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事端首发,杨杰反叛。
已字否2018-04-16 19:502,090

  夜,明月当空的夜。范兴龙踱着长长的步子迈进街尾的一家酒铺。太阳西隐,在七月天的夜晚乘着凉风饮酒,确是件快活的事。

  酒不好,菜也只是两碟小菜。但范兴龙的心情还是不错的,因为酒菜钱是可以赊的。

  只要赊一次,便会有下一次。这道理张老头不会不知道。范兴龙饮得两杯,抬头向窗外的月亮望去,又低下头来瞧着酒杯,口中喃喃念道:“谁家明月双飞燕,闹了个春,何处是繁年?”酒铺张老头听得道:“想不到范捕头弄得了刀剑,也会些诗词,呵呵”范兴龙道:“那词是我外祖父一叔叔刘公所写,适才抬头望得明月,随意便吟了出来。”

  当此时,见一人从门外走进一人,径直走向范兴龙。这人约莫四十岁,脸上削瘦,面色苍白,像是得过一场大病,但双眼却颇有神采,只听他说道:“兴龙,李大人派两名衙役道家中,说是大人有事找你。”

  范兴龙又喝了一杯道:“嗯,我们走吧”。范兴龙并没有问老武是什么事,因为李大人很少在晚上传唤他,况且老武并不是衙门中人,只是家中唯一的老仆而已。

  范兴龙听已故的父亲曾讲起过老武的来历,说是在范兴龙三岁时,他父亲在雪地里看见了老武,当时,老武受了很重的伤,身上有多处伤口,到处是血,人已经神志不清,范兴龙的父亲因可怜他便将他驮了回家,经过一个多月的恢复调养之后才能下得了床,后来问了老武,才知道他与一些商客在走山路时遭到一伙贼人抢劫,妻儿被杀,自己因为年少时向一些江湖武夫习过武艺,拼命逃出才幸免于难,老武因为无家可归,又感恩于范父救命之恩,便留在范家当了个仆人。老武倒是什么活都做也都做的挺好,范兴龙对他也很是尊重。

  当下,范兴龙正与老武走出门去,回头向张老头道:“这酒菜钱,怕是又要先记下了。”张老头道:“好说好说,你是个老实人,总会给钱的”。

  范兴龙在这小县城当了快两年的捕快,职位虽然低下,但为邻里做事总是尽心尽力,不辞辛劳,大家都很喜欢他。

  范兴龙与老武二人没走多远,便见远处三十多名身穿白衣手持兵刃的人向城郊外的树林奔去,范兴龙若有所思说道:“老武,你看这三十多人来得莫名其妙,而且手持兵刃,莫非跟李大人传唤我的事有关?我们不如跟着他们去瞧个究竟”。老武皱眉道:“可是他们人数众多,我怕万一有什么事,我们两个……”范兴龙道:“不如我跟他们去,你回府衙,通知李大人让他带人前来,我在路上给你们做下标记,说完便朝那会儿白衣人跟去。”此时老武脸上满是焦虑心里很是担心,他深知范兴龙有仁义之心,而这伙人又携有兵刃,这难免会出乱子,生怕范兴龙有什么危险,对不起范家,想到这些,他便马上向范兴龙跟去。

  树林里,三位五十上下的老者正在抢攻一名白衣女子,四人空手对招,掌风振振有声,无论是谁都可以看出这四人是绝对的高手。

  所以在场的二十多人,都在二十步外,个个表情凝重,只见三名老者中较矮的一名大吼一声,凌空一掌劈向那女子。那女子飞快向上掠起,紧接着便是一声巨响。众人望去,刚才那女子身后之树已断为两截,内劲之强,可想而知,此时,一白须老者道:“你还是交出来吧,免得吃苦”。那女子笑道:“这东西本就是我拼死得到,吃得许多苦头,怎么能在这时前功尽弃,交于你三人?何况胜负未定,输赢不知究竟”。

  众人中,忽有一人道:“有酆都三雄在,又有洪海帮帮主——洪棠,飞剑门掌门——刘云飞,南海道人——南紫等各位英雄,姑娘你是决计逃不脱了”。众人都一起看向这人,其中一人道:“原来是血剑派掌门冯宏录”。接着又到:“我辈英雄倒是不敢当,不过这小妮子是逃不掉了”。他说话时正用眼睛看着那女子。冯宏录道:“洪帮主所言极是。”那女子笑道:“我江婵月岂会怕你们人多势众,只不过多见些血罢了。”

  话毕,只见树林中,飞跃出一人,身法极快,轻功极高,刹时已到江婵月身边,说道:“属下参见圣主,救驾来迟,望圣主海涵。”江婵月道:“这地方实在偏僻的很,怪不得你,杨护法,你手下来了多少人?”杨护法道:“有三十六名弟子。”江婵月心想,我一人对付酆都三雄只能立于不败之地,倘若要杀他三人却是极难,只怕那冯宏录等人在我力战时暗器伤我,现有杨杰和三十六名弟子,倒是可以对冯宏录等人。不觉心中大喜,笑道:“今晚你们都得客死异乡了。”

  说罢,向那白须老者抓去,四人又激战起来,杨杰也已同洪棠、刘云飞、南紫、冯宏录四人交上手,四人手下退向一边。

  酆都三雄越攻越快,那白须老者与较矮的一人同时向江婵月凌空拍出一掌,江婵月一惊,直向上窜起,忽见寒光一闪,紧接胸口一阵刺痛,当下急忙向一棵树倚去,顺着暗器来势看去,只见杨杰已在暗笑,这时林中已冲出三十六名白衣人,正是范兴龙所跟的那伙人,这三十六人看了看杨杰,又看了看负伤而倚在树旁的江婵月,心里大为不解,却也没有一人敢发问。

  只见三十六人中,一人向江婵月跑去,想要扶起她来,杨杰向身后洪海海帮弟子手中拔出剑来朝那人掷去,只见剑穿背而入,从前腹刺出,那人立马倒在血泊之中,杨杰对着那余下的三十五人道:“你们都看见了?”这三十五人早已汗流浃背,心中又惊又怕,都暗想着杨护法定然是要造反,刚才亲眼见她暗算圣主,圣教中的人只怕都不知道,当下他必定杀我们灭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落日沧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落日沧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