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三章 大结局
东一木2019-05-10 06:355,546

  转眼间又到了一年一度的农历新年。

  千山山和尹恩遇根本没有心思过节,只是在晚上比平时多加了两个菜。

  年前尹振亲自赶着马车,装载了许多年货送到马场。尹恩遇赶到那里和他见了一面,问了问外面的情况。

  长升堡现在一切都好,尹长风管理得井井有条,当然尹振帮了不少忙,他现在变得既成熟又稳重。

  千家堡那边一直都安分守己,沐天白也没挂出沃裕山庄的旗帜,还驱逐了一些品性不端的人,对堡内的百姓也很好。据说千大小姐病了,他现在正全心全意照料着她的病情。淳于佚人自失踪后就再也没有他的消息。

  尹恩遇特意询问了万花阁的情况,尹振说慕容阁主现在不怎么管事,万花阁现在交由翠影在打理。

  外面杂乱纷争的局面终于缓和平静下来,各势力都相安无事,老百姓又恢复了往昔的祥和生活。

  千山山听尹恩遇说起外界的变化,心中很是欣慰。这么久以来难得有让人高兴的事情。

  她一时贪杯喝了不少酒。

  尹恩遇却很节制,适可而止。他看着千山山说道:“难得你的心情好了一些。”

  千山山说道:“是啊!我想到外面走走,恩遇叔叔你去睡吧,不用管我。”

  尹恩遇不放心地跟着她来到了外面,天空中繁星密布,千山山不由得抬起头,望着天上的星星说道:“恩遇叔叔,人死后会变成星星,不知道哪颗是尹心石!”

  尹恩遇没有回答,走回屋内给千山山拿来一件斗篷披上。

  千山山看到这件银狐斗篷,很是伤感,这是尹心石送给她的。

  她裹紧斗篷,望着天空说道:“心石,你在哪儿?哪颗星是你,你给我眨下眼睛告诉我!”

  她一遍遍呼喊着这两句话,抬头一直望着天上,不知不觉走出去好远。

  她没看见任何星星向她闪烁,伤心的哭倒在地上,脸上的泪水很快冻成了冰。

  一直默默跟在她身后的尹恩遇,马上扶起她,看她冻得瑟瑟发抖,又赶紧把自己身上的袍子脱下来给她披上。

  千山山坐在屋外怎么劝也不肯回到屋里,她痴痴地望着星空发呆了整晚,一直到星辰落下,远方泛起鱼肚白,她才起身。

  她这才发现尹恩遇穿着单薄一直陪在她的身边,她立刻把他的袍子还给他,说道:“恩遇叔叔,你都不冷吗?”

  尹恩遇说道:“我还真的一点都不冷。”说着将袍子披在身上,一个小件物品忽然从他的袍子里掉了出来,他没发觉。

  千山山弯腰捡了起来,表情立刻僵住了。那是一个香囊,是她亲手给尹心石做的那个香囊。

  尹恩遇看到千山山拿着那个香囊,表情甚是紧张。

  千山山把外面的香囊套解开,把里面的香囊拿了出来。看着香囊上绣的两个人物头像,抚摸着尹心石的头像,泪水立刻模糊了视线。

  尹恩遇小心地说道:“这个是我在海底山洞捡到的。”

  千山山马上止住泪水,尹恩遇在说谎。这个香囊在尹心石下葬前还在他的身上,现在出现在尹恩遇这里,一定是他从尹心石身上拿的。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千山山望着尹恩遇说道:“恩遇叔叔,这个香囊是我送给尹心石的。”

  尹恩遇略显尴尬地说道:“即是这样,那,那你就留着吧!”

  千山山又说道:“恩遇叔叔,自从你受伤后,就像变了一个人,和之前的你太不相同了。”

  尹恩遇有些慌张地说道:“这可能跟我失掉了一些记忆有关吧!”

  千山山低下头沉默了一会儿,忽然抬起头说道:“恩遇叔叔,你的记忆好奇怪,以前发生的大事情都记得,发生在别人身上的事也记得,偏偏就你个人的一些事情完全没有印象。”

  尹恩遇结巴着说道:“是,是吗?可,可能我,我正好就丢失了那段记忆,这,这也许有些巧吧!”

