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女人
笑鹰卓2018-04-11 22:032,819

  此时,傍晚快要过去了,天也快要全黑了,楼房的窗户里没有向外透出一丝灯光。这更让他们确定,这是一栋空宅。因为一般到了这个点,屋里的等肯定都是会开的,然而,这栋楼却没有。

  唯一令他们感到困惑的是,这样一栋让人觉得无人居住的房屋,为什么院子里的大门和他们面前的大门却没有锁。

  不然,他们也不可能轻易的就来到院子里。

  “这家看样子真的没有人,我们还要不要进去了。”方小忆对着时寻问道。其实,被冻得瑟瑟发抖的她巴不得赶紧找个落脚的地方。可话又说回来,未经别人允许,私自闯入别人的家宅显然是不好的,哪怕就算是在没人住的情况下。

  因此,这般纠结之下,她有些拿不定主意。

  “先进去再说吧”

  时寻虽然外表看起来文质彬彬的,但却是一个不拘小节的人。他看来,这屋子反正空着也是空着,进去歇个脚应该也没啥大不了。

  说完,他就稍微用力的一推。“嘎吱”一声,门开了。里面也没有被反锁。

  门刚一打开,一股子土腥味便扑面而来。让最前面的时寻和陈齐二人不得不捂住鼻子。

  “这得多久没人住了啊,里面的味道好难闻啊。”陈齐捂着嘴说道。

  等这股子难闻的土腥味慢慢散去以后,四人便都走了进去。里面漆黑一片,四人都各自打开了自己手机上的手电筒,借着手电筒的光线,开始巡视起来。

  这栋楼的第一层有三个房间,中间是堂屋,也就是客厅,左边的则是卧室。卧室的门也没有锁,稍微用力一推,门就开了。右边的是洗手间,门是半开着的。

  这三个房间到处都是灰尘,有的地方还有很多的蜘蛛网。不过,从这三个房间里所摆放的家具上来看,这楼的主人应该也是非富即贵。

  过了一会儿,朱伟就从堂屋的一个角落里找到了几根白色蜡烛,并且是那种最大号的那种,看样子应该是专门办丧事时用的。很快,朱伟就拿出打火机,点亮了其中的两根。在烛光的照耀下,周围也都明亮了许多。

  将手机上的手电筒关掉了的几人,分成两组,各自拿了根点着的蜡烛,将堂屋和卧室做了个简单的打扫以后,就开始坐在沙发上歇息。此时的他们身上都或多或少的有些蜘蛛网和灰尘,都是在打扫过程中沾上的。尤其是方小忆刚刚在清理沙发的过程中,还被几只突然跑出来的老鼠给吓到了。

  休息了片刻,这四人又拿着点燃的蜡烛来到了这栋楼的第二层,也就是顶楼,这一层楼一共有两个卧室和一个洗手间,相比于第一层来说,这一层相对来说看起来就稍微简朴了一点。

  几个人没过多久,就看完了第二层的所有房间,然后,就都下了楼。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就在他们刚刚下了楼梯到一楼,第二层楼的走廊中间突然不知道从那里出现了几缕白烟。

  接下来,这几缕白烟慢慢的融合到了一起,然后,就变成了一个女人的模样。只见这个女人穿着一身白衣,一头乌发披散在肩头 ,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但是嘴唇却像是涂了鲜血一般的殷红。更让人觉得恐怖的是, 她的眼睛里只有眼白,没有曈仁。

  此时,就见她飘在半空中,嘴唇还勾起了一抹诡异的笑容。同时,从她那双没有瞳仁的眼睛里,居然还流出了两行鲜血出来。当其中一行的鲜血划到了她嘴唇边上的时候,只见她伸出了又细又长的舌头舔了舔。

  然后,就见她收回舌头,苍白的脸上又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之后,便化成了几缕白烟消失了。

  而这令人感到毛骨悚然的一幕,时寻等人自然是浑然不知。来到一楼的他们很快就坐在了沙发上吃起了野餐聚会所剩下的零食,当做晚饭。这些零食是陈齐带来的,来这栋楼之前,陈齐就将装着零食的背包一起带上,以备不时之需,没想到还真派上用场了。

