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主动出击
边城刀2018-04-16 16:553,531

  1

  没有比这个更糟糕的消息了。

  老刀问:什么时候到?

  大荣说:三天后。

  还有时间。

  老刀把子也明显松了一口气,原来他也和我一样,以为那些马贼今晚就会来到。如果是那样,基本上就是没有挣扎的可能了。

  老刀问:他们有多少人?具体一点。

  大荣说:很多。大概在一百到一百五十之间。

  老刀说:再具体一点。

  大荣说:不少于一百三十人。

  一百三十个人,一百三十把刀。毫无疑问,每一把到都沾过别人的血,每一把刀都带有性命的纠纷。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一百三十个亡命之徒比一百三十个会功夫的人更可怕。

  死一般寂静的大厅,渐渐变冷的饭菜。

  那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忽然开口:两位壮士,你们有多少把握?

  我问他:为什么这么问?

  老人叹了口气说:这里都是一些不会功夫的粗民,没有办法给你们更多的帮助,如果没有把握,就不要留下来了,赶快离开吧。

  我说,我们来了。没有完成这件事前,就绝不会走。

  老刀说:如果完成不了,我们就永远留在这里。

  我说:如果一个刀客放弃了道义,那么他活着,也不如死了算。我们拿了钱,就一定要办事。

  老刀说:没错。如果我们走了,不是我们死了,就是他们死了,没有第二个选择。

  我朝他看过去,发现他也正望过来。我发现他的眼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升起一道锋芒,一如同手里的刀锋,纵使插在刀鞘里,也没有办法遮住它的锋芒。

  我跟他们说:你们放心,我已经想到了一个办法。

  老刀第一个反应过来:什么方法?

  所有人一下子都来了精神,每个人的脖子好像都伸长了不少。

  我说:我们去找他们,把他们阻击在路上。

  我本以为会得到他们的支持,没想到回应我的却是沉默、寂静。

  2

  良久。

  大荣终于开口了:会不会太冒险了?

  另一个汉子附和:是啊,我们只想不被他们侵害,也不想结下这仇,还有没有别的法子?

  我说:没有。

  老刀说:小刀说得没错,绝不能坐以待毙了,天时地利人和尽失,我们决不能让他们来到这里。这是唯一的办法,也是最有效的办法。

  他们还在沉默,不是很能接受这个方法。

  其实我能理解他们。

  因为他们需要的不是杀戮,而是平安。与其说是请我们来打马贼,不如说他们只想要一个保镖。我们现在是他们唯一的希望,和主动出击相比,他们更愿意在马贼到来的时候身边能有个人去保护他们。

  如果可以安稳地生活下去,没有人会选择颠沛流离。

  我和老刀都不再说话,而是等他们表态。其实我已经做好了选择,不管他们的决定是什么,我的选择只有一个。

  刀客并不是命令的执行者。我们只负责拿钱办事,用什么手段,我们有自己的选择。

  老人忽然叹了口气,开口说:你说的没错,这是最好的办法。

  没有人发出反对的声音。

  我说:我需要一些关于他们的资料。

  关于马贼的情报是在傍晚的时候由闻氏送到我手里。

  上面的信息表明,这一帮马贼,和其他地方的马贼都差不多。壮马、利刀、亡命之徒,他们所做的事情也是马贼的本职。

  资料上面说,在明天落日的时候,这些马贼会到一个叫云岩的镇子落脚。

  值得注意的是,这份资料指出,除了他们的头儿外,还有一个用刀很厉害的高手。

  此前死的那几个马贼中,就有一个人是这个高手的徒弟。高手的徒弟之所以会死,是因为他恰好在这里遇到了一个年轻剑客。

  既然有一个高手,说明这些人中必定还有其他人会用刀。只不过这个人是其中最厉害那个。

  至于有多厉害,资料并没能给我答案,也没有人能告诉我们。

  我说:这个人,留给我。

  与高手过招,本就是一件极难得的事情。假如能先行除去这个人,无疑是拔了他们的毒牙。

  另外,我想见识一下别人的刀法。

  老刀在擦刀,听到我这么说,抬起头问:那我呢?

  我说:你就负责他们的头吧。

  老刀问:那么剩下的人呢?

