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8 中秋
木月央2018-06-01 17:486,519

  一早上的阳光已经在那一出来就如此热烈。

  趁着清晨嘉浩和美儿已经出院。

  “闷的不行,想去哪里溜达溜达。”嘉浩出院后像一只终于在笼子里面放出来的小鸟。

  “哪也去不了,我们还要来康复呢。”美儿提醒道嘉浩。

  “康复。康复锻炼其实就来回练习走步,别累着就行了。在哪都一样。”嘉浩商量着美儿,找借口想要出去玩一圈。

  “要不我们去雨欣的花园吧。我们一起过中秋,有好久没有见过她呢。”美儿想着雨欣。

  “听你的。正好去看看她的花园。”嘉浩停顿了一下接着说“我给炫霏打个电话,问他有时间没。”

  嘉浩拨着电话看着手机上面显示备注的名字“灵魂霏窍”感叹着“这个大忙人,现在已经不是相约就约在一起的了,再也不能像原来一样肆无忌惮的整天泡在一起了。”说着就从心里有点酸酸的感觉涌上来。怀念着回不去的青春。

  美儿看见备注后很是惊讶的问了一句“灵魂霏窍?”

  “对啊。因为他总是有时像孙悟空一样会灵魂出窍。跑到别的国度去想事情,这是我特意为他取的名字。”嘉浩解释着,脸上露出甜甜的弧度。

  “我们要不要。”美儿犹豫了一下“要不要叫上维娜呢?她自己在家里怕是会没有意思。”美儿考虑到维娜自己无聊,但是特意叫到维娜去又像是显摆自己和嘉浩的关系一样,这是一件两难的事情。

  “炫霏没有接通电话,估计是在忙。一会我问问炫霏,让炫霏问问她吧。”嘉浩也想到了这件事情,不过据嘉浩对维娜的了解,她应该是真的放下了自己,而且她直爽的性格如果心里有什么事情的话都会直接说出来的,这倒是让人跟她接触起来更加轻松。

  嘉浩和美儿选择座客车去雨欣那里。

  嘉浩走进客车的时候还有些惊奇。因为嘉浩从来就没有坐过客车。“还好吗?”美儿关心到嘉浩。嘉浩点点头。自己暂时又不能开车,也只能如此了。

  客车走起来的温度还是很凉爽的。

  美儿依然靠在嘉浩的肩膀上面,闻到熟悉的嘉浩身上特有的清香味道总能感觉到心情无比的宁静,加上可以感觉到嘉浩紧实的肌肉更是有安全感。觉得车上面的女孩子都会嫉妒自己身边有这么一位令人羡慕的男友。自己莫名的心里也是有一点小骄傲呢。

  车子行驶着总会让美儿觉得困意很浓。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嘉浩低头看见闭着眼睛呼吸均匀的美儿。是睡着了吧,嘉浩想着。伸手将美儿头顶上面的冷风特意关小了一些。

  雨欣正浇着花,看着窗外还有些距离的两个人。是不是自己看花眼了,是嘉浩和美儿吗?雨欣揉着眼睛想着。慢慢走进的两个人更加清晰。

  雨欣走出店门,惊喜着问“嘉浩,你什么时候出的院,你们怎么来了?”

  “过来看看啊。还没来过。”嘉浩解释着。

  “我们要在这里过中秋。你有没有准备好月饼啊?”美儿走到雨欣什么,两人有段时间没有见过面了。雨欣伸开手向美儿拥抱去。“好想你。”雨欣抱着美儿说。美儿拍拍雨欣,然后点点头。又嘉浩陪着美儿让她已经不再向雨欣刚离开时那么的特别的想念她。

  美儿走进门“雨欣,你生意很火啊!”美儿看见明显的少了很多的花。

  “嗯。这都是炫霏大师的功劳。”

