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侠客走了2018-04-19 13:451,058

  我初具人形时,只有6、7岁大小,是以所有的前尘往事,已经全部忘记。我天真的以为,我是师傅捡回来的孤儿,更忘了他日日给我心头血,日日对我念的话。

  当然,我不是没怀疑过,我是师傅的私生女,因他对我的宠爱甚于其他师兄和师姐。因我从师姐处看的话本里,经常看到类似的情节。某个仙法高深的仙君,偶尔到凡间历劫,便留下了一个来历不明的孩子。直到多年之后,经历很多荡气回肠的挫折,父子相认,洒了很多眼泪。所以,隐隐之中,我对自己的定位,是与师兄师姐们不同的。

  这个奇怪的念头一直持续到16岁。

  我只记得,从我有记忆的时候,每日都要喝大量的鲜血才能维持。若是没有了血,便会浑身乏力,精神不振,甚至昏迷。开始的时候,师傅对我喝血的时辰间隔把握不好,以至于我不是撑的要吐,就是饿的两眼发黑,不得不经常跑出去自己觅食。

  仓禹山林木繁茂,最适宜小动物栖息,当然也适宜大动物生存。我初初去山里打猎,便打到一只兔子,两只山鸡。关键是这些野味,味道着实鲜美,无论是生吃还是烧烤,都让人回味无穷。

  自此我便喜欢上了打猎,并且成瘾。正当我一脚踩着一只野兔,一手扒着一只山鸡,美美的享受之时。背后一道霞光倾洒下来,我猛回头,竟是师傅脚踏祥云经过。旭日下,师傅的青衫与长天融为一色,恍如从天而降,我的小心肝顿时颤了一颤。我立时将兔子踢开,将野鸡的骨头塞在草丛之中。我用手背抹了一把嘴角,确定并未沾上血迹,才淡定的站起身来,向师傅行礼,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师傅仔细端详我,冷冷的神色,让我心里发毛。

  我不确定他看到了什么,便一口咬定是出来散心。

  师傅脚踩的地方正是我藏鸡骨头的地方,我以为他不过是歪打正着而已。便是发现了什么,也没什么大不了,不过是几只野味,无伤大雅,无关痛痒。所以,我便更加咬紧了牙,不肯说出实情。

  师傅轻轻一拂,杂草退去,便露出了那几根沾着血丝的骨头。我感觉自己就像个小丑,在独自跳舞。

  师傅再一拂,杂草后边竟然又露出了一只灰狼的尸体。刹那间,我的血就冲到了头顶。也许我对于狼的恐惧,便是在那时埋下的。

  “你可知,你今日犯了两大罪过?”师傅从未有过这样严厉的语气对我。

  我默默的想了很久,若是说罪过,好像有些严重了,要是过错,倒还能接受。这过错也不过是偷偷跑出来吃了只野鸡罢了。

  虽然算是杀生,但是我派并没有明文规定不能杀生,便不算大错吧!我派虽然也提倡素食,却也没有规定不能吃荤。况且对于我来说,戒荤的戒律更加不可能实行。最最重要的,我已经饿的很了,怎么也要我先填饱肚子再说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陌上轻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陌上轻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