  千山山还想说什么,突然打了个喷嚏。尹恩遇马上说道:“快进屋吧!外面冷。”说完马上把千山山让进屋内,赶紧去给壁炉生火。

  千山山现在才意识到自己都冻僵了,脚也变得麻木,似乎都没了感觉。

  尹恩遇生上火,又赶快去给千山山熬姜汤。

  千山山喝了姜汤也没起什么作用,还是病倒了。

  她在大冬日里在外面待了一夜,再加上她这阶段伤心过度,身体抵抗力很差,这一病就卧床不起。

  尹恩遇虽然也冻了一夜,但是却没有任何不适,他一直悉心照料着千山山。

  千山山终日里躺在床上,无所事事,她仔细观察着尹恩遇的一举一动,觉得他的行为举止,谈吐表情都像极了一个人。尤其是他皱眉和眯着眼睛的神态,和某个人一般无二。

  她心里想着,自己这是怎么了,大概是想尹心石想疯了,竟然从恩遇叔叔身上看到了尹心石的影子。

  她一遍遍理智地提醒自己,他是尹恩遇,是尹心石的叔叔,以后千万不能再胡思乱想。

  千山山刻意躲避着尹恩遇,谨慎地和他保持着距离。

  尹恩遇大概是感觉出千山山对他的疏远,除了每日三餐对她殷勤照顾,其余的时间也不出现,不知在忙些什么。

  千山山躺了两个多月,身上早已经大好,只是她对什么都没兴趣,懒得下床。

  这天,她看到外面艳阳高照,似乎春天就要来临了,她才披上斗篷准备到外面去看看。

  她走出屋子,听到房子后面传来舞动拳脚的声音,心想尹恩遇大概在练功。她不自觉地向后面走去,却忽然停下了脚步。

  他看见尹恩遇正在练习掌法,那掌法她再熟悉不过,他练得是火阳掌。

  千山山心里一振,尹恩遇怎么会火阳掌,总不会是尹心石教他的,又一想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她心烦意乱地回到房间,把心中涌现出的一个念头强行压下,心里暗自告诫自己,别在痴心妄想,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日子过得飞快,转眼已是阳春三月。长升堡传来了好消息,尹振要和缇莺成婚了。

  千山山听到这个消息很开心,精心为他们准备了一份礼物。

  她又易容成山公子的模样和尹恩遇一起去参加婚礼。

  长升堡先后失去了堡主,少堡主,所以这场婚礼举办的很简朴,但是宾客和礼数都是最高规格。

  尹屠破例带着司雀来参加婚礼,司雀在后堂看到一身华丽嫁衣的缇莺羡慕不已。她自己嫁给尹屠做妾什么仪式都没有,哪似缇莺这般明媒正娶,婚礼如此受重视,来参加的都是大人物。尤其是尹长风接管了长升堡,尹振又是他的义子,备受重用。那将来这长升堡迟早得归尹振掌管,更让人羡慕的是这个尹振对缇莺百依百顺,十分体贴。

  她想想这缇莺真是好命,偏自己之前奔着少堡主,没想到他年纪轻轻就去了。现在跟着尹屠那个丝毫不懂怜香惜玉的粗人,对她与他那些老婆一视同仁,她丝毫没有特殊待遇。

  不过她看到千山山,心里多少平衡了一些。少堡主死了,她什么也没得到,听说跟随尹恩遇隐居深山,估计日子过得一定很清苦。

  千山山看司雀特意把自己打扮的雍容华贵,画着精致的妆容,心里很是轻蔑。

  尹屠看到千山山立刻过来施礼,对她毕恭毕敬,还叫司雀也过来拜见。司雀心里不愿意却不敢不从。

  千山山看尹屠把司雀管得服服帖帖,心里暗自佩服。

  婚礼结束,尹振特意来感谢千山山,他知道他能娶到缇莺,千山山从中帮了不少忙。

  千山山笑道:“能看到有情人终成眷属,真是人生一大快事!你和缇莺很幸运,彼此今后好好珍惜吧!”

