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打探消息
拽佛2018-04-17 13:242,410

  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

  陆凡抬脚就要向南都城第一酒楼的大门走进去。

  “站住,这里是你能随便进的吗?小乞丐哪来的给我回哪去!”酒楼两名守门伙计,其中一个一下子拦着了陆凡。

  陆凡眉头皱起,看来自己现在的样子是有些糟糕,回头得好好打扮一下。

  “熊兄,这麻烦你解决一下。”陆凡对着后面的熊涛说道。

  “是,陆……”

  “你以后都叫我公子吧!”陆凡打断道。

  “是,公子!”熊涛答道。

  熊涛走上前来,只见他虎背熊腰两手一抓,一手一个的提了起来,然后虎躯一震,将两个伙计给丢到了大街上。

  摔了个狗吃屎,他还得意洋洋的拍了拍手。

  “你大爷的,我是让你掏点钱,好让我们进去,你倒好比我还直接。”陆凡气就不打一处出。

  酒楼内的伙计听到动静,全都涌了出来,把门给堵上了。

  “这麻烦是你给惹出来的,你得想办法给我摆平了。”陆凡退后两步说道。

  “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居然敢在南都城第一酒楼惹事?”最先走出来的伙计问道。

  刚被丢出去的两伙计爬起来,来到问话伙计身边,用手一指熊涛说道。

  “是他,就是他动手打我们!”

  “好大的胆子,敢在这里动手,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说着那个伙计像熊涛看去。

  虎背熊腰,面目粗犷,尤其是脸上一道长疤,虽有淤青却也全身冲满煞气。

  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你们一起上吧!正好活动一下筋骨。”熊涛撸了撸袖子说道。

  “贼子,休得猖狂!”

  “敢在此闹事,看我们不打得你跪地求饶,一起上!”

  伙计嗤笑一声,身形猛的前冲,几个跨步便是出现在熊涛面前,五指紧握成拳,直接对着后者胸膛打了过去,隐隐间,有着略显急促的风声传来。

  “啪!”

  望着伙计那充满力道的一拳,熊涛嘴角带起一抹冷笑,却是不闪不避,手掌探出,后发先制,在众人目光中,与伙计拳头硬碰硬的撞在了一起。

  陡然,伙计前冲的身体被直接砸回了酒楼,甚至于将后面的人都砸伤了。

  “噗!”

  酒楼门口到了一大片。

  刚才被丢出去的伙计赶紧跑进酒楼去找掌柜的,告诉了他这里发生的事情。

  酒楼门前发生的一切,很快招来一群围观的人。

  都想看看是谁胆敢在南都城第一酒楼放肆。

  酒楼掌柜的得知始末,赶紧来到门口,扒开人群。

  “这位壮士都是小店的错,快快里面请,您今天的消费全部免费!”

  老板是个很会做生意的人,满脸堆笑的说道。

  ……

  南都城第一酒楼一号包厢里,陆凡好好的整理了一下头,换了一身干净的青色长衫,整个人也显得精神了许多。

  这时老板总算是认出了陆凡。

  “原来是陆将军驾临,还望海涵!”掌柜的看着整理出来的陆凡拱手说道。

  陆凡走到桌边坐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问道。

  “老板贵姓?怎么称呼。”

  “免贵姓薛,单名一个旺字!”老板恭敬回到。

  “薛旺?这……名字好,这么说你是薛家的人了!”

  “算是吧!陆将军有话就直说吧,不用这样拐弯抹角的。”老板也看出了陆凡是有话要问。

  “薛老板还真是个爽快人,那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我来是想问你些消息,你放心我不会白拿你的消息的。”陆凡干脆说道。

  “陆将军想打听什么消息,我肯定知无不言。”

  “我想打听的有三个消息,第一是有关皇宫的,第二是有关陆家的,第三是有关战场的!”

  陆凡斟酌了一下说道。

  “暂时就这些!”

  老板整理了一下说辞,开口道。

  “有关皇宫的消息我知道的不多,只知道最近与杜洛王国的战事连连告败,已有好几个城池被杜洛王国给攻占了,陛下无奈向对方发起和解,经过谈判对方要求陛下进行赔偿,并将三分之一的城池作为和亲的聘礼一并付给对方。”

  陆凡静静听着薛老板的诉说。突然心头一紧。

  “和亲?和谁和亲,这是怎么回事。”陆凡急忙问道。

  “当然是公主殿下和杜洛王国的杜烈王子!这也是对方提出的条件之一,本来陛下是不同意的,可无奈。”老板感慨道。

  “公主殿下?你说的可是牧若兰公主!”陆凡脱口问道。

  “正是若兰公主!”

  陆凡眉头紧锁。

  “除了陆将军您,现在是无人是那李建的对手,对了我听说陆将军您不是……那啥了,怎么还出现在了这里?”

  老板像是想起了什么。

  “你管我怎么出现在这里的,这么说你知道我战死的消息了,那为什么我刚进城那些守卫说我被陛下下令逐出了皇城?他们好像并不知道我死的消息。”陆凡正郁闷也懒得解释。

  “哦,这正是我要接下来说的第二件事,关于陆家的。”

  “是这样的,陆将军你战死的消息刚传回来,陛下害怕引起人心动荡,于是就下令封锁了消息,说您做了逃兵,下落不明,生死不知!”

  “做逃兵本是要杀头的,并株连九族,但是陛下念您和您祖上有功,只是将你逐出皇城,并查封了陆家!”老板小心说道。

  陆凡听得眉头直皱,都快拧成了一个疙瘩。

  这皇帝老儿还真是果断,走的这一步丢车保帅的棋,想想还真是一举多得。

  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的道理,陆凡不是不明白,只是多少心里有些难受罢了。

  再得到第三个消息,李建攻打到沧北城就停了下来,只是具说他身边多出来了一个高手。

  就带着熊涛离开了南都城第一酒楼。

  临走前陆凡从熊涛手里借来一些银子,塞到老板手中,老板再三推迟,最终还是收下。

  再一次走在南都城,陆凡仿佛有些陌生了。

  陆凡只有十六岁,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三个月的修炼,使得陆凡的身高足足长了五厘米,同时陆凡的身体在修炼中无限趋于完美,肌肉结实有力。

  强壮而不显得狰狞可怕。

  身材比例非常的好,只有身材比例好了,度力量才能完全协调。

  否则肌肉太多太强,力量有了,度却慢了;肌肉太少则空有度,力量太弱。

  就是将这身体比例无限趋于完美,完美的比例不仅在战斗力上最强,同时看起来也最有美感,极具魅力。

  此刻的陆凡脚步沉稳,脸上带着忧郁,竟然引起了街上不少女子的侧目。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禄梵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禄梵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