  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雨还是一直在下。

  “我得打个电话给我们领导,告诉他我明天上不了班了。”

  喝了一口矿泉水,连着嘴里咀嚼好的饼干一起咽下以后,时寻就拿出手机准备拨电话。

  其他三人听他这么说,也都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因为明天也是他们的上班日,被时寻这么一提醒,他们也都才各自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请假。

  然而,当这四人拿出手机出来一看的时候,顿时都懵了,因为手机屏幕最上方的信号栏里所显示的是无信号,也就是说,他们的电话根本就打不出去。

  “怎么会没信号了呢?我刚进来打开手电筒的时候,还发现信号是满格的呢。”朱伟有些困惑的说道。

  “我刚进来的时候,记得信号也是满格的。”陈齐附和了一句。

  “是的,我也是。”方小忆也跟着附和道。

  唯有时寻坐在那里不说话,此刻,他的心里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总觉得今天晚上会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就在他发愣的时候,就见朱伟从自己口袋里摸出了一副扑克牌,然后一脸无所谓的说道:“反正大不了明天就是旷工一天,没啥大不了的。”说到这里,他又晃了晃手中的扑克牌,又接着说道:“要不咱们今晚打打牌吧,反正白天睡了一下午,应该都不困。”

  朱伟之所以会带上扑克牌,是因为他想在今天下午的时候打算好好玩几把的,可惜的是,他们几个因为喝多了点酒,睡了一下午,牌没有打成。

  手机没有信号,玩不了,再加上他们确实没有困意,因此,现在打牌确实是唯一可以消遣时间的娱乐活动了。

  于是,这四人便围着堂屋里的四方桌开始炸起了金花。

  沉浸在牌局乐趣中的时寻,很快就把心里原本的那种不安感给忘到九霄云外去了。他们这么一玩,就是几个小时,两根白色大蜡烛都已经烧了差不多一半了。

  可这几人却是越玩越嗨,看样子是要打算熬个通宵了。今晚,陈齐的手气不错,赢了不少钱,而朱伟则一直输,这会儿,已经输了好几百了。而时寻和方小忆既没输也没赢,算是保本。

  很快,新的一局又开始了,时寻这次拿到了两个A一个K,心里那真叫一个美,觉得自己这一局百分之一百稳赢。就在他心中窃喜的时候,忽然,一个陌生而又冰冷的女人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他们三个的牌都没你大,你要赢了,恭喜恭喜啊。”

  “谢谢,谢谢哈”

  不对,谁在说话,时寻赶紧一转头,发现一个面色惨白,双眼之中没有瞳仁,只有眼白的女人正弯腰看着自己,她的那张恐怖至极的脸距离他不到十公分。

  时寻瞬间脑子就炸了开来,一股凉意立刻就从后脑勺传到了脊背。

  “我滴个乖乖”

  极度的惊恐让时寻禁不住的大喊了一声。紧接着,其他三人也发出了惊叫声。因为他们也看到了这个犹如鬼一般的女人。

  “鬼啊,快跑啊。”

  四人早已经被吓得屁滚尿流了,哪还敢在这间屋子里多逗留一秒,纷纷都已最快的速度跑到大门前,想要逃离这个“鬼宅”。可是,这大门此刻就好像是被锁死的一样,怎么打都打不开。

  “四位客人远道而来,不如就留下,陪陪我如何啊。”

  就在这四人因为无法打开门而急的满头大汗的时候,一个阴惨惨的声音从他们的头顶上方传来。

  四人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抬头一看,发现那个穿着白衣的女鬼,此刻已经双脚离地,飘在半空,一双只有眼白的双眼死死的盯着他们四个。

  “桀桀桀桀桀”

  飘在半空中的女鬼见这四人一脸惧怕的看着自己,莫名的变得非常兴奋起来,发出了刺耳而又毛骨悚然的笑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奇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奇闻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