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醉酒穿越遇美男
东一木2018-04-12 08:544,290

  “啊……”伴随着一声怒吼,千山山不争气的眼泪流了下来,她站在礁石上,望着黑漆漆的大海,心中难以平静。她奋力地将手中的酒瓶扔了出去,酒瓶里的酒洒了出来,在空中划了一道完美的水线,落到了海里,马上被一个浪卷走了。她觉得心里好受了一些,那个酒瓶带走了她的些许怨气,这时手机铃声响起,她一看是房产中介打来的,毫不犹豫地又把手机扔向海里,优美的音乐声在夜空中回荡,随着手机入水声音停止。

  千山山踉踉跄跄回到沙滩上坐下,身边一个包,几瓶酒。现在这个包就是她的全部家当,里面一堆化妆品,一个钱包,一管防狼喷剂,一把小刀。

  她无家可归,就在几个小时前她离开了和男友共建的爱巢,那个她为之付出了十二年的家。十二年他为了男友放弃了自己的事业,甘当他背后的女人,一门心思照顾他的饮食起居,替他打理他们家的琐事,让他后顾无忧的拼搏自己的事业。如今,他终于功成名就,就在她满心欢喜地咨询购房中心,想换间大房子和男友结婚时,男友却跟她提出了分手。他想和另一个女人结婚,一句咱俩不合适,你要多少钱补偿,彻底伤到了她。她十二年的青春岁月,十二年的辛苦付出,原来在他眼里用钱就可以抵消,于是,她什么也没要,净身出户。

  千山山做了十二年的家庭主妇,与社会脱节了十二年,现在34岁的她要步入社会重新开始,而她一无所有,她不知道要怎么办,她现在只想逃避现实,只想用酒精麻醉自己,她又灌了一瓶酒,然后就醉的人事不省。

  千山山睁开眼睛,觉得头昏沉沉的,四肢没有一点力气。耳边传来了一个人沉稳的呼吸声,她觉得脖子痒痒的,好像有人在吹气。她转过头,一张完美的侧颜出现在眼前,她不是一个人,一个男人从身后紧紧地抱着她,他们俩躺在一起,而且衣不蔽体。那个男人长长的头发,梳着类似古代人的发型,千山山用力眨了眨眼睛,自己一定是在做梦。

  这时,那个男子也醒来,看见千山山正瞪大眼睛望着自己,嘴角浮现一丝笑意,伸出手摸了摸千山山的额头。

  千山山呆呆地望着他,一是对眼前的情况有点蒙,二是被眼前这个男子的绝世容颜惊艳到了。天啊!世上竟然有长得这么好看的男人,感觉像是画上的古装美男活到了现实世界,现代人肯定找不出这么俊美的,他面如冠玉般白皙无暇,眼似朗星般明亮深邃,双眉微扬飞入鬓角,若刀裁般整齐,整个面部轮廓立体清晰,五官精致,组合完美,就像一件雕塑艺术品。

  千山山禁不住伸手摸摸他的脸,想看看是不是真的,手指轻轻触碰他那饱满宽阔的额头,指尖滑过高挺笔直的鼻梁,来到弧度优美,触感温润的嘴唇,千山山的手指仿佛触电般的缩回,是真人!

  那人嘴角挂着浓浓的笑意,轻声说道:“你醒了,烧已经退了,再好好调养几日应该就没事了。”

  千山山自言自语道:“我这是怎么了?”

  那男子诧异地说道:“你中毒了,不知道是何人想要加害于你,要是让我知道了绝不会放过!”

  一丝冷冽从他眼神闪过,千山山心里一惊,那人又马上温柔地搂过她,低声轻柔地说道:“你放心,今后有我在,我绝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你……”

  他说着,情不自禁低头想亲吻千山山,千山山慌忙挣脱,“不要!”

  那个男子尴尬地笑了笑,说道:“你害什么羞,早晚都是我的人!”

  说着又抱过来,千山山厉声说道:“住手!”

  那人看千山山发怒了,没敢再造次,一只手撑着脑袋,侧卧着,火热的目光肆无忌惮地在千山山身上游走着。千山山只觉得浑身发烫,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脸颊立刻飞上了一抹红晕。她打量着周围,发现不远处堆着一堆衣服,赶紧过去找自己的衣服,翻了半天,也没找到,地上的都是一堆古装服饰。

  “你在找什么,要我帮忙吗?”那男子看千山山这一番折腾,热心的问道。

  千山山一脸疑惑,“我的衣服呢?”

