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千里冰的惩罚
东一木2019-06-23 11:192,832

  一间阴暗潮湿的密室,只有墙上放置的烛火在那一角带来一处光亮。随着另两处烛火燃起,看见密室中央伏地趴着一个女子,她浑身冰冷,瑟瑟发抖,像飞舞在风中的雪花。

  一位满头银发,神情威严的老夫人走了进来,坐在前面的椅子上,她是千里冰。她愤愤地看着地中央那个女子,那女子听到她进来,哆哆嗦嗦地抬起了头,竟然是千屿陌。

  她恳切地说道:“屿陌办事不利,请老夫人责罚!”

  千里冰沉吟了半晌,失望地说道:“本来天白想得绝妙办法,却让你给搞砸!”

  她忍不住愤怒,用手掌大力地拍了下桌子,给千屿陌吓得一激灵。

  她又继续说道:“本想捉鹰,却被鹰啄瞎了眼,如今是那尹心石掌握了主动权,这样一来,咱们如何再拒婚!这都是你造成的,你是怎么安排的人?除非他尹心石是金刚不坏之身,要不然如何能突出重围?”

  千屿陌向前爬了几步,颤抖着说道:“老夫人明鉴,我安排的都是堡里最顶尖的高手,正常人是没有人能通过去的,想那尹心石是天赋异禀,再加上他的意志强于众人,所以,所以才让他……”

  “胡说!”千里冰厉声说道:“他再天赋异禀,再意志过人,他也是血肉之躯!中途他昏迷时刻,为何不将他杖杀?”

  千屿陌惊慌地说道:“我当时以为他肯定坚持不下去,咱们目的达到就好,没必要在此时杀了他,引起长升堡的进攻,谁料想他竟然挺了过去。”

  千里冰冷笑道:“我看你这些年的武功都白学了,连一个人还有没有反击能力都看不出来,不知是你真没看出来,还是有意想放他一马?”说完,眼中射出一道冷冽的光芒盯着千屿陌。

  千屿陌惊恐地说:“天地可鉴,他是我们不共戴天的仇人,我怎会有意放过他?”

  千里冰讥讽地说道:“他昏迷后醒来,为何不马上动手,给了他喘息的机会?”

  千屿陌慌忙解释道:“我当时完全被他的气势震慑住,没想到他对山山如此真情,我也只是瞬间愣了下神……”

  千里冰冷酷地笑道:“高手过招,瞬息万变,就是你迟疑那一刻,让他抢占了先机,你当我老婆子是傻子吗?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心思!”

  千屿陌吓得浑身发抖,颤声说:“屿陌心里没有任何心思!老夫人明鉴!”

  千里冰面无表情地说:“我知道你也喜欢天白,你以为尹心石娶走了山山,沐天白就是你的!我劝你趁早死了这个心,莫说沐天白心中没有你,就是他看上了你,我也不会同意,嫁给天白的只能是山山,你的婚事我自有安排。”

  千屿陌趴在地上泣不成声,哽咽着说:“屿陌从来没存过这样的心思!我们三人一同长大,我从小就知道他俩的情意,我是把他们当亲弟弟,亲妹妹呵护,绝没有别的想法。”

  千里冰毫无感情地说道:“你能这么想是最好!你不要怪我偏向山山,其实你们两个我更喜欢你,我把她送出去,而把你留在身边苦心栽培。你们俩的不同就是命的不同,谁让你是我的外孙女,山山是我的嫡孙女呢!可惜,你是雨殇的女儿,不是我儿万崇的女儿,虽然你们两个都姓千,可你这个千,怎比得上山山那个千,这些都是一出生就定了的。”

  说道这里,她冰冷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温度,她感叹道:“可惜我儿万崇去的早,但凡他给我留下个孙儿,让千家堡有个继承香火之人,我也不会这般对待你和山山,我定会把你们当心肝宝贝捧在心头。可惜咱们千家没有男丁,现在唯一的指望就是山山将来生个男孩继承千家堡。只是没想到山山还真让当年那个道士说中,给我们千家堡引来尹心石这个祸端,若不是她身上流着万崇的血,咱们何须这般为难!”