  我说:如果那时候我还站着,还提得起刀的话,就交给我吧。

  老刀说:好,你可以的。不过你要记住,你的第一刀就要奏效,如果你的第一刀失手,你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我说:放心吧,我已经准备好了。最近我出手快了许多,应该不是什么问题。

  老刀忽然说:你出刀快,是因为你不经思考,把一切都想得太简单,没有顾忌。

  我不认同。

  老刀却说:记得好好休息,只有保持足够的精力,才能杀人,而不是被人杀。

  说完,他就去床上躺着了。

  我只好选择躺下,因为我已经好久没有好好睡过一觉了。不过我得找一间离老刀远一点的屋子。在他的鼾声下,我有理由相信无论多困都不会睡得好。

  希望明天是个好日子。

  我不喜欢在坏天气里杀人,更不想在一个令人心情糟糕的坏天气里和一个高手分生死。虽然人被杀的时候大多是坏天气。

  我找了一间没人的房子,刚躺下不久,忽然发现门外多了一条人影。

  看这影子很像是闻氏。

  这时候天只是刚刚黑,很多人只是刚刚吃过饭。我想也许她只是路过。

  但是过了一会,她还是没有走开,也没有敲门进来。我看到有一只手举起来了,很快又放下。

  难道是来找我的?一想到这儿,我心里竟然有一丝欢喜,好像一件自己期待了很久的事情,终于要发生了。

  但我又说不清楚那是什么。

  我打开门,发现真的是闻氏站在门外。她看起来并没有料到我会开门,吓了一跳。

  我问她:有什么事吗?

  闻氏身上有一种淡淡的香气,很像某种植物发出来的气味,黑长的头发已放下来,随意披在肩上,清凉的衣裳露出雪白的颈部。我估计应该是刚刚洗了澡。

  不知道是不是晚上洗过澡的女人都比较迷人,反正现在她看起来,要比白天迷人十倍。

  闻氏低着头说:没事,看一下你睡了没有,那边有热水,可以洗个澡睡得好一些。

  我没拒绝。

  热水不知道是用什么东西熬过,带有一股淡香,和闻氏身上的很相似。我在她刚刚用过的浴桶内泡澡,脑海里不自觉想着她泡澡时的情景,身体无耻的有了反应。

  3

  第二天,一早似乎要下雨了,灰沉沉的。

  大概是在下午接近落日时候,我们到了云岩镇。这个小镇只有一条进镇的路。

  雨还没有下,马贼也还没有来。

  只不过天空的风越刮越烈,云越压越低。

  我问老刀:你觉得他们会在哪里落脚?

  老刀说:镇口有一家很大的客栈,你注意到了没?

  我“嗯”了一声。

  其实我没注意。不知道为什么,离开那村子后,闻氏的影子已经在我脑子里出现了好几次了。

  老刀忽然说:怎么了?今天你怪怪的,心不在焉。

  我否认:没有。

  沉默了一会儿,老刀忽然说:你在想闻氏?

  我问他:为什么这么说?

  老刀说:我看你们两个的眼神不太对劲,而且你总喜欢往她身边靠,你喜欢她?

  我无言以对。

  缓了缓,他又说:寂寞的少妇遇上英俊的刀客,总会发生一些故事的。其实我曾经也有过。如果顺利的话,明天你就可以看到她了。

  我说:我真的该回去吗。

  这是一个句号,不是问号。因为我不需要答案。

  老刀举起千里目,一边瞭望前方,一边说:既然你想见她,为什么不回去呢。

  我说:她是属于那里的,我不是,我只是一个刀客。

  如果要我为了一个女人而放下刀,我想自己是千万做不到的。但是,就这样离开,心似乎又很痛。

  我说:也许,不回去,才是最好的选择。

  4

  良久。

  老刀叹了一声,说:我曾经也像你一样,遇到自己喜欢的女人,在江湖和女人之间,我选择了前者。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保持沉默。

  老刀说:我以为只要抓住了刀,就可以放下一切,后来才发现一直都是在骗自己,等我回去找她的时候,她已经嫁给了别人,哈哈……

  他一直没有放下千里目,在他“哈哈”的笑声中,我听到了一种泪水的声音。

  我说:原来你也有过这种爱情故事。

  老刀说:哪一个流浪天涯的刀客会没有爱情故事呢。只不过,到了最后,都成了故事。

  缓了缓,他又接说:下雨的时候,没有人会关心某一滴雨,就好像无数个浪子中的我们。

  我不知道该怎么回他。他说的没有毛病,刀客从来不会关心别人,得不到别人的关心也是理所当然。

  老刀说:如果你真的喜欢她,就回去找她吧,又何必在乎那么多。

  我说:在爱情方面,你就不要做我老师了。

  老刀笑了,不再说话。

  我说:她是别人的妻子,是我想多了。

  老刀说:既然如此,你就别乱想太多了,先应付眼前的敌人吧。只有活下去,你才有机会。

  我说:我明白。

  这时候,太阳完全下山了,雨也开始慢慢下了起来,并不大,却足够冷。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即将要杀人的原因。

  老刀说:我猜他们会在镇口的客栈那落脚,除那外,没有其他的地方可以容得下一百三十号人马。

  我说:那还等什么,现在就过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刀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刀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