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回    燕赵古墓
醉墨长歌2018-04-06 10:373,316

  第二回    燕赵古墓

  虞墨棠看着李淳卿的背影,说道,“没事的。我和狐狸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他的性格我也了解。其实他这样也挺可爱的。只是我真的很担心,他也不能总是这样压抑自己啊。”

  不知向前走了多久,李淳卿突然停住了脚步。从背包中抽出了一把由藏银打造的短剑,轻击墙面。随着短剑与墙壁发出的千篇一律的声音,李淳卿的眉头也越锁越紧。

  “怎么了,狐狸?”虞墨棠问到。

  李淳卿回过头,向虞墨棠做了一个“嘘”的手势,依旧拿着藏银短剑敲击墙面,眉头紧皱,细细地聆听。心中的疑虑挥之不去。

          “嗯?这不可能……难道,那些挖盗洞的先贤们连地宫都没进去么?”李淳卿心中思量着,“可是,明明已经穿过了墓顶的青石板,为什么这里还有一层石板?”

  梁蟠也走到墙边,用手指的关节轻扣墙面,面色凝重,“少爷,这这面墙貌似是实心的。”

  虞墨棠看着对这面墙壁纠结的李淳卿和梁蟠,问到,“狐狸,这个是封墙么?直接炸开不就好了?何必和它费劲啊?”

  “怎么炸?这面墙可不是墓室中的封墙。而且,这里的深度远远不足墓室应有的深度。深度……嗯?对了,问题就出在这里——深度……”李淳卿突然俯下身,用短剑敲击着铺在地面上的青石板。

  许久后,李淳卿微皱的黛眉终于舒展开,用短剑在青石板上划出了一个正方形,直起身来,唇边勾起一抹不解其意的微笑,道:“这个墓,真有意思。”指了指地上画出来的正方形,对梁蟠说,“梁叔,把这块青石板炸开。”

  梁蟠从背包中取出雷。管,放在了青石板上,那个李淳卿划出来的正方形上。“少爷,墨棠少爷,快退后。”说着自己也向后退了几步,便引爆了雷。管。顿时,青烟四起,浓重的硫磺味道弥漫开来。

  待浓烟消散后,三人才走到青石板炸开的洞口处。低头望去,里面是重重的阶梯,一直向下延伸。

  李淳卿从洞口处跳了下去,稳稳地站在了台阶上。虞墨棠和梁蟠也跟这跳下去。大约走了三百多级台阶,才终于到达了平地。又向前走了许久,三人停住了脚步。

  一面青石墙横亘于面前,那些原本作为封墙的巨大的青石本该完好无损,但是,面前的那道封墙却已经被人为的挖出了可供人通过的洞口。

  虞墨棠不禁微微皱眉,问道,“这个洞口很明显是人为造成的。狐狸,咱们废了这么半天劲,却为了一个被别人盗过的墓,何必呢?”

  “本来我们刚刚下斗时走到盗洞就不是我们挖的,只是这燕赵古墓的制式有些奇特罢了。承蒙先贤庇护,这就省下了不少时间。”李淳卿微微俯身,穿过了封墙上的洞口,“以阡墨阁现在的状态,我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获得足够的收益。这燕赵古墓是我现在最好的选择。而且,祖祖辈辈这么多盗墓者,除了上古时期的墓穴之外,已经很少有没人下过的斗了。当然,我指的是有油水捞的肥斗。至于那种放个棺材就下去的,倒也是得了个安心,反正没有人会去打扰它的。”

  这样的封墙一个有六扇,每一扇上面都有人为炸开或是凿开的洞。

  六面封墙,便代表着众生六道,六道轮回。

  原以为会有重重的险阻,然而,却是异常的顺利,没有触动任何的机关——或者说,这燕赵古墓中,并没有任何的防御机关。

  面前的青铜大门一开两扇,上面刻着古朴而华贵的花纹。这扇门并没有关死,所以梁蟠也没有花费多大的力气便将门推开了。

  “想必这扇青铜门中,就应该是燕赵古墓的地宫了。”梁蟠说道,“少爷,这次我先进去,走在前面。这样,万一出现了什么变故,您和墨棠少爷也好有个能周转的时间,您说是吧?”说着便进入了大门内,没有等待李淳卿的回应。

  见此,李淳卿也便只好说,“那好吧,梁叔,你也一定要小心。”

  看着梁蟠的背影,虞墨棠一下子就明白了,为什么只是作为阡墨阁总管的梁蟠,会是李家真正的心腹——他对李家的忠诚是其它伙计远远不及一半的。

  记得在李淳卿的父亲李之彦在世的时候,梁蟠对彦三爷说的话向来唯命是从,从未说过一个“不”字。而彦三爷逝世之后,这份忠心也便自然而然地延续到了李淳卿这里。

  在虞墨棠和李淳卿的记忆中,这貌似是梁蟠第一次自作主张地去做一件事。而这件事,便如赴死一般。地宫中会发生什么,所有的都无法预测。对于地宫中将发生的一切,也都一概不知。然而李淳卿知道,无论发生什么,都是会以血液,甚至是生命为代价。