  “炫霏?他帮你推销来?”嘉浩问着。

  雨欣点点头。

  “中午去我家,我给你们做好吃的。”雨欣停顿了一下。“哦,对了,我问问炫霏来吗。”

  雨欣拔通电话,问炫霏在哪里。炫霏说在上海,正要回县城。雨欣说嘉浩和美儿来过中秋了炫霏要不要一起来过,又问维娜来不来。炫霏说问问维娜,如果她去的话就一起开车带她过去。雨欣告诉炫霏一会儿等他们吃饭。

  维娜一听见要出去过中秋自然是要凑个热闹,炫霏说嘉浩和美儿也在,维娜不屑的说了一句“切,在怎么了。我是不是也算半个媒人啊。”炫霏摇头无奈的笑着。两个人上车后,越野行驶着。

  雨欣的爸妈都是热情和蔼的,所以她们需要有任何拘束不习惯的地方。

  “雨欣你准备月饼了吗?”美儿接着问,美儿是特别喜欢吃月饼的,尤其是雨欣家里定做的月饼,皮薄馅还大。

  “明天就是中秋了,你说我做没做。”

  雨欣切着菜没有抬头看美儿。两个人一个准备食材,一个人掌勺。

  “真香。”维娜一进到院子里面就开始兴奋地提着鼻子闻。

  炫霏和维娜走进屋子里面。“维娜,我告诉你。不对应该说你们三个都特别有口服。我来了这么久都没有吃过雨欣亲自下厨做的饭。”炫霏挑理的开着玩笑。

  “行,那你今天多吃点。”雨欣停下手中的活看着炫霏说。然后几个人都哈哈的笑起来。

  把饭菜都端上了桌子上面,丰盛至极。

  “怎么觉得今天像是过节呢。”维娜挠挠头说。

  “咱们过两天节。”嘉浩笑着说。

  “举一杯吧。敬我们的经历风雨后的重聚。”炫霏提起酒杯。几个人一起喊着干杯。

  他们相识在春天,一起度过着这个夏天,在夏天的里面他们一个个都更加成熟起来。也在他们的青春里面对此次的相互遇见写下了纯白的誓言,他们可能永远都不会互相去翻阅各自在料理店的心愿册上面留下的字迹,但是他们会不停的翻阅着在他们脑海中留下的美好回忆。也同时创造着更鲜美的回忆装点着自己的记忆库。

  青春里面会有泥泞的路面,即使又在路上下起大雨让前行的路变的更具艰难,只要有他/她的陪伴你都会感到雨水打在身上变的不再冰冷,泥泞的小路变的不在漫长。所有的经过都变成了刻骨铭心的纪念。慢慢的时间可能将你们变老。但只要和她/他在一起年华都会将你们永远的锁在最初的那个原点。纯粹的友谊依然会让你们笑着、哭着、拥抱着度过今后所有的岁月。

  美儿在来到雨欣这里的时候回了一趟家。戴上了她的画板一起过来。

  饭后炫霏继续去工作。维娜争抢着非要去雨欣的店里转转。

  美儿静静的坐在院子里面的树下,树上面茂密的树叶形成了一把天然的遮阳伞。静静的看着也坐在树下面乘凉的嘉浩。风吹过可以在底下听见唰唰的响声,在这里更有夏天的感觉。周围无比的安静,不时可以听见雨欣家里养的鸡和鹅的一声叫声。院子大的关系吧,不吵人,反而更加提醒你感受着周围的一切,告诉你是活在现实中而不是虚幻。这里的夏天要比在上海市里清闲好多,看不见来回过往忙碌的人们和中午都不会停止喧闹的汽车鸣笛。不知不觉中就会给你安逸的感觉。静静的、平淡的这种感觉仿佛什么都不做就能安逸的过上一生。土地上面不时经过几只蚂蚁,它们仿佛都会过的比较悠闲,然后消失在了一小株的野草里面。

  “嘉浩。我带了一件东西送给你。”美儿细小的声音在安静的环境里变得清脆。

  “什么。”嘉浩有点迫不及待的问美儿。

  美儿起身走向屋子里面。再出来的时候手里拿了一副画。画卷在一起,看不出画的什么。

  美儿递给嘉浩抿嘴说“送给你。”

  嘉浩缓缓打开画,不由的心里生出几分酸楚。过了一会儿哽咽了一下。“呦,真不错。”嘉浩看看美儿,美儿笑了但是没有说什么,嘉浩接着说“什么时候画的?”

