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二章 回归深山
东一木2019-05-09 05:593,754

  第二天一早,千山山和尹恩遇告别了众人。

  大家也发现尹恩遇苏醒之后,整个人都变得怪怪的,知道他的记忆受损,也觉得让他远离繁杂,到山里静养一段时间对他的身体有好处。

  千山山骑着自己的爱马四白,尹恩遇骑上他的坐骑赭风,赭风不停在原地打转,似乎不愿离开。尹心石的爱马云影忽然跑了过来,在尹恩遇身上蹭来蹭去,不断的嘶鸣。

  千山山看到云影立刻掉下泪来,四白看到云影立刻驮着千山山走了过去。

  千山山说道:“我们带上云影吧!我不忍心拆散它和四白。

  尹恩遇不停地抚摸着云影的脖子,说道:“好吧!”

  他们两个纵马狂奔,千山山骑着四白冲在最前面,云影拖在最后紧紧追随着尹恩遇。

  他们过了马场,赭风突然来了劲,快速冲到最前面,奔向前方的山峰。

  尹恩遇来到山壁面前,停了下来,他似乎忘了入口机关的位置。

  千山山赶上来,指给他看,并把机关打开。

  尹恩遇脸上一副惊讶的表情,尴尬地说道:“我怎么连这个也想不起来。”

  千山山说道:“你离开这里太久了,又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想不起来也正常。”

  两个人走进山谷,地面上昨天下的雪还未化尽,有些湿滑。

  尹恩遇跟着千山山好奇地打量着这里,他们经过果园和田地,地里还有许多庄稼没有收割,各种各样的鸟在地里啄食。

  千山山惋惜地说道:“庄稼成熟的时候,我们没时间回来收,农作物都烂在了地里,真是可惜了。”

  尹恩遇说道:“这些,都是你和我种的吗?”

  千山山说道:“是啊!我们种了好几天。前面那片菜地也是,好在之前咱两个背着尹心石偷偷回来一次,把各种蔬菜尝了一回,不然就真的白种了。”

  尹恩遇听了千山山的话,似乎很难过。千山山心里也是一酸,她不自觉地又想起了尹心石。

  他们很快来到住处,尹恩遇望着眼前的一排房子,似乎很陌生。

  千山山马上告诉他的房间,又告诉他窗前陷阱的位置,防止他误踏入陷阱。

  两个人各自简单收拾了一下,千山山去准备午饭。

  尹恩遇到处转了转,看到他本该很熟悉的环境,他似乎仍旧感到陌生,好像对这里一点印象都没有。

  千山山暗自有些担心,看来尹恩遇的大脑伤的不轻。

  两个人简单吃了些东西,各自都没什么胃口,也没怎么说话。

  中午的阳关很足,地上的残雪都化了。千山山挖了挖地面的土,看到还没冻上。她和尹恩遇商量着趁着没上冻把地里面的萝卜和红薯收回来。

  他们两个忙碌了一下午,还顺便割回来一些麦子和谷子。

  自那以后,他们每天忙着把收回来的粮食去壳去皮,准备过冬用的木柴。

  两个人多数时间自顾自的干着活,一整天都说不上几句话。虽然体力活很累,但这样繁重的操劳似乎能让人忘掉许多心事。

  他们忙碌了十几天,几乎所有的活儿都干完,实在没什么可做的。

  千山山的心里反而变得空虚起来,她对尹心石的死始终无法释怀,她越来越自责内疚。

  尹恩遇的心情似乎好了一些,不过他的记忆仍没有恢复。

  转眼隆冬来临,天气越来越冷。尹恩遇的爱马赭风突然病倒。

  尹恩遇为赭风单独盖了一间马棚,又在那间马棚里搭了一个壁炉给它取暖。

  不知为什么,赭风不吃也不喝。千山山和尹恩遇都很着急,他们甚至变着花样给它弄草料,可是赭风连看也不看一眼。

  千山山问道:“恩遇叔叔,它这是怎么了。似乎得了厌食症一样,这样下去,它坚持不了多久。”

  尹恩遇揪心地说道:“它似乎并没有生病,而是……”他一脸担忧没有说下去。

  千山山问道:“而是什么?恩遇叔叔你知道原因吗?”

  尹恩遇叹了口气说道:“它好像在故意绝食。”

  千山山十分不解,心想这是为什么?赭风从小跟着尹恩遇,极其通人性。它对尹恩遇感情极深,怎么会舍得离开他的主人,这不可能啊!

  千山山望着赭风,它似乎十分悲伤,眼睛上总挂着一层雾气。

  千山山坐在它身边,一边梳理着它的鬃毛一边和它说话。

  它似乎有了些反应,不断用自己的头蹭着千山山。千山山趁机给它端来草料,它却又趴下不动,眼神里透露着哀伤。

  千山山实在想不通,赭风这是怎么了。

  尹恩遇走过来也坐在它身边和它说话,赭风竟然无动于衷,丝毫不理睬他。千山山更是弄不懂了,这赭风以前可是十分喜欢黏着尹恩遇的。

  赭风的身体越来越虚弱,千山山看在眼里,心中十分的心疼。她找出尹恩遇以前干活穿的一件旧棉袍给赭风盖在身上御寒。

  赭风嗅了嗅那件衣服,眼神里忽然有了活力,它不断用鼻子蹭着那件衣服。

  千山山心想它一定是闻到了尹恩遇的气息,心想趁它现在有了点精神,赶紧喊来尹恩遇喂它吃些东西。

  谁知尹恩遇来了,赭风立刻又恢复了之前的状态,它默视着尹恩遇做的一切,眼里似乎有些生无可恋的意味。

  尹恩遇也是十分无奈,他忍不住掉下泪来。轻轻拍着赭风自言自语道:“你真是匹好马儿,你执意如此,我该怎么办!”

