几乎全部蹭到秦白头发上时,他突然兴奋地笑了两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未来迷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未来迷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