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忆当年事
一只糯米2018-05-24 17:093,346

  这晚,明秀自然是带着一身醉醺醺的酒味回来。锦色已经安睡,却猛然被他推醒。

  锦色睁开迷蒙的双眼,瞧见是他,一下子便清醒了七八分。她知道明秀平日里都宿在书房,这还是头一次主动来她房里…

  但明秀哪顾得到她想的许多,只是嘟囔着将她往一旁挤了挤,便径直躺到了她旁边。他身上的酒味浓烈得让人反胃,可锦色望着近在咫尺的他,心却开始扑通扑通跳了起来。

  明秀醉了酒也不老实,犹自大着舌头自言自语的道:“别拦我,我还能喝,能喝……。”

  锦色便笑了,她索性用一只雪白的藕臂支起头,认真的注视他。她纤柔的手指轻轻抚过他的脸,如画的眉,挺直的鼻,淡色的唇。不由想到,眼前这个俊秀的男子,是她的丈夫,是她爱了十年的人啊。可她竟第一次有机会离他这样近。

  于是她看着看着,眼中竟不自觉溢出一股悲伤来。她不由苦笑一声,叹息着收回手去。

  但手指却忽然被一只有力的手抓住,身下的明秀竟突然睁开眼来,他眼中还带着丝醉意的迷蒙,唇角却勾出一抹笑意:“被我逮到了吧?”

  锦色一时愣住了,她手足无措的看着他。

  明秀却忽然一个翻转,便牢牢的将她压在身下,随之便是温柔的吻雨点般袭来,同时,他的手似带着灼烫的温度般开始一寸寸点燃她身体里的欲望。

  如此突如其来的亲热,着实将锦色吓了一大跳。同时也将在旁偷窥的我和清禾吓了一大跳,脸色一下子羞耻的涨红起来。我连忙捂住眼睛:“这个阮二公子,简直……简直……”简直了半天,却结巴着不知道该如何接着说下去。

  于是不由偷着眼望向清禾,两人一时四目相对,真是……如此尴尬。

  而正在这时,偏偏锦色口中还溢出一声轻轻的:“唔。”抬眼一看,只见明秀正霸道的纠缠着她花瓣般柔软的唇,动作却温柔的不像话,就好像锦色是他最珍之重之的人一样。

  她初时还有些反抗,但吻着吻着身子就慢慢的软了,融成了一泓泉水似的,芳香中带着甘甜。

  明秀看着她一副任君采撷的娇弱模样,不由低低笑了一笑。于是吻得更用力了,他灵巧修长的手指三下两下解开她中衣的带子,冰凉的指尖触到她温热的肌肤时,锦色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明秀眼眸中带着雾气一般温柔的望着她:“别怕。”

  只这两字,锦色突然便安心了下来。她垂着眸,欲语还休似的,带着羞怯的轻嗯一声。那挺翘的长睫,嫣红的小嘴,在暖黄的灯光下都显得格外诱人。

  登时,明秀只觉一股热流瞬时自小腹升起,他轻笑一声,低头便准确的噙住她桃花似的柔软唇瓣。锦色便忍不住呻吟一声,口中无意识的叫唤:“啊……明秀……。”

  “嗯……。”明秀笑着堵住她的低语,他的双手同时将床幔缓缓拉下。

  朦胧的纱幔后,自是一室贪欢,春情缭乱……

  好在这不过是幻境,纵使一夜春宵,在这里也不过飞速划过。就在我跟清禾还互相尴尬着的瞬间,窗外天色已渐渐由暗转明,鸟叫声、洒扫声、脚步声、私语声,一时间全都响了起来。

  考虑到方才就已经看到了不该看的画面,这会儿人家都要起床了,自然更得避下嫌。于是两个人便出了门往旁边游廊走。走着走着,似乎听到一旁有人窃窃私语。我的八卦之魂顿时迅速燃起,连忙拉了清禾往声源处凑。

  “嗳,听说了么,昨晚二爷留在夫人房里了!”

  “听说了听说了。不过啊,好像是二爷昨晚喝了酒才会去的。”

  “那有什么关系?反正圆了房才是正经,要是夫人再生个小公子,那老夫人可要高兴坏了。”

  “哎,也是可怜了夫人,嫁过来半年了二爷才头一回碰她。要是我早就气得回娘家了,偏偏夫人娘家也没了,要不然好歹也有个人撑撑腰啊。”

  “嗨,你个丫头片子懂什么。这女人啊,哪个不是这样过来的。男人花天酒地三妻四妾的多了,咱们二爷都还算好的。况且二爷生得好,这招摇城里多少姑娘都眼巴巴的望着呢!”

  “就是,不过听说二爷对秀乐坊那个青楼女子……。”

  “你们在干什么?!”突然有一个低沉威严的声音猛地打断了丫鬟们的谈话。几个说话的丫鬟一惊,我也连忙回过头去。只见身后明秀正冷着一张脸,黑眸带着些怒气的盯着她们。

  大宅子中的丫鬟们闲着没事,凑在一块儿就喜欢说点有的没的,这本是常事。可偏偏明秀正好从这儿经过,又听到奴才们这样在背后随意议论,我想他心中的郁怒大概也可以理解。

  丫鬟们显然都被吓了一跳,连忙叫了一声:“二爷好!”

