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长升堡的家务事
东一木2019-06-17 15:122,578

  尹心石越想千山山越是相思难耐,心想,只有双方长辈同意他们俩的亲事,他才能和千山山永远在一起,于是不顾身体未复原就急忙起身出门,也没和那个漂亮姐姐告别,直接奔长升堡而去。

  长升堡这些年在尹长升的辛苦经营下,如日中天。城堡修建的气势辉宏,城墙特意加高加厚,非常坚固,上面十步一岗五步一哨,把整个长升堡把守的密不透风,外人若想进入难如登天。城门高约数丈,非常气派,城门上巨幅匾额,长升堡三个鎏金大字,在阳光照耀下熠熠生辉。

  尹心石骑着马来到城堡门下,一个守门的远远看见他赶紧迎上来,尹心石拿出腰牌递给他,那人仔细看过后,双手恭恭敬敬还给尹心石,说道:“少堡主,这两天堡主一直在找您呐!”

  尹心石也没搭理他径直骑马往堡里走,其他守门的赶紧打开城堡大门,生怕开门慢了惹少堡主不高兴。

  他们面对这个少堡主总得加倍小心,因为他们这个少堡主总是喜怒无常,他高兴时可以搂着你称兄道弟,生气时可以无缘无故惩罚人,他们怕他更胜过怕堡主。

  尹心石进了堡直奔自家大宅,还未到宅门口,早有人看见他跑过来候在一旁,在他下马后赶紧把马牵好。尹心石直接去了正堂,父亲多半是在那处理事务。

  尹长升每日要处理堡中的繁杂事物,根本无暇顾及尹心石,而尹心石的母亲千诺兰成日里就知道吃斋念佛,也从不管教尹心石,所以,尹心石虽然父母健在,可从没有人管教过他,他是被放养长大的,由着自己的性子自由成长。因此,他从小到大随心所欲惯了,养成了他豪放不羁的性格,他从不委屈自己,想怎样就怎样。

  尹宅里,堡主尹长升正坐在念经阁外的长亭里,等着夫人千诺兰,千诺兰每日里都要在这里诵经礼佛。

  尹堡主今年刚满四十岁,正是鼎盛时期,他身材高大健壮,英姿勃勃仪表堂堂。他和夫人千诺兰的结合,当时被传为佳话,被认为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

  千诺兰被称为武林第一美女,当初他娶她可是费尽了心思最后才得偿所愿。可婚后,千诺兰对他不冷不热,总是刻意保持着距离,在与千家堡反目成仇后,她更是搬离了他们的正宅,住到了念经阁旁的一间屋子,整日抄经,诵经,对堡里的事,对她的丈夫,她的儿子不闻不问。

  这些年,他对她百般讨好,百依百顺,也未能改变她的态度。

  他曾怀疑过千诺兰,因为新婚之夜他喝多了,什么也不记得,所以他也不知道她是否是清白之躯。还有他们一成亲就有了孩子,而千诺兰怀孕期间从来不肯看大夫,儿子明明是未足月早产,可生出来却要比足月的孩子还大,让他一度怀疑她是否是怀了别人的孩子后才嫁给他。

  不过随着儿子出生后,他打消了所有的疑虑,因为儿子尹心石跟他长的一模一样,任谁瞧上那么一眼,就知道他们是父子,他为自己曾经的想法内疚不已,从此对千诺兰更好。

  尹心石没找到父亲,就知道他一定在母亲这儿,对于自己的母亲他是又敬又怕,他平时不愿见他的母亲,今天为了亲事,只好硬着头皮来见她。

  他觉得母亲一点也不喜欢他,甚至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她亲生的,长大后他暗地里做过调查,证实他母亲确实是怀胎九个月后早产生下了他。

  他在母亲那里从未感受过母爱,她就当没他这个人一样,无论好与坏,都从她那里得不到一丝反应。

  为了博得母亲的关注,他曾经非常努力,让自己方方面面都出类拔萃,胜人一筹,可她对他没半点夸赞,也没有半点高兴。后来,他就反其道而为之,开始叛逆,到处破坏,无法无天,她还是波澜不惊,无论他做出多么惊天动地的事,她都无所谓,也不管教,也不生气。

  再后来他就逐渐对她敬而远之,他怕看到她那冷漠的样子,那漠不关心的眼神。

  更让他无法接受的是,母亲不光对他这样,对他父亲也是如此,他搞不懂父亲为何对这样一个冷漠的女子如此痴情,从他记事起母亲就独自居住,不让他和他的父亲进她的房间。他的父亲这么多年从不找别的女人,一心默默地等待着母亲回心转意的那一天。

  他觉得父亲太可怜,他可不想活成父亲那样,于是他早早的就有了很多女人。

  他觉得父亲对母亲太过纵容,导致母亲根本不把父亲放在眼里。他父亲在母亲面前活的卑微又委屈,要是换做他的话,他绝不会这般忍让。要是他想要的话,就会主动去争取,而不是默默等待。要把主动权握在自己手中,要是对方实在对自己无意,他会选择放弃,不会再纠缠。

  通过父母的教训,他深知强扭的瓜不甜,任你长得再美再好,如果心里没有我,我也绝不会要你。

  尹心石来到父亲面前鞠了一躬,父亲看了看他,叹了口气说道:“这几天又去哪里鬼混去了?”

  尹心石陪着笑脸说道:“我可没去鬼混,我有正事要跟你和娘谈。”

  从父亲的表情中,尹心石看出父亲根本不信他会有正事。

  这时,母亲从念经阁走了出来,真不愧是武林第一美女,虽已年近中年,但岁月留在她脸上的并不多,现在仍身姿曼妙,肤白貌美,风姿不减当年。

  她天生一种华贵高雅的气质,使你和她相处时不自觉的也文雅起来,生怕唐突了她。

  望着自己的母亲,尹心石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第一次遇见千山山时她的样子,她们两个人长得有点像,尤其是那冷漠淡然的眼神,如出一辙,毕竟她们是有亲戚关系的。但两个人又有很大不同,他觉得母亲就是个木头美人,毫无生趣。可千山山不是,通过在洞中相处,他发现类似她母亲的那种高冷眼神再未出现,而是眼神平和亲切,明眸善睐,她觉得千山山要生动活泼又可爱。

  尹心石忙给母亲行礼,千诺兰看也未看这两父子一眼,径自坐那儿开始自顾自喝茶。

  尹心石郑重地说:“爹,娘,我想娶千家堡的大小姐,千山山为妻,希望你们成全。”

  “你说什么?”千诺兰突然厉声问道。

  尹心石吃了一惊,没想到母亲竟如此激动,他走到父母面前跪下说道:“前些日子,我偶遇千家堡的大小姐千山山,对她一见倾心,后来又机缘巧合再次相见,我们情投意合,我决定要娶她为妻……”

  “不行!”不等尹心石说完,千诺兰大声的打断了他的话,并生气的摔了手中的茶杯,又咬牙切齿地接着说道:“你要娶其他任何人娘都不反对,唯有她不行,除非我死,要么休想她进门。”说完,起身回到念经阁,又继续念起经来。

  尹心石没想到娘会如此反应,一时愣在原地。

  这时尹长升在一旁开口说道:“你一天天无所事事,就知道拈花惹草,想娶谁不好,难道你不知道咱们和千家堡水火不容吗?真是荒唐!看来我得亲自管教管教你了,从今以后,不准你出堡半步!”说着,一甩袖子,也离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山山传奇:坎坷认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山山传奇:坎坷认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