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躲引密洞,南紫归来。
已字否2018-04-16 19:544,002

  风声更大了,范兴龙也感觉到了丝丝凉意,洞中生起了柴火,这已是半夜。

  回想起刚刚在树林里的一切,惊恐、愤怒一直在心头挥之不去。人命何时变得那样低贱,凶徒怎么那样的残暴,天下到底怎么了?官府又怎么了……他又想起往日小县城里,人们安居乐业的笑容……他的脸上不禁有了泪痕。

  他看了看火堆旁边的神武,神武那沧桑的脸究竟有埋有多少过去的令人难忘的经历。他又看了看躺在石床上的已被救治过的姑娘,他太好奇了,他们究竟在抢什么东西?

  神武突然说道:“你很好奇,你想知道他们究竟在抢什么,而我又到底是什么人。”

  范兴龙道:“不错,我的确想知道。”

  神武道:“任何人遇到这种事都会问的……我也不知道他们在抢什么,在林中时,我说我也要这东西,其实我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有一定可以肯定,这东西必然特别珍贵。”神武拨了拨柴火,继续说道:“等她醒了,问她便是了……至于我是什么人,只不过是个会些武艺的人罢了。咳……咳,我叫神武,原先是个江湖浪子,呵呵,江湖朋友送个外号——游侠。二十年前,我二十五岁,已经享誉江湖,更是凭借‘杀神九式’在江湖中已难觅对手。”

  神武站起来望向了远处,眼睛异常明亮,然后又是一笑,又坐了下来。说道:“于是争强好胜的我向当时的天魔教教主——罗红刹下了战书。那罗红刹也是个极其了得的江湖后辈,当时只是个刚刚二十岁的姑娘,但却已经坐上了天魔教的教主之位,那天魔教是前元朝就以存在的一个魔教,当然了,这是江湖正派人士的说法。总之天魔教是高手云集,有四大长老,两大护法,都是江湖数一数二的高手。”

  神武咽了咽喉咙,继续道:“当时我估计罗红刹是为了想要增强自己在武林中的名望,很快便接受了我的挑战,毕竟诺能打败我,无论是谁,他的名望在武林中必然大增,古今又有多少人能逃脱名利二字!”

  “于是乎,我与罗红刹的这场比武闹得沸沸扬扬,整个武林都知道了。到了那天,我叫上了我的发小江峯,因为我怕万一失手,死了,也有个人告知我的母亲。江峯是我一生最好的朋友,虽然他不喜欢武功,但我们志趣相投,很是谈得来,他那时刚中了举人,很是有才。我们相约在最北边的‘御雪山庄’比试,那天来看比武的人大多是武林中的成名人物。”

  “噫,现在想起那几战,我仍是心有余悸,我平生经历大小数百战,那几次最为凶险。我与罗红刹战了好几次,每战皆近于两千招,但仍是胜负未分。连战几日过后,她和我都显得特别着急,毕竟关乎声名大事,后来自然招式是越来越毒辣,打得十分凶险,以命相搏。”

  “可是我没有想到,就是这几日,江峯与那罗红刹便相爱了。这是第五日时,江峯告诉我的,他说他已和罗红刹私定终身,希望我们不要在打下去,他不想看见我们双方中的任何一方有损伤。虽然当时的我一心想打败罗红刹,但我又放不下江贤弟的请求,无奈便答应他了。”

  “后来的第六日他们便成亲了,成亲前我曾告诉过江贤弟,与那罗红刹成亲,武林正派必将视你为仇敌,怕是日后麻烦不小,但我深知江贤弟是性情中人,痴情之人,定不会将那些琐事放在眼里。”

  范兴龙不解问道:“为何成亲如此迅速,不能先下了那山庄吗?况且两人相识不过短短六日罢了。”

  神武答道:“我也问过江贤弟,他说他和罗红刹已有了夫妻之实,而按照天魔教的规定,两人诺是有了夫妻之实就必须马上成亲,不然就得处死江峯,虽说他二人的事无人知晓,但我那江峯贤弟也洒脱爽快得很,也想马上和罗红刹成亲。”

  范兴龙笑道:“原来是这样。”

  神武的表情突然凝重起来,继续说道:“可就是在他们成亲的那一天祸事发生了。那天的傍晚天空下着雪,不是很大,也不小,因为我们的比武终止了,再加上江峯与魔教罗红刹成亲,使得大部分正派人士早已下庄,留下来的正派人士大多是我帮助过的人。加上天魔教的人,留下来的人约莫有二十五人。唉,正在大伙高兴的时候,突然庄子四周火光大起,偌大个庄子被官兵围得水泄不通,官兵少说也有三千人。

  一场恶战就这样开始了,谁也不知道这些官兵为什么会找到这里!官兵们先是放箭,然后冲进庄院厮杀。我们那二十五人纵使都是以一敌百,却也无回天之术。我与罗红刹护着江峯也不知道厮杀了多久,我一看只剩下我们三人和天魔教的三位长老。可打到最后,我被冲散了,后来我眼睁睁的看着江峯他……他倒在血泊之中。”

  范兴龙不由得叹了口气。

  神武又道:“后来我拼死突围,才逃出了官兵的包围,浑身是伤,内力几乎耗尽,辛得你父亲相救,我才……也不知道那罗红刹死了没有……”

  “经过那一役,我也看透了武林中的名利,也消磨了我的锐气,当时我只希望做个普通人,于是便一直留在你家,不想再管江湖中的恩恩怨怨。只是究竟是谁引来大批官兵,想要将我和天魔教的高手一网打尽,这多年来一直困扰着我……你是知道的,现今朝廷乱政,阉宦当道,武林中不少有志之士反叛朝廷,还有的被逼无路做起了黑道买卖,朝廷的人早就想铲除他们了……”神武叹了口气说道。

  范兴龙摇摇头说:“嗯,我知道的,咳……这我是知道的。”顿了一顿,范兴龙又道:“那罗红刹呢?是不是也死了?”神武摇头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

  “她死了”一个虚弱娇柔的声音缓缓说道,正是那江婵月。

  神武道:“你几时醒的?你怎么知道罗红刹死了,你是她什么人?还有……那件东西到底是什么?”

