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神秘的女人
花间一壶酒2018-04-12 19:012,167

  “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一处游园里,谁也不知道此刻身处的是梦,还是现实。这句话的意思是让大家辩证地去看待我们感官中的一切事物。

  中国古思想家庄子就曾举过一个很有名的例子,究竟是庄周做梦变成了蝴蝶,还是蝴蝶做梦变成了庄子,这不是在说唯心论,而是研究人类的精神领域,包括心里,我们更多的是要通过感官,却不能被感官所蒙骗……”

  律师这个行业在大众看来是个很古板的职业,但是最是与人打交道,要和人打交道,还要维护法律的公正,不仅要了解当事人的心理,还要不断调整自己的心理。

  台上授课的是知名的人类心理研究专家,律所主任花重金,请了好几次才请来的人物。林凯茵正在听着,认真地做笔记。这时,会议室的门被轻轻地推开,一个穿正装的助理走进来。

  “林律师,办公室有客户找您。”

  助理悄悄地在她耳边说着,林凯茵停下了笔,转过头:“好的,我马上就去。”

  今天是律所安排的学习日,走出了会议室的大门,门口站满了许多也想一起来学习的助理,看到林凯茵出来,顿时议论纷纷。

  “林律就是厉害,每天都有客户找上门,以后要是能跟林律混就好了。”

  “林律师那是女中豪杰,今后我们好好学习,讲不定还能跟林律师有合作的机会!”

  林凯茵只是感到疑惑,对这些助理们的讨论一点都没听进去。为了今天的学习她特意推掉了所有的安排,怎么这会有人这时候出现在她的办公室?

  虽然没有预约,但她还是去了。刚才的助理已经先一步进了房间,当她走进去,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正站在那里。她的面容非常精致,妆也画的得体大气。年纪看起来不算大,大约30岁左右,穿着高订的衣服,应该是某位阔太太之类。

  只可惜满面愁容,眼角还有类似哭过的痕迹,显得十分憔悴。

  “您好,这位就是林律师。”助理为她们做着介绍。

  “你好,我是林凯茵。”林凯茵伸出手。

  “你好,林律师。”

  岳童礼貌地和她握手,然后坐了下来。刚才她已经打量过这间办公室,摆设简单,但是每一样物件都价格昂贵,都是实木打造,显得古朴大气。

  这仿佛是上一代人的审美偏好,与林凯茵的这个年纪很不相符。

  林凯伊也坐到了她每一天会见当事人的办公桌前,看到桌上已经摆放好了两杯茶水,正冒着热气。面前的岳童虽然憔悴,但坐得还算端正,看上去像是接受过专业的商务礼仪训练,端庄大气,一副名媛淑女的气质。

  林凯茵刚和她握手,发现她的手指冰凉,在今天这么热的温度里不应该。

  “林律师,我想请你帮忙。”

  在林凯伊还在打量她的时候,岳童开门见山,直接说出了今天到这里来的想法。

  “不知道你遇到了什么事情,”林凯茵收回眼神,问了一句,“请问怎么称呼?”

  “我姓岳,”女人说,“我叫岳童,是城市医院的护士,七年前我嫁给了我的丈夫,他在前天晚上过世了,他们怀疑是我杀了我的丈夫,林律师,我没有杀人,我没有杀人!”

  她很激动,说话时嘴唇都在颤抖,甚至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她的双手撑着办公桌,好像林凯茵不信她就要和她没完一样。

  “请不要激动,先坐下,我是律师,你可以先把事情的经过简单的讲一下,还有,我能帮你什么?”林凯茵安抚她,让她重新坐回到椅子上。

  岳童坐了下去,好像一瞬间很没有力气地瘫靠在椅背,深深地叹了口气,然后眼睛里的泪珠又滑落了下来。

  “我和我丈夫的感情很好,除了有一点颈椎病以外,他的身体一直都很健康,但是从今年3月份开始他就经常说心脏不舒服,半个月前忽然发病昏厥,打了120送去医院抢救,抢救了一个多星期终于有了好转,两天前他醒过来了一次,还叫我去了病房,跟我说了很多贴心话,但是没想到那是回光返照,昨天晚上,他死了。”岳童说着经过,不由地又叹了口气。

  “我没有杀他,你要相信我,我实在是忍受不了他弟弟还有那个家里的其他人对我辱骂,殴打,还有冤枉我杀人,所以才来找律师,我真的好怕,律师,我好怕,他还叫了警察,说,说我是凶手!”

  她指着自己,情绪又激动了起来。林凯茵起身来到她的面前,握住她冰凉的双手用尽可能温柔的语气对她说:“你放心,在警察没有确足的证据证明你是凶手之前,你都不会是凶手,他们说你也许是因为他们自己心虚。”

  “我没有杀人,我……”

  “嗯,放轻松,在这里没有人会说你杀了人。”林凯茵再次安抚她,并将桌子上还冒着热气的那杯水端给了她。

  水冒着的热情仿佛给了她力量,让她平静了下来。岳童接过来时双手还在颤抖,但现在已经好了,喝了一口后很沉默的坐在椅子上。

  看来这个女人是吓坏了。

  林凯茵叹着气,同为女人,她为面前的这个漂亮的女子感到惋惜。也许是出于天性的同情,她给了岳童一个拥抱,然后走回到自己的椅子前。

  “岳小姐,冒昧地问一句你今年多大?”林凯茵问。

  “27。”

  “27?”她疑问了一声,“很抱歉,请你节哀。”

  这么年轻就丧偶,怎能让人不哀叹?

  “关于你的情况,我想我基本上了解了,你希望请一个律师在警方调查这桩案件的时候维护你的合法权益,是吗?”

  “我希望林律师能够还我一个清白。”岳童说,解开了她外套针织衫的纽扣,将里面的吊带露了出来,上面满是淤青,一条一条,一直连到手臂,“这是昨天我丈夫一家打我留下的痕迹,我不是凶手,但是我不知道怎么应对他们,因为他们的坚持,警察局已经把我列进了嫌疑人的名单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看见了你的坟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看见了你的坟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