  听千里冰说起千山山,千屿陌心中百般滋味,她不知道自己是该羡慕她,还是该可怜她。

  千里冰好像一下子收回了思绪,神情又开始变得冷漠,她看着千屿陌,“有时候一个小小的错误就会导致满盘皆输,所以我们做事必须谨小慎微,考虑周全,决不能犯错。不管你是因为什么原因,办事不利就要受到惩罚,只有这样才能避免再次犯错。来人呐!”说完,转身离去。

  千屿陌眼里满是惊恐的神色,她浑身抖成一团。两个面无表情的中年妇人走了进来,像拎小鸡一样,提起了千屿陌,三两下扒光了千屿陌的衣服。在烛光的映照下,千屿陌粉嫩的肌肤散发着锦缎似的光芒。

  一个妇人毫无怜惜的抓着千屿陌的头发,另一个妇人按下了墙上的机关,地面中央马上移开,出现一个石砌的深井,里面是一些碎石。

  千屿陌挣扎着喊叫:“不!不……”

  她随即被丢了下去,紧接着井壁四周倾泻下大量碎石,把她完全淹没,地面又迅速合拢。

  千屿陌被埋在碎石中,拼命强迫自己镇定,调整呼吸。她尽量让自己屏气凝神,进入到入定状态,可她内心的恐惧让她无法合聚心神。

  童年的阴影太过强烈,她第一次被丢下来只有五岁,那种挣扎在死亡边缘的感觉,那种极度的黑暗和恐惧,那种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无力感,那种感觉无以言表,她至今记忆犹新。

  当她每次被丢下来,都会重新再体验一次那种感觉,即便是如今她武功超群,内力出众,也无法使她改变心中的阴影。

  当年,千山山的父亲千万崇接到尹长升的飞鸽传书,带着千屿陌的父母赶去黑石山,遭遇陷阱,被埋在黑石山中,无法挖出尸首。千里冰亲自设计这个机关就是让千屿陌体验她父母死亡的痛苦,让她刻骨铭心地记住这个仇恨。

  她第一次被扔下来是因为贪玩,没有好好练功。第二次是因为她和千山山抢东西,至于抢的是什么东西已经记不得,但是千里冰的话却让她印象深刻。

  千里冰说千山山是未来千家堡的继承人,什么都是她的,甚至包括千屿陌本人。她是没有资格与千山山抢东西的,她的任务就是学好一身本领,为父母报仇!

  为了让千屿陌刻骨铭心地记住自己的身份,千里冰不许她叫自己外祖母,从此改口叫老夫人。

  有了这两次深刻的教训,千屿陌彻底改变,她完全按照千里冰的要求塑造自己,改变自己。在千里冰身边小心地伺候着,学会了察言观色,学会了审时度势,活的谨小慎微,左右逢源。

  现在的千屿陌小到一颦一笑,大到行为思想完全是按照千里冰的要求一手打造出来的,而千屿陌本身到底是什么样,她自己都不知道了。

  不过,千里冰在外人面前对千屿陌表现的还是非常信任,尊重。所以很多人都以为老夫人更喜欢她,甚至有许多人叫她大小姐,只有她自己知道自己的身份和地位。

  她曾经非常羡慕千山山,但随着年龄的增加,她开始同情起千山山。因为她知道千里冰看重千山山完全是因为血脉关系,她对千山山毫无感情,因为一个道长一句话,她在舍心小筑关了千山山十八年。

  她比千山山幸运的是自己父母去世时已经两岁多了,在心中多多少少还保留一点父母宠爱自己的印象,心里还留有一丝亲情的温暖,而千山山这辈子也未感受过来自亲人的关爱。

  千里冰完全把千山山当工具在用,一个延续千家血脉的工具,一个笼络沐天白的工具。

  想到千山山,千屿陌似乎找到了心里平衡,慢慢压制住内心的恐惧,开始收敛心神,吞吐纳气,慢慢进入到入定状态。

  千里冰设计这个机关本意是为了惩罚她,却无意中帮助千屿陌增进了内力。在无数个这般境地下的苦苦挣扎,让她在内功修为上成绩显著,成了同辈中内力最强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山山传奇:坎坷认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山山传奇:坎坷认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