  “就在。你不理我那几天呗。”美儿耸了下肩膀接着说。 “有时间把照片黏在一起吧。”

  “我觉得你画的比原版照的那张相片还好。”嘉浩端详着画。

  美儿一直微笑没有说话。

  “有时间回去的时候拿相框表上吧。”嘉浩争取着美儿的意见。

  “你真的特别喜欢嘛?刚才我还以为你要说我画的难看呢。”美儿看见嘉浩确定喜欢的表情,脸上的笑容多了几分幸福。

  “嗯。好好留起来。这是一张非常值得纪念的画。”嘉浩拿着画认真的说着,细致的卷起来生怕会出现褶皱。

  不知不觉中已是黄昏。

  站在站在街道的上面可以透过树叶的缝隙看见温柔的夕阳散发出来的光线。天空在一片一片绿色的树林上方呈现出深浅不同的过渡色,越向太阳过渡去越为橙黄色。慢慢的太阳消失在树林里面。天色也慢慢的暗下来,可以听见有蛐蛐再叫。

  雨欣家的床较少,嘉浩不能再雨欣的家里住。所以炫霏回来接上嘉浩,让他去自己的办公处休息。

  雨欣和美儿还是像小的时候一样挤在一张床上面,盖着一个被子睡在一起。

  同样的床、同样的卧室、同样的屋顶、同样的两个人、同样的她左边她右边。不同样的就是不是以前的被子、不是以前的枕头、不是以前的年纪、不是以前的岁月里。但是永远不会改变的是两人人从小到大的友情。

  “雨欣,你会不会在躺在床上面的时候回想我们小时候的事情。”两个人平躺着。美儿问。

  “会啊。有时还会梦见呢。”

  “触景生情就是这个意思吧。小的时候多好,天天都在一起,天天都可以见面。”

  “嗯,是呢。”

  在这样熟悉的环境里总会不禁的想起童年往事。让人即留恋又会感觉到一丝丝的伤感,即让她俩感叹不停滞运转的时间又极快流逝时间的残忍。

  美儿突然一下笑出来。“一想到我来你家洗澡的事情我就想笑。”

  “我也记得。那个时候你妈妈加班,也是这样的夏季你吵着来我家和我洗澡。我家那是第一年按太阳能。咱俩在浴缸里面不知道泡了多久,反正到最后闹得浴缸里面水也所剩无几,然后水也凉了。还没洗澡。”雨欣回忆着。

  “那叫玩水。泼水节。”美儿和雨欣想起来依然还是恶意笑着眯着眼睛。

  “嗯。后来记得我妈气的还说了我们两个几句呢。”

  “嗯。也挺气人的,其实咱俩有时也很调皮。”

  两个人一起回忆着,渐渐地都没有了说话的声音,只能听见她们两个均匀的呼吸声音,沉沉的走进梦里。

  早上美儿醒过来摸摸身边的雨欣,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起床的,早已不见踪影。在一闻就可以闻见新煮的八宝粥的清闲。“真勤快。还是我家雨欣勤快。”美儿从床上面下来穿上拖鞋,走向厨房。

  “雨欣,怎么没听见你的闹铃响你就起来了?”美儿脸依在门框边看着忙碌的雨欣。

  “我回到家里后很少用闹铃了。我家的大公鸡就是一个活生生的闹铃。”雨欣说着双手互相擦了下毛巾,接着说“嘉浩和炫霏他们一会儿一起过来吃饭,你赶紧洗漱一下吧。”