  梁蟠进入地宫后,发射了一颗照明弹。地宫一下子便明亮了起来。毕竟照明弹的光线要比探照灯的光线强烈很多倍。

  虞墨棠环顾这地宫的四周,有些吃惊地对李淳卿说道,“狐狸,在我进来的前一秒我还一直认为燕赵古墓的地宫肯定是阴冷而恐怖的。然而当我进来之后才发现,这里竟然这么华丽。”

  然而,无意间的一撇,却让虞墨棠想把自己刚刚所说的话捏碎了扔去喂狗。

  “狐狸……那个会不会是粽子啊?。”虞墨棠指了指墙角,那里有一具尸体,完全丧失了生命的特征,坐在墙角,背部靠着墙。他的嘴张得很大,显出一副极为惊恐的样子,也不知道这个人生前到底经历过什么,才带着如此恐慌的表情死去。

  李淳卿看了看尸体,说道,“看这具尸体的腐烂程度,应该在最近五个月左右。这么短的时间内,尸体是不会发生那种极为强烈的尸变的。即便是有这种可能,也太烂了吧?这样的粽子也不会给我们带来很大的麻烦。”

  “这样就好。”听了李淳卿的话,虞墨棠长舒了一口气,如释负重地说到,“那个人的表情好奇怪,看着有点慎人。”说着,便向着那具尸体走了过去,“我去看看他有没有带着证件,也许可以知道他的身份呢。”

  李淳卿赶忙拦住了虞墨棠,“等等,别过去!小喵,难道你没有发现这具尸体的异常之处么?”

  虞墨棠停住了脚步,盯着尸体看了看,“嗯?异常之处?除了他的表情有点惨不忍睹之外,我觉得也就没有什么其他的异常之处了啊?”

  李淳卿指了指那具尸体,“小喵,你看。从那个人的尸体的腐烂程度来看,他的确是死了五个月左右。然而,他身上的这身登山服的款式却是前年最流行的款式。”

          李淳卿的话并未继续说下去,虞墨棠便意识到了此事的蹊跷。

  突然,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由远及近。好似无数虫子一齐爬动过来。

  梁蟠忙掏出手枪,子弹上膛,“尸鳖,是尸鳖!少爷,墨棠少爷,快退后。”

  李淳卿和虞墨棠赶忙向后退了几步。

  “狐狸,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尸鳖啊?一般的尸鳖不是只有蜜蜂那么大么?”虞墨棠问道,“这些都是足足有巴掌那么大的尸鳖啊,他们这得活了几千年啊?

  李淳卿也掏出了手枪,和梁蟠一起击毙那些尸鳖。回答道,“我也下过几次斗了,这样的尸鳖,也是第一次见呢。小喵,你不是会开枪么?那就快帮忙啊?只是用手枪的话,我和梁叔撑不了多久的。”

  闻言,虞墨棠才回过神来,接过李淳卿递给他的枪。问道,“狐狸,那些尸鳖不会是吃人的吧?”

  “长得怎么大,能不吃人么?”李淳卿说道,“墙角的那具尸体应该就是被这些尸鳖咬死的。他应该是就两年前来下的这个斗,遇到了这些体型庞大的尸蟞,因此而毙命。而且,看他临死前的表情,也可以印证了这个猜测。”

           接下来的话,李淳卿却没有继续说出来。但是他知道,这座燕赵古墓中,应该存在这一种东西,或者说是一种力量,能过让人死而不腐。

  只是说了几句话的工夫,尸鳖已将三人团团围住。尽管三人中枪法最差的虞墨棠都是每一枪都必有收获。但是那些尸鳖的包围圈却依旧是越来越小——那些尸鳖的数量多得可怕。

  终于,地面上只留出了共三人落脚的地方。其余的地方已经都被尸鳖占据了。有些尸鳖甚至爬到了其他尸鳖的背上,后退用力一蹬,便直接腾空跳了起来。

  手臂上传来的剧痛让李淳卿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低头一看,一只尸鳖跳上了自己的手臂,长且尖利的颚部已经死死地钉入了手臂之中。

  但是,当李淳卿还未反应过来将手臂上的尸鳖打下来时,那只尸鳖却自己摔落在地上,抽搐了几下,便一命呜呼。

  见状,李淳卿黛眉微挑,心中不免因此而吐了个槽,“它怎么死了?我靠,上来就咬爷一口,爷还没怎么样呢?它到还先死了?what the fuck !”

  此时,李淳卿的血液已蜿蜒过整个手臂,滴落在地上。瞬间,所有的尸鳖都惊恐地向后退去,以一种逃命一般的速度消失在各个角落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墓信札之噬罪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古墓信札之噬罪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