  尹振不住地点头,忽然说道:“我看恩遇叔叔状态似乎不错,之前他受伤我照顾他时,他经常在昏迷中说什么恩遇叔叔不要救我,恩遇叔叔快走!听上去好像他是另外一个人似的,吓了我好几回呢!”

  千山山听了尹振的话一惊,随后又恢复平静,对尹振说了些恭喜祝福的话。

  她反复品味尹恩遇昏迷中说的那两句话,心里扑通扑通乱跳,她一直压在心里的疑虑又重新浮上心头。

  千山山和尹恩遇参加过婚礼返回山里,千山山恢复原貌换回女装,还特意打扮了一番。

  尹恩遇看见她眼前一亮,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没有再看向她。

  千山山忽然问道:“恩遇叔叔,你觉得我好看吗?”

  尹恩遇有些不自然地说道:“好看,非常好看!”

  千山山又幽幽地说道:“可惜尹心石没看到过我原本的样子!恩遇叔叔,你说心石要是知道我的事情,知道我原本长这样,还会爱我吗?”

  尹恩遇略有些激动地说道:“我想他对你的爱是永远不会变的。”

  千山山似乎有些感动,她又说道:“其实未来的我在那边有过一段感情,我和那个人已经住在一起了,后来他抛弃了我。我在千家堡后山那处海滩喝得酩酊大醉,不知道自己以后要怎么过。就在那晚我穿越了,一下子回到了几千年前,遇到了尹心石。恩遇叔叔,如果心石知道了我的过往,会不会嫌弃我,他还会接受我吗?”

  尹恩遇眼含泪花说道:“他一定不会嫌弃你,反而会更加珍惜你!能遇到你,是上天对他最大的恩赐!”

  千山山忽然笑中带泪地说道:“谢谢你!恩遇叔叔,你这么说我心里好受多了。”

  尹恩遇欲言又止,似乎心里有千言万语又不知该从何说起。

  千山山看他沉默不语,忍着没把憋在心里好久的话问出来。

  日子如同往昔,过得简单又清静,不知不觉又过了一月。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

  山中的岁月变化比外面来的晚一些,果园里那些果树开花开得尤其迟。

  千山山徜徉在一片花海当中,似乎心情格外的好。她已经许久没露出过甜美的笑容。

  她纵身跃到树上,不过她的轻功不好,没站稳就从树上掉了下来。

  远处的尹恩遇立刻飞奔过来,千山山摔得不轻,人有些昏迷。

  尹恩遇吓坏了不断呼唤着千山山的名字。千山山缓缓睁开眼睛,说道:“我没事,就是有些累,地上那么多花瓣,别浪费了,我想睡一会儿。”

  尹恩遇摸了摸她的脉,又查看她确实没受什么伤,这才放下心来。

  他把自己的外衣脱下来铺在地上,让千山山躺下。树上有花瓣不断掉落下来,她闻着花香,一脸惬意,从怀里掏出手帕蒙在脸上很快就睡着了。

  尹恩遇望着千山山,眼里满是柔情,他伸手隔着手帕轻轻抚摸着千山山的脸颊,闭了闭眼睛,又深情注视着她。

  他发现千山山脖子上有两道血痕,她的七彩宝石项链里也夹杂了一些花瓣和叶子的碎屑,可能是她从树上掉下来剐蹭到的。他趁千山山现在睡得正熟,就动手悄悄把那串项链解开拿下来,给千山山的脖子擦了些药,然后又把项链清理干净,给千山山又戴了回去。

  他刚把项链整理好,千山山忽然抓住他的手说道:“你知道山炮的真正意思吗?”

  尹恩遇一愣,千山山拿掉脸上的手帕,说道:“我以前告诉你是了不起的意思,那是骗你的,其实山炮是笨蛋,傻瓜的意思。”

  尹恩遇眼中泪花闪烁,说道:“你,你为何说起这个?”

  千山山含笑说道:“你个山炮,别再装了!尹心石,你还爱我吗?”

