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初步确认案情
花间一壶酒2018-04-12 19:032,168

  她淡淡的话让人听了更加感到忧伤,仿佛她的丧夫之痛能够传染,林凯茵原本挺好的心情现在也低落了下去。

  更而且的是她身上那一条条狰狞的淤痕。

  “我希望你能做我的私人律师,”岳童说,“我刚刚失去丈夫,我的心里很难受,我没有心思和力量去和他们斗争,你放心,只要林律师能洗清我的嫌疑,报酬会有的,很丰富。”

  林凯茵拿起了笔筒里的钢笔,思虑了一会儿,在桌面上敲了敲,说:“其他的事情我们再谈吧,岳小姐,你知道我们所律师费的价位吗?”

  “林律师是同意了吗?”岳童问。

  林凯茵似有若无地摇头:“您这种情况可能需要负两笔费用,因为你其实是提出了两项委托,我想先和岳小姐说清楚。”

  岳童倒是很爽快,说道:“费用不是问题,林律师要是答应的话,就按照林律师的要求结算吧,我只想洗清我的嫌疑,证明我的清白。”

  她的话让林凯茵稍微有一点诧异,又问了一遍:“岳小姐当真不听一听我的报价?”

  “不用听了,”她说,从包里拿出一本册子,“这张支票我先签名,上面的金额等事成后林律师随便填,但是需要先签合同,合同签完后,林律师是我雇佣的私人律师,这张支票也是林律师的了。”

  “当然,在做我的私人律师期间,林律师的一切费用我都可以承担,请你务必帮助我摆脱嫌疑。”

  她一再地强调洗清嫌疑,让林凯茵突然感受到了压力。

  “岳小姐,”在她翻找包里的东西时,林凯茵问了一句,“我能问下你为什么请我来为你洗清冤屈?”

  一张随意填写金额的空白支票,一个漂亮精致又憔悴的女人,一桩警方已经介入调查的命案。林凯茵下意识地感觉到这是一庄大案件。

  根据以往的经验,大案件,往往意味着大风险。

  当然不会是法律风险,更不可能是违法风险。只是刑事案件,而且又是这种涉嫌遭人谋杀的命案,人身安全永远是第一位。

  不过话说回来,代理了以后说不定整个所今年的运营费用都全部回来了。

  “因为林律师是女人,”岳童说,“我想林律师应该更能体会我的处境和难处,女人总是比男人好理解女人。”

  她说的话让林凯茵陷入了一阵沉思,她想答应,但还是犹豫了一会儿,说:“岳小姐,你开支票还得先出示你的存款余额,否则如果是张空头支票,到时候我和你都会有麻烦的。”

  “这个林律师放心,我丈夫生前给我的零花钱很多,这个户头上有两千万,只要不超过这个数额林律师都可以填,”岳童说着打开手机找出了银行账户余额提醒的短信,“你看,我没有骗你。”

  林凯茵仔细地看了这条信息,的确是余额两千万,如果不算后面那些零头的话。

  27岁就已经有了两千万,简直是人生赢家啊!

  她想着,两千万,对一桩案件的代理费而言绰绰有余了。

  对支付私人法律顾问的顾问费也够用了。

  但林凯茵还是十分地谨慎,说道:“对律师费,有件事情要和岳小姐讲清楚,刑事案件的代理费我不能收这么多,律师协会和司法部门有相关规定,不能乱收,但是做私人法律顾问,费用的收取就比较灵活,这个要看发生的具体事情来定了,所以到时候结算时可能会按照两笔费用入账,先请你明白这一点。”

  “这没问题,”岳童又撕下一张支票,和刚才那一张是连号的,“这个户头上总共只有两千万,你很清楚,两张分别填多少就林律师看着办了。”

  她说话的声音轻微,甚至可以用气若游丝的形容。她这幅憔悴的面容让林凯茵更加有些不忍。

  她说得对,同样是女人,自己代理她的案件比起男律师来可能会更好。就像一开始在会议室里听心理课程的时候说的那样,律师更应该去体会当事人的心理,才能真正维护好当事人的权益。

  她见过太多牵涉刑事案件的当事人,每一个人都很无助,但这样无助的还只有岳童。看来她真的是被吓坏了,也不知道是因为她丈夫那边的恶亲戚还是办案的警方太严厉,给她的心灵造成了伤害。

  “岳小姐,我最后想再确认一次,你确定要请我做你的私人律师,只在你丈夫的案件没有定性之前?”林凯茵说。

  “是的。”

  “那对于请我做你的私人律师的事,岳小姐还有什么其他的疑问吗?”林凯茵问。

  “没有了。”岳童叹出一口气,疲倦地扯了扯眼角中央的皮肤,稍微打了一个哈欠。

  也就是这个时候,林凯茵发现她眼睛下方的黑眼圈也比较严重。

  “那好,”她说,同时按下了桌子旁的一个按钮,对着旁边的话筒道,“请叫助理过来。”

  一会儿,刚才领她来到办公室的助理又走了进来。

  “这位岳小姐要请我做私人律师,你去把合同弄出来,费用先不写,期限从明天开始一直到岳小姐身上被怀疑为犯罪嫌疑人的案情终结为止,嗯,等一下,这里也先留白,去查询这个案件立案编号。”

  林凯茵把一切都说完,然后又把视线挪到岳童身上:“死者,哦,就是你丈夫,叫什么?”

  “他姓贺,你们去警察局问,就今天立的案,很容易能问出来,”她回避了这个问题,或许是因为太过伤心,林凯茵也没有纠结于此。然而岳童在这里又哭了起来,说“他现在死了,我们之间有没有孩子,他那么大的公司,那么多的钱,林律师,这是不是还有遗产分割的问题?”

  “这的确是个问题。”她道。

  “林律师,我才27岁,我嫁给他的时候身边的人就都反对,现在他死了,公司和存折都在他弟弟手上,他弟弟还要把我赶出家去,我……”

  她哭得泣不成声,助理是个年轻的小姑娘,面对这样的情况没有经验,站在这里不知道该怎么才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看见了你的坟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看见了你的坟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