  明秀也不应声,只是直直的看着,抿起薄唇:“你们刚刚说什么?”

  “没……没说什么……。”丫鬟们怯怯的答。二爷平日里为人温和,她们从未见过他这样冷漠的神色,一时吓得声音都颤了起来。

  明秀的脸冷得如冰,他身边的贴身小厮一时也是有些胆战心惊。二爷平日里对这些事向来不在意的啊,今天这是怎么了。他看了看明秀的脸色,心里却不敢暗自揣测主子的心思。

  不知过了多久,明秀才冷冷开口道:“这个月月银扣除,去管家那里领罚吧。”

  “是是……。”只是扣除月银,丫鬟们紧悬着的心总算是稍稍放了下来,行了礼连忙急步地离开。

  可丫鬟们虽然走了,但刚刚听到的那些关于锦色的话却不断的盘旋在明止脑中,他不由烦躁的扯了扯衣襟,掉头往回走去。

  “二爷,咱去哪儿?”我听到他身后的小厮连忙问道。

  “去秀乐坊!”

  又去秀乐坊?看着阮明秀的背影,我不由叹着气摇摇头。这俩人一个执拗,一个冷漠,一个是软刀子,一个是冷刀子,谁也不肯先让谁,自然早晚会出事。想到锦色后来那副惨样,我几乎都不忍再看。清禾在一旁伸手拍拍我的肩,道:“走了,干正事。”

  回到锦色的住处时,她尚未醒。只是嘴角微微翘着,看得出应是做了什么美梦。我实是有些好奇,便索性穿过她周身一片云雾,进入了她的梦境中。

  梦中云雾缭绕,视野有些模糊,但仍可辨认得出这是锦色才刚刚从昆仑山中逃出来的时候。她早就艳羡人间繁华,可真来到了人间,却因灵力不足无法长时间维持人形,所以只好附身在一个稚龄少女身上。少女梳着双宝髻,稚嫩的脸像一朵初春的花。只是父母早逝,她跟着哥嫂的日子并不好过。嫂嫂一向是嫌弃她的,总是恨不得她马上死掉好接管陈府中属于她的那一半财产。下人们也是苛刻的,少女的日子一点也不像个招摇城首富的大小姐。

  不过锦色倒也不在意,反正她不是人类,对吃穿用度这些没什么太多要求,只要每日能饮清水就好了。可不料即使这样,也还是碍到了别人的眼。

  有一日,少女的嫂嫂竟意外的给她做了一大桌好吃的,还允准了她去湖边采莲。锦色贪玩,一听可以出去便立刻答应了。

  六月的时节,翠色的莲叶映着粉红的水莲,蜻蜓低低的飞旋在河面,乌篷小船载着她咿咿呀呀的摇晃。锦色摘了许多嫩绿的莲叶,洒了水在上面,便凝成一串串晶莹滑动的水珠。她正玩得兴起,突然有一只手猛地将她推下去,毫不留情。锦色呼救着,挣扎的踢腾着双手双脚。可越踢身子却越软,药效终于发作,四肢变得酸软,灵力也全使不出来,整个人一个劲的往下沉。

  锦色绝望的想,没想到自己身为一只赤鱬兽,如今却要死在最赖以生存的水里。真是可笑。

  可没成想,她最后竟然没有死。朦朦胧胧再睁开眼的时候,眼帘中便映出一个美如冠玉的脸孔来。少年约莫十五六岁的年纪,见她醒转,便露出一个惊喜的笑意来:“你醒了!”

  她刚想说话,便觉胸口里一阵呕意涌上来:“咳咳!”竟吐出几口水来。

  少年拍拍她的背:“你别慌,慢慢缓口气。”

  他扶着她坐起来,直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回过气来。

  她咬着唇望向他:“你是谁?”

  少年温柔的笑一笑:“我叫阮明秀,你呢。”

  阮明秀,真好听啊。锦色苍白的小脸上也不由露出一抹笑意:“我叫……。”

  她的声音却被一个更浑厚的声音打断:“二公子,二公子!”

  少年听见那声音,便连忙站起身来应道:“嗳,我在这里!”

  他应完便对锦色无奈笑道:“我得走了。”

  锦色只好点点头。

  少年抬脚刚走了两步,便又忽然转过身来。他从腰间拽下一个荷包来,塞给她:“这世上没有什么事是想不开的。这些钱,你雇个马车送你回去。”

  锦色愣了一下,原来他以为她是想不开……。她看着少年渐渐走远的身影,又垂眸看了看手中的荷包,心中忽然升起一丝暖意来。

  好一会儿,她才猛地想起什么似的。她对着少年模糊得已经快要消失了的背影,用力的大声喊着:“喂,我叫锦色,陈锦色!”

  却原来,这才是锦色与阮二爷的初识。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雨夜心寒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昆仑图之幻兽十二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