  江婵月娇笑道:“大胡子,你一下子问那么多问题我要怎么回答你,还有,我准备一个都不告诉你,我……哎呀……我的衣服怎么……破了,是谁……谁干的?”她的目光突然凶狠起来,盯着范兴龙,又摆头盯着神武,脸上渐渐红润,但嘴唇发白,身子抖动起来……

  范兴龙忙道:“哦……姑娘,方才你中毒危急,这……隔着衣服如何治伤……情急之下……不得已而为之”他说得吞吞吐吐,支支吾吾,眼睛飘忽不定。

  江婵月冷冷道:“看来就是你干的喽。”一双眼睛刀一样的盯着范兴龙。

  范兴龙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犀利的目光,着实是呆住了,忘却了回答。

  神武却道:“是他又当如何!别说什么衣服了,你的命……哼。”

  江婵月毫不示弱,说道:“好,很好,你们趁人之危,要是我没有死,我一定会要你们死。”语气甚是狠毒,全不像一个如此娇滴滴的姑娘所说。她又道:“所以你们还是杀我了吧,不然……你们一定会后悔!”她就是这样一个人,别人救了她,她反而要杀了别人,对于她而言这并没有什么的。

  神武笑道:“那好,我就先杀了你,免得麻烦,杀了你,再在你身上找出那东西。”说罢,便向她走去。

  范兴龙正欲开口,只听江婵月说道:“你真的以为那件东西在我身上?”

  神武大笑道:“管它在不在,你认为我这样一个老人,一个早已经死过的老人还会贪图什么东西吗?”

  他的确已是个老人,霜白的两鬓,堆满皱纹的脸。任何人都不难看出他已是个老人。

  江婵月道:“哦,那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神武道:“不知道。”

  江婵月道:“那你想不想知道?”

  神武道:“不想。”

  江婵月道:“那你想干什么?”

  神武道:“杀你!你说过你会杀我的。”

  神武离她又近了些。

  江婵月突然说道:“我就是罗红刹的女儿,天魔教的现任圣主。”

  神武的脚步停止了,他的气息加重了,只听他说道:“你是罗红刹的……女儿,那江峯是……是……你父亲?”他的眼里露出兴奋的神情。

  江婵月嘟了嘟嘴,说道:“是啊,那个什么江峯是我爹,反正我娘是这么说的。”她一提起她娘脸色便变得失落许多。

  神武激动的说道:“啊,孩子,我是你爹的好朋友,想必你刚才已经知道,啊,感谢上苍,江峯有后了……”说着他的眼里已流下了泪水,许久地看着江婵月。他又继续说道:“孩子,按辈分我该是你的叔叔啊,呵呵。”

  范兴龙也不禁笑了笑,他已许久没有看见过神武如此开心。

  江婵月冷笑一声,说道:“叔叔?我可没有想要杀我的叔叔,再说了,那个什么江峯,我连见都没有见过,只是听过,他也算不得我的爹,我没有爹!”

  神武摇头道:“孩子,你不知道我没有关系的,但那江峯……”

  江婵月打断他道:“臭老头,我说了我没有爹,你也莫要再在我面前提他”

  范兴龙忍不住道:“江姑娘,你怎么能对老……神武前辈无礼呢?”

  江婵月道:“什么江姑娘,你再乱说,我要你的命,本圣主叫江婵月,江姑娘也是你叫的?”

  范兴龙一时无语,呆在那里。

  只听江婵月又道:“好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傻捕快,一点武功也不会,也敢去抓贼。”

  神武听得,怒道:“他再怎么说,也是去林中救人,你怎么能这样说!”

  江婵月哼了一声,正想说什么,突然面皮便发黑了,喉咙发出啊……啊的叫声,整个人将要倒地,面相极其痛苦。

  神武见状,大惊失色,急忙到江婵月身前,为她把脉,口中喃喃道:“毒不是已经解了吗,难道还有什么……”正当神武为江婵月把脉时,说时迟那时快,江婵月左手飞快挥出,一掌向神武胸口打去。

  此时的神武哪里能避得开,只听“噗的一声,神武已口吐鲜血……”

  这一着实在来得太突然,范兴龙大惊,赶紧过去扶起神武,神武就地打坐,运气疗伤,叹道:“好……好狠毒的娃娃。好厉害,你的冰魄神掌想必已有你母亲的七成火候……咳咳……”

  江婵月娇笑道:“好笨的老头啊,我只不过略施小计,便……哈哈哈。呃,噗……”江婵月说着,自己也吐了口血出来!

  范兴龙大为不解,他本想和江婵月拼了,但见江婵月也口吐鲜血便也呆住了。

  神武说道:“你毒伤尚未痊愈,又催动冰魄真气,反被冰魄真气伤及肺腑,唉,你究竟还是太年轻了。”

  江婵月听得,也忙打坐运气。

  范兴龙问道:“神前辈,你可无大碍?”

  神武道:“公子何必多礼,叫我老武就是了,我现在性命并无大碍,只是……”

  “只是受了很重的内伤,不能动弹罢了。”洞口处传来声音。

  三人大惊,朝洞口望去。那是一个道人,不是方才那林中的南海道人南紫却又是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落日沧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落日沧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