  尹心石立刻泣不成声,他紧紧握住千山山的手说道:“我当然爱,我不爱你就活不下去。”

  千山山喜极而泣,说道:“尹心石,你怎么不早些告诉我,害得我为你伤心难过。”

  尹心石再也抑制不住,把千山山搂进怀里说道:“当我醒来发现自己的灵魂到了恩遇叔叔身上,我害怕极了,刚开始有些接受不了。后来又怕大家不信不敢说。尤其是怕你,怕你接受不了,就更不敢告诉你。山山,我现在变成了这个样子,你,你还会爱我吗?”

  千山山说道:“我爱的是你的人,谁管你长什么样子。”

  尹心石听到千山山的话立刻吻住了她的双唇,两个人的泪水交汇在一起。过了好久他们才不舍地分开。

  千山山仍旧泪流不止,尹心石心疼地说道:“对不起,我让你心痛了这么久。我真的很怕你不能接受现在的我。我怕自己会失去你,宁可扮作别人也争取能留在你身边。”

  千山山说道:“我不是为咱们流泪,我是想到恩遇叔叔死了,为他流的眼泪。难怪赭风会绝食而亡,因为它知道它的主人死了。”

  尹心石咬了咬嘴唇说道:“是恩遇叔叔舍命救了我,他牺牲了自己成全了我们。”

  千山山感叹道:“这真是你们两个的缘分,原本你的身体中了剑鲜血流尽,又身中剧毒,本没有生还的希望。可是同时间恩遇叔叔为了救你把你护在身下,他的头被屋顶砸到,应该是当场身亡。他死后,你的灵魂进入到他的身体,才侥幸活下来。”

  尹心石也默默流泪,说道:“如果没有恩遇叔叔,我和你就天人永隔,再也无法相见了。”

  千山山又感慨地说道:“所以你我以后要好好生活,不要辜负了他。”说着她从怀里掏出那个香囊又说道:“让我们把香囊上那两个人的相貌永远尘封在心底,从今后我们脱胎换骨,重新开始。”

  尹心石点点头,说道:“我们马上成亲吧!我这就去通知大家。”

  千山山摇摇头说:“我们不用通知大家,就安心的过我们自己的日子就好。我不想让别人知道你是尹心石。”

  尹心石微笑着说:“我听你的,以后一切事情都由你说了算。”

  千山山也甜蜜一笑,心想自己终于苦尽甘来。

  一炷香,两盏红烛,一张红盖头,两杯交杯酒。

  千山山和尹心石完成了他们简单而又神圣的结婚仪式。接下来,就是忙着入洞房。

  甜蜜幸福的日子过得总是很快,一晃就到了初夏时节。

  云影给四百诞下了一个漂亮的小马驹。

  千山山和尹心石忙里忙外,照顾着它们。千山山忽然觉得一阵恶心,开始呕吐。

  尹心石慌忙过来询问,两个人一算日子,又想想千山山最近的反应,同时喜极而泣。

  尹心石紧紧拥着千山山说道:“等云影和四白的孩子长大了,正好可以当我们孩子的坐骑。”

  千山山笑道:“我们可以和它们比赛,看是它们的孩子多,还是我们的孩子多。”

  尹心石哈哈大笑道:“我肯定要比你的四白厉害,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赛过我的云影。”

  千山山气恼道:“你好没正经,竟然拿我和你的马相提并论,看我怎么罚你!”

  尹心石嬉皮笑脸地说道:“娘子怎么罚我,我都甘愿受罚,可是这话头是你先提起的吧!”

  千山山忍不住噗嗤一乐,心想都说一孕傻三年,还好现在天下太平,她和尹心石的日子也是过得简单快乐,她可以放心的做一个傻乎乎的小女人。

  算一算,她穿越过来整三年,这三年里她从最初的懦弱无能到后来的勇敢干练,真是成长变化了好多。到现在她只想摒弃自己的精明强悍做一个被尹心石宠坏的小娇妻,做一个被孩子爱戴的好母亲。一家人在这深山里幸福一辈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山山传奇:坎坷认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