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流苏baby2018-04-28 19:283,367

  我拔脚就追,又可怜了脚底板。

  跑出会场,追到大马路上,我高举手办,停下大吼一声:“死胖子!你再不停下来,我就把初音给砸了!你最爱的初音!”

  果然,死胖子气喘吁吁地扶着路边花坛,一边翻白眼,一边摇手。

  我插着腰晃过去,哭笑不得。

  能被一个手办的‘命’威胁住的,恐怕也只有这死胖子了。

  “大仙,您就饶了我吧。”死胖子投降得很彻底,干脆一屁股坐地上,“我就是一个靠倒卖消息糊口的普通人,没那么伟大的情操啊。”

  “说人话!天天躲着我,几个意思啊!”

  “姐姐,姑奶奶!你惹的那可不是一般人!就算是我关门歇业,也未必能了事儿的啊!”

  我后知后觉。“花冥?”

  死胖子爬起来,面带歉疚:“咱俩这么多年,这把关系,我怎么好意思说要明哲保身?你也知道,我这些关系一层扣着一层的,不靠这个我还靠什么吃饭啊?”

  我想骂他两句,但看他那可怜兮兮的,只能烦躁地揉乱了头发:“算了!东家不做,做西家!”

  “姑奶奶,现在谁还敢给你活路啊?消息都在圈子里传透了!”

  “……”

  很好!

  王八蛋是要赶尽杀绝!还偏偏赶在这种节骨眼上,正是我要筹钱的时候。

  我把手办往死胖子怀里一扔:“帮我想想办法,我急需用钱!”

  死胖子宝贝得捧着手办,冲我皱眉:“出什么事拉?”

  我叹口气:“别问了,还剩三天时间。”

  死胖子想了想:“我卡上还有三千块,够不够?”

  我只能再叹口气:“心领了。”

  不一会儿,死胖子从裤袋里掏出个迷你记事本,边翻边说:“我只能帮你到这儿了。你低调点,说是以前客户转介绍给你的,应该查不到我这儿。”

  “那还不快说。”

  “有个怨妇想请人把老公从小三那儿夺回来!”

  “牺牲色相,不做!”

  “有个小妹妹想找人报复她的负心前男友,你可以不牺牲色相,走内心啊!”

  “她前男友结婚了没?”

  “结了。”

  “让她想开点!拆散别人家庭,不做!”

  死胖子翻了个白眼:“有个老太太想在死前见一眼失散多年的女儿,老太太的儿子愿花重金完成他妈这个遗愿。”

  “这个可以有,善意的谎言!”

  “喔,不行!我忘了,早上才得到的消息,老太太挂了!”

  我耐着性子,冲他干笑:“姐的接单原则你也忘了?违法的不做,伤天害理不做,拆散家庭不做,牺牲色相不做!”

  “姑奶奶啊……我……”死胖子一脸无奈,“那只剩一件事,符合你的原则了!”

  “什么?”

  死胖子定定看着我:“卖肾。”

  “……”

  我向下瞄了眼腰子,还是……再想想吧。

  ……

  越在这个时候,越显得钱才是万能的。

  我一路心事重重,刚走到小区门口,就见张杰生站那儿。确认不是幻觉,神经一紧。

  可笑的是,张杰生表情竟然带着点尴尬。

  “张律师稀客。”我就是要笑,“怎么?我还有什么属于花先生的东西没还给你们?我找找。哟,原来是你们的王八壳呀。”

  “童可可,还在生气呢?”张杰生不气,反而语气讨好得明显,“昨晚,那也是情非得已,你体谅一下。如果不那样做的话,你和花先生那样杠下去,只怕是更不好收尾。”

  我环起手来冷笑:“那还真是谢谢你罗,用心良苦。”

  “瞧你!”张杰生继续笑,“笑得人真有些发毛。”

  “少废话!”我喝了句,“有话就直说,有屁就快放。”

  张杰生被吓了一跳,随即递上一份文件。

  我拿过来看,真心领教什么叫厚颜无耻。

  “医药费……精神损失费……误工费……花冥要我赔偿30万?!你们还有没有人性啊?不是说好的,一笔勾销么?”我急得直吼。

  张杰生睁圆了眼睛:“之前那两项是一笔勾销了。但,你咬伤花先生的事并没有了结。这上面每一条索赔依据都是充分有理的,全是专家鉴定结果,闹上法庭也……”

  我杀人的心都有了。

  “你大爷的!我跟你们拼了!”

  “冷静冷静!”张杰生早防备地退老远,看上去比我还急,“之前就说了,你没证据,什么都没有,所以你就服个软,咱们私下协商解决,行不行?为五斗米折个腰,行不行?”

  “这种事抖上法庭,对你们也没好处!”