  美儿听见雨欣的提醒后一惊,说“对啊,我怎么把这件事情忘记了。”拍了下自己的脑门。

  正在美儿洗漱的时候嘉浩他们就已经走进来了,嘉浩嘲笑着美儿好懒,这么早才起。美儿粘湿得手像嘉浩弹去水珠,嘉浩赶紧用胳膊挡住水花。

  维娜为能再次看见以前的嘉浩而为自己的选择而骄傲。

  炫霏择帮助雨欣拿筷端碗向桌子上面拿去。

  雨欣的爸妈看着这几个孩子脸上的笑脸也觉得幸福起来。

  “雨欣姐,中午我们吃什么?”维娜看着早饭想到中午。

  “早饭刚开始吃你就惦记中午了,中午就喝凉开水了。”嘉浩逗着维娜。

  “才不可能呢,你自己喝凉开水去吧。雨欣姐做饭香,我这不是有点迫不及待到中午嘛。”维娜停顿了一下“当然,这早上的早餐也不错。我也喜欢。”

  “行了,快吃吧,别贫嘴了。”炫霏看着喋喋不休的维娜,指着维娜碗中的粥说。

  “对了,雨欣,这边有没有什么特色的景点或者好玩的地方。”炫霏突然想到问这,在这个节日里面几乎所有的人都会放假然后一家人出去玩一圈。

  雨欣沉默着努力的想着“这里说真的,真的没有什么有趣的。就是有一条小河,水不深里面有鱼,小鱼,和蝌蚪。”

  “嗯。对,不是特别远,而且我们可以去抓鱼。挺,适合咱们的。”美儿说着,其实美儿后一句想说的是嘉浩也适合,不会很累。最后话到嘴边想一下还是算了,怎么对嘉浩来说都算伤疤吧。

  四个人开着车来到了小河边。水流清澈,但是鱼并不是很多。河的中间有用大块的石头搭建的一个通往对岸的小桥。嘉浩站在岸上面看着雨欣他们四个人下到水里面去抓小鱼和蝌蚪。

  雨欣使坏撩起水花泼向炫霏,水花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不同色着的光。在那些光的衬托下她们的笑声变地无声,只能看见那些光带来的幸福感和洋溢在她们脸上开心的笑,这一刻像是被凝固在这个时间里。像相机按下快门将一切定格。接着下一秒像是在快放。炫霏忙着躲雨欣泼过来的水花脚底一滑,倒在水中,再站起来的时候已经浑身湿透。活生生的落汤鸡一只。四个人看见后更是哭笑不得。

  中午,县城里面街道上的车辆多了起来,应该是都出去玩的人们回来了。

  维娜期盼的午饭时刻终于到来。

  今天雨欣彻底放了一天的假期,几个人都拿着椅子坐在了树下面,享受着大自然赐给的天然阴凉。

  维娜惬意的说了一句“跟吹空调真的不是一个感觉呢。”

  其余的人没有说话,都闭着眼享受着。

  转眼间就已经黄昏,这一下午仿佛真的什么都没有做。

  在院子里面放上桌子。拿出月饼。等着月亮出来。雨欣家的这条街道上面没有过多的楼房,所以看月亮比较清楚。天色从明至暗。月亮在空中更为明亮。

  美儿拿起来一块月饼说“我特别喜欢雨欣家里做的月饼。”然后笑起来,接着说“雨欣你知道你什么时候最可爱吗?”