  那男子一脸邪魅,笑着说道:“不就在那儿,只不过和我的衣服混在一处了,昨夜脱得有点乱。”

  千山山的脸红的更甚了,只觉得两颊发烫,昨晚发生了什么她一点印象也没有,索性不想了,当务之急是先把衣服穿上。那男子火热的眼神看得她心砰砰直跳,心想先随便拿一件吧,就拿了一件红色的衣服,刚想穿上,就听见那男子慵懒的声音:“那是我的衣服,你要是穿这件,我就只好光着出去了。”

  千山山一愣,抖了抖那件衣服,确实很大很长的一件,看那人将近190的身高,应该是他的衣服没错,把衣服扔给了他。他接过衣服露出一个邪恶的笑容,千山山瞪了他一眼,又拿起一件白色的,比刚才那件短了不少,穿在身上,袖子长太多了,心想这是戏服吗,袖子这么长。

  正寻思着又听到那男子戏谑的声音:“你是想和我互换里衣是吗?那我可求之不得!”

  说着赤身走过来,他只穿了一条亵裤,身材高大健硕,皮肤很白,但肌肉结实线条匀称悠美,看上去很性感。

  他来到千山山身旁,千山山赶紧别过脸去,不好意思看他,他捡起来一件白色的衣服,放到鼻下嗅了嗅,陶醉地说道:“好香,有你的味道,我一定会贴身珍藏的。”

  千山山尴尬的说道:“谁要跟你换,你想的美!”急忙把他手中的衣服抢过来,又把身上这件脱下来扔给他。

  千山山快速穿上这件衣服,这回袖子正好,可是衣服没有扣子,总不能敞着怀,千山山只好用双手抿着衣襟,眼睛继续搜寻着地上那一堆花花绿绿的衣服,也不知哪一件适合自己,灵机一动,捡起一件粉色的,挡在自己身前对那男子说:“找你的衣服快穿上!”

  那男子噗嗤笑了一声,在千山山面前毫不避讳的穿起了衣服,他先穿上那件白色的里衣,袖子刚刚好,又捡起一条白色的裤子,千山山不好意思地转过身躯,忽然意识到那样自己身后就被他看光了,又赶紧转过来,低着头不敢抬眼,耳边传来那男子开心的笑声。

  千山山又气又羞,只盯着自己的脚趾头,忽然发现自己明明涂了红色的指甲油,怎么没了,难道自己什么时候给卸掉了?正想着,那男子咳了一声说道:“你手上那件,不准备还给我吗?”

  千山山吃了一惊,这一件也是他的,急忙递了过去,那男子接过穿上,千山山才敢抬头,好一个丰神俊朗,玉树临风的绝世美男,那粉色长袍穿在他身上显得格外英俊潇洒,风度翩翩,领口露出的红色中衣更加衬托他的面色如玉,五官立体,眼睛清澈,唇红齿白。

  他张开两手转了一个圈,向千山山问道:“对你未来的夫君可还满意?”说着目光向千山山下身瞟去,千山山顺着他的眼光低下头,发现自己正光着两条大白腿,千山山急忙蹲下,衣服衣襟又开了,露出了一截丰满的胸,千山山现在是上下无法兼顾。那个男子看着窘迫至极的千山山,暗暗吞了吞口水,转过身躯,肩背起伏,呼吸有点急促。

  千山山狼狈地穿着衣服,本想着,让他先穿完,剩下的就都是自己的了,应该很好穿,可事实并非那么简单,地上好几件,她不知道先穿哪件再穿哪件,搞不清顺序。于是穿了脱,脱了穿,总觉得哪里不对,经过一番折腾,千山山突然觉得眼前发黑,一阵晕眩,差点跌倒,身子被一个结实的手臂环住。

  千山山觉得呼吸困难,脸上煞白,额头冷汗细密一层,那男子见状忙坐下,让千山山倒在自己怀里,用手轻抚着千山山的前胸,帮她顺气。千山山也顾不得那人此举是否有吃豆腐的嫌疑,只觉得稍微起点作用,好受了许多,也就只好任他胡来。

  过了一会儿,那男子停了手,柔声问道:“好些了吗?”

