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你拔了这刀,就是我的朋友
边城刀2018-04-16 16:452,219

  1

  佛说,香飘的每一个刹那都是确定的,但每下一个刹那都是不确定的,一期一会,冥冥之中自有定数。

  假如那天晚上我没有去喝酒,就不会遇到他,也就不会发生那么多让我始料未及的事。

  也许我早就游遍了天下,成为名动一方的刀客;也许我早就解刀归田,过着和父辈日起而做,日落而息的耕作生活。

  但是,人生又怎么会有如果。

  2

  第一次见到江万里时,阿江在刀光中。

  昏黄得随时都会熄灭的灯火中,他一个人面对十多个壮汉,却毅然无惧。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是练过的,刀运行的路线不似街边的混混那般,胡乱劈砍。但双拳难敌四手。何况是十多双手,十多把刀。

  而且,他已喝了不少酒。

  很快,他就中了一刀。

  这一刀,无疑把他从半醉中叫醒。

  叫醒的结果也只是很快让他中了第二刀。

  他在喘息,眼神也并不锋利,他握刀的手,已经开始微微地颤抖。

  我决定帮他一帮。

  初出江湖那会,我一直不知道我的刀法有什么特点,直到有一天,我遇到了一个对手,他说我的刀好快。

  其实,刀快不快并不是重要。

  关键是心要够快,要果断。

  所以,我没多思考就出手了。

  3

  从一开始,我就在旁边观察了好久。

  谁比较难缠,谁比较弱势,谁是他们的将,我都看得一清二楚。

  知己知彼,方可百战百胜。

  其实一个人打一群人是很难的,但针对一群人中的某个人还不算太难,特别是他们根本不知道我是谁的情况下。

  这些人当中最能打的不是他们的老大,而是一个左手使刀,剃着寸头的中年人。

  他不是第一个动手的人,但他一出手就砍了阿江一刀。

  他只出了一刀,然后退到人群后面,冷眼旁观,宛如在看一出好戏。

  混乱之中,他们的注意力都在阿江身上,没有人注意到我。

  只有这个人看到了。

  他不慌,不惧,抬手就是一刀。

  很快。

  刀光很寒。

  人更凶。

  只是我的刀先一步命中目标——他握刀的手腕。

  4

  那天晚上,我救了阿江,而阿江救了一个女人。

  在风月场所里,所有的打架几乎都和女人扯上关系。这个醉酒的女人,就是引起这场架的关键人物。

  血已将阿江的衣服染红,他的脸色已经苍白,但他的身体依旧挺得笔直,眼里没有疲惫与退缩。

  阿江第一句话就是:走,我们离开这里。

  我说:要离开的是你,不是我。

  阿江问我:你要留在这儿?

  我说:我不会留在这儿,但也不会和你走。

  阿江问:为什么?

  我说:我们不是一路人。

  这时,那个半醉红着脸的女人问我:那你是哪路人呢?

  我无言以对。

  我没有办法回答她,因为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哪路人。我也不知道自己会走向何方,但作为一个刀客,我是不会和别人同行的。

  女人的模样长的并不算丑,她的身材让男人看见了,都不免升起热火,特别是那半醉酒红的脸,迷离的眼神,这简直就是在勾人犯罪。

  难怪会有那么多男人为了她打架。

  阿江又问:既然我们不是一路人,那你刚刚为什么又要出手?你拔了这刀,就是我阿江的朋友。

  我说:希望你能明白一点,我出手,和你们是谁没有太大的关系,只不过是因为我恰好在这里。

  阿江说:你不愿离开,那你又往哪里走?你知不知道刚才那些是什么人?

  我笑了,说:我生在这里,长在这里,我还能去哪里?至于他们是什么人并不重要。

  阿江:既然如此,我也不多说,如果有一天你遇到了麻烦,或者到了江州,你一定要去江家,在那里你就可以找到我。

  我说:我会记住的。

  阿江抱了个拳礼,说:我们就此别过,我也不问你姓名,他日,我们必定还会再见面。

  走的时候,他留了一袋银子给我。

  我是个现实的人,知道怎么让自己快乐。我收下了。毕竟刀客也是要吃放的,江湖不只是刀光剑影。

  5

  看着那个女人跟阿江渐渐消失,我的心竟有一丝嫉妒。

  以前我也有这种机会,可以带着女人一起闯荡江湖,远走高飞。没想到只过了一个月,她就跟别人走了。

  也许在每一个江湖浪子的心里,都住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曾经占据了他的心,但她已经不再属于他。

  算了,想那么多干嘛呢。这里可是有很多免费的好酒呢!

  不过,很快我就发现自己错了。

  我没想到酒家老板那么快就回来了。他不仅回来了,而且还带了一群人回来。

  在我正想出门时,一群壮汉鱼贯,一下占据了狭隘而脏乱的酒家。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个刀疤脸汉子,两只眼里的目光刀锋一般锋利。他手里有刀,矮胖的酒家老板和几个受了刀伤的醉汉站在一旁。

  刀疤脸用刀指着我,问酒家老板:就是他?

  矮胖的酒家老板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看刀疤脸,然后语气就有了足够的底气,说:就是他。

  刀疤脸的语气很冰冷,一如他手里刀:你知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我说:知道。

  刀疤脸压上前一步:那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我说,不知道。

  听说这附近有一个人的刀法很快,他每一次出刀,必定要有人死,死的不是别人,就是他自己。

  幸运的是,死的一直都是别人。我没有见过他,但我知道那个人肯定不是眼前这个刀疤脸。

  脾气太暴躁的人,抓刀一定不会太稳。

  刀疤绷紧了脸:你信不信我杀了你?

  我挤出嘲谑的笑容,说:难道你不是来杀我的?

  刀疤脸脸色铁青铁青的,胸口起起伏伏,急促的呼吸简直不要太快。我知道他快要忍不住了,要出手了。

  果不其然,下一秒,刀疤脸手一挥:砍了他。

  底下的持刀大汉一拥而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刀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刀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