  雨欣愣了一下,摇摇头。

  “跟你们讲一件我俩的趣事,也算是雨欣的囧事。”美儿这样说完后勾起了嘉浩、炫霏、维娜三个人的好奇心,他们准备洗耳恭听了。

  “就是有一年咱们上二年级的时候吧。”美儿停顿了一下看着雨欣。

  雨欣又点摸不到头脑,不知道美儿要讲述哪件事情。

  美儿接着说“也是刚过完中秋节没两天。一天早上交作业的时候你的作业忘记拿了。老师当时特别气愤拿着讲棍拍着桌子说,把你的书包拿出来,翻。”美儿学着老师愤怒的语气。

  “我有点不记得了。”雨欣有点懵的表情看着美儿。

  美儿笑着接着说“然后你把书包拿上来的时候,打开书包,里面有一大包用塑料袋装的月饼。我记不清老师当时脸上的表情了,只知道她很生气。老师说,你上学也忘不了吃,为什么那这么多月饼。你无奈的弱弱的说,这是我妈让我拿的,说下课的时候让我和小美儿一起吃。”

  美儿讲述完停顿了一下,维娜听得意犹未尽问:“然后呢,然后呢。”

  “然后我记得是老师没有在说话,已经无语了。说真的,那的时候觉得你特别可爱。” 美儿看着雨欣,雨欣还是有点记不太清楚了,因为她俩一起的回忆实在是太多了。

  嘉浩拿起月饼和天上的月亮比了一下。炫霏开玩笑的说“你看我的这个月亮是有花边的。”

  在月下可以听见几个人爽朗的笑声。

  过完节后一切似乎有回归到了平淡。炫霏把嘉浩她们三个都送了回去。

  好像有好久都没有回到家里了。美儿推开家门的一刻想着。

  嘉浩躺在自己久违的床上感叹着“还是自家床舒服。”看看头顶的天花板。

  在这个卧室这么久了,竟然都没有注意过自己卧室的天花板。比医院里面的华丽多了。以前也没有这个习惯抬头看天花板啊,是什么时候自己开始连天花板都会留意了。就是在刚住进医院里面伤感的那几天留下来的吧。躺下来、仰卧着的时候都会瞪着眼睛不由得,看向天花板然后自己发呆想着原来发生过的一切事情,包括当时出事时的画面。当时眼前凌乱的很,都己经找不到方向了,想想都有点后怕。怎么觉得到了家里后有点无聊呢,也不知道美儿在干嘛。嘉浩躺在床上面想着。

  维娜回来的时间也不短了,应该回去上去了。

  维娜收拾着东西。按她以前以往的旧俗是会将自己出国要走的消息大张旗鼓的告诉嘉浩,然后弄得跟百年之前都不会回来一样的别离让嘉浩去送她。

  炫霏问了她三遍要不要嘉浩来送她,她最后一遍有些不耐烦的说“都已经说了不用了。”炫霏看着一点点懂事的维娜心里酸和涩交加着,说不清到底是什么滋味,总之自己明白心里感觉又有点心疼又有些为她的懂事感到欣慰。

  她让炫霏都没有送自己去机场,而是她悄无声息的让司机送自己来到机场。

  登机、飞机起飞。

  从机窗向下看着。“我不知道这里距离地面有多高,也不知道距离你有多远。但是我知道在我俯视的这片土地上面有对我来说特别的你,还有我们原来的回忆。我又要飞去那个没有你任何痕迹的国家。我曾在那里最高的地方眺望过你,就像现在坐在飞机上面一样眺望着。自己明白其实看不见你,但是会依然的寻找着你,寻找着你曾去过的地方。然后我会想象这个时刻的你在干什么。低着头翻阅着案子、和我哥在开着玩笑然后脸上那道我最熟悉的微笑、开着车没有表情的目视着前方、但是这一切记忆仿佛都要消失在这密集的云层中,它们被云包裹,看不出形状。嘉浩哥,真的就只能成为我的嘉浩哥了。我现在会在距离你最高的地方祝福你,同样也会在离你最远的地方祝你幸福。原谅我这次走没有跟你告别,我不想让你在看见我为你留下眼泪。”维娜安静的用手抹去两颊的眼泪,没有人看见她的面部表情。

  在维娜离开家里之后,炫霏也继续的回到了县城里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忆童寻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忆童寻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