  千山山有气无力地回答:“好多了!”

  那男子心疼地说:“看你这么虚弱,还是我帮你把衣服穿上吧!”

  千山山求之不得,一来她确实不知该怎么穿,又不好意思让那个人知道,二来她现在浑身无力,抬下胳膊都觉得心慌气短,回答道:“好吧,那麻烦你了!”

  那人在千山山耳边暧昧地说道:“不麻烦,非常乐意效劳,你的衣服是我脱的,理应再由我给你穿上,善始善终,你说对不对!”

  千山山没再搭话,她现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任由他摆布自己,原来那件白色的里衣没有扣子,里边有四根带子,那男子系带子的时候故意在她腰上抚摸了两下,帮她穿裤子时又有意无意地在她腿上摸摸蹭蹭,千山山忍耐着,看在你是美男的份上,老娘忍了!

  很快,那男子熟练地给她穿好了衣服,千山山才知道,自己是外罩一件青绿色长衣,里边浅蓝色长裙,外系淡紫色腰带,长裙里是一身淡紫色衣裤,最里面白色里衣。自己之前犯得错误是没穿那套淡紫色衣裤,直接穿最外面青绿色长衣,然后把那浅蓝色长裙套在长衣的外面,难怪会觉得别扭和不舒服了。

  现在千山山缓了这一阵,感觉身上好点了。那男子扶着千山山坐下来,伸手轻抚千山山的发丝,说道:“你的头发现在也乱的很,不过我不会梳你们女子的发髻,还得你自己来。”

  千山山噢了一声,伸手去拢头发,发现自己头上竟然梳了一个发髻,还插着一只簪子,只不过现在发髻松了,还有点乱。千山山把簪子拿下来,一支晶莹剔透的碧玉簪子,上面镶了一颗紫红色的宝石,闪着耀眼的光芒。

  她把簪子放到一边,接着又开始拆发髻,也不知这发髻是怎么梳的,不太好拆,于是非常暴力的用力撕扯着把发髻拆掉。一头瀑布似的乌黑靓丽的头发倾泻而下,千山山吃了一惊,自己不是一头栗色的卷发吗,谁给我戴的假发?

  千山山用力地扯了扯头发,痛得眼泪快要掉下来了,不是假发,以前自己的头发只到肩膀,现在已经到腰部以下,什么情况?想到自己这身古装扮相,应该梳个古代发髻吧,这么长的头发自己可不会梳。

  千山山看了看那男子,他正在用一种品鉴的眼光看着自己,千山山尴尬的笑了一下说道:“其实,我自己也不会梳头发。”

  那男子惊讶地看着她,千山山忙给自己找台阶下,豪爽地说道:“其实也不用怎么梳,这样就挺好!”

  说着用手随便拢了拢头发,向身后一甩,仰头晃晃脑袋,满意地说:“就这样吧!OK!”说着用手向那个男子比了一个“OK”的动作。

  那男子摸着自己的下巴,眼里放着欣喜的光芒,用手模仿着千山山,也做了一个同样的动作,随后眼睛慢慢眯成一条缝,嘴角微微上扬,笑着说道:“你的个性我是越来越欣赏了!”

  千山山环顾四周,心想,自己昨夜明明是在海滩,而这里是一个山洞,还和一个穿古装的男子在一起,好奇的问道:“你是谁?叫什么名字?”

  那男子一愣,诧异的说道:“我是尹心石。”

  千山山在脑海里搜索着这个名字,尹心石是谁?从未听过。看她一脸迷茫,那男子又说道:“长升堡少堡主尹心石见过山山姑娘!”

  千山山心想他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这时忽听到外面有人喊“山山姑娘!山山姑娘!”

  千山山刚想问这是怎么回事,那男子一下子捂住了她的嘴,食指竖在唇边示意她不要出声,千山山点了点头。那人轻轻松开了手,狡黠的一笑,猝不及防在千山山唇上吻了一下。

  千山山惊呼一声,想要找那个人算账,却发现那个叫尹心石的男子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山山传奇:坎坷认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山山传奇:坎坷认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