  “我可以申请不公开审理。”

  “……”

  我气得眼睛又热又痛,一时间还真是手足无措。

  只见张杰生小心翼翼重新靠近:“童可可,你是聪明人,为什么非要以卵击石呢?现在,你已是骑虎难下了。花先生要做的事情,是谁也抵挡不了的。

  “你想让他不痛快,那得先看看自己是不是真的痛快!一个假身份,一场戏,和你平时接的业务无异。

  “完成以后,你还是走你的阳关大道。你非要去走独木桥,真摔下去……得不偿失的只是自己。”

  我愣住,再次感受这世界深深的恶意。

  把文件扔他脸上,我气呼呼地往里面走。

  一进家门,外婆就说蒋梦婷来了,在我房里。

  这货,来得真是时候。

  我推门进去,蒋梦婷环着双腿坐床上,已是哭成了泪人。

  把门带上,我把包往地上一扔,无奈叹口气过去:“我都没怪你,你倒哭成林黛玉了?”

  蒋梦婷哭着勾住我脖子,哽咽就喊我名字,勾得我眼泪也要出来。

  “行了行了。”我拍她后背,“我又没怪你。”

  “陈亮说他爱上别人了。我怎么办呀我。”

  我愣了愣,然后就听着她哇哇大哭。

  我在旁边盘着腿,机械地递着纸巾,直到她自己停下来。

  “那天晚上分的手?”我问。

  蒋梦婷摇摇头:“我们没分手。”

  我拧眉:“那这算什么意思?不是说爱上别人了么?”

  蒋梦婷又抽泣了两声:“他也不知道怎么办,说需要时间想清楚。”

  我咬着唇角,一肚子的脏话只能忍着。对于陈亮,蒋梦婷长期处于中邪太深的程度。

  “可可,你怎么不说话?”

  我抿着嘴假笑:“你要我说,那就是我陪你直接杀过去,看看他爱上什么人了,再看看他正在用哪种方法想清楚!还有,问他要回那些……你借给他的钱。”

  果然,蒋梦婷不高兴地瞪我:“他主动向我坦白的,这不是他的错。”

  我一口气上不来,拼命忍着,托着腮帮子,含糊不清地暗咒:“他吃定了你不会拿他怎样。”

  “都怪我自己,忘了打理提升自己,所以才让他感受不到我的存在了。”蒋梦婷一脸自责纠结,“可可,不然我去整容吧。”

  我忍不了地盯着她:“蒋梦婷,你做个毛线的整容!为了这样的人,你值得吗?我告诉你,你现在流的眼泪,都是你脑子里的水!”

  “……”蒋梦婷没了声音。

  “亲爱的。”我语气软下来,搂住她肩膀,“你是独一无二的蒋梦婷,你明不明白?”

  “我明白。只是……现实总是太残酷了。”

  “……”

  我承认,现实这两个字是不可反驳的,自己也只是说得容易。

  我还在失神,蒋梦婷突然拿了张卡出来。

  “干嘛?”我问。

  “宇哥偷偷找我借钱来着,还让我不准告诉你!”

  童宇这家伙,在四处借钱弥补?

  我无奈叹气:“你又没什么钱,哪来借给他!他那些酒肉朋友就更不可能了!”

  “我听他说了,帮朋友担保,朋友跑了。这是我全部积蓄,有三万多。我想了想,还是直接给你比较稳妥。”蒋梦婷把卡塞我手里。

  我看着手里的卡,心里好一阵温暖和酸楚,然后把卡塞回她包里。

  “可可,你……”

  “不是想变漂亮么?整容我是不许的,不过开张美容卡是支持的。女人本来就该对自己好一点!”我冲她笑。

  “我发了工资,再美也行啊。”

  “听话!”我抱住她,“我是谁啊,早就想到办法了。多少大客户等着塞钱给我,要我帮忙呢。”

  “你……没骗我吧?”

  ……

  我当然没有骗她,今时今日,是必须认清事实,化危机为生机了。

  蒋梦婷一走,我就找了张杰生,要见花冥。

  约在市中心最昂贵的法国餐厅见面,我到的时候正是晚餐时间。

  包房里装修豪华,窗外就是花园,美景养眼。

  可惜我根本无心欣赏,时刻挺直了腰板,心想下一秒花冥可能就会推门而入。

  意料之中……

  花冥脸若冰霜地坐下,让人根本猜不出他的喜怒。

  金发碧眼的餐厅经理亲自进来点餐,一嘴法语地伺候着花冥,我当然是半个字都没有听懂。

  张杰生在旁边踢了一下我的脚,我见他使了个眼色,手机跟着振动了下。

  我偷偷放在腿面上打开来看,他发来一条短信,内容就两个字“服软”!

  “&*……%¥#”金发碧眼的经理突然对我来了两句。

  我愣住,条件反射:“不用了,谢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王者荣耀之荣耀大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