  千山山心中难过,却也是毫无办法。

  没过几天,赭风就离开了人世。尹恩遇十分悲伤,千山山心中也很难过。

  她给赭风擦洗了一下,好给它安葬。她发现赭风虽然死了,嘴里却仅仅咬着尹恩遇那件旧袍子。千山山无法将衣服拿开,就只好带着那件袍子,把它葬在了尹恩遇另一匹爱马白烟的旁边。

  尹恩遇难过了几天才好转,他没了坐骑,千山山就让他骑尹心石的马云影。

  没想到云影一点都不抗拒尹恩遇,还似乎十分欢喜的样子。看到他们相处的很好,千山山很是欣慰。

  她和尹恩遇又特意给云影和四白住的马棚搭了个壁炉,给它们取暖。四白和云影紧紧依偎在一起,千山山看到它们两个,心里既喜悦又酸楚。

  她忽然注意到云影的肚子比之前大了一些,似乎还有些下垂。她马上告诉尹恩遇,尹恩遇看了看,又摸了摸它的肚子,高兴地说道:“云影怀孕了!”

  千山山喜极而泣,说道:“太好了,四白和云影要做父母了。”

  他们两个难得在脸上展现出笑容,以后他们要细心照料云影,深山里的日子总算有了些期待。

  这一天早上尹恩遇对千山山说道:“山山,你现在还是易容后的样子,这里也没有外人,不如你恢复原貌好了。”

  尹恩遇不说这些,千山山自己都忘了她直到现在还是山公子的样貌,还一直穿着男装。她想了想点了点头。

  她回到自己的房间,对着镜子把易容去掉,看着镜中的自己,她掉下眼泪来。尹心石还没见过她真实的样子,她总觉得有些遗憾。

  她穿了一身以前尹心石买给她的女装从房间里走出来,尹恩遇看着她当场愣住。过了好久他才说道:“原来你长这个样子,真的很漂亮!”

  千山山凄然一笑,说道:“你之前在海底山洞见过的,你还说我和千大小姐长得像。”

  尹恩遇感慨地说道:“你们两个确实长得像,不过那是因为我们看到的在千大小姐身体里的灵魂是你,所以才会觉得像。我想真正的千大小姐应该和你很不一样。就好比当初千屿陌易容成的千大小姐和你虽然长得相同,但完全给人两种感觉一样。”

  千山山轻轻叹了口气,心想,不知道尹心石心里爱的是哪一个。

  尹恩遇又说道:“我想少堡主只见过真正的千大小姐一面,之后和他相处的都是你。虽然那时你拥有的是千大小姐的身体,可是表现得一举一动,喜怒哀乐全是你自己。你们之间发生的所有一切,点滴打动他,让他爱上你的也是你本身。你真的好傻,竟然以为他喜欢的是千大小姐那副皮囊,一个没有灵魂的躯壳怎会有人喜欢?山山,少堡主真正爱的人应该是你。”

  千山山听了尹恩遇的话泪如雨下,说道:“可是我实在缺乏自信,尤其是,尤其是我还有一些秘密没有说,我的顾虑真的很多。”

  尹恩遇纳闷地问道:“还有秘密?”

  千山山点点头说道:“其实我实际年龄要比尹心石大,男人怎么会喜欢比自己大的女人。”

  尹恩遇长舒了一口气说道:“这有什么,他绝对不会介意的。噢!对了,既然你不是千大小姐,是另外一个人,那你来自哪里?”

  千山山叹了口气,说道:“事到如今,我也没什好隐瞒的。我之前一直不说,是因为这听上去比互换灵魂还要离谱,我其实是来自几千年以后的未来世界。”

  尹恩遇惊讶地说道:“你说什么,几千年以后,未来?”

  千山山点点头说道:“所以我一直不敢说,怕你们不信,以为我疯了。”

  尹恩遇又问道:“你真的是来自未来?”

  千山山说道:“在我们那里这叫穿越,我穿越几千年来到你们这儿,所以我才会有那些神奇的发明。因为几千年以后,世界上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人类先进的无法想象。”

  尹恩遇张大嘴巴,过了好久,才说道:“想不到你和他竟然是跨越千年的缘分。”

  千山山伤心地说道:“可惜我们终究有缘无分,这都怪我自己,是我害了他。”

  尹恩遇忽然抓住千山山的手说道:“不,不是的,这怨不得你!山山,我有句话想要问你。”

  千山山慌忙挣脱尹恩遇的手,表情有些尴尬地问道:“恩遇叔叔你想问我什么?”

  尹恩遇迟疑了一下说道:“你,你真的爱过尹心石吗?”

  千山山一愣,眼泪马上流下来,说道:“我当然是真的爱他,我想我这辈子真正爱过的只有他一人。他死了,我的心也死了,我再也不会爱了。”

  尹恩遇听了千山山的话,表现的异常激动,他颤抖着把手伸向千山山,又忽然缩了回来。

  千山山哭了一阵,不想在尹恩遇面前过于失态,就起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尹恩遇强忍泪水,从怀里掏出一个香囊,紧紧握在手里放在心口泣不成声。

继续阅读:第四百三十三章 大结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山山传奇:坎坷认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