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侠客走了2018-04-19 13:451,007

  一年前,也就是我16岁那年,师傅第一次带我下山。我遇到了珞公子,也就是苏珞。

  因我第一次出门,对外面的世界着实新奇的很,便想在路上多蹭些时间。所以本来只10天路程,让我们走了一个月才到。我们走的慢,还因为我们随身带了一只羊,来解决我路上喝血的问题。

  只所以要带羊,而不是其他的什么,是由于鸡鸭鹅等家禽实在太小,根本供不上我的饭量。最重要的这些长翅膀的东西,须得带个笼子,时刻提防它会飞掉。而牛的个头太大,猪太脏,最后只能选择羊。

  试想一个白胡子老头,一个妙龄少女牵着一只羊,走在大路上,怎么不会引来众多的目光。

  初时,我还感觉怪怪的,有些尴尬,但久了也就淡定了。这就是俗话说的,习惯成自然吧。

  但是我们显然高估了一只羊的能力。

  虽然每日一碗血是能供给的上,但每日都要割开一个伤口,所以放血的位置却没那么多。一只浑身包扎的到处是伤的羊,无论如何,也会被人注意。我们不得不在半路上另想他法。

  在一个客栈住下后,我便出来闲逛。我每到一个地方,都会出来转转,找找有什么好玩的、好看的、好吃的。

  我想,这个爱好和习惯着实的好。若是军事家便是勘察地形、若是音乐家便是民间采风、若是皇家便是体验民情。至于我,就当是对沿途的风土人情做个亲身体验,好回去讲给鸭梨听。

  鸭梨,不是梨,是人。我说错了,她不是人,是仙,还是个很高贵的仙。她是我鼎鼎有名的大师兄的六妹,也就是西海六公主,名字叫做敖黎黎。

  我刚走出客栈,就注意到,沿路出现了很多乞讨的灾民。东陆的政治我不太关心,到底如何也不了解。但是路有饿殍,怎么也不能称为太平盛世。而这些灾民竟然越聚越多,最后聚集了有200多人,开始进攻当地的府衙。

  我认为,修仙也是一种修行。这修行不止是学些口诀,做些吐纳,还要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救人于危难,救民于水火。

  眼看着灾民与官兵打的难解难分,死伤无数,我便一个晃身冲了进去,将那些衙役都打翻在地,府官也被我踩在脚下,瑟瑟发抖。我拿了根杨柳枝,翘着二郎腿,吩咐灾民将府官的百宝箱打开,竟然白花花的好多银子。

  他那些二姨太、三姨太、四姨太均都花容失色的四散奔逃。我甚有成就感的,正准备逼迫府官开仓放粮。遥远处,飞来一匹高头骏马。

  马上一个小厮,摇着马鞭,尖尖的嗓音,高声喊道:“姑娘手下留情!”

  我看是个比我还小的小厮,便没放在心上,继续折磨府官:“你是什么人,也敢管姑娘我的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陌上轻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陌上轻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